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拉拢 - 极品家丁

第九十三章 拉拢

林晚荣暗叹一声,老子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遇到我的巧巧小宝贝,真是心疼的肉疼啊。他紧紧拉住巧巧的手道:“以后这些事情不准再藏在心里了,要告诉大哥,有什么困难,大哥来解决。” 董巧巧美目湿润,轻咬玉唇嗯了一声,柔声道:“巧巧知道了。大哥,你就是巧巧的天。” 林晚荣心里吃了蜜糖一样的甜,没想到巧巧这小妮子说起情话来竟然不输于我啊,林晚荣心里大乐,悄声道:“巧巧,我的宝贝――”董巧巧心里急跳两下,便再没有了思考能力。 咳,咳,洛远实在看不下去了,急忙假咳两声,打断了这二人的郎情妾意,林晚荣抬头一看,却见几人眼光都注视在自己身上,显然是对自己带坏了巧巧这纯洁的小丫头深感不满。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巧巧,我们现在还短多少银两?” 董巧巧摇头道:“大哥,还有五百两剩银,我们省着点用,开业之后便有现银收入了。” 林晚荣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大把的碎银,宽她的心道:“巧巧。银子大哥有地是,你随便用,可别再虐待自己的身子了,须知,你可是我千金不换的宝贝。” “大哥――”巧巧脸色通红的轻唤一声,浑身有些酸软,实在是听不得他这些让自己心跳加速偏又越听越爱听的话。 林晚荣又问了些开业准备的事情,他诚心拉拢洛远,也不把他当外人。便在他面前问起了酒楼的事情。董巧巧聪明能干,早已经将他交待的事情准备妥当了,林晚荣听得很是满意。 “青山,洪兴那边怎么样了?”林晚荣又意无意的看了洛远一眼,问道。 董巧巧见他们几个男人谈话,便乖巧的拉住那凝姐姐一边说话去了。 董青山也是机灵人,见大哥当着洛远的面问起。知道他必有深意,便直言不讳的答道:“最近我们一直在积蓄力量,洪兴三个堂口的人手都已经充足,按照大哥你的嘱托,我们找了些练过的兄弟们带着下面的兄弟一起习武,增强战斗力。但是最近城中吴正虎那边似乎不太平。有好几次他们已经过来踩我们城南的场子了,大哥,我看与吴正虎这一仗不可避免那。” 洛远果然是个爱热闹的人,一听这话便有些忍不住了。急忙拉住董青山的手道:“青山兄弟,你说的这洪兴是怎么回事?踩场子又是怎么回事?听着又趣的紧。快与我来说说。”洛远比这董青山大了一岁,又没又富家公子哥的架子,两个人聊得很是投缘。 董青山看了林晚荣一眼,见大哥点头,便将洪兴地事情讲与他听了。 洛远听到那日在城外与李二狗血战,睁大了眼睛,连道刺激刺激,我怎么就没赶上这么刺激的事情呢。 董青山又说了洪兴的宗旨与架构,是为了保护弱小,防止暴力,洛远听得热血沸腾。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理想啊,按照这个理想走下去,只要洪兴发展壮大了,消灭了那些作威作福地恶霸,一统了金陵城,这金陵城中就再也没有黑社会了。 林晚荣听这董青山睁眼睛说瞎话,心里暗笑,以前面对小混混们,青山说要抢银子抢女人,现在面对高级知识分子洛远,青山却又想出了消灭恶霸创造和谐这么一个伟大的点子,实在是很有诱感力。不用说了,他这段时间壮大洪兴,定然是用地这一套手腕,我怎么早没发现这小子还有这份天才呢。 洛远倏的站了起来道:“青山,我要加入洪兴,你不会反对吧?” “这个?”董青山为难的看了林晚荣一眼,见他微笑,便道:“我是没有意见,但还要问问我老大的意见。” 洛远看了林晚荣一眼道:“林大哥,这老大就是你吧?” 等了半天就是为了等到这句话,林晚荣点点头,面色一紧道:“洛兄弟,方才青山讲的话你也听到了。虽然我们洪兴的目标很是远大,但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道路却是曲折而又漫长的,甚至会用到大量的暴力手段,你要考虑清楚了。再者,你地身份尊贵――” 洛远急忙摇头道:“我家里那边不成问题,我父亲十分开明,对我与姐姐的事情皆是不会多管。至于暴力手段问题,正如大哥所说,这以暴制暴就是手段。不瞒大哥你说,我长这么大,还真没试过砍人的味道呢。” 妙啊,林晚荣心花怒放,我还正在为难要怎么劝说你,没想到你首先便把自己劝服了。他故作正色矜持道:“洛兄弟,你要加入洪兴可以,但是我社团规定,无论是何人都要遵守。重义守信,忠诚勇猛,忠于社团,永不背叛,这几点你可能做到?” “重义守信,忠诚勇猛,忠于社团,永不背叛。”洛远站起身,右手指天,庄严宣誓道。 “好兄弟,从此以后你便是我洪兴的一员了。”林晚荣拉住他的手哈哈笑道,心中着实得意,这时代的人极为重视誓言,洛远这几句话便已将自己紧紧的绑在了洪兴战车上,这怎能不让他乐开了怀。 林晚荣想了一下,这个洛远为人机智灵活很是聪明,与董青山的刚猛恰好是有利互补,相得益彰,便道:“洛兄弟,这洪兴的事情以后就教给你和青山二人了,青山年纪还小,又容易冲动,你要多教教他。” 洛远也是个聪明人,知道林晚荣这句话,便把自己定位在了洪兴的军师位置上,他对林晚荣很是敬佩,对这董青山也颇对脾胃,便哈哈大笑道:“大哥放心,我和青山一定努力,让谁也不能小觑了咱们洪兴。” 三个人哈哈大笑,董青山便将那城中的吴正虎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个吴正虎组建了黑龙会,手下有好几百个兄弟,他能在城中站稳脚跟并发展起来,听说背后有人撑腰。我打探了好些时候,也没具体消息,只听说背后那人姓程。” 林晚荣对这金陵城的官场不是很熟,却认识一个姓程的公子,那都指挥使程不就姓程吗? “姓程?”洛远皱眉道:“大哥,这金陵城里姓程的权贵没有几个,莫不就是那程瑞年?”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除了此人,估计也找不到别人了。” 洛远本来就与程瑞年有隙,闻言更是来了精神:“嘿嘿,如此更好,那我们就先打垮了黑龙会,再看看那个姓程的还有什么能耐?” 若是以前,林晚荣还要仔细斟酌一下,可现在不一样了。那黑龙会的吴正虎只不过有都指挥使的儿子撑腰,老子却收了总督的公子做小弟,比你牛叉多了。 “大哥,若是那吴正虎再闹到城南来,我们怎么做?”董青山道。 “洛兄弟,你以为该当如何呢?”林晚荣话锋一转,将这个话题抛给了洛远。 洛远想了一下,哼道:“若是他们再来,那就打。我们一味避让,只能示敌以弱,而且我们洪兴方才建立不久,根基未稳,很多人都在观望,若是过于软弱,反而弱了名头。倒不如借此机会宣扬一把,打起我洪兴的大旗,进一步扩展势力。那黑龙会在没有摸清我们实力之前,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我唯一的担心就是,我们的实力与黑龙会还是有些差距,一旦真的开打,我们要如何应对?” 林晚荣点了点头,洛远分析的有些道理,敌人都打到门口了,若再不还手,这洪兴的名头算是砸了。可是真要还手的话,以洪兴目前的底子,还不是黑龙会的对手。 他沉思了一会儿,猛地一挥手道:“打,一定要狠狠的打。我们洪兴的底子薄,经验也少,只有在斗争中才能慢慢的成长。不过我们不能蛮打瞎打,我们一定要集中优势兵力,消灭他的有生力量,打他个措手不及。” 洛远沉思道:“大哥,这是怎么个打法?” 林晚荣道:“举个简单的例子。在部分区域,我们不妨故意示弱,麻痹他们,让他们的胆子更大,等到他们放松警惕深入我们的腹地,而我们则聚集最大的力量,逐一将其击溃,慢慢的消耗他们的力量。” 洛远道:“大哥,你的意思是不与他们蛮斗,打完就走?” “对,集中局部优势兵力,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等到我们打顺手了,力量大了,再一举消灭他们。”林晚荣信心满满的道。 洛远与董青山一----头,大哥这招确实很有道理。几个人聊得兴起,洛远便叫嚷着要去看看洪兴的弟兄们。林晚荣也有些担心洪兴扩展太急,会不会又招来些奸细,便也想去看看。三个人出了门,直往城南门外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