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谁狠? - 极品家丁

第九十五章 谁狠?

林晚荣点点头道:“小姐你不必泄气。这四个联子是我家乡流传千年的绝对,暑来寒往,朝代更替,不知倾倒了多少才子,却也没有几个人能够对得工整。我今日写来,也就是想看看,我大华的才子们,究竟能不能打破这个怪圈。” 凝姐姐摇头叹道:“普天之下,能够对上这样的绝对的才子,寥若晨星,可遇而不可求。今日林大哥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天外有天,我以前学了些诗词歌赋,便以为天下之才莫出我右,今日方知,我实在是肤浅的很,谢谢林大哥点醒了我,小女子感激不尽。” 她说着竟然起身,向林晚荣轻轻一福,意甚恭敬。 林晚荣忙道:“巧巧,快扶住小姐。小姐这是哪里的话,这联子不是我写的,我只是转述而已,何来点醒之说,小姐实在是过谦了。” 董巧巧拉住她手笑道:“大哥他知道的东西可多了,你要是想知道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凝姐姐,到了这里还要客气什么,有些什么问题只管问便是。” 凝姐姐点点头叹道:“若有功夫,定要多多向林大哥请教才是。” 林晚荣暗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道,我要是与你讨论些诗词歌赋,那还不如回家去调配香水来得自在呢。 他急忙打了个哈哈。端起酒杯道:“难得今日大家高兴,来,我们这便举杯,喝他个痛快。”洛远和董青山皆是豪放之人。闻听林晚荣此言,心中高兴,这个大哥才华横溢。又敢打敢拼,实在是个人物啊。 三个人杯到酒干,喝个痛快,就是董巧巧也抿了好几口,笑颜如花的靠在了大哥身边。 倒是那凝姐姐,始终面带微笑。却是滴酒不沾,只笑着看他们几个人说话,很是文静。 林晚荣暗叹,这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这副性格的,恬淡如水,与世无争,还真有些隐士风范。 “今日高兴,青山。洛远,我便教你们个酒令吧。”林晚荣不去管那凝姐姐,拉住董青山和洛远道:“人在江湖飘啊,谁能不挨刀啊,一刀砍死你啊,一刀砍死我啊――” 董青山和洛远那两个小子,对这个酒令甚有兴趣,划了几拳。便笑的合不拢嘴,董巧巧望着林晚荣,心中一阵沉醉,心道大哥所有的一切,都是与众不同的。 那凝姐姐也多望了林晚荣一眼,淡淡一笑,眼中竟没有一丝的波动。 吃完酒席,又与巧巧和青山商量了一下后几日开业地事情,做到了大致的心里有数。洛远和那凝姐姐似是很熟的样子。两个人一起说着话。 林晚荣见巧巧收拾了碗筷往楼下走去,便急忙跟上去拉住她道:“巧巧,让我来吧。” “大哥,”巧巧急忙道:“这是我们女人份内的事情,你哪能做这些粗贱地事情。” 林晚荣不由分说的夺过她手里的东西放在旁边桌上道:“巧巧,没有什么份内份外地,我喜欢你,便是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董巧巧心中感动的无以复加,忍不住扑到他怀里,羞涩道:“大哥,巧巧爱你敬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林晚荣心里扑嗵扑嗵直跳,连道老子完了,中了巧巧这小丫头的毒了。他轻轻挑起巧巧小巧的下巴,巧巧羞得脸色通红,浑身轻轻颤抖,却不忍心拒绝他的动作,只得闭上了眼睛,等待那惊心动魄时刻的来临。 “嘤咛”一声,巧巧便觉得自己身上像是燃烧了一层火,林晚荣紧紧抱住她娇俏地身子,在她香嫩的唇上无尽的探索着。 这小妮子身上可真香啊,林晚荣搂住她柔若无骨的细腰,轻轻摩挲着,感受着她嫩滑的肌肤带来的销魂感觉。 董巧巧浑身乏力,软软的瘫倒在他怀里,任大哥的舌头在自己小嘴里搅动着,他地手好痒,让她浑身过了电般,阵阵的轻颤。 “大哥――”感觉到一个火热的东西顶在自己小腹上,巧巧已经与林晚荣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心里怦怦乱跳,急忙将头埋在他怀里再也不敢抬起来。 林晚荣将手伸进她衣衫,轻轻抚摸着她背上的光滑肌肤,巧巧浑身发热,只觉得自己似是掉进了一个漩涡,有一种巨大的吸引力让自己心惊胆战却又带着炙热的渴望。 “啊――”巧巧惊叫一声,胸前一凉,却是大哥的两只大手已经巡戈而上,握住了自己两只晶莹地玉兔。 巧巧便如被拿中了命门般,呼吸都带着热气,脸上火烧一般,急忙轻轻依偎在大哥怀里,再也不敢去看他。 林晚荣缓援捻搓着那柔嫩无比的两点艳红,身下巨龙像是要爆了般狠狠顶在巧巧身上,感受着那光滑小腹与巨热之间的挤压快感,他像一只心怀鬼胎的大灰狼,在小红帽耳边轻轻道:“巧巧,我们今晚,做些研究吧。” “什么研究?”巧巧颤抖着道。 “做些身体的研宪。”林晚荣无耻道。 “啊――”巧巧一惊,脸色血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急忙推开了他,向楼下跑去,空中传来她细如蚊蚋的声音:“大哥,我是你的。永远都等着你。” 在酒楼一直逗留到晚上,林晚荣还正在想着今晚要不要留下来吃了那个小丫头,却见远远跑来一个人影,却是表少爷。 表少爷见了林晚荣。便像找到了救星般快速奔过来道:“林三快,快。玉若表妹找你一下午了,说是有事与你协商。” 哦,你这小妞终于耐不住性子了么?林晚荣摇头道:“少爷,我奉了夫人的旨意,现在正在陪着洛公子,却没有功夫去与大小姐商量些什么。” 表少爷好不容易有了一次讨好大小姐地机会。哪能如此轻易放过,急忙拉住他袖子道:“林三,我看表妹很心焦的样子,你就快去吧,她地脾气不太好,你也知道的,若是惹到了她,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 她的脾气不太好?老子的脾气还暴如雷呢。见郭无常跑得满头是汗,林晚荣多少有些可怜他,被一个女人整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该为他高兴呢,还是该为他惋惜。 送走了垂头丧气地郭无常,时候却已经不早了,林晚荣看了巧巧一眼,董巧巧想起他下午说过的话。心里一阵急跳,心道,大哥莫不是真的要与我――羞死个人了。 正沉思间,却见那个凝姐姐走过来道:“林大哥,我今夜要与巧巧卧膝长谈,大哥可不要见怪啊。” 林晚荣心道,今天还真不是个好时候啊,他轻轻一笑,没有回答那凝姐姐地话。只拉住巧巧的手道:“巧巧,这些时日辛苦你了,等过几日得空了,我再来看你,到时候你可不能再跑了。”董巧巧又是羞涩又是留恋,轻轻的嗯了一声,脸上如同涂了胭脂般鲜红。 董青山送了洛远和林晚荣出去,走不多远,便看见对面行来一队人马,其中一个黑高个长得很是魁梧,在人群里显得甚是扎眼。 董青山急忙拉拉林晚荣的袖子道:“大哥,那个就是黑龙会的当家吴正虎。” 林晚荣哦了一声,目光并未落在吴正虎身上,反而看着他旁边那个公子沉吟不语。 洛远冷笑道:“果然是这姓程的在与他们撑腰。”吴正虎旁边的那个公子,正是曾在妙玉坊有过一面之缘的程瑞年。 林晚荣正色对洛远道:“兄弟,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你,你可要说实话。” 洛远愣了一下,旋即道:“大哥,你这是哪里的话,我哪里还有什么话能瞒你。” 林晚荣点头道:“你与这程瑞年应该不是只有争风这么简单吧?” 洛远点点头道:“大哥,我也不瞒你。这其实也与朝廷中的形势有关。家父与程德在那朝中为官,本应该有同僚之谊,奈何这个程德贪赃枉法结党营私,乃是诚王爷派系的嫡系干将,家父看他不惯,曾向兵部参了他几本,却都被诚王爷保下了。也因此与这程德结下了些仇怨,我与这程瑞年也甚是不和。” 林晚荣点点头,这政治派系的事情,说说简单,却最是复杂,也最难琢磨。江苏总督洛敏与程德这梁子结下了,就不可能轻易化解的开,他们两家自然也是死敌了。 林晚荣这才放心了,若是洛远不能下定决心与这程瑞年斗一斗,林晚荣自然要好好考虑一下洪兴与黑龙会的关系,调整一下策略了。 “这诚王爷又是什么人?”林晚荣对这大华地官场之事不是很熟悉,现在碰到了洛远这个熟客,自然要好好请教一番了。 “大华先皇陛下共诞有三子,其中长子夭折,便只剩下当今皇上与这诚王爷。皇上登基之前,诚王爷执掌工部与吏部,皇上则掌管着户部和大内禁卫,先皇在立储的事情上曾犹豫过良久。诚王爷号称贤王,礼贤下士,手下能人无数,本来胜望甚高,可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先皇却传位给了当今圣上。” 洛远出言隐讳,林晚荣却已知道了这其中定然发生了许多事情,皇子争位的事情古来有之,这诚王爷与当今皇帝之间肯定也跑不了。 “这诚王爷的权势很大么?”林晚荣皱眉问道。 洛远叹了口气道:“诚王爷执掌吏部多年,门生遍及天下,诸省大员竟有三分之一出自他门下,你说他权势大不大?” 林晚荣慨然一叹道:“他这权势越大。危险也就越大。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当今皇上对他必定极为忌惮,最终恐怕会闹得不可收拾。” 洛远看了林晚荣一眼,对这个大哥的眼光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又见他对自己如此爽快没有保留,心中感激,抱拳笑道:“大哥。你待我如此知心,小弟实在是感激不尽。” 林晚荣对董青山道:“青山,你现在不宜与他们打照面,就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和小洛处理。”董青山点点头,转身离去。 那边程瑞年也看到了洛远和林晚荣。对旁边那吴正虎说了些什么,一行人便向这边走了过来。 “瑞年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林晚荣打了个眼色,洛远点点头,却是哈哈大笑着主动迎了上去。 程瑞年脸上闪过一丝阴笑道:“洛远兄,没想到你也有这好兴致,怎么,今日没到那妙玉坊去喝些花酒么?” 洛远哈哈一笑道:“没了瑞年兄。小弟再去那烟花柳巷,却也少了许多趣味,不知程兄何时有空,再与小弟一起去涉猎一番?” 林晚荣在一边听这洛远与程瑞年瞎扯,心里暗自好笑,真没看出来,这个小洛扯淡还真有一套。 那个程瑞年见林晚荣站在洛远身边,眼中射过一丝凶光。但有洛远在一边,他也不敢过份,只得对旁边的吴正虎道:“有些奴才好大的胆子,忘了自己地身份,竟敢去骚扰秦仙儿小姐。他日若再看见了他,我定要打断他的狗腿。” 我叉你老母,林晚荣心里暗道,脸上却是皮笑肉不笑的道:“程公子说的极是,若有人再去骚扰秦小姐。便让秦小姐打断了他地狗腿。” 程瑞年哦了一声,却是说不出话来,他求见秦仙儿多次,皆都吃了闭门羹,这个家丁却被秦小姐拿了名帖请去,那骚扰秦仙儿之人到底是谁,明眼人一眼便看得出。程瑞年吃了个哑巴亏,心里窝火,对吴正虎打了个眼色,吴正虎深深看了林晚荣一眼,没有说话。 持那程瑞年走远,洛远道:“大哥,你看我们该当如何?” 林晚荣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道:“与他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便再也解不开了,小洛,如果你信任大哥的话,便听大哥一句。” “大哥请讲。”洛远急忙道。 “若这程瑞年不犯我便也罢了,若他敢动手,我们就绝不能留情,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先下手为强。小洛,这帮派争斗,最忌心慈手软,要等到他伤害了我们的亲人,再去后悔就晚了。”林晚荣冷哼了一声道。 洛远也是个聪明人,点头道:“大哥说地很对,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也许主动出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眼珠一转,咬牙道:“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若是程瑞年这草包敢挑起祸端,不如我们直接――”他朝脖子上抹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厉光。 林晚荣心里跳了一下。日,这小洛挺狠那! 其实林晚荣本人,与这程瑞年倒也谈不上什么矛盾,只是青山他们与黑龙会对上了,而黑龙会又有程瑞年背后撑腰,再者洛远现在也是自己兄弟了,他与程瑞年有隙,林晚荣自然要帮助兄弟,所以才开始算计起程瑞年。事实上,程瑞年恐怕到这个时候都不知道,那个被他鄙视的萧家家丁竟然有如此胆大包天,竟敢策划着如何与他作对了。 这个小洛,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地样子,没想到发起狠来,一点也不逊色于老子啊,林晚荣暗自感叹。 这都指挥使程德,相当于一个军分区司令的级别,洛远的父亲洛敏却是江苏总督,一省之首,这两边要是打起来,可真够好看的。同时这事也从侧面说明,洛敏和程德的矛盾已经彻底激化了。 林晚荣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道:“我没有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他语调一转,道:“你明儿个跟青山说说,多多注意他们的动向,一旦欺负到咱们头上,也不能乱了手脚。” 洛远点点头道:“大哥,你放心,我知道如何去做的。” 这个洛远自小出生在官宦之家,虽然平时看起来没有几分威严,没想到弄起权谋来,也是如此厉害。 林晚荣心道,那洛敏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呢,竟然能教出这么个儿子。不过有了这个洛远相助,林晚荣就更加放心了,不说他地才智,单说他身后的背景,便已经让洪兴立于不败之地了。当然,前提是,洛敏不能倒台了。至于洛远对自己、对洪兴的忠诚问题,林晚荣根本就不担心,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个洛远,将来一定是自己的一大臂膀。 两个人行了一阵,洛远忽然笑道:“大哥,有一件事情差点忘记了。本月十五,是我祖母大人的六十花甲,家父要大摆宴席为老人家庆寿,请大哥到时候一定要大驾光临啊,我会引荐大哥去见见家父,叙叙家常。” 林晚荣大感意外的笑道:“小洛,你别忘了我目前的身份,我可只是萧家地一个下人,哪里有资格去为令祖拜寿呢?” 洛远呵呵笑道:“大哥过谦了,其实我已经邀请了郭公子,还有萧家大小姐、还特意提及了大哥你,相信你到时候就是不来,那也不行了。”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早己经都算计好了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回到自己院子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暮了,他今日喝多了些酒,便想早些回去歇了,走近圆门一看,自己屋门前,却端坐着一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