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辩论会外传——-原创:0o残云o0 - 极品家丁

超级辩论会外传——-原创:0o残云o0

话说,在老禹召开淫荡辩论会之时,京城中突现异像。而这异像之根源,便是京城中某茅厕,因而大批闲人往之,欲寻其故。 远观之,那茅厕如气蒸云梦,白雾袅袅;再视之,水气中隐有金光,如大日如来,神圣威严,让人不敢直视;细察之,金光之中暗含一层仙灵之气,是若虚无缥缈,又似空无一物。 观景众人无不惊讶,感慨世间万物,无其不有。而人群之中,有一瘦骨嶙峋,不,是仙风道骨,一席漏风的单薄道衣在寒冷的冬天中格格不入,颇有几分桀骜不驯与众不同,就连那瑟瑟发抖的姿势,都是说不出的高深莫测!这老道哆哆嗦嗦喃喃自语道:“观此异景,发觉此茅厕之内竟有庞大的仙灵之气,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有人在厕所飞升?” 而某残正全然不知的在茅厕中奋力拼搏,以一身精纯的真元与某陀物体做抗争。 只见某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似是十分吃力,看来体内异物所含之能量果然惊人,以某残大罗金仙之修为,竟也只能撼动其分毫。 许久,“噗----~~”的一声,伴随着某残“啊----~~”的呻吟声,在不大的茅厕之中构成了别样的乐曲。(想歪的思想不健康的面壁去!) 随即一股恶臭缓缓上升,某残不得不用真元护住耳鼻,以防被自己薰晕。而从外观之,则见一股磅礴的先天之气喷涌而出,漫随天外。 在场之人瞬间被这先天之气所笼罩,不过由于他们皆是凡人肉胎,受不了如此高浓度的灵气,齐齐薰晕了过去。唯有那老道手捏鼻子,缓缓吸收---- 再说厕所之内,某残用之前不知哪位仁兄友情赠送的奇特厕纸擦了擦某光滑圆润的东东,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满脸舒爽,嘴中却骂道:“靠,三哥你丫不是个东西,请我喝的什么玩意?要不是本残修为高,早被你毒趴下了。只是不知道禹大找小残何事,为什么小残去了之后都没人呢?貌似现场只有一张破破烂烂的木桌(林三怒曰:那是老子花二两银子买的!还没带回去呢!)和被践踏的惨不忍睹的门窗啊……”某残提上裤子,陷入沉思…… 众位看官想了解事情的经过?o,让我们把时间踹回五个小时之前,然后在把空间打到家丁某邪恶书群内。 “好饿,同志们,有吃的米?”某残道。 凡夕道:“没有,我都饿了十一小时六十分了。” 某残囧…… 逝水若斯道:“没有,我刚刚结束健身运动,嗯,新纪录,一夜次!” 某残囧…… 青岛黄花鱼道:“没有,昨晚胃给我发mail,说我最近暴饮暴食,再这样它就罢工,整溃疡!所以我只好节食了。” 某残囧…… 美丽的图文道:“没有,我刚刚通宵cs,现在去睡觉。” 某残囧…… 某剑道:“我刚吃完,这还有咬过的半个窝窝头,你要?” 某残囧…… 禹大道:“小残啊,你早上为什么没有吃饭呢?是你妈妈不在家么?还是你爸爸也不在家?早上不吃饭可不好,容易引起肠胃疾病,如果引起肠胃疾病,你就必须要去医院,如果你去了医院,你就不能订阅家丁了,如果你不订阅家丁,我的收入就会减少,如果我的收入减少了,我的心情就会不好,如果我的心情不好了,我的更新质量就会差,如果我的更新质量差,读者们就会暴乱,如果读者们暴乱了,起点就会动荡,起点动荡了,所有小说网站都会动荡,小说网站都动荡了,整个互联网就会动荡不安……” 某残囧……不愧是禹大,唐僧也不极其分毫啊!某残一边把擦汗用的毛巾扔进洗衣机甩干,一边在心中感慨。 最后,三哥无耻无敌道:“小残,既然你没饭吃,咱俩一起去,我请你喝巴……阿里巴巴牌豆浆!” 某残痛哭流涕,屁颠屁颠就跟着三哥跑了。(以上群中对话属于本残自撰,真正的群里比这还好玩,群号:21800989) 在某豆浆店中,三哥笑眯眯的看着某残狼吞虎咽,将n杯(注:n为大于1的正整数)豆浆唰唰唰下肚,自己却是一口也不吃。 某残看着三哥淫荡的笑容,不由打了一个寒颤,问道:“三哥你也吃啊。” “啊,我早上吃过了,不急。”三哥打了个哈哈道。 “三哥,你真是好人啊!”纯洁的某残感激涕零,一把拉住三哥的手,顺便将沾在手上的豆浆摸到三哥身上。 三哥无耻无敌头上浮现出几根漫画中才有的黑线,面不改色道:“小残啊,有事,禹大叫我们一个小时之后赶去猥琐大街03号淫荡小屋中,说是开会。” “哦。”某残浑然不知自己已经陷入阴谋之中,继续埋头苦吃。 时间就像出来卖的美女一样,风骚的招摇过市,一个小时转瞬而过。某残和三哥一起向老禹最爱的屋子中,猛然,某残突觉肚子中有一股异样的能量波动,随即肚子剧疼。 某残头上直冒冷汗,道:“三哥,你先去,我先去个茅厕。”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某残就在这间散发着王霸之气的茅厕中蹲了五个小时…… 某残回头看了看五个小时生死与共、充满留恋的茅厕,眼中包含沧桑。抹掉了一丝怀念,某残迈着坚定的步伐先前走去。 随即,“嘣!”,某残脑门上多了一个包,“靠,什么破茅厕,门梁这么低,还好我进来的时候是捂着肚子、躬着身跑进来的,不然估计就此英年早逝了……” 某残小心翼翼的出了茅厕之后,发觉面外趟了一地的人,而且均是捂口掩鼻,口吐白沫。某残心中感慨,最近行为艺术是越来越盛行了,这么大规模。 随即向前走去,发现一老道竟没有倒下,不由跑去问这群人干嘛。但刚一近身,一股王霸之气扑面而来。“靠,怎么这么臭。” 某残见这老道浑身臭气,却还闭目猛吸,脸上写满享受,不禁暗叹,世风日下啊,怪人越来越多。 某残以其高深身法,蜻蜓点水的流窜过几个胡同,寻找众位淫人。忽见某胡同那边有一群人追着一个人,大军碾过,寸草不留,只剩一股流连于空气中的淫荡之气。 “找到了!”某残捕捉到气息,立刻转向,却突然想起,自己这套身法貌似只有加速,没有转向。 随即“轰”的一声巨响,夹杂着某残的咒骂:“谁丫动了我的刹车?”在喧闹的城市中传播开来。 某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副坚定的脸色,向着众人刚刚跑过的地方冲去。某残这次为了保守起见,换了一套自己比较熟悉的踏雪无痕轻功,急速追去。其实说到这踏雪无痕,本还和另一套赫赫有名的绝世奇功匹配,正是彩花贼的最爱“彩花无迹”,无痕无迹,万千难寻。只不过某残自认是纯洁的人,后一套功没有练而已,不然现在江湖上的十大淫贼排行榜早就变了。 言归正传,话说某残追上众淫人后,发现众人正追着另一个浑身散发着淫荡之气的蒙面之人。高手!某残的第一印象。 某残运足真元于脚下,一记“9、11轰炸式”,正中前面那人后颈,那人应声而倒。后面一群人追上之后,揭下那人面纱,不由一齐惊呼道:“林晚荣林三哥?!是你偷的《极品家丁》?” 林三道:“唉,此事说来话长啊……”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林三由于长期扮演极品家丁中的男一号,被老禹描写的夜夜笙歌,夜不能寐,疲劳成疾。最终,在他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抹到老禹新买的衣服上之后,老禹终于决定周经一天,供他休息。 但是林晚容乃是敬业之人,所谓业精于勤荒于嬉,又所谓温故而知新,所以林三决定要重温以前的经典情节与淫荡语句。奈何他住与古代,没有网络,无法登陆起点。只好买实体书,但又发现老禹这丫出去陪禹嫂逛街,没有留钱给他…… 苦恼中,老禹以千里传音术,告知林三,下午有辩论会。而辩论会之上,老禹被禹嫂以大神通接走,不曾留下丝毫,林三心灰意冷之际。 突然发现对面三哥无耻无敌的桌子上有一本《极品家丁》。虽原价2块8的盗版,但也是书,心意一动,三哥施展出无耻淫荡神功中的同御数女之技:多重影分身! 影分身在外面大喊一声“安姐姐!”,引得众人倾巢而出,随后他就顺其自然的顺手牵羊了,毕竟这事他常干。 但后不经意间被最细心的发现逝水若斯发现马脚,因而被众人追杀。为了销毁罪证,他还特地将那一大本盗版《极品家丁》撕成数分,分散于各大茅厕之中。 “……那么一大本书,你要跑多少个茅厕?” 林晚荣叹息道:“没办法,我持久么……” 某残若有所悟道:“这么说我所在的那个茅厕里奇怪的上面还有细小文字的厕纸,就是你放的?” 林三点了点头。某残道:“靠,真难用,很扎的。” 林晚荣耸了耸肩,道:“不能怪我,盗版书质量就是差,以后要!” 闲谈中的两人突然感觉周围空气有些不太对劲,似乎有些杀气……扭头一看众淫人们皆是愤怒不已。某残不解道:“诸、诸位,咋了?” 三哥无耻无敌面无表情,道:“你,竟然敢拿《家丁》此等绝世好书当厕纸,这不是逆天么?!兄弟们,给我打!” “慢!手下留情……”某残疾忙道:“那是盗版书啊……” “靠,就是因为盗版才打你!现在有盗版谁还买正版?丫的,2块8的盗版书啊,那是我去年淘出来的,多么有纪念价值啊!你看看现在得盗版书,比正版的包装还好看,那么古色古香的盗版书,你去哪找?!兄弟们,别管我情面,给我打。” “啊----”某残惨叫之下,林晚荣猥琐的躬着身子跑了,口中还念念有词:“不要打我,我晚上还要演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