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 惊变 - 极品家丁

第一零七章 惊变

. 我日啊,林晚荣大吼一声,只觉心都碎了,眼眶俱裂,这一刹那他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俱都变成了萧玉霜那坚决而又深情的眼神。 “啊----”林晚荣发出一阵惊天的巨吼,拼命的将身体往萧玉霜身前挤去护住她。二小姐目中泪珠簇簇而下,脸上却带着点点的笑容。 咣当一声轻响,林晚荣自以为和二小姐必己已经损命剑下,他拉着萧玉霜的手,心道,这妮子的深情,我只有等下辈子再来回报了。 等了片刻,却不见身体疼痛,睁开眼来,却见一道亮闪闪的宝剑正架在自己与萧玉霜身前,竟是被另一柄宝剑架住了。 眼前偷袭自己二人的却是一个精精瘦瘦的蒙面黑衣人,他回头一看架住了自己宝剑的同伴,大声道:“师妹,你这是做什么?我们进这宅子,剑上不沾些血腥,哪能出去?” 那师妹却是个娇柔的女子,头脸都蒙在黑纱里,道:“师兄,管这下人做什么,今日事情紧急,快些办了正事要紧,勿要等到那对头来了,我们脱身便难了。” 这女子声音瓮声瓮气,不似是真声,林晚荣费了半天劲才听得清楚。 林晚荣只觉得浑身都是冷汗,刚才差一点便已经亡命在这宝剑之下,除了跌下泰山那一刻,此时是他最感绝望之时。 他回头向萧玉霜看去。只见她脸上犹带泪珠,却是含着笑意,双目明亮如水。竟无恐惧之色,只脉脉向林晚荣看来,抓住他的手一刻也不肯放松。 林晚荣无法说出自己的感动,这妮子啊,真是要了人的命啊。林晚荣地的泪差点出来了,单凭今日这舍命相救之举。这萧玉霜哪里还是个小孩子,却是个情其意切的女子。 林晚荣拼命的抑制住自己的感动,只觉自己欠了这丫头实在太多太多。想想之前对她的态度,心里确有愧疚,便也紧紧拉住了她的小手,只觉得自己生得贱,送上门的不要,偏要人家拿着性命拼来。 那师兄对这师妹似乎有些忌惮,收了宝剑道:“既然如此。那就听了师妹的,快些去拿了萧大小姐和那个奴才,早日返回去。” 那女子恩了一声,走过萧玉霜身前的时候,看见她与林晚荣紧握的手掌。眼中闪过一丝怒气,鼻中哼了一声,道:“你这女子,深夜社会情郎,真的不知羞耻,丢尽了我们女子的颜面,我今日便挖了你双眼,看你今后还要如何勾引男人。” 她双指成钩,快如闪电,带起一股劲风,直往萧玉霜眼睛抓来。 “林三----”萧玉霜吓的一声惊叫,直往林晚荣身后躲来。 闻听萧玉霜叫出林晚荣的名字,那师兄妹二人同时一愣,那师兄眼里竟浮起一丝冷笑。 二小姐现在在林晚荣心中的地位自不消说,这样情深意重的女子。便是牺牲了性命,也要护她周全。 林晚荣挡在萧玉霜身前,将她紧紧的护在身后,那师妹动作身快,转眼便己到了林晚荣眼前。 林晚荣只觉一道劲风袭过,那女子纤细有力的双指自他面上拂过,竟没有伤他分毫。 他心里扑通扑通跳,妈的,又死了一次,在这些高来高去的强人面前,他枉有智计千条,却也徒劳无用。他心里虽有恐惧,但想想护在身后的是玉霜那小丫头,便也没了恐惧,只冷冷笑着看着那女贼人。 那师妹哼了一声道:“你还不走,在这里待着做什么?” 林晚荣听了一愣,但他反应很快,拉住萧玉霜的手便要离去,却听那立在远处的师兄叫道:“且慢,你便是那林三?” 林晚荣心里一咯噔,方才萧玉霜惊恐之下,早已喊出了他地名字,此时想不承认也不行了。只是他们是高来高去的强人,又如何奈知道自己这个小小家丁的名头呢?难道是有人故意---- 他越想越有可能,但眼下刀架在脖子上,不回答是不行的,还未开口,却听那萧玉霜道:“他不是林三,我才是林三。” 萧二小姐这话幼稚之极,若是放在以前,他定会觉得她像个小孩子,可此时听来,却觉得这女子纯朴率真,很是惹人爱怜。 他轻轻地看了萧玉霜一眼,对她笑笑,将她紧紧护在身后,对那男子道:“你说得不错,我便是林三。” “哈哈----”那男子仰天长笑起来:“原来你真是林三,这般寻到你,却是全然不废功夫。我也不为难你,你便怪怪的跟我们走一趟吧。”那师妹看了林晚荣一眼,没有说话。 萧玉霜意识过来自己方才的那声喊叫,却是害了林晚荣,她顿时轻轻抽泣起来,紧紧拉住他的手道:“林三,都怪我,是我害了你,他们抓你,我却要与你一起去。我们永远不分开。” 那师兄是近来看到萧玉霜的面容,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亮色道:“原来却是个小美人坯子,既然你想陪着你这位情郎,哥哥我便成全了你。” 那师妹却道:“师兄,快办正事要紧,却哪里找这么多累赘。” 那师兄哈哈一笑道:“师妹,不要吃醋,在愚兄的心里,你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林晚荣手心里暗自冷汗,反正已经是死过几回的人了,今日失掉了性命倒也还罢了,若是连累了玉霜,那才是最大的遗憾。想起那师妹曾说,他们也有对头,听那意思,似乎也是在往这里赶,若是能拖延一会儿,未必没有希望。 想到这里,他咬牙道:“前面这位朋友,想要我跟你走可以。但是你必须放了这位小姐。” 那男子哈哈大笑道:“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别忘了,你们的小命,都是握在我手里。” 林晚荣嘿嘿笑道:“我有没有资格跟你讲条件,恐怕还轮不到你说话。这话要是你主子来说还差不多。” 那男子一惊道:“你----” 林晚荣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方才这话不过是推测,既然有人指名道姓要抓自己,那么必定是对自己有所求,也必定对自己的性命有着着顾忌,所以林晚荣才口出惊人,却不曾想正中那男子软肋。 那男子却也身为彪悍,恶狠狠道:“你倒还有几分聪明,我虽不会要你地性命。但我却有许多手段,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也得要你主子点头。你却还不知道你主子要我做些什么事,我劝你,最好不要轻易得罪了我。”林晚荣玲冷冷道。妈的,横竖都是一刀,老子也豁出去了。 那男子似乎对主子甚是害怕,闻言恨恨看了林晚荣一眼,却听见那边刷刷刷又掠来几条黑影,其中一名女子手上还提着一名人质,大声道:“师兄,萧大小姐已经请来了。” 那女子长发下垂。遮住了脸庞,发丝中间显露的轮廓,却身为熟悉。 “姐姐----”萧玉霜惊叫道。 被那女子抓住的却正是萧家大小姐。萧玉若看了一眼萧玉霜,眼中闪过一丝疼爱,她虽是女儿身,却也颇有些骨气,望着那贼人之首,眼中尽是轻蔑之色,道:“你们便是想要些银子吗?只要不伤害我家人。我便是倾家荡产,也会赔了你们银子的。” 那贼首大师兄刚要答话,却听外面一道轻响,又是一道白莲升上天空,方才要取萧玉霜眼珠的那师妹急道:“对头来了,我们快走。” 那贼首大师兄甚是慌张,急忙对其余人道:“你们带着萧大小姐与这奴才先走。你这小姑娘,转告萧夫人,十日之内,备好万两黄金,来赎这大小姐性命。否则,休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说话之间,却听一阵兵器碰撞地脆响,一声娇喝传来,一道亮丽的白影,有如流星划空般塌墙而来。 那白影身形身疾,眨眼之间就到眼前,虽是轻纱覆面,林晚荣一眼便已看出,这女子竟是肖青璇。 肖青璇人在空中,手中长剑一抖,挽出七朵剑花,带着清啸,直往那大师兄诸人袭来。 “我与师妹抵挡一阵,你们快走。”那师兄反手一刀,堪堪封住一朵剑花,那师妹却是轻巧无比,手中长剑递出,迎着剑花轻轻挥舞,竟是连挡了肖青磷三剑不落下风。 肖青璇身形落地,怒道:“你们这些白莲余孽,作恶多端,我今日饶不得你们。” 那师兄怒道:“你杀我师兄弟多人,我白莲与你势不两立,师妹,你去迎下她,我带众弟兄先走。” 肖青璇望着那女子道:“又是你?哼,那日与你还未分出胜负,今日我便要揭下你的面纱,看着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师妹咯咯笑道:“我也很想看看姐姐长得什么模样呢?” 闻听这两个女子说话林晚荣此时心里哀叹,妈的,老子怎么不是十岁的时候来到这个世界啊,那时候还是童子身,还能好好学些功夫,二十多岁了却跑到这个狗屁地方,连这些小娃都比老子强了百倍。 正想着,却觉得身体一麻,再也无法动弹,一个贼人抓住了他身体腾空而起。直往远处掠去,与擒住大小姐那人并肩行在了一起。 “林三----”萧玉霜发出一声惊叫。 肖青璇一惊之下,暗一咬牙,莲足顿地,身如云中飞燕般穿行而起,长剑带着阵阵洽风,直往擒住林晚荣那人而去。 那师兄大声道:“师妹,快去迎她。”话音未落,身形已如闪电般向肖青璇背后追去。 那师妹愣了一下,急忙起身,堪堪一剑挥出。却是一个虚招,无身甚力气,肖青璇去势未停。直往那人背后射去。 这一剑去势甚急,擒住林晚荣那贼子避无可避,竟被穿了个透心凉,连哼都没哼一声,倒在地上死透了。 肖青璇一口气刺倒那汉子,真气消耗甚巨。那大师兄趁势追上,抓起林晚荣的身体便往远处行去。 我日啊,老子虽然天上飞来飞去,却是别人的玩具,还要靠这些小姐来救。他心里第一次升起一种悲哀的感觉,就算是拥有无比丰富的科学知识又怎么样,在这个强看为王败者为寇的世界里,实力才是硬道理。 肖青璇那穿心一剑虽然威力无匹,但却甚是耗费真气,这一击便已耗她体力过半,已无再击之力,这一下未能尽全功,便只有看着林晚荣被人掠走。 她狠狠一跺脚,心里却是一痛。心道,让你学些武术,偏就诸般借口,这次看你哪还有命来。只是她也知道。就算是林晚荣学了那些工夫也就是些庄稼把式,中看不中用,遇到白莲教这些妖人一样的等着挨宰。 她想着想着眼眶便有些湿润,暗自责怪今日离开的过早,若是多等他一会儿,却也不会出现这等情形了。只是眼下她体力消耗过大,想要去追,却也是没有能力。心神中甚是空虚,仿佛没了一丝力道。 正不知所措间。却觉背后一阵劲风袭来,她反手一剑,堪堪挡住那势子,回头一看,却是那师妹一剑刺到。 “背后偷袭,卑鄙!”肖青璇怒骂道。 那师妹嘻嘻一笑道:“我白莲教在你眼里本来便是妖孽,我不卑鄙,便也不是白莲圣徒。” 肖青璇道:“以你这功力,在白莲教中乃是数一数二的,我便不信你是什么无名之辈。” 那师妹笑道:“你不说我倒还忘了,论起渊源来,我还要叫你声师姐呢。请代师妹我向宁师叔问好,祝师叔她老人家美貌长存,永远天下第一。” 肖青璇惊道:“你果然是那妖妇门下,我没有你这等师妹。” 那师妹不以为意的笑笑道:“我见你方才那样不惜耗费真气的去救那林三,怎么,莫非那林三是你的情郎?” “你----”肖青璇脸上一红,怒道:“你这白莲妖女,休得信口雌黄。” 那师妹眼中神光闪动,哼道:“你不承认也罢。当日你从我手下逃过,却还伤了我,我今日便要与你分出个胜负。” 她说打就打,秀掌翻动,掌心泛起阵阵白光,状似一朵白色莲花,化掌成爪,直接往肖青璇面门扣去,竟是想毁她面颊。 肖青璇见她出掌狠毒,心中恼怒,也一咬牙,真气行遍全身,掌中淡蓝荧光闪动,直接向她皓腕抓去。 “宁师叔门下,皆是旷世美人,我今日便要毁了你这脸蛋,看你还如何勾引男人。”那师妹笑着说道,手上动作却更快,避开她手掌,五指岔开,直往肖青璇双眼插去。 她二人师门本有些渊源,这一动起手来,你来我往,蓝白两团真气交错,煞是好看,若是林晚荣在场,定要惊呼,好大一个烟花。 那师妹指式诡异多变,辛辣无比,式式不离肖青璇面门,似与她有着深仇大恨般。肖青璇招式却是貌似平淡无比,实则化繁为简,见招拆招,两个人招式是的是两个极端,一时斗在一起,却是不分轧辕。 两个人由于师门机缘,虽是年纪轻轻,却已是江湖上最顶尖的高手,功力本是旗鼓相当。但肖青璇方才为救林晚荣,耗费真气过半,两个人缠斗一会儿,她便渐渐的动作慢了下来。 那师妹是个刁钻狠看的主,见她露出疲态,动作却更加凌厉了起来,几次差点便要抓破肖青璇的面颊。 肖青珊心里暗叹一声,莲足一跺,却是跳出了战圈,不再与她缠斗,道:“秦仙儿,我若与你这般的斗下去,我会受伤,但你也落不了好处去。” 那师妹身体一颤,惊道:“你是如何认得我的?” 她缓缓将那纱巾扯下,却正是秦仙儿那张妩媚的脸颊。林晚荣若是见了这一幕,定然不会相信,那个在他面前温婉妩媚的女子,背后却是一个心恨手辣的白莲妖女。 肖青璇监视她多日,一直是秦仙儿在明,她在暗处,上次交手被秦仙儿与师兄弟们围攻而受伤,她己然确定这女子就是秦仙儿。 今日见猜破了这泰仙儿的行藏,她冷笑道:“你以为你那些伎俩能骗过别人,却还能骗的我吗?偏就那人不知悔改,还要相信你。” 秦仙儿妩媚笑道:“师姐,听你这话,我怎么觉着有股酸味呢。” 肖青璇不去理她的话,冷笑道:“你要毁我面容,,却是为了那林晚荣,怕他对我产生好感。我看是你中意于他才对吧。” 素仙儿脸上一红,随即道:“中意便是中意,我便是中意他,那又怎么样,至少我敢说出来。可是看师姐你方才那副模样,却连魂都没了,只可惜啊,你投错了门楣,永远没有机会了,咯咯。” 肖青璇恼怒道:“我不与你说些没来由的话。你小小年纪,在他面前温婉可人,背后却是如此善妒,我怕那林晚荣未必会喜欢于你。” 秦仙儿哼哼道:“谢师姐提醒了。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师姐你在吃醋呢?咯咯,对不起,我倒是忘了,师姐你是永远不能嫁人的,可惜了,太可惜了。”

上一篇   第一零六章 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