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章 又见玉霜 - 极品家丁

第一零五章 又见玉霜

. 林晚荣扫了一眼,见她手里拿的,正是自己在这个世界赚取第一桶金用的三版小报的原本,原本被萧玉霜拿去了,后来却又落到了这大小姐手里。 她怎么忽然问起这个了?难道是萧玉霜那丫头告诉她的?林晚荣对萧玉霜很有些把握,那丫头可比她姐姐乖巧多了,应该不是她透露的。 这便奇了,林晚荣心中疑感,她是怎么知道这事跟我有关的。 他与这大小姐之间极不对路子,见面的时候争吵为多,若是这大小姐知道自己卖她的肖像去赚了五千两银子,谁知道会出点什么事情呢? “这是什么?咦,这不是大小姐的画像么,不对啊,这画像哪有大小姐本人漂亮?莫不是大小姐未成年时?啧啧,没想到大小姐小时候便已如此好看了。”林晚荣接过那小册胡扯道。 萧玉若看着他做戏,心道,你也太小看我了,你那笔法独特,能有几个人仿冒的了?偏就撕掉了你的伪装,你还生得这般不老实。 她微笑道:“这也不知道是哪家小贼,学了人家的半吊子笔法,弄这画册出来诽谤于我,若让我知道了,我便饶不了这人。” “是啊,是啊,不能轻易饶了他。”林晚荣道。两个人都是心怀鬼胎,说话之间句句有学问,偏还都装作不知,这一时的气氛好不诡异。 大小姐笑道:“听说这小册。竟卖了十两银子一本,他拿了我去做,我便每本收他八两银子,这也不为过吧。可千万莫叫我找到了他,否则我定要找这小贼讨我银子来。” 我日啊,这小姐还找人去调查过了,看来是早有所谋。现在明明就是在指桑骂槐,***,偏老子还不能承认。林晚荣皮笑肉不笑的道:“大小姐银子多多。也短不了这几两,哪能看在眼里。再说了,内衣生意,香水生意一开张,还不把这点小损失都找回来了。” 他这话里的意思是,你莫要紧抓这事不放,我给你做这内衣生意香水生意,你收获比这小册不知道大了多少。 大小姐抿唇一笑,她与这恶人交锋多日,今日却是首次这般得胜。心里自然畅快,见那抹三脸色不好看,她心里越发的高兴,脸上浮起两丝红云,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道:“林三,说实话,这小册倒也做的别致,是我从没见过的。我还真想见见这鬼主意多多的小贼呢。” 林晚荣咬着牙道:“会有那么一天的。没准他也想着要见你呢。” 大小姐再也忍不住,咯咯娇笑了起来,竟把身子都笑得弯下了。她心里畅快无比,哼道,叫你这恶人再那般欺负于我,让我屡屡失了分寸,我也不是好惹的。 也不知道怎的,对这林三。她是越来越恨,有时候做梦都还在对他咬牙切齿,偏就每日与他说些斗嘴的话,才能放松下来,也是奇了。 见这林三神色泱泱,萧玉若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又将带来的一个小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件衫子给他道:“这个还给你。” “这是什么?”林晚荣奇怪的道,仔细看了一眼,却是萧玉若三顾茅庐那日,他让萧玉若洗的那件衣衫,后来被大小姐带走了的,没想到她还记得这事。 “谢了。”林晚荣呵呵一乐道,接过手里看了一眼,眉头却是一皱,说道:“大小姐,你房里的丫鬟婆子可是有些偷懒了。” “怎么了?”萧玉若奇怪的道。 “你看着,这衣服好几处都没有洗干净,不是偷懒是什么?”林晚荣笑着道。 萧玉若看了一眼,果然好几块脏处都没洗净,她脸上有些发烧,怒瞪了他一眼道:“洗便洗了,你哪里来的这许多要求?我答应要将这衣服洗了还你,我却已做到了,总算没有失信。” 林晚荣竖起了大拇指道:“大小姐果然守信,我实在是佩服。如此我就将就着穿吧,反正总要脏的,也不差这一块两块了。” “哗啦”一声,却是大小姐恼怒之下,将手中那小册扔了过来,林晚荣笑着躲闪过,便推开门出去了。 大小姐呆呆的愣了半晌,又将那小册检给起,轻轻擦去上面的灰尘,看着小册上那熟悉的面容,她轻轻哼了一声,脸上却忍不住浮起一丝笑意,似嗅似怒,此时心境,竟连她自己也不明白。 接下来的几天,林晚荣忙的像骡子似的。香水工坊又加了两条生产线,专作茉莉香水和兰花香水,都要他一一调校过了才能使用。 食为仙开业这数日,生意好的爆满,人手大大的不够。那香水生意还有萧家的人帮忙,这酒楼生意可是自己的孩子,望着巧巧每日忙到深夜,林晚荣那个心痛啊,没法提了。 他一得空,就到巧巧那里去帮忙,竟连与肖青璇聊天的功夫都没有了。肖青璇每日等他不归,除了心里轻叹,便再无任何表示。倒是那秦仙儿,数次约他,他却始终没抽出功夫来。 林晚荣挖空了心思,什么特色宴,野味宴,全鱼宴,从根本上拉开了食为仙不同食客的档次,他又将前世的那些促销手段全部拿了出来,什么限时抢购价格五折,贵宾卡,白金贵宾卡,那三天两头层出不穷的促销政策,让人眼花撩乱。那小曲《西厢》骂者不少,喜者却更多,小莲二女又驻场唱了数日,将酒楼的格调提升了不少。再加上那至今无人对出的四副千古绝对,一时之间,食为仙风头之威,无出其右者,每日现银流通竟逾千余两,日纯利在四五百两左右,成了一个真正的金娃娃。 人怕出名藉怕壮。这个道理林晚荣深深的知晓,食为仙现在声名太难免遭人所嫉。虽然有洛敏题字在上,又有洪兴暗中护卫在后,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通吃。一般人不敢来招惹闹事,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再加上那蠢蠢欲动的黑龙会,林晚荣嘱咐了董青山和洛远二人。万不可掉以轻心。 老董见那现银日多,便急着要提前还掉那王老板剩余的欠银,林晚荣不置可否,只问董巧巧道:“巧巧,你觉得这事该怎么样?” 现在的生意越做超大。马上香水生意又要开始,林晚荣不能天天坐镇这里,巧巧这丫头聪明伶俐,在他面前虽是温柔体贴,在外却是个精明强干的丫头,林晚荣一心想培养巧巧起来,让她成为一个比萧玉若更加出色的女子。 巧巧想了一会儿道:“爹,我不赞成先还这银子。” 见大哥面带微笑鼓励的望了自己一眼。巧巧更加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接着道:“我们目前手上虽然有了些现银,但是我们的流通量大,一部分要拿来做成本。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因为现在的生意不错就沾沾自喜,现在食为仙在金陵城已经有了些名气,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借着这个名气,再筹备一家分号?” 林晚荣心里一乐,这丫头。还真是有些女强人的样子了,他点点头笑道:“巧巧,你接着说。董大叔,我们先听听巧巧的意见再决定不迟。” 巧巧对着林晚荣一笑,眼中柔情隐现道:“现在城中我们的口碑很好,再加上又有总督大人题字,我们若是再筹备一间分号,地段和价钱都能说的上话。这手里留的一些现银也派得上用场。若是咱们把这银子还给王老板了,不仅他少了利息收入,我们也少了发展的契机。” 这丫头,真是很有些本事啊,林晚荣暗赞,他前世的房地产开发商们,都是利用贷款手段累积起来的资本,没想到巧巧也能想到这一层。林晚荣也想考考她,便故意眉头一皱道:“巧巧,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现在才刚刚站稳脚跟,却要立即扩展,是否有些太仓促了些?” 巧巧见大哥皱眉,心里一慌,又仔细想了想自己的话,确实有扩张过快之嫌,她脸上一红,急忙道:“大哥,这是巧巧考虑的不周了。” 林晚荣知道这是巧巧过于在意自己,才会如此惊慌,他摇头笑道;“巧巧,我方才是故意问你的。你一定要相信自己,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聪明的姑娘。” 巧巧脸上一红,心里却是一甜,美目看了他一眼,浓情厚意自不待言。 “你这扩张之计,其实可行。咱们现在可以先选地段,谈价钱,如果价钱谈不拢,咱们可以等,咱们有时间耗。一旦价钱谈拢了,咱们也可以买下来,用作储备,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囤地。即使不建酒楼,我们也可以做些别的生意,最不济,我们把那地转手出去,再赚取中间的差价,这也总比银子烂在了手里更好。” 这就是所谓的囤地炒地了,虽然这个时代没有这个概念,但是一旦选准了一个好地方,是决计陪不了的。眼前的食为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相比原来的酒楼,现在的食为仙价值最起码增加了四成。 董巧巧美目一亮,她安才还有些懊悔,现在听到大哥支持自己,而且许多观点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心中喜悦更盛,只觉得这个大哥真的是眼光独到,无所不知,让自己更加的迷恋。 “巧巧,不要轻视自己,更不要怀疑自己的能力,你想做什么,就一定能做好。大哥永远支持你。” “大哥----”巧巧一阵激动,紧紧的拉住了林晚荣的手,要不是爹在身边,早就扑到大哥怀里去了。 咳,咳,老董假装咳嗽了两声,打断这二人,见自己的闺女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别人的管家婆,老董叹了口气道:“女大不中留,我就不搀和什么了。不过小林啊,你和巧巧的事,什么时候办一下啊,这丫头死心眼,你要不提,她自己永远不会说的。” “爹----”董巧巧叫了一声,双颊生晕,低下头去,轻轻道:“大哥现在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巧巧不急的。” 事情还没有办完?林晚荣愣了一下,当初答应魏大叔到萧家去,也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态,谁曾想还真被他言中了,卷入了萧家之中,要帮萧家做一番事业,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身为一个受过教育的现代人,他不愿意相信天意这玩意儿,可是眼前的事情,除了天意两个字,还有什么别的来解释呢?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巧巧焦急的拉住他的胳膊道,林晚荣回过神来,见老董已经离开了,只有巧巧靠在自己身前,她目中含泪道:“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你可一定要告诉巧巧啊,巧巧不愿意看到你难过。” “你这傻丫头。”林晚荣在她小鼻子上轻轻捏了一下道:“只要你天天在大哥身边,就没有什么让大哥难过的事。” 巧巧含着眼泪轻恩了一声,羞涩的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 虽然是很想将巧巧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吃掉,可是看着她终日忙碌疲倦的身影,林晚荣就有点感觉自己心思卑劣了。巧巧那丫头每天只在他怀里靠一会儿便已心满意足了,他又怎能下得了手?脸皮还不够啊,要继续修炼。 这天回到萧家已经挺晚了,在园子里碰到客房的一个丫头道:“三哥,你可回来了,那秦仙儿小姐一天送了好几个帖子来呢。好像是很急的事情要找你,还说你回来了一定要尽快把这帖子给你。” 林晚荣这才想起来今日在食为仙听巧巧说,秦仙儿也派人找了他好几次,却没寻着人。这丫头,有什么事情这么急啊? 林晚荣拿了帖子还没来的及看,便看见一个娇俏的身影站在园子中间,那憔悴的脸庞在月下显得如此的苍白。 “二小姐?”林晚荣顿时大吃了一惊。

下一篇   第一零六章 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