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同人之7贱下天山3(0o残云o0) - 极品家丁

疯狂同人之7贱下天山3(0o残云o0)

----题记:经过某剑的教导和开导之下,某残顿悟生死,摒弃红尘,因此这篇同人之后,某残的发贴次数与字量会减少许多,确乎是身累心也累,快乐并痛苦着。 开封某酒楼二层露天台,有六桌,其三空,其三有人。 最左边那桌上,有一个面色黝黑,身材矮小的男子,正吃的不亦乐乎。 中间那一桌上,有7人,只吃菜不喝酒,正襟危坐。 正是禹岩的7名徒弟! “二师兄,怎么歌舒和泪水无声两人在一起?”三哥无耻无敌悄声问道。 “吧唧吧唧,不清楚,吧唧吧唧,可能是在商量如何联手,吧唧吧唧,为祸江湖。”残云夹了一块猪肉,放在嘴里嚼着含糊不清道。 乐乐心里暗自对这个不修边幅的二师兄鄙视了一把,正色道:“歌舒和泪水无痕两人是目前仅存的三大魔头之二,其中歌舒使一丈二金枪,但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法门,据说见过他用枪的,都死了。而泪水无声,则更是杀人不眨眼,故自封‘泪水无声’,却无人知道他的真名。泪水无声凭借一手暗器功夫独步天下,十分难防!” “有没有把握同时干掉他们两个?”凡夕问道。 “有些难度,但应该可以。”伤逝点头道。 见逝水和某剑也点头表示没问题,残云决定道:“就这么定了,吧唧。” 而最右面那一桌,有两人,只喝酒不吃菜,一人是站着的,另一人则坐着,乃是刚才所说的哥舒、泪水无痕两位魔头。 歌舒是站着的,他只要能站着,就从不坐着,坐着会使他精神松懈,遇敌时不能第一时间反应。 泪水无声是坐着的,他只要能坐着,就从不站着,站着会使他精神疲惫,遇敌时不能第一时间反应。(温瑞安大大,莫要打小残) 两人把酒言谈,却不见欢笑,只有冷漠。冷漠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有些冷,甚如冬天。但似乎冬天,比现在还要舒服。 残云变色一变,苦笑道:“看来我们总是被发现啊!” 某剑嘿嘿笑道:“既然被发现,就不需要再藏了。” 随即某剑一蹬桌子,想搞个帅点的出场poss,却不料蹬空了,再一看,桌子早已飞出,竟是平时文静无比的小师妹乐乐蹬出去的。 “哼哼,7个小朋友,果然是你们啊。”泪水无声怪笑道。 “真没想到,黄花鱼和卡米八都栽在你们几个手上,值得嘉奖啊。”歌舒也笑道。两人笑容同样的猥琐,让人恶寒。 残云不语,却已亮剑,他知道,对上两名绝世高手,要掌握先机。 歌舒与泪水无声也不语,他们知道,对上倍数与自己的高手,要后发制人。 “哼!”一声不屑之音,一道红光闪现,一丝惊讶浮现,乐乐率先出手的红鞭竟被泪水无声捉住! 乐乐反手一抽,纹丝不动。听泪水无声道:“再快的动作,也快不过暗器,再快的暗器,也快不过我的手!” 声落血溅!乐乐的右臂关节处出现一道极深的口子,鲜血直流!在泪水无声发出暗器之时,乐乐已经躲避了,不然此时乐乐已是死人。但那暗器实在太快,乐乐虽然躲避了,却还是受了伤。 三哥大怒,提杖而起,使出贱法第三式: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金色光芒万丈辉耀,直冲两人。 凡夕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无奈,凡夕也只能抽剑而上,助三哥一臂之力。牵一发而动全身!顿时,7个人都动了! 歌舒笑了笑,确是那么的难看,随即手一动,金枪现。 “神枪在手,天下我有!”歌舒大喝一声,一枪刺出,正对三哥的金杖,漫天金影。 光散,三哥吐血而回。 残云接住三哥沉重的躯体,心中一沉,看来这次托大了,两人联手,不是他们7人可以抗衡的! 残云低下头,对三哥说:“三哥,你安心的去吧,我们永远记着你。” 三哥一瞪眼,蹬地而起,骂道:“丫的,我还没死呢!” 凡夕一剑取歌舒心脏,却半路被泪水无声的暗器拦下,险些负伤。 逝水与伤逝两个名字相似的家伙总是同时出现,一长一短两剑,寒光一闪,攻向泪水无声。 泪水无声手指连动,数枚黑色暗器打出,双逝急忙折剑反挡。暗器被击落于地,仔细一看,竟然是围棋子! 凡夕再度冲出,长剑连舞,贱法第四式:“贱可贱,非常贱,不足为外人贱也! 歌舒依旧以枪对剑,却不料金枪刚触剑,竟似如无物,毫无阻力。那剑贴着长枪欺身而上。 歌舒虽惊不乱,再度挥枪,却不去挡剑,反而凭借武器的长度优势,直接扫向凡夕。 再看那边,逝水和伤逝两人被围棋子打的寸步难行,陷入危机。又一枚白色棋子擦着伤势的脸而过,脸上留下一丝血痕。 “嘣!”的一声,歌舒扫向凡夕的惊天一枪嘎然而止,定睛一看,是残云的剑和三哥的杖一同挡住了金枪,二人合力,让歌舒不能再前进一丝。 歌舒大乱,连步后退,却撞到了桌子上,凡夕一剑以至,歌舒不得不用枪挡,刚才还如水一般的剑此时却如泰山压顶,反震之力甚巨! 泪水无声手中莫名又出现一把棋子,闪电般向逝水、伤逝两人掷去,漫天花雨,避之不及!就在这时,一巨大的黑色物体从侧面撞来,数十枚棋子夹带着“咻咻”之声,悉数没入黑色物体。 竟是一桌子!某剑出手了! 就在泪水无声惊讶之时,红光再现,故技重施?泪水无声又是轻蔑一笑,伸手去接。不曾想,那红鞭突然加速,先于泪水无声的手而击在了他的腰部。 “啊----可恶!”泪水无声大怒,双手各拿一枚棋子,交叉在胸前,道:“死局----夺魂!” 一黑一白两枚投出,速度并不快,但某剑和乐乐却觉得自己怎么也逃不掉,就像一个死局一般,只有等待死亡! 三人围战歌舒,歌舒越战越心惊,渐渐处于下风。歌舒双目一瞪,一枪千钧之扫,残云、三哥、凡夕三人不得不退。三人一退,歌舒立刻转身飞步而逃。 残云银剑一舞,瞬身而追,就在追上之际,歌舒突然转身嘴角带着一丝狞笑,一枪向残云刺去!残云一眯眼,抬起左手挡枪。 血花飞溅,残云左臂被刺穿,但残云只是眨了一下眼睛,随即一剑斩去,歌舒根本没想到残云不退反进,腹部被砍一剑。 巨痛之下再无战意,歌舒再度转身欲逃,但三哥已然在他面前,金杖捅出,金枪挡守。 “噗----”一声,凡夕从背后将剑送入了歌舒的心脏。歌舒双目瞪圆,嘴巴张了张,却没能发出一个音节。 就在一黑一白两棋将要收割某剑、乐乐两人的生命之时,两道白光,逝水和伤逝出剑格挡。 棋落,剑断。 泪水无声没想到自己的必杀之技会被破掉,大惊之下迅速在拿暗器,但刚才用气息锁定某剑和乐乐两人,已经废掉大半力气,动作慢了一步,乐乐的红鞭已经破空而来,缠住了泪水无声的右手。 又是两道白光,飞射而来,细看,原来是逝水和伤逝两人断掉的剑锋,被两人当作暗器射出。 泪水无声目露凶狠,左手一挥,已然收去一个剑锋,还有一个向着他的眼睛刺去。只见泪水无声略微一顿,竟然将那奇快无比的剑锋咬住了! 泪水无声心中一松,却又见一人影飞出,一剑刺来,避无可避,正中左胸,泪水无声哼了一声,闭眼而去。 正是某剑! 呼----除掉江湖二魔,7人都送了一口气,残云撤下衣服,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受伤的左臂。 就在这时,“啪、啪、啪”的鼓掌声音响起。7人寻音而望,只见一开始就在这里喝酒吃菜的黝黑男子正在拍手。 “禹岩的贱法,名不虚传啊!”那人道。 三哥面色一惊,想到什么,脱口道:“你是几个魔头中最善于易容的美丽的图文?!” “正是!” 7人大惊!“哼,你们几个又是伤,又是精疲力尽的,怎么跟我打?不如赶紧自杀算了,省得我动手!”美丽的图文道。 “休得猖狂!”残云喝道,随即提剑斩去。美丽的图文面无表情,突然如风一般飘动,转瞬就到了残云的身前,一掌打在残云的腹部。 残云当即吐血而飞,落于地上,欲起而不能。 另外六人怒,冲上前去,招式却都被图文一一闪开,再一人一掌,纷纷击伤。 三哥无耻无敌嘴角挂血,惊恐道:“没想到你一直隐藏实力!你的武功,比那四人高了不止一筹!” “没错,我就是在等武林的神话,禹岩!没想到他竟然只派了你们几个小孩来,哼!你们去死吧!”美丽的图文满脸狰狞道。 随即他身影一闪,飘至残云身前,掌风挥出。 残云闭目等死,一生在脑海中蓦然回防,似有不甘。 就在绝命一击将至的时候,一声怒喝突然出现:“妖魔尔敢!” 瞬间,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残云身前,一拳轻描淡写的打出,正中那一掌,美丽的图文顿时口吐鲜血,而这白衣人却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你,你是谁……”图文惊恐道。 “林三!”白衣人答道。 “什么?!”图文惊慌失措,叫道:“你不是……” “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声毕,血花绽放飞舞。 美丽的图文,被林三挥手间秒杀! “大师兄,你,你总算回来了,你可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残云这丫的非要当大师兄,我坚决反对,说大师兄你还在!”三哥无耻无敌人如其名,立刻发挥无耻功夫。 “三师弟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好事。”林三笑嘻嘻道。 三哥无耻无敌立刻闭嘴。逝水和某剑一齐问道:“大师兄,你这几年去哪里了?” 林三摇了摇头,叹道:“哎,我是奉了师命,去执行任务啊!” “去何处?” “师傅的这套贱法的最高境界,你们是无法想象的!它可以逆转时空,穿越无极,我刚才前来救你们时,用的就是这一招!当年我神功最后一层练成之后,师傅便让我穿越回华朝,去完成一个重大的任务!” “啊!师傅他,创的这神功,也太厉害了!”7人惊讶不已。 林三点了点头,道:“时候不早了,你们要早点回去复命,而我也要继续去完成我所应该完成的使命!”话语落,林三已经不见。 7人着实感到大师兄的武功深不可测,摇了摇头,残云道:“走,回天山!” “嗯,也不知师傅如何了,似乎现在还没有到解禁的时候。” “唉,师娘的禁闭太可怕了,一关就是十好几天啊----” …… 话说,7人离开后,一个黄色的布条从天空中飘下,上书:“林三我徒,师傅命你即启程,去华朝提师傅完成一个心愿:泡尽天下美女!----师傅禹岩留。”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