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千古绝对与金陵才女 - 极品家丁

第九十四章 千古绝对与金陵才女

城南门外有一处废弃的大宅子,董青山将洪兴的基地设在了这里。他挫败了李二狗之后,这城南已经是洪兴的天下了,收入刚能自给自足,董青山遵守大哥的教导,将银两全部用在了洪兴的训练以及与手下兄弟打好关系上。 此时的洪兴,三堂上下竟然已经有了三百来人,骨干一百来名,当真有些模样了。董青山找了几个做过武师的兄弟,教导大家些实用的格斗技巧,这种街头巷战中,谁的经验足手段多,谁就能取胜。 林晚荣和洛远都看得有些欣喜,那洛远更是耐不住性子,竟与李北斗比试摔跤,自然是惨不忍睹。 洛远也是个爱热闹的人,虽输给了李北斗,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与李北斗几人打成了一片。 林晚荣心里暗自点头,这个洛远不可小觑了,有心胸,有手段,若是用好了,也是一大臂助。听说总督千金洛小姐是金陵第一才女兼美女,虽然没有见过,想必也不会太差,这个洛远又是生的如此性格,那个江苏总督洛敏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物,竟然能培养出这一双儿女,想必也是有些本事。 林晚荣想起调配香水还需要酒精,便让董青山去找几个酿酒的场子,寻些发酵的酒母过滤了杂质带回来。 三个人回到酒楼时候已经是正晌午时分,那个董巧巧叫凝姐姐的女子竟还在那里,林晚荣对着巧巧笑道:“巧巧。我们几个肚子都饿空了,可有什么吃食?” 巧巧细心的拍拍他身上的灰尘道:“酒菜早就为你们准备好了,正等着你们回来呢。” 林晚荣心里一暖,心道。这妮子真的是说不出地好,便拉住她的小手笑道:“我们一起上去。” 酒楼即将开业,厨具炊具早已经准备齐全。聘请的几个大厨已经开始过来磨合试手了,做一顿酒席自然不在话下。 今日与大哥这番缠绵,董巧巧脸上害羞心里却甚是喜悦,便也大方了一把,也不怕多花了银子,将这酒席做的甚为丰盛。 巧巧精心准备了些小菜。大部分都是林晚荣爱吃的,见大哥盯住自己的目光中越来越多的爱怜,她便觉得再是辛苦,也是值了。 按照这个时代地规矩,男女不同席。林晚荣却不管这些,拉了巧巧的手,一定要她坐下。 巧巧又惊又喜,却不敢坏了规矩。林晚荣拉住她的手,在她耳边轻佻的叫了声“小宝贝”,董巧巧便浑身酸软,乖乖的坐在了他身边。她只觉得在大哥身边,一天下来,坏的规矩,比一辈子地还多。偏就都是大哥疼爱自己之举,心里也是无限欢喜。 林晚荣又对那女子道:“这位小姐。你也请坐下吧。相聚便是有缘,你与巧巧既是朋友,那也自然是我的朋友了。在我这里,什么都可以讲,就是别讲客气。” 洛远和董青山俱都大笑起来,那女子瞪了洛远一眼,洛远便住口不敢再笑了。 女子大大方方笑道:“既然是林大哥盛情相邀,小女子若是推辞倒显得矫情了。”她款款而坐,挨在了巧巧身边。 这小妞是个自来熟啊。连名字都不知道,却都叫我大哥了,林晚荣心中暗笑。却不知道人家姑娘是与巧巧交好,才顺着巧巧的口气叫他大哥,偏就他会联想翩翩。 董巧巧奇道:“大哥,你与凝姐姐见面半天了,却还不认识凝姐姐么?” “见得一面,便是有缘,认识不认识,倒也还在其次了。”林晚荣举起酒杯爽朗笑道:“今日是我们这食为仙第一次宴客,还是贵客,大家便一起干了这杯吧。巧巧,你也喝一点,有大哥在这里,不妨事的。” 董巧巧轻轻嗯了一声,抿了一口烈酒,脸上浮起一抹晕红,肌肤晶莹胜雪,美艳不可方物。林晚荣轻轻拉拉她手,对她笑了一下。 洛远一干而尽,笑着道:“大哥,这酒楼叫做食为仙么?这名字老少咸宜,实在是有些味道啊。” 董青山也是一口饮尽,道:“这是大哥取的名字,还未挂牌呢。我当日也想过一个名字,却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你起的叫什么名字?”董巧巧望着自己小弟,怜爱的笑道。 “太好吃,怎么样,这名怎么样?”董青山得意洋洋的道。 几个人大笑了起来,林晚荣道:“好,青山,若是我们开了第二家分店,我便用这太好吃做名字。” 董青山跳起来道:“真的,大哥?” 林晚荣故意板起脸来道:“怎么,你要怀疑大哥的话?”众人也是大笑。 轻松的气氛感染了董巧巧,又倚靠在大哥身边,她少了几分害羞,笑着道:“今日可是我们这富贵才华第一次宴客,以后可就难了?” “是啊,再以后就得凭本事上来了。”那叫凝姐姐的女子看了林晚荣一眼,笑道。她与巧巧交好,几乎是无话不谈,这些时日也常来陪伴巧巧,自然知道这许多事。 在座中间只有洛远不知道这回事情,巧巧便将林晚荣的约定讲了出来,洛远吃惊的道:“大哥,这样说来,我们今日还是沾了你的光了。他日就要凭才学上来了?” 林晚荣嘿嘿道:“这厅叫富贵才华,你若是没有才华,花上几片金叶子,也是可以上来的。” 气氛热烈间,董巧巧忽然拉住林晚荣道:“大哥,你那日说要把这富贵才华地对联装裱出来,不知道那联子你想好了没有?” 林晚荣指了指自己脑袋道:“都在这里装着呢。巧巧,你去把我的铅笔取来。” 待董巧巧将那铅笔取来,洛远和那女子都有些奇怪。那凝姐姐望了林晚荣手上那奇特的东西道:“林大哥,这也是笔么?” “这当然是笔,而且比毛笔好用多了。”林晚荣呵呵一笑,在董巧巧寻来的纸上,刷刷刷刷,龙飞凤舞的写上了几笔。 凝姐姐正坐在董巧巧身边,探头一看,便见那字迹龙飞凤舞很是潇洒,用的字体也是自己所未见过的,独具一格。 “烟锁池塘柳――”凝姐姐轻轻念了一句,眉头便皱了起来,轻声问道:“林大哥,这可是对子么?” 林晚荣笑道:“小姐好生聪明,这正是我家乡流传的一个小对子,今天拿出来献丑了。” 凝姐姐苦苦思索,沉思半天,方才为难的摇摇头道:“这对中暗含金木水火土五行,看似简单,实则难办之极,我也对不上来。” 林晚荣心道,你对不上来也不希奇,中国好几千年了,能对上来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洛远听那女子如此说,却是大吃了一惊,连她都对不上来,这对子也太绝了吧。 那凝姐姐又想了一会儿,仍是一无所得,便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我今日总算见识了厉害了,便不去想其他,继续往下看去。 第二行又是一上联――烟沿艳檐烟燕眼。七个谐音字,说的是烟沿着艳丽的房檐烟到了燕子的眼晴。 凝姐姐自负才华横溢,第一句便已让她受了打击,再观此句,更是为难,她思索良久,却也想不出工整的下联。 旁边洛远也是小有才气,只见这两联,便已知道,自己的才学差的太远了。 林晚荣对巧巧笑着道:“这两联字数少点,巧巧你拿去装裱了,便放在第四层吧。”又刷刷刷的写下两行道:“此两联,便放在第五层吧,凡是能对上其一者,便免费请他上楼观这玄武美景。” 凝姐姐急忙从巧巧手上接过那纸,细细看去,这挂在五楼上的第一联是:“上八桥,中八桥,下八桥,三八二十四桥。”这是联中四桥的典故,联中四桥都在江苏扬中县,以此为联,咏桥应景,也是绝了。 凝姐姐咬了咬牙,心道,我便不信了,我就一个都对不上来,再看那最后一联:“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从北朝南打东西。” 她想了一会儿,便彻底的泄了气,此四联皆是一样的难对,她空负才华,平日也不知道为难过多少才子,偏就在这四副对联前毫无办法。 见巧巧凝眉注视在这对上,林晚荣知道这丫头也在思考,便拉住她手道:“巧巧,如何,可有工整些的下联?” 巧巧扬眉,望着他羞涩一笑道:“大哥,我哪里会有什么好联子,偏就大哥出得还这么难。我看也只有凝姐姐对得上来了。凝姐姐可是金陵第――” “巧巧。”凝姐姐脸上有些发烧,这些对子她却是一个都对不上来,自然很没面子,急忙打断了她的话道:“这四个联子,其中任何一个都是千古绝对,我又哪里能对的上来呢?”

上一篇   第九十三章 拉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