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巧巧,我的宝贝(1)【今日第五章】 - 极品家丁

第九十一章 巧巧,我的宝贝(1)【今日第五章】

林晚荣出了大院,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见有丫鬟来报道:“三哥,快去会客厅,听说有贵客来访你了。” 不是那秦仙儿来了吧,林晚荣吓了一跳,和这小妞越来越熟了,对她的性子也多了几分了解,外表温柔妩媚,内心里却是小心眼多多,一不小心就会着了她的道。 来到大厅一看,却见一个少年公子正在与表少爷聊天。那少年公子见了林晚荣急忙抱拳道:“林兄,好久不见了,小弟洛远,特来拜访了。” 林晚荣奇怪道:“原来是洛兄你啊,我还以为是――” “还以为是秦仙儿小姐拜访是不是?”洛远哈哈笑道。 林晚荣苦笑道:“莫提这回事情,我正头疼呢。” 洛远奇道:“这倒也奇怪了,明明是全天下男人都羡慕的事情,怎么林兄偏就不太乐意呢。” 林晚荣苦着脸道:“看得见,却吃不着,这可不是苦嘛。”洛远愣了一下。旋即便与林晚荣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洛远是总督公子,他的来访可是件大事,萧家两位小姐,身为女眷不方便出面,便由萧夫人出面接待了。 林晚荣刚才才与萧夫人分别,此时不过一盏茶功夫,见她虽是容貌依旧艳丽。脸上却颇有几分疲惫之色,心道,这合营的事情也真是为难她了。 萧夫人与洛远寒暄了几句,便对林晚荣道:“林三。既然洛公子如此看重你,你就陪洛公子好好说说话儿吧。” 洛远急忙道:“不敢,不敢,林兄高才,洛某是来聆听林兄教诲的。” 见总督公子与林三如此的交好,萧夫人心里也很是奇怪。这个林三有些才学,却没想到连总督公子也对他刮目相看,实在是让她心里很是惊奇。再想想他今日对联营之事的一番分析。更加确认了这个林三不简单。 不过萧家能与这总督公子交好,那自然是大大的好事情,萧夫人点头微笑,对林晚荣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好好招待洛公子。便告辞了出来。 洛远是个闲不住的主,两个人聊了几句,他便道:“林兄,不如我们出去转转吧,不瞒你说,在这里待着,我有几分别扭。” 林晚荣哈哈一笑,这个小洛说话直爽。我喜欢。他心里也正有此意,那酒楼应该装修的差不多了,也好些时日没去看巧巧了。这几天虽然身边有两个美女相陪,可是这个傻傻的小丫头却一直在他心中。 林晚荣现在是奉了夫人懿旨,要陪好这总督公子,出府门自然不在话下了。前几日他应了秦仙儿地邀请出去,却都是在晚上,今日白天出了府门,心里顿时畅快无比。便大笑道:“洛兄,要不是你,我要出来一趟可不容易哦。” 洛远正要问他为何,却看见他一身青衣小帽,便知道了原因。他愣了愣,问道:“林兄,以你的才华,莫非真要在萧家做一辈子下人?” 这已经是第三个人问起这个问题了,而且个个都是身份非凡,林晚荣心道,老子真的很有本事么,怎么人人都这么说,看来我还是太谦虚了。他微微一笑道:“洛兄,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若事事都要追求些什么,活的也太累了些。” 洛远恭敬抱拳道:“林兄,你说话总是这么深奥,洛远受教了。” 他二人边走边聊,洛远忽然道:“林兄,那个程瑞年来找过你麻烦没有?” 林晚荣愣了一下道:“麻烦,什么麻烦?” 洛远道:“程瑞年那个人,林兄你可能不太了解,但是我却知之甚深。他对仙儿小姐一直有着不轨之心,你现在与秦小姐走这么近,他能不找你麻烦么?” 林晚荣想想,这倒也是,自己一个无权无势地小家丁,那姓程的王八真要打击报复起来,还真是不好办啊。这样一说,林晚荣顿时又想起了董青山搞的那个社团,如果把这个洛远拉进去当小弟,日,那还怕谁啊。 两个人行了一阵,聊些各地的趣事,自然又让洛远感叹这林三的学识菲浅。不一会儿,便走到了林晚荣买下的酒楼。十余天没来,装修已经基本完工,这酒楼已经彻底变了样了。 洛远奇道:“咦,这酒楼换了主人了么?我怎么不知道?” 林晚荣也不说破,笑着道:“洛兄,你跟我来就是了。” 两个人上了楼,新置的桌椅摆放的整整齐齐,散发出阵阵地幽香。这层楼作为大众餐厅,被林晚荣按照现代餐厅的格式进行装修,划分出了不同的模块,高低搭配,错落有致,桌椅虽多,却不显得凌乱,反而层次分明。厅堂中,按照林晚荣的要求,横着拉起了各种各样颜色鲜艳地小旗,隔不远处,便有六道大大的烛台,自空中悬垂下来,布置的十分高雅。 洛远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格式的酒楼,观看半晌,啧啧叹道:“林兄,这酒楼可不简单啊,眼光独到,颇具匠心,光看这阵式就知道,这老板不是个简单人物。啧啧,我以前怎么没想到,酒搂也可以布置成这样子呢?这家的生意一定火红了,日进斗金,是没有问题的了。” 林晚荣给给大笑几声道:“兄弟,承你吉言了。” 洛远奇怪道:“林兄,这莫非是你办――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除了林兄你,哪里还会有别人有这样的才能呢。林兄,林大哥,小弟对你实在是佩服万分啊。” 林晚荣摇摇头,正色道:“洛兄弟,不瞒你说,这店确实是我开的。不过现在还没开张营业,等过几日开业了,你可一定要多带些朋友光顾哦。只要是你地朋友,我一律奉送本店白金贵宾卡一张,凭着这张白金卡在本店消费,包括酒水和海鲜,一律七折优惠。至于洛兄弟你,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请随便光顾,这里就是你第二个家了。” 洛远哈哈笑道:“既然林大哥你如此盛情,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这个人最喜欢白吃白喝了。” 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又上了层楼,却见二楼的宽广大厅和一楼大致相同,只不过座位更开阔了,中间还搭了个大大的台子。洛远奇怪的道:“林大哥,这个台子又是作何用途?” 林晚荣笑着道:“洛兄弟,你还记得我们去妙玉坊听小曲的事儿吧?” 洛远连道:“记得,记得。” 林晚荣点点头道:“洛兄弟,你认为我要是找些出名的粉头,到这里唱些小曲儿,怎么样呢?” 洛远张大了嘴,似乎是不可置信。这年头,开馆子的都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弄些饭菜迎来送往的,哪曾见过这些花样。不过想想若真是找些出名地粉头唱唱曲的话,不用说,这里肯定爆满了。 洛远叹了口气道:“大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单凭这一条,你这里肯定就红了。” 林晚荣心里暗笑,我怎么想出来的,还不是泡吧泡多了。他以前光顾的酒吧,很多都有驻场乐队,再找上一个好的dj,那气氛简直疯狂到了极点。他手里虽然没有驻场乐队,但是秦淮河上出了名的会唱曲的粉头多的是,花上些银子请来,一来弄了些噱头,二来也提高了酒楼的档次。这便是他找了小莲二女的用意。 两个人上了三楼,这里被隔成一个一个的单独雅间,纵横排列,煞是惹眼。最独特的却是这些雅间门上每个都用烫金的朱贴写上了名字,这个叫做梅兰轩,那个叫做腾龙阁,离二人最近的这间,却叫做似水流年。洛远心里暗叹,他自认有些才华,可是面对这些创意构思,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再往上走,映入眼帘的便是四个金色大字――富贵才华。这四楼却被隔成两个大间,都是直面玄武湖,风景如画。两个房间装饰的高贵素雅,倒不像是酒楼,反倒似是幽静的书院。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一应俱全,临窗处放置一个琴架,更显得匠心独具。 到了五楼,洛远更是目瞪口呆。那房间之中,不做任何隔栏,只在四周未了些雕镂,从栏杆处将纱窗全部推开,清风吹来,人便宛若身在空中凌波而行,那种感觉,就像是行走在了天上。 林晚荣看得心里暗自点头,虽是没有亲自来监工,但是巧巧那丫头充分理解了他的意图,将这酒楼装饰的高雅而又别具一格,实在是让他满意之极。 “大哥――”董巧巧正在与一个女子谈话,看见林晚荣的身影,愣一下,接着脸上浮现出一丝狂喜,也不顾谈话那人,惊叫着跑了过来。 她走到林晚荣身前,却又不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呆呆的望着他,欲言又止,眼中已是泪珠隐现,良久方才轻启朱唇道:“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