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才女洛凝 - 极品家丁

第一零二章 才女洛凝

. 林晚荣与这肖青璇相交,虽谈不上热烈,却堪称莫逆,那开酒楼的事情也不曾瞒她。 肖青璇渭然一叹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董小姐对你情深意重,你可千万莫要负了她。”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你看我像是那种人么?” 肖青璇轻笑道:“我见你招惹的女子可不少,那秦仙儿便是对你有些好感,看你将来怎么收拾?” 林晚荣无奈摇头:“人长得帅,也是烦恼啊。” 肖青璇见他装模作样,忍不住掩唇一笑,只觉与他说上两句话儿,便再没有了烦恼。 接下来的两天,林晚荣便像个陀螺一般,不停的旋转了起来,套用句经典的台词----忙得像条拘。 他选中了萧家一套废旧的宅子做那香水工场,这宅子是萧家的祖产,地方很是宽阔,而且离萧家现在的宅子很近。 林晚荣与常伯商量了一下,便按照那机械图纸的设想进行施工改造。 这香水的配专工艺没有问题,接下来的难题是如何规模化生产了。按照林晚荣的设想,香精是单独提取,用那压榨苹取法,虽是有些浪费了原料,但却最为简单。再将粗加工的汁液进行净化与过滤,这个也不是问题。 倒是将香精,酒精,纯水按照比例注入,采用何种管道,却是个大问题。这个时代,没有不锈钢,采用普通铁器,必然会生锈。也没有高温玻璃。管道要如何构建,着实是伤了一番脑筋。 最后还是常伯根据经验提出了建议。用成熟的毛竹,挖空了中间的枝节连接起来用作管道。这个主意经过试验。确实可行,也总算解决了这个重大问题。 连续几天都身为繁忙,也没时间去见那泰仙儿,说也奇怪了,那秦仙儿也似是知道这一点,竟是几日未来找他,让林晚荣啧啧称奇。 一路忙下来,便到了酒楼开业的日子了。前一天,林晚荣专门出去见了巧巧和董青山父子,知道开业的事情已经全部准备完毕。这才放心下来。好在他现在进出萧家也没有什么麻烦了,这才两边都没耽误。 这一天一早,林晚荣便找了借口。从萧家赶到酒楼。 远远望去,那酒楼悬红挂绿,张灯结影,气派非凡。正楼之上,高悬一副金匿,上书四个烫金大字“食为仙”,下面却还有四个小字,江苏洛敏。 这匾额乃是江苏总督洛敏亲笔手书,是洛远送给大哥做贺礼的。有了这四个字做金字招牌,可以说。这食为仙天生就有了贵气,洛远这一手,可以说的上是一个大礼了。 只是听说这江苏总督洛敏,极少为人题字。这次竟然破例,实在是让林晚荣感觉意外。那洛敏又没有见过林晚荣,即便是依着洛远的面子,也不至于如此大方吧?林晚荣总觉得这事不是那么简单。不过这终究是个好事,林晚荣虽然想不通,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那酒楼之前,搭了一个大大的台子,用红布扎了起来。早已围观了不少的人。却无人知道是做什么用。 自食为仙的五楼而上,高高悬挂着四条大红缎襟,皆扎了大红的绣球,看上去很是喜庆。 正门之前,站着老董雇来的十余个伙计,八男八女。按照林晚荣的要求,这店里的伙计都要统一着装,女子皆着红色小袄灯芯长裤,男子皆是青色短装打扮。八男八女整整齐齐的对排站在正门两边,身是气派威风。 老董父子都换了一身崭新的衣衫,站在酒楼面前。巧巧穿了一件淡红的薄薄小袄,巧笑颜开的站在父亲兄弟身后。林晚荣由于身份问题,不方便公开露面,这酒楼便是以老董的名义开的。 董巧巧见林晚荣来到,急忙迎上前去,娇笑道:“大哥,你来了?” 林晚荣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那玫瑰香水道:“巧巧,你今儿个真漂亮,这香水是我送给你的。” 林晚荣近日已经将研制香水的事情告诉了巧巧,董巧巧听大哥称赞自己,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按过那香水紧紧握在手里道:“大哥,谢谢你。” 她见林晚荣依然是一身青衫小帽家丁打扮,拉住他的手笑道:“大哥,你今日可是主人家,怎么能穿的这么随便呢?” 林晚荣微笑道:“我又不要露面,要穿些好衣服做什么?” 董巧巧却不听他的,径自拉了他上楼去。富贵才华的五楼,暂时没有做安排,巧巧拉了林晚荣上去,从柜台里摸出一套崭新的衣裳,交给林晚荣道:“大哥,这是我给你做的,你穿上看看合不合身?” 林晚荣恩了一声,见巧巧正要出门而去,便急忙拉住他的手道:“巧巧,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巧巧脸一红道:“大哥,你先在这里换衣服,我去下面等你。” 林晚荣呵呵乐道:“你便在这里看我换上吧,也好替我拉扯拉扯。”董巧巧看了他一眼,咬了下嘴唇,低下头去轻恩了一声。 这时候天气已冷,林晚荣里面穿着的还有贴身衣衫,巧巧虽然有些害羞,终究还不算太失态。她一颗心全部在林晚荣身上,服侍他穿好衣服,又细心地将衫子全部拉平,两边看了无数遍,才放心的道:“大哥,好了。” 林晚荣容貌本就不赖,换上崭新的衣衫,更是显得风流倜傥,董巧巧呆呆看着他道:“大哥,巧巧觉得好幸福。” “傻丫头。”林晚荣轻轻拉住她的手,在她小脸上捏了一下道:“这还没开始呢,以后大哥要让你成为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巧巧这纯洁的小女子,哪里能够经得起这般甜言蜜语的攻击,心里一甜,还没说话,便觉得小唇一热,大哥已是将她拥在了怀里亲热起来。 直将巧巧弄得气喘吁吁,抹晚荣才松开她笑道:“赶明儿。我跟你爹提提咱们的事情,保叫我的巧巧达成心愿。” 巧巧面红耳赤,轻恩了一声道:“大哥。你的大事要紧,只要大哥心里有我,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还要为大哥管好这酒楼。我一定要成为一个像萧大小姐那样的人,为大哥你分忧解愁。” 巧巧身躯虽柔弱,说这话时却神情坚定,紧紧的拉住了林晚荣的手。林晚荣心里一阵感动,还未说话。却听到下面管事的司仪大声唱喏道:“有客到----” 一阵震耳欲聋的炮仗声传来,司仪大声道:“金陵洛远洛公子,送金匿到,恭贺开业大喜!”那洛远今日穿的也身是喜庆,对董仁德和青山抱拳道:“大叔,青山,恭喜恭喜啊。” 董仁德知道眼前这人是总督公子,放在以前,是请也请不到的人物,都是因为林晚荣才能结识,当下恭敬抱拳道:“谢洛公子厚爱,公子快请楼上用茶。” 洛远上楼来,却整看见林晚荣穿着新衣裳与巧巧下楼来,洛远笑嘻嘻一抱拳道:“大哥。嫂夫人,恭喜恭喜啊。” 巧巧脸色羞红,林晚荣却是哈哈大笑道:“同喜,同喜,小洛,没想到你来的倒早啊。” “那是啊,大哥的事情,我这做兄弟的能来晚么?”洛远一笑道:“我今日便是专门来赶这头拨的。” “妙玉坊秦仙儿小姐,送金匿到,恭贺开业大喜。”又是一阵炮仗声传来。 那司仪的唱喏未熄,林晚荣却是眉头皱了一皱道:“她怎么来了?” 洛远看了董巧巧一眼,哼哼一笑道:“大哥,你端地是好人脉啊!” 那秦淮河花魅奉仙儿的艳名,董巧巧也是知晓的,此时见大哥神情尴尬,心道,大哥莫不是与这秦仙儿有旧?她是个情窦初开的女子,对这事哪能不在意,心里一酸,却强壮作笑道:“大哥,既是与这秦小姐相熟,还不快请了她进来。” 林晚荣见巧巧通情达理,心里感动,便在她耳边道:“巧巧,你放心,你永远是大哥最喜欢的宝贝。”巧巧又羞又喜,急忙低下头去,遮住了发烧的脸庞。 秦仙儿却已在董青山的陪同下,带着小莲二女走了进来,看见林晚荣,便迎了上来,福了一福道:“公子,恭喜开张大吉啊。” “你都知道了?”林晚荣苦笑道。他并未对秦仙儿说明这酒楼是自己开的,也不知道她是自哪里得知。 秦仙儿白了他一眼,娇慎道:“看这酒楼的格局布置,除了公子,天下哪还有第二人能有这才干?”她本是颠倒众生的媚物,这似羞似怒的神情,带着无限的妩媚风韵,直让在场男子都为之倾倒。 巧巧望着这秦仙儿的风姿,自认无论相貌气度,自己都不如她,,心里难免升起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眼神顿时暗淡了下去。 林晚荣眼观六路,见巧巧神色黯然,急忙拉了拉的手,对她微微一笑。巧巧看了大哥的眼神,知道他是在安慰鼓励自己,心中一暖,心怀便放开了,是上前去道:“这位是秦姐姐么?我听大哥经常提起你,姐姐,你长得可真好看。” 秦仙儿深深看了林晚荣一眼,便抓住巧巧的手道:“小妹妹,你也长得很好看啊。” 听她们二女说话,林晚荣很有些不自在,正要找个借口溜出去,却听门外司仪又道:“金陵洛凝洛小姐,送金遍到,祝开业大喜。” 洛凝?这个名字好像没有听说过啊,林晚荣心中疑惑,却见董巧巧与青山,洛远三人都没有露出意外神色,心道,这难道是她们的朋友? 正疑惑间,一个女子从门外聘聘走了进来,面带微笑,神态悠然林晚荣一看,却原来是当日有过一面之缘的凝姐姐。 他那日与这凝姐姐谈话不深,也未问过她名字,今日才知她叫洛凝。 洛凝?她姓洛?林晚荣心里一惊,望着洛远道:“这洛凝小姐是……” 洛远苦笑道:“大哥,她是家姐。” 那边董巧巧见大哥痴痴傻傻,捂住小嘴笑道:“大哥,偏就你不知道了。凝姐姐便是金陵第一才女洛凝啊。” 林晚荣一拍额头,巧巧曾经说过,总督府的洛小姐待她甚好,巧巧读书习字都是那洛小姐安排的,没曾想便是那日见到的凝姐姐。 这洛凝既然是洛远的姐姐,那她不就是那有着金陵第一才女和第一美女之称的总督大人的千金?当日在玄武湖上,金陵第一才子候越白上演的那出凤求凰,对象可不就是这洛凝吗? 日啊,我说这小妞怎么有那种气质呢,原来却是个什么金陵第一才女,以前倒着实有些小看她了。 洛凝走过来,望着几人笑道:“怎么?在说些什么高兴话儿?” 董巧巧与她最是交好,上前拉住她手笑道:“凝姐姐,大哥到现在才明白你的身份,正在发呆呢。” 林晚荣苦笑道:“原来洛小姐便是那金陵第一才女啊,可瞒得我好惨啊。” 洛凝笑道:“那是因为林大哥没有问起我啊,难道还要我毛遂自荐不成?” 秦仙儿也是久仰这金陵才女的大名了,见洛凝竟然是如此的一个美貌恬淡的女子,心里也有些吃惊,是上前笑道:“原来这便是洛小姐,仙儿这厢有才礼了。” 洛凝也是久仰这秦仙儿之名,闻言惊道:“你便是仙儿小姐?姐姐才艺超群,小妹实在是佩服之极,她日定要向姐姐多多请教请教。” 林晚荣听见她们姐姐妹妹请教讨论的聊个不停,便有些头疼,好好的站着说说话,聊聊香水,聊聊时尚不行么,偏要说些什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他见三个女子凑在一起,一样的艳丽明媚,着实不敢多待下去了,便和青山洛远几人向外走去。 “江苏总督洛敏洛大人,送金匿到----”司仪带着颤抖的一声高喝,便让林晚荣呆住了。

下一篇   第一零三章 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