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同人之7贱下天山1(0o残云o0) - 极品家丁

疯狂同人之7贱下天山1(0o残云o0)

----题记:仗剑饮酒桃花处,片片芳红泪如珠。 近月以来,武林中风起云涌,动荡不安,许多盖世魔王纷纷出世,而众多自诩侠客之辈则袖手旁观,只求自保,不求伤敌。以致民不聊生生,足不出户,处处怨天尤人,只望江湖早日平静,能安居乐业。 就在武林中人如惊弓之鸟时,一个偌大的消息从西部天山之上传出:禹岩新收的7大弟子就要出山,为江湖除魔斩妖。 此消息一出,便如疾风般扫过,顿时民心一震,这平静生活,指日可待! 话说,这禹岩何许人也?这,恐怕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禹岩,乃是三十年前武林第一人,他刚刚出道,便凭借一套惊天地泣鬼神的贱法,大败当时的第一剑客:跳舞的剑。从此,禹岩挑战各大门派,却无一人可挡其一套贱法,成为武林不败的神话。(跳舞大大,某残是被逼的) 一年之后,禹岩遇到了他的命中之人:禹嫂!两人一见钟情,爱如山洪般爆发且不可收拾。结婚后,禹岩在禹嫂的劝说之下,决定归隐山林,不再过问江湖之事。 而在十年前,武林也有一次大的动荡,一名叫月关的大魔头横空出世,一时间无人能敌。更为嚣张的是,此人竟创办一教,名曰ju花教,专干一些世人所不齿之事,但惧于月关的淫威,百姓们都是敢怒不敢言。(关教主饶命,某残是被逼的) 但这月关没逍遥一月,便在众人的唾骂声中不能瞑目的死去。盖因有一名叫林晚荣之人如一道惊雷般出现在江湖之上,因为此人在家中排行老三,故又号林三。 林三自称禹岩之徒,手持利剑,凭借着当年那套天下无敌的贱法,一举击杀月关,随后拂袖而去,不带一丝尘埃。 被人遗忘二十年的禹岩再次声名鹊起,更有不少武林人士将其尊为自己心中的偶像,敬称曰:禹大! 当年,仅仅林晚荣一人,便化解了一场武林浩劫。而现在,禹大的7个徒弟同时下山除魔,江湖岂有不平之理? 天山之下,7个身影在风雪中渐渐显现出来,六男一女! 左起第一个人十分清秀,一脸书生气,温文文雅,他开口问道:“残云大师兄,不知我们这次下山,要多就才能回去?” 为首之人残云答道:“完成师傅交待的命令,自是回来。还有,不要叫我大师兄,大师兄是林三!虽然大师兄已经失踪许久,但他依旧是我们的师兄!”只见这残云身材中等,相貌平平,观其年岁,也不过是十六7,竟会是这7人中的领军人物。 “三哥无耻无敌,你是不是想多玩会?”一位清秀的美女道,这美人虽说是清秀,但亭亭玉立中却不乏妖娆,端是倾城倾国。 “乐乐,我的小师妹啊,我跟你说了,要叫我二师兄,啊不,算上林三,我是三师兄!”第一开始那个斯文人道。 小师妹不满的撅起嘴,道:“哼,我偏不!” 乐乐身后一人道:“小师妹,不要任性,虽然师傅和师娘在山上很疼你,但是下了山,要听我们几个师兄的话!”此人虽不算英俊,但有一种华贵的气质。 又一人符合道:“是啊,小师妹,要注意礼节。”说话这人虎背熊腰,体形甚是惊人。 乐乐又不高兴的哼了一声,道:“逝水,伤逝,你们两个也来欺负我?” “就是,你们两个,欺负小师妹算什么?倒是能打过我呀?”一个剑眉鹰目的男子面带猥琐道。 “呵呵,还是某剑你最向着我了。”乐乐笑了笑,姹紫嫣红。 某剑也咧嘴笑了笑,只不过和乐乐的倾城一笑相比,倒是有些让人不想吃晚饭的感觉。 一个酷酷的男子道:“别嘻嘻哈哈的,我们是来办正事的!” “凡夕,那么严肃干吗?你忘了我们下山之前师傅说过的话?‘做人,可以无耻到我这个地步……’师傅这是教导我们,处事要无耻,要随意!”三哥无耻无敌道。 乐乐道:“可是我总觉得师傅后面好像还有话要说的……” 残云点了点头道:“是啊,只不过还没说完就被禹嫂揪去做晚饭了。” 7人同时叹了一口气,皆感英雄难过美人关。 京城某客栈天字一号房内。 残云面带严肃道:“我们的目标是……” “没有蛀牙!”其余六人连忙道。 残云头上浮现几道黑线,随即“咚咚咚咚咚咚!”六声。 残云接着道:“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五大魔头之一的‘水上漂’黄花鱼!据说此人轻功极高,凌空虚步,踏雪无痕,十分不好对付。”二师兄残云面带严肃道。 其余人皆用手揉着脑门,点了点头。逝水道:“此人也是这五大魔头中最难捉的一个,虽然攻击招式略有欠缺,但那一身轻功,确实是神不知鬼不觉。” “嗯,我们现在来商量一下计划……”三哥无耻无敌建议道。 京城第一酒楼内。 “残云二师兄,你确定这个,就是那个轻功水上漂?”三哥以眼神示意身旁那桌,问道。 “这个,根据外形描述,作息习惯来看……应该是没错……”残云道。 “可是……就这体形……他怎么水上漂?!”逝水眼睛瞟着邻桌道 只见7人身旁那桌上摆满菜肴,大鱼大肉、山珍海味,一球形物体稳坐当中,体形之大,堪比残云7人抱成一团。 正是“水上漂”黄花鱼…… “这个……估计是提醒比较大,排水量比较大,浮力比较大,因此可以在水上漂起来吧……”二师兄擦了擦头上的汗。 京城外,某竹林。 “你们几个小娃娃,从酒店出来就跟着本鱼,说吧有什么事找本鱼?对了,警告你们,今天截止到目前为止,本鱼心情还不错,还没有开杀戒哦,本鱼可不想拿你们祭刀。”某球形物体望着眼前空荡荡的竹林,开口道。 “不愧是五大魔王之一,察觉力果然高强。”声音落,人影现,不多不少,正好7人! 某鱼看了看7人,狂笑道:“7个小鬼?你们就是那个什么禹岩的徒弟?来降妖除魔?哈哈哈哈----”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多说无意,兄弟们,上!”残云一挥手,摆了个风骚的poss。 7人一蹬地,其三冲天而起,从上攻,其四直袭,从下攻,水泄不通! 某球形物体一眯眼,硕大的手臂从后向前一抽,一把银白色的细刀夹带着破空之声出鞘! “好刀!”伤逝怪叫一声:“就是不知道刀法如何?兄弟们,抄家伙抡他!” 7人之中残云轻功最佳,后发而先至,手中金光一闪,一把金色宝剑凭空出现,从长空之上直击肉球。 “叮!”不见黄花鱼怎么出的手,刀剑便依然相遇。好快!这是残云的第一反应。 逝水剑已在手,心中默念禹岩所授之贱法,大喝道:“接我贱法第一式:贱在人在,贱灭人亡!” 这一剑如长虹贯日,直取黄花鱼心脏。在就要得手之际,黄花鱼那球型躯体猛然后退,一退十八丈!好快!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水上漂’,名不虚传!”三哥叫好一声,直追而去,却见三哥手中之器不是剑,是杖,7尺长的杖,7尺长的金杖!他也不嫌沉…… 三哥身后乃是伤逝与乐乐,伤逝手握二尺短剑,飞奔而去,乐乐却掌细长红鞭,轻灵飘进。 黄花鱼见二人冲来,丝毫不惧,手中银刀舞而大笑。 两道白芒蓦然爆发,排山倒海。三哥大惊,提杖画地而支,真气贯体抵挡。身后两人见三哥吃力,分别以左右掌抵三哥后背,共御刀芒。 白色刀芒刚逝,两道剑光又起,正是残云与某剑两人,双剑合璧,共同使出贱法第二式:山外飞仙,九天玄贱! 黄花鱼虽惊却不慌,脚步连动,身形退出数百步距离,手中银刀蓄势待发。 刀剑相拼,毫无声响,白色闪过,寸草不留,湮灭! 残云和某剑皆按胸口,单膝跪地,受了内伤。而黄花鱼也不好过,嘴角留有血丝,面色微白。 但7人岂会给这魔头喘息之地?逝水与伤逝两人再度使出双剑合璧,直刺黄花鱼。 黄花鱼故技重施,再度挥刀硬拼,刀出手,快!但一条红色光芒比他的刀更快,正是乐乐的红鞭! 那红鞭打在刀刃上,不见丝毫破损的痕迹,反而迅速卷起刀片,牵制黄花鱼。 两剑随后而到,黄花鱼大惊,弃刀连身后退,但刚退没几步,突觉背后一凉,随即是钻心之痛! 只见黄花鱼背后,一杖一剑没入体内,鲜血直流。 正是三哥与凡夕! “偷袭!卑……鄙……”黄花鱼四字吐出,气绝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