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章 玫瑰的含义 - 极品家丁

第一零一章 玫瑰的含义

. 旗袍和内衣的事情林晚荣也不想去管了,那卫生带也让她们母女思量去吧,对这两个女人讲这些事情,刺激是刺激,但别扭也是少不了的。 林晚荣便将全部心思放在这香水上了。香水是个好东西,他只拿了五成的利润完全是看了那二小姐的面子,想起二小姐,他心里有些怪怪的,好几天没见那小丫头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男人还真他妈贱啊,在身边的时候不想要,跑了却又觉得可惜,林晚荣摇摇头,老子也太多情了些。 得了萧玉若的许诺,这香水事业终于要起步了,林晚荣心里大爽。 按照他的计划,这香水作坊必须要有几个忠心的人。三----远,芳香流长,正是肖青璇最喜欢的那种淡香味道。 “这似是茉莉花的香味。对么?”肖青璇拿着那香水爱不释手,脸上的笑容像三月的阳光。 “对,这是茉莉味道的香水,你不是喜欢淡香吗,这个很适合你的。”林晚荣微笑道。根据闻香识女人法则,这个肖青璇应该是清心寡欲的那种女子,极适合这种淡茶莉香水。 “你怎么知道的?这水粉叫做香水么?这名字虽然俗气,却也贴切的很。”肖青璇展颜一笑,问道。 她与林晚荣相处的久了,每日天文地理政经民生的胡聊。虽也很是喜欢,却从未像今日这样高兴过。 林晚荣见她这一笑,有如百花绽放,竟连园子里的牡丹也比了下去,心里急跳了几下,暗道,我若是再多见她几面,会不会被她迷惑了呢? “是的。就叫香水,大俗即为大雅,这名字简单易记,我觉着挺好。”林晚荣见她如此高兴,心里也有些欢喜,这个肖青璇与他之间似乎有些莫名的情愫,但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与林晚荣相处得也很是自然,一时之间,让林晚荣也有些踌躇,不知道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 “既然有这茉莉芳香的香水,那其他花辫也应该可以酿造香水。你都酿出了什么味道的?”肖青璇也是个聪明的女子,举一反三,便有了如此一问。 “还真瞒不过你啊。”林晚荣呵呵一笑道:“我现在做出的只有三种,除了这茶莉之外,还有兰花和玫瑰香水。” “那能不能再送我一瓶,我想要那玫瑰的?”肖青璇想了一想,认真的说道。 “要那玫瑰香水做什么?那个不适合你的。”林晚荣道。这玫瑰香水代表着情人之间的爱恋,肖青璇高贵淡雅,只有茉莉清香,才能配出她的气质。 “你怎么知道不适合我?”肖青璇一笑道:“我幼时遇到过一个西洋传教士,他曾对我说过,不同的花朵具有不同的含义。那玖瑰的含义与这茉莉不同,我心里有些好奇,便想再问你要一瓶。” “西洋传教士?”林晚荣愣了一下,那不就是洋鬼子么,这个时代已经与西洋通商了么?那可真是太好了,老子把那内衣胸罩什么的,做好了卖给洋鬼子去,这香水,老子卖到法兰西,赚赚洋人的钱。 “那传教士是法兰西人?不列颠人?葡萄牙人?”林晚荣道。 肖青璇却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这么多国家,脸上露出惊喜道:“你怎么知道不列颠和法兰西?约克老师是不列颠人。” 林晚荣苦笑,我怎么不知道这不列颠和法兰西?***,这些洋鬼子欺负了我们多少年,老子要是不知道他们,那还算得上是中国人吗? 林晚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那个约克老师既然是不列颠人,那他讲的应该是不列颠语吧,你能听得懂么?” 肖青璇听他说出不列颠语,知道他不是蒙人的,心里更加高兴了,道:“那时候约克老师到大华已经好几年了,汉话已经讲的很好了。林你知道这不列颠是在什么地方吗?约克老师说,不列颠在海洋的那一边,与我大华远隔万里,他们是乘了商船漂流了一年多,才到我大华的。”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分作五大洲。我们大华所在,叫做亚洲,不列颠则处于欧洲,他们的面积仅为我大华的几分之一,但是工业极为发达,是公认的海上强国。除此之外,还有法兰西,西班牙,葡萄牙,皆都是海上强国,我们大华虽然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但是在工业上,却与他们有着极大的差距,这些将来都会成为我们的软肋。” 肖青璇神色疑感,显然一时不能理解,林晚荣暗自笑了一下,我与她讲这些做什么,她怎么能够理解。 “对了,肖小姐,我们大华与这不列颠法兰西可有通商的口岸?”既然鬼佬传教士已经到了大华土地,我便要将内衣胸罩香水,往他欧洲倾销,妈的,玩的就是你洋鬼子,谁怕谁啊?” “我大华与他们没有通商口岸,只是我听说沿海有些地方在私自与别处经商,它们的船经常往疏球高丽而去,但是好像没有听说到不列颠那边去的。对了,这江苏省境内,镇江便有出海口岸。”肖青璇似乎对这朝政之事关心颇多,林晚荣一问,她便答了出来。 见林晚荣沉思起来,肖青璇便不说话了,只看他静静的想,心中有一种恬静的感觉。 待到半晌,林晚荣才点头一笑,对肖青璇道:“方才扯的有点远了,你想要这玫瑰香水是么?” “怎么?你不愿意么?”肖青璇见他神色踌躇,便问道。“老实说,这玖瑰香水我现在只酿造了一瓶。而且这玫瑰有些深曾次的含义,我想将这第一瓶送与我喜欢的女子,在这个世界上,她对我非带非常重要。”林晚荣郑重无比的说道。 肖青璇心里急剧的跳了起来,心道,没想到他也知道这玫瑰的含义,只是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些什么吗? 她脸色有些羞红,不敢去看他,轻声道:“我知道。你有了中意的女子么?” 想起巧巧那个可爱的小丫头,林晚荣脸上不禁浮起一丝笑容,道:“有了。她是一个笨笨的小丫头。这玫瑰香水便是要送给她的。”见 他神色向往,肖青璇也不知怎的,心中突然有种淡淡的失落,她募然一惊,心道,我这是怎么了?自从再见到他之后,每日便来与他相见脚天,偶尔也斗下嘴,心里却前所未有的充实与快活。莫不是对他有了情愫? 她出身高贵,又师出名门,自小便清心寡欲,对这男女相悦之事看得极淡,便轻轻摇摇头,将满肚子的旖念甩了出去,淡然一笑道:“哦,是么,那我倒是要恭喜你了。她是何家的小姐啊?” 林晚荣初时以为她对自己有情,但见她神色自然,并无丝毫的的不悦,心道怪了,难道是老子的魅力不够,只能迷倒巧巧那小丫头? 他懒得多想,便微微一笑道:“也不是别人,便是我前几日跟你提过的,开酒楼的巧巧那个小丫头。”

上一篇   第一百章 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