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群恶搞事件之藏头诗续(苍岚紫夜) - 极品家丁

邪恶群恶搞事件之藏头诗续(苍岚紫夜)

上回说到门外传来一无比yd的声音:“咦?群里什么时候这么火了?” 一干菜鸟正在兴头上,闻得如此yd的声音无不恼怒,齐齐扭头望去。 只见来人脚踏八卦游龙步,手舞乾坤太极图(其实整个一松松垮胯浑身没骨头的二赖子模样,走起路来晃晃荡荡的),脸上淫笑连连,口中哼哼唧唧:“我摸呀摸~!一摸摸到姑娘的小巧手儿,二摸摸到姑娘头上金珠花儿,三摸摸到…”原来是家丁区除老禹外第一号红人三哥无耻无敌来也。 看官,你道是这三哥无耻无敌为何有如此成就?只是这厮平日里吟得一口好诗,写得一首好文,更兼溜嘘拍马无所不精,哄得老禹浑身舒坦,传授給他半首“十八摸”小调,才能有今日地位。闲话到此,且听某家转回正文。 话说那三哥无耻无敌进得屋来,众人趁着他今日兴致高昂,纷纷请教那半首“十八摸”。只是三哥无耻无敌也知道这小曲儿是他现时泡妞把妹之根本,自然不肯轻易传于他人,当下顾左右而言他,把今日诸事听得分明。一边与众人周旋一边寻思道:剑痴这淫人平日就无耻得与我有的一拼,今日更是连老脸都不要了,难得难得,只是让这淫人这样发展下去岂不是要把我都比下去了?如若至此,我今后还有何脸面混迹于家丁无耻界?不行,还是赶紧找个机会打压下他的气焰后闪人。将将想到此处,顺口就道:“今日诸位淫人好兴致,在下不才也来凑个趣。 残照依依惜别天, 云山一别岁将阑, 剑头已折藏须盖, 痴岸南分战鸟山。” 此诗刚一出口,不等众人开口,三哥无耻无敌心中便大叫不好。我这不是自己找抽麽,剑痴这淫人本来就因思春而郁闷难平,现在被逝水若斯逼迫得老脸都不顾的,再有我这最后一句分明告诉他应当发飙。靠了,这等勾当却是干不得的,得赶紧寻个事由脱身则个。当下道:“哎呀~!不好!险些忘记今日禹大约某晚间时分白马寺一起偷窥mm。大家恕罪恕罪,在下失陪了。”立马拔脚就走。 不等三哥无耻无敌走出厅门,听得久久无语的残云叫道:“有了有了,泥们逼偶,再叫泥们逼偶,看纯洁滴本残如何收拾泥们!”说罢,吟出一诗: 逝情东流轻抚剑, 江水脉脉情痴念。 美酒若愁爱无絮, 人伤至斯事已迁。 三哥无耻无敌前脚刚他出厅门,便听得此语。顿时加快脚步飞身离去,心道:好你个残云,自己不想混了就直接说,怎么在这淫人火上浇油,不行,我得快闪,千万不要受到城门之灾。 啊三这边走着,那边凡夕老神棍也有了反映。只见凡夕那老神棍面色古板,盘腿跌坐,手心向天,状若老僧入定,神游太虚,隐隐间露出点点霞光。但此时再继续装深沉肯定要受剑痴这厮迁怒,是以这老神棍,哦,不,是凡夕双眼微张,打声佛号道:“鹅米豆腐~!今日兴尽,洒家这也闪人了吧。”说罢留诗一首: 逝去经年衣锦还, 水沐春风倚栏杆, 若无天河吞日月, 斯人不见酒已憨。 飘然而去。只是众人眼看他走离剑痴视线范围后速度突然加快,高声叫道:“三锅,慢点~!等等偶,咱们一起去那白马寺研究怎么个十八摸~!”门外三哥无耻无敌一听,顿时乐道:“好说~!好说~!一起烟酒烟酒~!”老神棍听得“烟酒”二字暗自恼怒不已,我怎能脱口就说“烟酒”这不是明摆着送竹杠給他敲麽?也罢,也罢。待得今日事了,日后还是有机会再找回来的。遂加快脚步随三哥无耻无敌一同离去。 天见可怜,莫说那三哥无耻无敌本就十分了得,怎么轻易就被他抓住小辫子敲回来?就算偶尔失察被他抓住又如何?这厮已经无耻到了无敌之境,又怎会是个善茬。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越看那凡夕走得如此匆忙越像是在跑路。逝水若斯打了个酒咯,道:“嘿嘿~!这老神棍自己跑路也不明说,还有打些暗号,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好鳥。倒是残云这小子看着平时聪明伶俐,今日怎麽这么糊涂?”突然想起今日这事起因源头是己,剑痴那淫人若是发飙肯定最先找上自己…心念到此,冷汗直流,酒意顿消,偷眼瞄了下那方低头默不作声的剑痴。只见那人脑门青筋暴起,黑线无数,已然浑身颤抖,似有无穷幽火盘踞左右,显然距离发飙不远。当下大叫一声“不好”转身慌慌张张逃出门外。可怜平日里这老学究三流九教、诸子六艺无所不精,今日却只恨爹妈少生了几条腿。 可怜其他菜鸟认为明白今日这几大才子为何接二连三如此慌张的逃命。但稍微清醒点的也见势不妙抽身而退。只是那装纯洁的残云似乎仍未明白到底怎么了,对剑痴道:“某剑,你评评我这首诗,也是藏头露尾哦,不比你的那首差劲。怎么?你没看出来?我解释給你听啊。” 说完,便摆好笔墨款款写出。厅中未走众人心中大奇,到底此诗怎会火上浇油,让几大才子争相逃命,纷纷抬眼看去。顿时,只见那张纸上洋洋洒洒只有个大字: 逝剑 水痴 若爱 霎那间,众人如拨云间日,心中兴奋。原来这诗如此藏头露尾,残云不愧是本群四大诗人之一啊。但看刚才情况貌似不对,这诗又怎能让另外几人看了就要掉头逃跑?再细看一遍,众人顿时冷汗淋漓,手脚抽筋。好你个残云,别人也只是拿你姓名做手藏头露尾的诗而已,根本就是无伤大雅,你这诗句一出,暗含讥讽剑痴有…难怪剑痴这淫人要暴走发飙。不好,我等快闪~!!!顿时众人作鸟兽散,唯恐自己跑的不够快。 话分两头,花开两枝。话说那剑痴咋一听到众人之诗正待细细品位,不想越听越不是个味道。 独自寻思:我今天招谁惹谁了?不就是回味了下当初恋爱的滋味顺便再yy一番,竟然人人看我不顺眼,个个作诗羞辱?我靠!!!老子要暴走~!~!不行…作为管理员偶要维持形象,形象最重要!!!正到此处,造化弄人,残云一首“好”诗入得耳来,顿时被激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三尸暴跳。只觉体内某根线“蹦”的一声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