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色诱?(2) - 极品家丁

第九十七章 色诱?(2)

. 萧玉若心里一惊,她本来没有这个意思,哪知这恶人竟会如此龌龊,当下惊道:“林三,你,你可不要会错了意。” “是么?”林晚荣嘿嘿笑道:“我会错了意?那么大小姐以为我想要什么呢?” “你,你----”大小姐怒道:“我便是死了,也不会从你的。” “哈哈哈哈----”林晚荣仰天长笑道:“大小姐,你的自我感觉未必太过于良好了些。你便是真有心从了我,我还要考虑考虑呢。” “你,你----”大小姐又羞又怒之下,竟是摘下脚上的绣花鞋,向他扔了过来。 林晚荣将她绣花鞋接住,轻佻笑道:“红绳三万丈,玉足半尺长。大小姐,你这传情方式倒也别致。” 萧玉若怒道:“你这无耻恶人,我饶不了你----” 林晚荣面色一变,收起笑容冷哼道:“大小姐,不要以为天下人都像你想的这般龌龊不堪。你虽长的好看,但在我眼里,比你好看的女子,多不胜数,你未必能占多大便宜。我也不为难你,我昨日换下了一身衣衫,你若亲手帮我洗干净了,我们两个便坐下来好好说话。” “林三,你,你说的都是真的?”萧玉若有点不相信的道。 林晚荣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道:“在信任我这一点上,二小姐比你做的好上一千倍。” 萧玉若心道,那是妹妹受了你的诱骗,才会听话于你。她点点头,心道,洗便洗吧,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这萧大小姐掌管萧家,哪里曾做过这些粗活,忙活了半天,却不知道洗衣该从何开始。她提了木桶去汲水来,只提了小半桶便已是气喘吁吁。林晚荣看得直叹气,这些千金小姐,一顿饭,慢头只吃半个,哪里来的力气? 他接过她手里的木桶,无奈摇头道:“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你们这些千金小姐、哪里懂得世道的艰难?” 萧玉若听他奚落自己,心里顿时升起委屈的感觉,哼道:“我若是做了洗衣做饭这事。那萧家的大业又有谁来管呢。” 这倒也是啊,林晚荣心道,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分工不同而已,都是革命需要嘛。见她神色委屈,眼圈通红,泫然欲泣。林晚荣见不得女人的泪水,便道:“好了,这句算我说错了,我给你赔个不是吧。” 不说倒好,他这一开口,萧玉若倒来了感觉了,泪珠儿便哗啦啦的掉下来。她性格刚烈,也不说话,只拿着林晚荣长褂,拼命的揉搓着。仿佛眼前这长衫便是那个可恶的人。 “小姐、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皂角。你这样空手搓洗,怕是领子被你揉烂了也是洗不干净地。”林晚荣苦笑道,取了些皂角丢进去。 “要你管。”萧玉若哼道,脸上却是红了红。 林晚荣拼命的忍住笑,萧玉若见他神情怪异,也是忍不住羞涩万分。猛地双手在水中一拍,水珠儿溅了林晚荣满脸。 “你这坏人,我恨死你了。”萧玉若轻声道,泪珠儿便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见得女人脱,却见不得女人哭,举凡天下的男人都有这个毛病,林晚荣见她面目娇媚,梨花带雨,心道。罢了罢了,老子终究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便喟然一叹道:“好了,你也也不要哭了,这衣服也不要你洗了,我们好好说些话儿吧。” 萧玉若受了这般委屈,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闻言欣喜的抬起头来道:“真的?” 林晚荣笑道:“你这般三顾茅庐,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总要给二小姐些面子吧。” 萧玉若咬着嘴唇站了起来,却看见仍是泡在水里地那件长衫,面上有些发热,道:“我答应你的话一定会做到的,这衣衫等我带回去洗了再还给你了。” 林晚荣笑道:“明明是找丫鬟婆子洗,偏你还说的振振有词。” 萧玉若哼了一声,正要反驳,却见他嬉皮笑脸,浑没把自己当回事,她叹口气道:“你这恶人,也不知是有些什么法力,我见了你,便就失了分寸。” 失了分寸而已,又不是失了身,你担心什么?林晚荣嘿嘿直笑,道:“好了,说说我们该说的事情吧。” 闻听要说正事,萧玉若便收起了心思,殷切的望住他道:“林三,你可有办法对付这所谓联营?” 林晚荣摇了摇头道:“大小姐,其实我日前所讲的,大多数都只是我地猜测,那姓陶的到底有没有那个意思,我也不敢说。可是,就萧家的生意来说,若是这样进行下去,不仅难有发展,而且会陷入瓶颈,就算没有姓陶的,也会有其他的竞争对手对萧家构成严重威胁。说直白点,萧家做的生意没有什么附加值,哦,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大家都可以做。随便一家做大了,都会对萧家形成威胁。” 萧玉若考虑这个问题已久,闻听他言,虽觉刺耳,却是句句事实,正中要害。大小姐叹了口气道:“林三,既然你有此眼光,我便也不瞒你了。我接手萧家事务以来,便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也想进行些改革。可惜始终没有什么好的路子,也没有好的想法。萧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若是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林晚荣不以为然的道:“大小姐,改革是要付出代价地,若是没有些辣手,定然成不了功。萧家之疾,病入膏肓,纵是没有陶家介入,恐怕也撑不了三五年了。” “那倒未必。”大小姐见他看不起自己,心里有些恼怒道:“我若真是与那陶家联营,撑他个三五年自不成问题。” 林晚荣知道她在说反话,若她其是要与陶家联营,何必跑来受自己的罪苦苦的哀求自己,只不过这个小妞死要些面子,拉不下脸来。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若是联营,三年之内,萧家或许衣食无忧,三年之后,却再无萧家了。到时候你大小姐也只能乖乖的入他陶家门,做他陶家妇,没了萧家做后盾,大小姐,你进了陶家,是作大还是作小,都成问题哦。” 萧玉若满脸通红的看他一眼,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林晚荣叹了口气道:“大小姐,你看不起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我不怪你,因为你长这么大,受的礼仪教训便是如此。但是二小姐对我很是中肯,便是只为了她,我说不得也要帮上一帮了。” “你,你,”大小姐惊道:“你不许打玉霜的主意。” 这个小姐还真是有些顽冥不化啊,林晚荣无奈摇头,不去管她地想法,大声道:“大小姐,萧家面临如此困境,你有没有考虑过转型呢?哦,就是将萧家拿去做别的生意?” 大小姐喟然一叹道:“谈何容易?我萧家经营布庄多年,根底全在这里,不做这个了,又去做什么呢?” 林晚荣一笑道:“贩卖布匹虽然有些利润,但是竞争太大,利润越来越微薄。你若不想离开丝布生意,倒不妨考虑一下丝布的副产品,哦,例如成衣制作加工。” 大小姐摇头道:“制作成衣,我也考虑过,但现在裁缝店多如牛毛,在这方面,我们没多大优势。” 林晚荣道:“制作普通衣服,萧家当然没有多少优势,但若是做些特殊的衣服,别人没有见过的衣服,你说会怎么样呢?” “特殊的衣服?别人没见过的衣服?”萧大小姐吃惊道:“这是什么衣服?” 林晚荣心里已经有了些打算,却还没有系统的整理过,当下微微一笑道:“待我好好想一想,明日再与大小姐详谈吧。” 大小姐轻轻嗯了一声,心道,若真是能加工些特殊的衣服,对于萧家来说,倒地确是个不错的主意,不用离开丝布行业,萧家的优势就能继续发挥。只是,是什么样的特殊衣服,能有这么大魔力呢? “林三,明日那陶公子便邀请了我聚会,共研这联营之事,我们该如何对策?”萧玉若道,这便是她今日如此急迫的寻找林晚荣的真正原因。 难怪你这个小姐今日这般委屈了自己来讨好我,却原来是陶东成马上就要动手了,如果不出所料的话,陶东成明日便要开始逼迫萧家就范了。 林晚荣点点头道:“大小姐,这些事情,你自己拿了主意吧。是相信我,还是相信那陶东成,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个打算,我的话仅到此为止。” 萧玉若当然怀疑那陶东成的居心,现在与这林三一席话下来,虽然有了些眉目,但是这林三只点出了一点,却并未具体说明,万一他没有办法,又惹怒了那陶东成,岂不是又连累了萧家? 林晚荣见她愁眉紧锁,知道她心中疑虑,也不逼她,反而道:“大小姐,多想想是对的,须知这一步走错,赔上的可是整个萧家,你要仔细想好了。” 送走了这萧大小姐已是晚饭时分,狼吞虎咽一番,林晚荣取出从巧巧那里拿来的铅笔,找出一张白纸,在上面不断的写写画画,又不停的修改,不时眉头紧蹙,不时喜笑颜开,脸上的笑容要多淫荡,便有多淫荡。

下一篇   第九十八章 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