家丁超级辩论会———原创:0o残云o0 - 极品家丁

家丁超级辩论会———原创:0o残云o0

“肃静,肃静!”一个怎么看怎么猥琐的家伙拿着一个木质小锤,猛敲一张硕大的桌子。 “靠!你丫的,那是老子花二两银子刚买的实木家具,还没望家里送呢,你敲这么狠干吗?”林晚荣十分不满的冲那个猥琐男喊道。 猥琐男用中指托了托杯子那么大的眼睛,沉声道:“我不敲使劲点,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能停下唠叨声么?!”说完还用十分凌厉的目光扫过全场,只见场内有数十人,衣着不同,造型不同,唯一的特点就是都发散着一股无可拟比的王霸之气,哦,不,是淫荡之气。 在场众人被桌子后面的某男目光一扫,鸡皮疙瘩哗啦啦掉了一地。一个看起来比较斯文的人拱手道:“禹大,今天叫我们这么多人来此,有何贵干?” 老禹托着下巴,摆出一个自以为最帅的造型严肃道:“在座各位皆是书评区数一数二的淫人,今天我叫你们来此,就是想让你们和我麾下第一淫人:林晚荣林三,开一场辩论会!” 下面一片哗然,之前发言的斯文人又道:“您,您身边这位,便是名动京华,淫荡之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林三哥?” 一开始骂老禹的那男子点了点了头,冷声道:“正是。” 在座众人又是惊讶一片,其中一人痛哭流涕激动道:“终于见到我悲之楷模了,老朽激动啊!三哥,您真是比我等想象之中还要丑陋,还要淫荡。” 老禹道:“好了,不要闲聊,我宣布,这次辩论会正式开始!正反辩论人:林三!反方辩论人:“号:三哥无耻无敌!2号凡夕!3号青岛黄花鱼!4号:残云……” “报告禹大!某残中午吃坏了,正蹲着呢……”某人举手道。 “噢……4号换人,喂猪的张曼玉顶上!5号:逝水若斯。”老禹道,说完便凭空变出一个椅子,坐在上面以期待的眼神看着众人。 之前那个斯文人又道:“禹大,辩论的题目……” 老禹一愣,起身从满是补丁的裤子中掏了半天,掏出一张破破烂烂的纸,递给了面前貌似很斯文的某人道:“咳咳,人老了,记性不太好。三哥无耻无敌啊,要好好表现哦,书评区我最看好你了,明明这么淫荡无耻,还装的这么斯文,有前途啊。”说完还拍了拍三哥的肩膀。 三哥感激涕零道:“多谢禹大栽培!” 老禹身旁的林三小声不屑道:“靠,盗用我名字还这么嚣张,林四啊,出来给我咬他!” 三哥以无比神圣的姿态将纸团展开,大声念了出来:“亲爱的,自从我见到你,我便茶不思,饭不想,消化都不良,排泻都便秘……” “停!”老禹大喊一声!“不好意思,拿错了。”随即又从另外一侧的兜兜里面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换给了三哥。 三哥这次比较机灵,先看了看内容,确定无误,才念道:“本次超级辩论会的内容:收不收萧夫人!正反观点:收!反方观点:不收!” 全场再次哗然,随即一位看上去孔武有力、智力发育不太健全的大个子占了起来喊道:“老禹,我不要当反方!我要当正方!” 随后也依次站出了三个人也都是如此要求,老禹见气氛不对,老脸一寒,道:“造反么?!意见驳回!给我开始辩论,违者封号。” 沉默一阵,林晚荣先道:“开始了开始了,有孩子的抱紧了!我的观点就是,萧夫人要收!本人的后宫尚缺一位真正的领军人物,萧夫人正合适。且萧夫人正处风华正茂之时,绝代风华,身貌无双,此等尤物怎可任由时间糟蹋?不如早作打算。” 老禹看着自己笔下第一风liu人物字字珠玑,不由点了点头。而反方那边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最终,那个傻大个站了起来,道:“我便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汽车见了都要爆胎的凡夕……”“咚”“啊……靠,谁丫扔我板砖?丫的站出来单条,告诉你,老子玩s一个条八个……”“咚”“啊……日,有本事你站出来,别跟我这来阴的……”凡夕骂到一半突然住嘴,他发现眼前一个庞然大物正冲着自己飞来,夹带着席席恶臭。 “轰----嘣。”凡夕倒地不起,口吐白沫。 眼前随即一妙龄女子映入众人眼帘,美不胜收,圣洁动人,某人惊呼一声:“仙子姐姐!”全场沸腾。 三哥无耻无敌喃喃道:“宁仙子扔垃圾桶都这么有魅力,惊为天人……惊为天人啊。” 宁雨昔道:“企图以恶心手段扰乱会场秩序者,砸飞!”随即又一个移步,消失不见。 老禹面无表情道:“反方2号凡夕因伤退场,请反方继续辩论。”随即见对面四人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又道:“只要不太过分,不会遭受处罚的。” 四人送了口气,一人带着阵阵香水味站起,道:“我便是逝水若斯!我们反方的观点是,不同意收萧夫人!理由如下,萧夫人是皇上看重的人,林三现在无耻淫荡神功的级别还不足以对抗老皇上这种bss级人物,其次,母女共侍一夫这种事超乎伦理,许多读者无法接受的!” 林晚荣捏了捏下巴,挠了挠头,道:“神功不足,只要老禹勤下笔,总是可以练出来的,这个,伦理么,本来就是架空,可以忽略不计,虽然有些读者比较反感,但是还有一部分很支持啊!” 三哥无耻无敌道:“此言差矣。如果有反感情节,会导致大批读者流失,如果没有这种情节,那些支持也读者也不会因此而不看了,此种做法,得不偿失!” 青岛黄花鱼符合道:“嗯,我们要以读者为重,以老禹的利益为重!” “可是,老禹这几章已经写到这种地步了,已经没有改的余地了啊。”林三思量片刻,从保守的角度答道。 “不,禹大的笔力通神,变化莫测,写成什么样都可以扭转乾坤!是吧,禹大?”喂猪的张曼玉果然高手,祸水东引! 老禹果然满脸笑意的狂点头。 “这个,可是……还是刚才的观点,萧夫人如此国色天香,美丽动人,总不能白白让青春流逝吧?”林三在众淫人的攻势之下,渐渐有些不支。 三哥无耻无敌乘胜追击道:“还有老皇上啊,他可是对萧夫人一片痴心,退一步讲,还有我么,老皇帝不举,我来啊!” 在场众人均作了一个被惊吓的动作,没想到平时斯文的三哥骨子里竟是如此无耻,果然是三哥! 林晚荣面露难色,咬了咬牙,终于决定使出杀手锏,道:“最关键的一点是,禹大想这么写!禹大是御姐控、熟女爱好者!” 全场再次沸腾:重大八卦啊!老禹则是大惊。惊慌失措中,一阵香风飘来,老禹心中一颤,暗道:吾命休矣! 一绝色女子立于场中,不施粉黛,但其容冠绝天下,其姿倾国倾城,比之宁仙子毫不逊色。在场中某老禹熟人脱口道:“禹嫂!” 只见禹嫂嘴角挂一丝冷笑,一招天外飞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揪老禹之耳,老禹左闪右避,奈何禹嫂这一招集天地之大成,夺山河之造化,老禹则么也逃不脱禹嫂的气息锁定,终被所擒。 老禹耳朵被揪,变色瞬间惨白,但还挤出一丝笑意道:“老婆,他们都是瞎说的,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了,怎么可能是什么熟女爱好者。对吧?” 禹嫂冷笑连连,道:“有什么事回家交待,随即一记瞬移,带着禹大消失不见,场内却还回荡着禹大临走之前的呼唤:“我要月票。”在场之人惊呼阵阵,皆感禹嫂修为之通天。 林晚荣和三哥面面相觑,不约而同道:“辩论还要继续么?” 没等回答,不知道外面谁喊一句:“安姐姐回来啦!” 一语惊人!众人一愣,随即化作色狼破门而出,场内瞬间空无一人。 半晌之后,纯洁无比但却面带憔悴的某残捂着肚子走来,口中喃喃道:“禹大叫我什么事,我是不是耽误了?怎么都没人?啊……肚子又……靠,该死的三哥,你请我的是什么豆浆?巴豆浆?啊,不行了……茅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