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 疑惑 - 极品家丁

第一零三章 疑惑

. 总督洛敏洛大人?那不就是小洛他爹?我与小洛交好,他即便是再关心儿子,也用不着这样巴结我吧,这可奇了。 再看那洛远洛凝,也皆是呆住了,显然是没想到自己老爹会来这么一手。洛远讪讪笑道:“大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待到他日你见到了我爹,便自己问个清楚吧。” 林晚荣心里打了个大大的结,他有种预感,这个总督洛敏,定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董青山几人迎了出去,门外进来的却是一个精精瘦瘦的师爷,并非总督洛敏亲来。那师爷向洛远和洛凝抱拳行礼道:“见过少爷。见过小姐。” 洛远点点头笑道:“刘叔,爹是专门派你来送匾的么?这位就是此间主人林公子。” 林晚荣心里一惊,在外人面前,这食为仙的主人乃是老董。今天洛远把自己推上前台,这里面显然有着非常的意义。是不是洛敏已经知道自己就是这食为仙的主人?那洛敏是如何认识自己的?他对自己这般看重,又是为何?我只是萧家一个小小家丁。他贵为一省首宪,封疆大吏,却对一个小小酒楼青眼有加。绝对不单单是因为自己与他儿子交好,这里面定然有着别的原因。 林晚荣心思百转,看那洛远,洛远虽然也有些疑惑,却不似自己这吃惊。林晚荣心里打了个突。这个小洛,定然还有些事情瞒着自己啊。 那刘师爷走了过来,对林晚荣抱拳笑着道:“恭喜林公子了。我家老爷临走前特地交待了,一定要亲见林公子,表达他的祝贺之意。老爷他由于身份使然,不方便亲自到场祝贺,只能略表寸心,希望公子不要见怪。” 林晚荣听他语中满是巴结讨好之意,心中疑惑更深,洛敏是江苏首宪。在江苏跺跺脚,这地儿也要抖三抖的厉害人物,却如何对自己如此看重,听这师爷口中意思。如果不是官场规矩,那洛敏竟然要来亲自与自己祝贺。我日啊,省长亲来,这来头可真不小,这个老洛,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 林晚荣头有点大了,这里面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如果跟政治挂上边了。可就真的头大了。心思百转,林晚荣却也是个玲珑人物,连忙抢拳答道:“刘师爷这是哪里话,今日大人盛情,今小店蓬筚生辉,蒙总督大人看得起,鄙人欢喜还来不及。请刘师爷转告大人,总督大人的厚意,林某感激不尽。” 那刘师爷眼中满是深意,若是普通人,有这江苏总督送匾,那还不立马拜谢愿意效劳,这个林三却简简单单,只感激二字,便说明了他与众不同之处,最起码警惕性是很高的。 林晚荣也是有苦自己知,在没弄清洛敏的真正意图之前,他可不敢说什么效犬马之劳,政治这个东西,一旦沾上了,很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谨慎些好。 洛敏派的虽是一个师爷送扁额,但有总督大人送匾,这酒楼的档次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洛敏这份情意,还真是不轻啊。 接下来便是洛远特意找来的一些朋友,以及老董的一些朋友和街坊邻居前来恭贺。 见洛远是真的为酒楼着想,林晚荣心里一叹,这小洛也和他老子一样,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将洛远拉到一边,直接道:“小洛,你父亲是不是与你说过什么了?” 洛远点头道:“大哥,父亲让我多多与你亲近,还说你是非凡人物,必有飞上云霄的一天,让我好好跟着你。” “他还没说点别的?”林晚荣皱眉道。这个老洛,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洛远苦笑了一下道:“大哥,父亲不让我插手官场的事情,跟我说话也是只说半截,我只能照他的话去办。何况大哥你能力出众,乃是我亲眼所见,跟着你,绝对不会差了的。” 林晚荣叹了一声,我道那日小洛为何如此轻易就答应加入洪兴了呢,却原来老洛在后面早有交待了,日,我还真以为自己的魅力是男女通杀呢。 “那你们今儿个,这一家人却送了三块遍,又是怎么回事?”林晚荣笑道,他想不通的问题便不去想了,徒伤脑细胞啊。 洛远见大哥没有怪罪,高兴的道:“大哥,你不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家虽只有三口人,却是分为三派,我爹一派,我一派,姐姐又是一派,三人各行其事,互不干涉。你是我的大哥,是姐姐的朋友,是爹爹器重的人,我们三个人分别给你送匾,很正常啊。再说了,爹爹十分开明,从来不插手我和姐姐的事情。要不然,你以为我能那么轻易的去逛窑子啊。” 呵呵。这个老洛倒确实有点意思,在这个时代奉行的都是严教,洛敏却对一双儿女进行放养,偏儿女却都有如此才干。也难怪洛远这公子哥整日在外游荡,洛凝那千金小姐也如此自由,林晚荣对这个老洛还真是有点兴趣了。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见吉时己到,林晚荣对董青山点了点头,董青山便径直安排去了。 酒楼之前围观的人群正等得焦急,却听哐当一声锣响,那台子之后的门开了,一个十八九岁年轻机智的小伙子走到了台前。对着四周众人抱拳道:“各位朋友,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今日是我们食为仙开张大喜的日子,为了报答大家的厚爱,我们制定了最优惠的政策,欢迎各位朋友光临惠顾。本月之内,凡在本店消费满十两银子,便可获得返券一张,价值二两,此券不可做现银使用。但可在店内任意消费。月内累积消费满百两银子的朋友,可获得我店赠送的贵宾卡片一张,凭此卡片来本店用餐,一律八折优惠。另。本店还备有大量的优惠券,持有这优惠券的朋友,可以以优惠的价格,在本店内进行套餐消费…………”、 那小伙子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食为仙的伙计们,早已把各种优惠名目张贴在各处,这些优惠名目。很是诱人,例如吃十两返二两,还有各种带券的促销活动,便立即让人群沸腾了起来。 “公子,这又是你安排的吧?”秦仙儿望着沸腾的人群,便微笑问道。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发些小财了,仙儿小姐何必前穿我了。” 洛凝噗嗤一笑道:“林大哥,这些主意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的,好生有趣,偏偏骗人上当了还不自知。” 那洛远却还没明白过来,道:“这是怎么骗人的?” 洛凝好笑的看了自己小弟一眼道:“便说这消费十两银子,返回二两银子的代用券吧。若全然用完,也就是用十两银子的本钱,买了十二两银子的东西,而且都是在店里花掉了,堪堪九折而已,偏就大家以为自己白白的多得了二两银子。再说那套餐,就更是狡诈了。一个茶蛋,一碗阳春面,一两卤牛肉,分开来卖,各自需要四钱银子,用了那优惠券,合计在一起,只需要一两银子。看似优惠了,实则不然。因为,原本只想吃阳表面的人,为了这优惠,便又得多花几钱银子去买那牛肉和茶蛋,却是多花了钱,这不是狡诈又是什么呢?” 洛远恍然大悟,冲林晚荣竖起了个大拇指道:“大哥,你实在是厉害。”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洛凝小姐,你若是去做生意的话,定然是一个比我还要奸诈的奸商了。” 洛凝脸一红,没有说话。 此时已经有人陆续的进店,开始了那贪便宜的消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看到真有人拿那优惠券买到了“便宜”的东西,人群便蜂拥而至了。 那台前却还是围着不少人,看那衣着打扮,大多都是些读书人,性格有些清高,不屑于像别人那般冲进去抢便宜货。 台上的那个小伙子,是林晚荣让董青山在洪兴数百号兄弟里面精心挑选的一个头脑灵活能说会道的兄弟,类似于在酒吧泡吧时的dj。 那小伙子一抱拳道:“为了报答各位父老乡亲对本店的厚爱,本店特邀了妙玉坊的两位清馆人,小莲和小翠二位姑娘,为大家献上秦仙儿小姐新谱的一曲《西厢》。” 说别人,这些才子们可能不知道,但说到妙玉坊和秦仙儿,这台下的才子们都是些风流人物,哪能不知道,当下便大声叫起好来了。 小翠和小莲,一人看着紫红长裙,另一人淡黄衫子,莲步轻移,缓缓的走上台来。这两个小姑娘虽是年纪小小,却也出落得身是标致,偏还有几分妩媚。两个人手拉手,对台下一鞠躬,便已引来大片的叫好声。 哗啦一声轻响,琴弦轻拨,这些都是秦仙儿从妙玉坊带来的乐队,专门为这《西厢》排练过一段时间,也很是熟练了。 “走过西厢扑鼻一阵香,隔壁小姐还在花中央----”小莲拉住小翠的手,身体轻轻的左右摇摆,随着节奏一起晃动,。唱音一出,人群中便有些惊奇了,这曲调清新,琅琅上口,与以往那些小曲都是不同,更为难得的是,这小姑娘身体不断摇摆,偏又很自然,丝毫没有扭捏作态,小曲也轻快异常,竟让人有跟着一起摇晃的冲动。 待唱到那段饶舌时,人群里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这半说半唱的小曲,实在是太新奇了,新奇的人们都难以接受,偏这小曲又如此上口,还来不及拒绝,便已经学会了。 “我又从西厢过,十二年前的白日梦,写下当年的你的我,水调歌头词一首----” 两个小姑娘手拉手,在台上边是边唱,一下子便将气氛拉向了最高潮,楼下的才子们自诩文采风流,却也从没见过如此清新自然的演唱,让他们无法叫好,只能以热烈的掌声,表达他们的欣赏之情。 楼上观看诸人中,唯有林晚荣的心情最为紧张。老实说,这rb风格的歌曲,能不能被这个时代接受,他没有多大把握,但是秦仙儿却是此中大家,她看准了这小曲一定能引起轰动,又在配乐上做了许多改进,才有了今日这良好的效果。 林晚荣见秦仙儿微笑望着自己,似乎是在询问自己的感觉,林晚荣竖起大拇指,秦仙儿捂住小嘴轻轻一笑,看他一眼便不说话了。 才子们的气氛已经被充分的调动起来,当听说这食为仙的四五两层楼叫做富贵才华,除达官贵人之外,凡能答对一联者皆可被迎上楼享受贵宾待遇时,这些自负才华的才子们便有些心动了。 那“dj”眼看群情有些激动,便适时的抛出了最后一枚炸弹:“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日为这富贵才华亲自揭联的,将是金陵第一才女洛凝洛小姐。” “嗡----”这下炸锅了,这些才子准才子们,便疯了般向楼上涌去。让金陵第一才女亲自揭联这主意却不是林晚荣出的,他面带微笑的问了句:“这主意不错,很有看点,巧巧,是你想出来的吧?” 巧巧嫣然一笑道:“大哥,我是跟你学的。” 林晚荣开怀大乐,日啊,这巧巧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他用力将巧巧往自己怀里拉了拉,望着那透红的小脸,恨不得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上一口。 洛凝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面带微笑向诸人福了一福,取了彩杆,将那四副上联一一挑开。 见诸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林晚荣哈哈一笑道:“好了,咱们这个开业算是大功告成了,今日本老板就请大家吃酒席去,祝我们的酒楼生意红红火火,越来越旺。” 在这个时代搞这样一场开业典礼,确实有些轰动性,林晚荣搞的那些促销手段,不几日便已经传遍了全金陵城,特别是那富贵才华的四副千古绝对,更是吸引了金陵城所有才子的目光。 如此一来,全金陵都知道新开了个酒楼叫食为仙,格调清新,档次高雅,连总督大人都亲自题字,金陵才女为之揭幕,更有无数的文人墨客趋之若鹜。 这酒楼的生意,想不好都不行了。开业三天结算下来,毛利竟然有千两白银之多。 林晚荣这时候却没有功夫去管酒楼的事情了,因为香水作坊已经改建完毕,马上就要生产出第一批的试验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