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香艳的主意 - 极品家丁

第九十九章 香艳的主意

. 回到府中已经是晌午时分,匆匆吃过午饭,大小姐便报了萧夫人,两人在客房等着林三。眼下萧家危难重重,二人更是一刻也不敢耽误。 “林三,你说的别人没见过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样子?”萧玉若急急开口问道。 林晚荣神秘一笑,道:“大小姐,夫人,我事先声明,待会儿你们不管看到何种东西,都不要过于吃惊,我们所谈的,都只是生意。两位答应了这一点,我才能说出来。” 萧玉若望了母亲一眼,说道:“这个我们省得,既然是做生意,无论是何种物事,我都能接受。” “如此便好。”林晚荣微微一笑,道:“大小姐,你做生意时日不短了,这成衣行业,哪些人的钱最好赚呢?” 萧玉若略为沉思了一下道:“若论价钱,则是男子衣服最贵。但是女子衣裳换的勤,比男子衣裳利润更大。” 林晚荣点点头,心道这大小姐还真是挺有研究的:“大小姐说得很对。其实这天底下,最好赚的,就是女人和孩子的钱。孩子自不用说了,女人嘛。天生爱美,胭脂水粉,花花衣裳,都是少不了的。所以,我们不妨从女子身上下手。而且,我们萧家比起别家还有一个更大的优势,就是从夫人到大小姐。都是女子之身经营布庄,做起女子的生意来,比起别家,多了许多的方便。” 萧夫人面含微笑的看了林晚荣一眼,心道,这个下人能说会道,更难得的是,话还有几分道理。倒也难得,玉霜还真是挑了个不错的人才。 萧玉若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如何做出别人没有见过的衣服呢?” 林晚荣神秘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萧玉若道:“大小姐和夫人请看,但请一定不要惊讶。” 萧玉若接过纸张一看,却见那纸上画着一件长长的女子衣衫,胸前斜插排襟对扣,下摆一直垂到脚踝,更为奇特的是,左腿边开了一条长长的缝隙,直到腿边。两个女人都是这方面的行家。见了这构思便都被吸引住了,这衣服简单大方,更为难得的是,极好的突出了女子的体形和身段,当真是从未见过的。 见两女都流露出吃惊的眼神,林晚荣微笑道:“这衣服叫做旗袍。它最大的好处,便是适合我大华女子的体形,更能体现她们的柔美身段和迷人的神韵。在我的家乡,旗袍被称作女性华服之王。夫人和大小姐都是行家,看看这样子如何?” 这里的女子,平日穿衣都是松松垮垮,像旗袍这种紧身衣,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实在是让人无比惊奇。每个女子都是爱美的,这旗袍能够体现一个女性的身段和气质。大小姐只看了一眼,便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很独特也很大胆的设计。 萧玉若红着脸,咬着嘴唇道:“林三,这衣服如此紧身,是不是过于大胆了些?我们若是做了出来,有谁敢穿啊?” 林晚荣摇摇头道:“大小姐,夫人,你们觉得这衣服如何?” 萧夫人点点头道:“确实很有吸引力,但是正如玉若所说,过于大胆了些,是在大街上很是扎眼,我担心别人很难接受。” 林晚荣正色道:“既然大小姐和夫人都觉得它好,那它就是真的好。至于能否被人接受,这只是一个过程而已,美的事物,任何人都不会排斥。何况这旗袍也不是每日都穿,她的销售对象最初应该是一些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女子。可以是宴会着装,也可以是家庭着装。等到一部分人接受了它,别人看到了这旗袍的美,便也会慢慢的接受。” 萧玉若脸上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显然,林晚荣的话很是让她动心,萧夫人则老成持重一些,又看了一眼那旗袍图道:“可是,这衣服的分叉,也未免太高了些。” 林晚荣这图,只是他回忆旗袍的样子画的简体图,他也知道,要让这世界的女子穿着开了高叉的旗袍,露出那么一大截的白花花的大腿,那无异于痴人说梦,便道:“夫人,大小姐,你们是这中间的行家,你们看看怎么改,更容易被人接受?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模板,你们按照你们的意思改了就是了。但是,有一点一定要注意,就是这旗袍的料子一定要柔软舒服,给人的感觉要上的了档次,要体现身份。” 萧玉若是个聪明人,点头道:“这是自然。这旗袍起初绝非平常人家所能穿得,料子当然要好,等到大家都接受了,我们再更换不同面料,做出不同档次的,满足不同女子的需求。” 林晚荣点点头,这大小姐不愧是做生意的,举一反三,很不简单。 萧夫人和大小姐互相对望了一眼,眼中都有些喜色,确实如林晚荣所说,这个创意很新颖,很大胆,也很有挑战,一旦成功了,不仅创造了一种新的衣服,更能让萧家名声远扬。以大小姐和萧夫人的眼光,当然知道怎样把这旗袍加以改进,但是想到一个问题,大小姐便有些皱眉头了:“林三,这旗袍固然是好,但是一旦被人们接受了,就极容易被仿制。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大小姐确实有些心思,林晚荣暗暗点头,这种防盗版的思想出现在这个年头,实在是难得啊。他赞许的看了大小姐一眼道:“这个问题我也仔细想过,我想请问一下大小姐,我们萧家的布庄,到底有多少店铺?” 萧玉若傲然说道:“我们萧家经营多年。店铺多不胜数,从南到北,全国十数省,每一省都有我们萧家的店铺,这是陶家和何家远远比不上的。” “这便好办了。”林晚荣笑道:“旗袍做出来之后,先在各城的太太小姐们中间推广,同时所有的旗袍上都绣上萧家的统一标识,对她们说明。此旗袍为萧家独创,独此一家,并在每一件衣服上都绣上独家编码,登记造册。有证可查,其他一律为伪货。这样,萧家旗袍的名声便打了出来,即便有仿造者,只要一查编码不对,则是伪货,立交衙门查办。” 其实林晚荣也知道,这种方法想杜绝盗版。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过这么大的市场,萧家是缔造者,先做起来,占了绝大部分,可以说是名声在外。即使有仿造者,也不敢宣称是仿造萧家,即便是那陶东成,也不敢冒这天下之大不韪。顶多是闷声发小财,占些小的份额,还得看萧家的脸色行事。 萧玉若和萧夫人商量了一会儿,觉得此事可行,不仅摆脱了贩卖布匹的局限性,甚至布匹都可以自产自销,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行事了。按照林晚荣的话说,那是摇身一变,由乙方变成了甲方。从布匹捉供商,变成了布匹采购商,翻身做了主人。 但是仅这一单旗袍生意,却还是大大的不够,萧家这么大一个摊子,还要多想点主意才是。林晚荣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萧玉若道:“大小姐再请看。” 萧玉若按过看了一眼,立即将那纸张扔了过去,小脸膘得通红,怒道:“林三,你这是干什么?” 萧夫人拿过那纸一看,纸上画着两个物事。上面的是一件三角形的小裤,中间还加了些镂空的花纹。下面的却是一个很是奇怪的东西,一根长长的带子上,挂着两个圆圆的布片,看那样子,似乎是女人胸前用的。 萧夫人白净的脸上也是抹上了一抹红晕,但她到底是经过了人事的妇人,虽然心中羞赧,但从林三之前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是另有用意才对。 林晚荣接过那纸正色道:“在商言商,大小姐,你切莫小看了这纸上的东西。上面这件,听做内裤,下面这件,叫做胸罩,都是女人用的物品。” 大小姐脸色通红,轻啐一口道:“你这坏人,从哪里学来这些东西,羞人死了。”这个时代女子都是穿亵衣亵裤,哪曾见过如此暴露如此直白的东西。 林晚荣摇头道:“大小姐,我们是在做生意,是在谈商品,可不是我有意轻薄。从成衣的角度和舒适的角度,你觉得这两样东西,有没有可行性?” 萧夫人脸色发红,但她到底经历比萧玉若多的多,再加上又是在谈做生意的事,害羞了一会儿,心里便淡定下来了,对林晚荣道:“林三,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按照这个样子,做那衣服?” “不错。”林晚荣正经无比的道:“据我从我家乡学来的经验,这两样东西对女子来说,穿着更加舒服体贴,何况又是穿在里面,与那衣没有什么不同,又何来害羞之说?而且这对于我们萧家还有一个天大的好处,就是这是女子的私用物品,就算那陶家和何家想要仿造,那些小姐太太们也不可能去接受他们,而我们萧家,妇人和大小姐都是女子,自然好说些体己话,这东西,也只有我们萧家能做,而且一旦做好了,收益可不会差。” 萧玉若羞涩了一会儿,也渐渐意会过来了,忍住羞问道:“可是,这个东西,真的会比那个,那个,舒服吗?”她终究是个还未出阁的黄花闺女,亵衣两个字无论如何也出不了口。 林晚荣点点头道:“据我在我家乡的经验,这两样东西绝对比所谓的亵衣舒服的多。这内裤与胸罩,所需原料虽少,但是布料的舒适度和柔软性却是要求极高,原因就不用我说了。” 萧玉若咬着牙道:“可这东西,有人愿意穿吗?” 林晚荣笑了笑道:“有没有人愿意穿,大小姐试试就知道了。” “你,你这登徒子。”萧玉若脸色通红怒骂道。 “大小姐----”林晚荣脸色一板道:“我这是在与你讨铬正事,绝非占你便宜,若非你苦苦哀求,我才懒得管这些事情呢。” 萧夫人叹了口气道:“林三,这个也怪不得玉若,这东西实在是过于惊世骇俗了些。” 林晚荣朗声道:“好的东西,第一次出现在你面前时,总是惊世骇俗的。这两样东西,只是因为大小姐和夫人初次接触,才会有这种感事实上不止是你们,就算其他女子,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东西,也肯定会有些惊恐。但是这个东西和亵衣一样,是穿在里面的,多多接触几次,只要穿的舒适了,都会慢慢接受的。” 萧玉若平静下来,沉思起来。这内裤与胸罩,虽然看起来不雅,却是女子必用之物,正如林三所说,极适合萧家经营,而且别家想学也学不来。如果真是那么舒适,推广起来,也定然大有市场。她想了一会儿,前所未有的认真道:“林三,你真有把握?” 林晚荣嘿嘿笑道:“我说了没用。这三样东西,包括旗袍,大小姐和夫人可以好好研究下,最好抓紧时间赶制出样品,亲自体验一下,就会明白我所言非虚了。” 萧夫人和大小姐脸上都有些发烧,心道,这个家丁拿着女人物品说事,还振振有词,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鬼主意。 林晚荣看见两个女人的神色,心里明白她们所想,暗的嘿嘿一笑,又道:“当然了,大小姐,这两样东西一定要好好的研制,在推广期间,要用最好的料子,而且价钱也一定要高,因为初期我们面对的,都是有钱的小姐太太。她们有银子,但是对这些新东西会有疑问,若是价钱便宜了,反而激不起她们的好奇心。只要是东西好,她们掏钱肯定心甘情愿。到大家都慢慢接受了,我们再做些便宜货,划分出不同档次,分销给不同的人。” 萧更若已经有些动心了,这女性物品,虽然说着不好听,但对于萧家来说,却是正适合不过,反正经商之人本来就没有多高的地位,她们又是妇道人家。 林晚荣见她们沉思,心道反正已经说到头了,干脆就彻底的让她们吃惊一下好了,他将那纸页翻到背面,对萧夫人道:“夫人,你再看这个。” 萧夫人看了一眼,见这与方才所见的内裤有些相似,却更加简单,就只有一根简单的挂绳,,中间包着一小片窄窄的布条,倒像一个小小的“丁”字,她奇道:“这是什么?”

上一篇   第九十八章 共处

下一篇   第一百章 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