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神教之围攻抽风顶2(青岛黄花鱼) - 极品家丁

脑残神教之围攻抽风顶2(青岛黄花鱼)

淫年淫月淫日,昆仑山脉的某座山顶。白雾缭绕,绿欲葱葱。一间大厅内部,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今日,乃脑残神教第一届全教教众代表大会召开。作为江湖上刚刚成立的教派,第一届全教教众代表大会(以下简称:大会)的重要性不言而欲。 本日,脑残神教所有教众全部到齐。大厅内居中而坐的是本教教主:三哥无耻无敌。依下左右而坐乃本教脑残右使:残云。脑残左使:青岛黄花鱼。………… “嗑……”一声咳嗽声打破了热闹的气氛。教主三哥无耻无敌不怒自威。一干教众纷纷结束了各自的话题聆听教主的发言。 “今日,乃我教的大日子。脑残神教第一界全教教众代表大会胜利召开。我很高兴,也很欣慰。终于,我们便成了一个大家庭!” “教主万岁……!神教万岁!!”教众们忘我的欢呼着! “但是!…………”场面又一次静了下来!“但是,有人却不这么想。他们看不关我们的作风,无视我们的信仰。将我们视之为魔教!并且要讨伐我们!大家说,我们该如何?!” “灭他娘的!” “踏平他们!!……” “让他们有来无回!……” “…………” “很好,鱼兄,你来说说你了解的情况。”三哥向青岛黄花鱼道。 “是!教主。”黄花鱼必恭必敬道。“昨日,本座接到卧底线报,半月前峨嵋派芳芳师太在峨眉山召开教务大会。欲联合少林,武当,空洞,白沙等教欲讨伐我们。美其名曰“灭魔教,捍江湖”但是他们的狼子野心昭然着目。他们是贪图我教领导层的美色!” 嗡……顿时大厅内议论声一片。是啊,峨嵋派!屹立江湖数百年的名门大派,要灭我们小小的神教,何其简单! “我建议还是派使者去峨嵋派和他们谈谈,送上金银若干,美男数名。让他们不要派人打我们,毕竟我教刚刚建立还经不起折腾啊……。”白眉抽王某简说到。顿时厅内附和声一片。 “放你娘的屁!”青翼抽王逝水若斯吼道“本教创建以来,救死扶伤,帮助弱小。帮寡妇买米,帮12、3岁的小妹妹洗内衣的好事做了多少。丐帮、华山贱教与我们关系那么铁。我等联合他们未必不能一战!” “是啊,未必不能一战啊!”有人附和道。 “你才放屁!”某剑继续说道“你他娘的是不怕打~打不过你拍拍你那螺旋腿走人,我们呢?!”“你tnd胡说”顿时,派内因两位法王的争论而分成战与不战两派乱哄哄的吵了起来! 这时,三哥与左右使者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办。 “报……!!!!”一声长音打破了厅内格局。远远跑来的是金抽堂堂主默孤。“参见教主,左使者、右使者、紫衫抽王……心残者”并同时望向腿残者喂猪的张曼玉和手残者守望者心想“这两个,哼。反正也是新来的。尤其那个守望者,要不是沾了左使者徒弟的光,要不是那日我与兄弟调戏二狗弟弟的媳妇的姑姑的相公的连襟的嫂子。我说不定就通过考核做到他那位置上去了呢。”“以及其他”他随口说道“他娘的,你他娘的才是其他呢!就差我俩人啦。找死!”听到默孤给他们的新称呼。喂猪的张曼玉与守望者跳着就要上去找默孤算账。 “够了!”一直未出声的残云喊到。“有什么事赶紧说!” “是,右使!小人刚刚接到飞麻雀传书,峨嵋派已经………” “已经怎么?!”众人急问到! “启禀个位,峨嵋派已经向我抽风顶出发。并且,少林、武当也已经答应他们的要求同时出发向我抽风顶而来!” “吓……”顿时大厅内抽气声一片。 “这可怎么好呢……哎!想我脑残神教建教不过百日,竟要遭受如此劫难!天亡我也!”三哥说着说着眼泪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教主末慌,眼下已成必战之局,我们现在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还未战完还不知结果如何呢!”左使者黄花鱼说到。 “鱼兄可有良策?”三哥问道。 “我建议应速速派人联系丐帮等其他同盟教会让他们速来助我等。并且派人去打探一下三派的进程。做到知己知彼。” “恩。小鱼说的不错,再加派些人手延缓三派的行军速度。让我教御静待其变。做好防御对策”残云补充着。 “二位使者说的是,就这么定了。教众听令!”三哥喊道。 “属下在!”众人齐声允诺! “逝水若斯。命你立刻启程,前往丐帮,华山等地游说。只要不是无法忍受的条件。你都可代本座允之。务必使他们来助阵!” “遵命”话音刚落逝水若斯已不见踪影。 “这螺旋腿行啊,等你生儿子了我帮你把他打成螺旋腿,也能跑这么快了!”老衲射了对习惯说。 “我就日了,咋你不打你自己儿子,打我儿子干嘛?” “心疼啊!~~” “……” “某剑!” “属下在” “命你带领身残者身上有枪、心残者我心无尘、以及腿残者喂猪的张曼玉,金抽堂、木抽堂两堂前去阻击敌人。不论是鹤顶红也好,泻药也罢,只要能潦倒人的,一顾脑的招呼。总之一句话,最大限度的拖延他们时间!” “属下晓得,咱们走!”某剑说着就招呼身上有枪、我心无尘、喂猪的张曼玉、默孤、施主.老衲射了出了大厅。 “结结,你与图纹带领剩余人等加紧本教防务吧” “妾身(属下)领名” “鱼兄,不知“他”还是那样想吗?”三哥神秘的问着黄花鱼。 “哎……希望如此吧。”黄花鱼回答的是如此的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