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色诱?(1) - 极品家丁

第九十六章 色诱?(1)

隔着太远看不清楚,他心道,莫不是萧玉霜那丫头?不会啊,她今日定是生了我的气,怎么肯来见我?若是肖青璇那丫头就更不可能了,她从来没有出门迎接我的习惯。 待到走得近了,看得清楚,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吃惊,这女子却原来是那萧家大小姐。 萧家大小姐手里拿着一个小册,正逐页的翻看着,脸上的神色很是奇怪,微笑,羞涩,羡慕,向往,不一而足。 林晚荣定晴细看,却是吃了一惊,原来那小册竟然是被萧玉霜搜了去的,自己编撰的三版小报的原稿。 日啊,别是被这小姐发现了,来找我算帐的吧,林晚荣心道。不过细想想,这种可能性不大。萧二小姐正痛恨着他,绝对不会在大小姐面前提起他。而这萧家大小姐对他观感差的没法再差了,更不会主动去关心他的事情。如此一来,倒有些奇怪了。 怕她个球。不就是个小姐嘛,大不了推倒完事,他思索了一阵。便再不担心了,缓缓的走进了圆门。 萧玉若见他回来,急忙将小册收入怀中,脸色一整,娇声道:“林三,你回来了?” 见她如此动作,林晚荣便放心了,这小姐淮是枯坐无聊。伞这小册看着沾遣地。不过这小姐倒像是很喜欢看她自己的八扑新闻,这倒也有趣的很。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今儿个是什么风,把一代天骄萧大小姐请到了我这小院里来了?这倒也稀罕了。” 萧玉若见他脸上奸笑,虽然心里暗恨。但眼下有事求他,却也不能顶嘴,只得道:“林三,你今日说地话,我认为很有道理,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能化解这场危机?” “没有。”林晚荣斩钉截铁的道,开玩笑,你这种态度。一点诚意都没有,当我是小白么,这么好欺负?他便也不去管那大小姐,径自推门进去了。 萧玉若轻轻咬了下嘴唇,见他进去,鼓起勇气也跟在他身后,一声不吭的进了门。踏进房门的一刹那,她似乎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这丫头还有点胆识啊。林晚荣心中暗笑,转身望着大小姐奇怪的道:“大小姐,这么晚了,你闯入一个陌生男子的闺房意欲何为?莫不是心存不轨?” “你----”萧玉若没曾想到眼前这人竟是这般的无耻,连这等话儿也说地出来。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哪能当得起这等调戏。她愤怒之极,青葱玉指怒指着他,脸上阵阵发烧,眼眶中泪珠打转。又羞又气之下,急忙转身跑了出去。 林晚荣无奈摇头,心道,这小妞,抗击打能力太弱了,须得好好敲打敲打她。 他今日有些累了,也不去理那大小姐,刚准备睡下,却听见门外有人道:“林三,你能不能和我好好说说话?”听那声音,正是萧玉若。 原来她还没走啊,林晚荣心头暗乐,便大声道:“今日我已睡下了,你明日再来吧。” 萧玉若在门靠驻足良久,听到里面没有动静,想起自己受的委屈,倔脾气又上来了,恨恨一跺脚,转身便跑了。 听着那细碎的脚步声音,林晚荣无奈地摇头,这个大小姐,聪明倒是有一些,就是性子太烈了些,受不得委屈,我便要好好调教一下你,也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狠。 他嘿嘿一笑,这般拒绝大小姐的盛情,老子这家丁却也做的太拽了,还真他妈有些味道,真是越来越爱这个职业了。 愣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今日时候不早了,怎么没见那肖青璇的影子?往日这个时候,她应该是等在房里的啊,今儿个怎么不见了。 他奇怪的四处瞅了一眼,却见自己床头上整整齐齐的折着一块洁白的帕子,走过去拿了翻开来看,上面绣着一支连理花枝,下缀几个小宇:“候君未归,已返。” 没有留名,墨迹已干,帕子上传来阵阵清香,不用说,自然是肖青璇手书地了。 林晚荣看得眉头直皱,这小姐,真奢侈,拿张纸写几个字不行么,还非写在这帕子上,一副上好的云锦就这么随手丢了,也不知道心疼,这个败家的娘们。 第二日一早,林晚荣还在沉睡,却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林三,你起了么?”这声音听着耳熟,怎么这么像萧大小姐呢。 林晚荣起身一看,萧大小姐穿着一身紫色的缎衣,神色憔悴的站在门前,显然是一夜未曾好睡。 林晚荣心有点软了,心道老子是不是太小气了,她好歹也是萧玉霜那小丫头的姐姐,还是老子名义上的主子,这么折磨她有些说不过去了。 但萧大小姐神色里隐含地几分委屈与恼怒又惹火了他,原来这个小姐还没意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啊,他大手一挥,道:“大小姐,你是来催工的么?我这就到园子里培土去。” 萧大小姐急忙道:“林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听听你对我们萧家如何摆脱----” 林晚荣打了个呵欠道:“大小姐,我刚刚起床,还没有吃过早餐呢,你看是不是----” 大小姐紧紧的捏着小拳头,抑制住自己的愤怒道:“既是如此,我这便吩咐人为你准备。”她咬着牙走出屋去,脸上憋的通红,不大一会儿,便亲手将早餐为他端了进来。 林晚荣吃饱喝足,又磨蹭了一番,见大小姐强忍委屈,神色很是不耐,知道她对伺候一个家丁很有意见,这种根深蒂固的尊卑思想,让林晚荣很是讨厌,便面色一变,冷冷道:“大小姐,谢谢你的早餐,我要开工了。” 大小姐急忙道:“林三,你可有办法帮我萧家----” 林晚荣打断她道:“大小姐,我的工作职责是维护花圃,保我萧家繁花似锦,其他地事情,等我休息的时候再谈吧。” 被这个刁钻刻薄的家丁连续刁难了两次,萧玉若心中的委屈自是不用说,真想狠下心来,将这恶丁逐出萧家去,可是想想萧家目前的处境,还有谁能帮得了自己呢?虽然对这个林三也没抱多大希望,但最起码他已经展现了部分实力,不管他有没有办法,总是要试一试的。她无助又无奈的望了林晚荣一眼,转身离去了。 见她离去,林晚荣长长出了口气,心道,这样下去,不仅这小妞受不了,老子也受不了啊。 他将那些香水样品取了出来,又一一闻过味道。这试香果然有效,他便发现了两瓶的味道有些变化,翻看记录,又调整了一些配比,这才大功告成。 他昨日让董青山找了几个酿酒的场子,弄了些发酵好的酵母过滤了杂质,装了一大坛子,拔开塞子,便闻到一股刺鼻的酒精味道。 林晚荣倒了些酒精,又加了些香精,然后倒入早已沉淀了几天的纯水,按照一定配比调试起来。遇到味道淡或浓,便不断的加着香精、酒精抑或纯水,待到那香味令自己满意,他才停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第一瓶真正的香水终于诞生了。带着点淡红色,香味纯净而悠远,似是远香袭来,又似是暗香潜藏,馥郁芬芳,连林晚荣这个大男人,都有些沉醉于这女人香水的味道了。 这是一瓶玫瑰香水,虽然工艺还稍嫌粗糙,可它毕竟是第一款香水的成品,林晚荣心中的激动就不用提了。 他小心翼翼的将那香水装了几个瓶子,心道,这是玫瑰香水,首先要送给我的巧巧小宝贝。他又连续做了茉莉香水,兰花香水的配比试验,待到全部完工,他才伸了个懒腰,心里的喜悦无与伦比。 看看天色竟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他这一忙起来竟然连午饭都忘记了。正要出门去,却见那萧大小姐竟又站在了自己面前。 林晚荣无奈的将他让进屋道:“大小姐,你又有什么吩咐啊。” 萧玉若进了屋来,还没说话,便首先闻见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像是玫瑰的芬芳,却又没有那么浓郁,淡雅中带着点点幽香,闻第一下,便永远忘不掉了。 “林三,这是什么?”萧玉若指着桌上的小瓶,奇怪的道:“这香味是从里面发出来的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见大小姐有些喧宾夺主,林晚荣哭笑不得的道:“大小姐,这个和你没有关系吧,你来找我,却是何事?” 萧玉若以极大的毅力,将目光从那香水身上转移了过来,望着林晚荣道:“我的目的,你知道的。林三,你有没有对付这联营的办法?只要能救我萧家,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林晚荣心中一阵恶汗,别是这小姐想色诱吧。 “真的是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那我就只要一个条件了。”林晚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