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群恶搞事件之藏头诗(苍岚紫夜) - 极品家丁

邪恶群恶搞事件之藏头诗(苍岚紫夜)

话说某日晚间寒风萧萧,冰雨迢迢,林家大院内邪恶家丁一群众菜鸟正调戏群里純色のd個牸与千千结两mm。剑痴(155278134)见状,不禁回想起当年在大学与某任夫人之往事,心情更加郁闷。 不想逝水若斯(qq:108057658,文中以后简称斯斯)这老学究手握一把小花伞,摇头晃脑,面色红润,踏着小步走进屋内。抬眼看到众人神色黯然,不禁大为吃惊,道:尔等何故如此颓废?老子嘿无聊平素在论坛处就与斯斯交好,当下里就把众人心思告之。斯斯听罢,大喝一声:“我等堂堂尺男儿,岂能为此儿女之情困扰。且听本先生与你细细道来。”当下,吟出藏头小诗一首: 残月当空照, 云淡夜色轻, 剑出惊天下, 痴心伴君魂。 众人连到好湿好湿,唯独那剑痴思念当年情景不能自拔,此时被斯斯打断,不由心中暗恼。寻思道:好你这老学究,莫不是今日命犯桃花,外出把妹成功而回,还来如此消遣我等。罢罢罢,某家心情不好,暂时不与你计较,自个找个地方吃些小酒算了。当下扭头抬腿欲闪人。怎奈斯斯兴致正高,平素就被剑痴这淫人欺负多了,今日难得见他心情低落,如何能就此放过。伸手拦住某剑道:“某剑,本先生现以吟诗一首抛砖引玉,带头开导调节群内广大淫人,你身为管理员,更是理当吟诗一首以壮声势啊。”剑痴暗想:好你个斯斯老学究,拿我和某残开刷也就罢了,现在摆明了要拿我当众开刷麽。黑着脸便道:“平日某家吟些淫词烂调,戏花小曲也就是娱乐大众罢了,只是今日实在是无甚灵感,不吟也罢。”斯斯闻得此言,更加不会放过他了。便道:“灵感就像那什么,挤一挤就会有滴!今日你要出此门,随便吟出一首便罢。”剑痴听到此言,便知今日若不糊弄几句是过不了关了,只是灵感这东西不是片刻就能出来的,也不再说什么,默默站向一旁冥思苦想,暗自着急。 正在剑痴推诿之际,凡夕老神棍自外与师太赏梅而回,听得只言片语心中疑惑,拉过其师弟施主.老衲射了(286798599)出言相问。了解个中情由后也不多言,径自走向一旁。 各位看官,有言道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气,狗被逼急了会跳墙,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这剑痴今日被逼到如此境地又怎会甘心。 就在众人渐渐打开话题时,突然传来一声霹雳。“有了,斯斯你逼人太甚,某家也不要颜面了!”当下调整心境,摆出poss,轻声吟道: 残月因情痴, 云影雨做剑, 剑光扫天云, 痴情望月残。 斯斯众人顿时被华丽的当场击倒,口中呐呐不能言语。凡夕老神棍微微睁眼,扫过众人,诸般心思如电闪过:剑痴这淫人平素yd无耻惯了,也不见得有甚佳作,怎知今日如此人品爆发,吟得如此好湿,虽然不甚押韵,但对仗工整,难得双藏其中,更是切合此情此景,又暗寓众人相逼,欲含怒暴起发飙之意。看来以后千万不能在小瞧他了,免得日后出丑难以收场,只是今日之事怕是不能善了了,如若老衲就此闪人,难保这淫人日后給我穿小鞋。当下寻思一首往日之作混过此节,忽然眼角精光一闪,便闭口微笑继续装深沉摆poss。 众人不能言语之际,内室卧房闪出一道人影,怒道:“逼我?” 众人扭头望去,原来是残云。本来残云近日被家丁头头老禹随意夸奖一声“纯洁”后便飘飘欲仙,魂兮渺渺,竟然想学林三大大直接走上层路线。怎奈虽然他平日纯洁样儿装的好,着实勾引得无数怀春少女、深闺怨府、梨园子弟为之痴狂,但想往上攀却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啊。后来虽经青岛黄花鱼提醒参加科举,但因头头老禹不更新林三大大行踪,故忐忑不安,导致殿试时发挥失常,终日徨徨。今日正在房内码字等待放榜,谁知听到众人拿自己开刷。有道是:士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便有这出。 看官,话虽是洋洋洒洒一大篇,但却是时间极短。 斯斯眼瞧残云出来,自己正没处下场,便道:“淫啊某残,淫8出就拖出去切鸟!”这残云也不是吃素的,他平日里就在林家大院书评区混得风生水起,这才得到老禹夸奖。当下,也不多话,直接出声道: 痴情为伊醉, 剑藏销金坠。 凡往故人处, 夕阳正憔悴。 这诗虽说是好诗,也甚押韵。但斯斯怎能让他如此轻松过关?稍微思量片刻道:“你这诗虽好,但比某剑差的甚远。而且某剑的诗乃是头尾两藏。你再重新吟过罢。”言语未毕,之听得剑痴从旁重新吟道: 痴情为伊醉, 剑藏销金坠。 凡往故人处, 夕阳且憔悴。 斯斯、残云大惊:剑痴这淫人平日里不显山露水,今日却人品爆发至此,虽只改一字,意境却更为深远。呆立片刻便低头各自寻思起来。那残云在诗词上也确有几番真功夫,未几又得一首: 剑凝霜露血痕逝, 痴望江山渡陵水。 深幽岸芷映般若, 爱恨难泯扶琴斯。 只是斯斯老学究仍然不甚满意,道:“切鳥,俺要藏头。”剑痴虽听出诗中暗讽之意,但自己刷人在先,且此事又是斯斯老学究引起,就暂不予某残计较,说了句:“双藏难度蛮大滴~!” 这时,几大才子纷纷沉吟不语,群内其他菜鸟一直受到众湿淫熏陶,今日有此机会岂不乘机露脸一番。霎时间,群情激昂,其中以老子嘿无聊最为露脸,以一首: 逝华伤红颜 水流无限愁 若般诸事灭 斯人芳踪缈 让众人叫好。忽然门外传来一无比yd的声音:“咦?群里什么时候这么火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