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 欲练神功 - 极品家丁

第一零八章 欲练神功

. 她二人相斗之时,早已出了萧家,到达一片开阔地处,倒也不担心有人听见。 肖青璇眼帘低垂,睫毛微微颤抖,良久她才道:“我与你说这些话儿,却也没什么用处,我自己的事情,也不要别人来管。” 秦仙儿咯咯娇笑道:“师姐,这男女相悦之事,最是没法儿救。既然救不得,那便顺了自己吧,顺应天意,才是正道,哪像你那般苦了自己?不过,你既然知道我喜欢那人,便也不能跟我相争,否则,我定是要杀了你的。” 肖青璇冷道:“我与那林晚荣,乃是志同的好友,却不像你想的这般不堪,你若是中意于他,也未必能得偿心愿,他早已有了意中人。” 秦仙儿娇笑道:“这个不劳师姐提醒,我早已省得,自有应对之法。倒是师姐如此关心他,便真只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我观他行事风格与你完全迥异,不知这朋友二字又是如何谈起?” 肖青璇脸上一片淡然,良久才道:“今日我便不与你打了。你既是钟情于他,便去看护好他。他这人没功夫护身,偏还事情多,没一个人在身边,我怕他----” 她咬了咬嘴唇,没有说下去。素仙儿听她的话,也不与她斗嘴了,幽幽一叹道:“他那人,还真是个牛脾气。我郝些时日便已暗地知会了他,要他离开萧家。他却支支吾吾。今日又想了法儿地通知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人。我道他为何舍不得萧家,却原来是舍不得萧二小姐那个小狐媚子。” 肖青珊心道。你便是个狐媚子,却还哪里说的上人家小姐,不过想想林晚荣的脾气还真是独特,便也叹了一声道:“也不知道谁人可以说的动他。并些时日,我让他学些武术,他却毫不留情的推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仙儿咯咯笑道:“原来师姐也有这番心思,倒也与我无二。我送与他许多典籍,他却看都不看一眼,偏还就他这番性格,讨人心喜,也不知是该恼他还是该喜他。” 肖青璇听她话语直白,心道,这秦仙儿还真是个白莲妖女,这般话儿也能轻易说出口。她想了一想。笑笑道:“其实我们都小看他了,他却是个真的聪明人。我们送于他那些虽都是别人梦寐以求的宝典,但他年纪已大,若无些离奇的机遇,此时若再从头学起。很难见得成效,即便是修了,也就是几手庄稼把式,难得抵挡你们白莲教这些高来高去的贼人。” 秦仙儿白她一眼,却也没出言争辩,只听她继续道:“你我皆是自幼修习武术,不知服用了多少灵药。又经了师门长辈多年教导熏陶,二十余年苦练,才能有此功夫。他一个普通人,又是这般年纪,若是接了我们典籍,那普通修炼之法,于他一点用处没有,却还欠了我们一个人情。他那般精明之人,却也不会做这赔本的生意。” 讲到这里,肖青璇噗嗤一声轻笑,显然是想起了那个奸商精明的样子,偏就处处不同于众。秦仙儿却也是脸上露出笑容,两个敌对的女子竟然都是想到了一处去。 秦仙儿忽的看了一眼肖青璇道:“师姐,你对他如此了解,怕是已经着了相了。” 肖青璇慕然一惊,想想这番话儿竟是出自自己口中,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好在她自幼修习的都是些明心静气的法门,连忙念了几句,将心情收了回来。 秦仙儿沉默半晌,忽然悠悠叹了口气道:“师姐,我与你打来打去,与那人却总是脱不了干系,这难道就是咱们女人的命吗?” 肖青璇看她一眼,心道,你虽是白莲教的妖女,那人却是个邪人也不知道你们这妖女邪人碰到一起,到底最后谁能斗的过谁。她想了一想,不管谁赢谁输,都与自己无关了,心里便有些苦涩,急忙收拾了心,脸色平静下来。方才还打的不可开交的女子,竟都一致的沉默了起来,不得不令人感慨这世界的奇妙。 秦仙儿想了一会儿,忽地展眉一笑道:“师姐,我想来想去,却还是你对我威胁最大,若没了我,他便必然会钟情于你。不杀了你,我心里着实难以安生。” 她说打就打,身形猛的一跃,纤手十指连挥,点点白芒疾如闪电,向肖青璇身前射去。方才二人还是谈笑殷殷,转眼便又动了杀机,这妖女脸色变化之快,恐怕连林晚荣都会自叹弗如。 肖青珊无奈摇头,妖女便是妖女,任你百般变化,却也难以改了本性。她心里作此想法,手上却没闲着,纤纤玉指连挥,竟将那暗器全部拿在了手里,定睛一看,却是几根银针。 秦仙儿咯咯一笑,身形远遁,声音从远处传来道:“师姐,我现在要去照应那人了。你要小心哦,我定要杀了你的。” 肖青璇望着她的背影幽幽一叹,这妖女待那林晚荣倒也诚心,但观她样子,在这白莲教里似乎也有些苦衷,便真的能护他周全么? “小姐----”一声轻轻的呼喊打断了肖青璇的沉思,她转头一看却是自己的丫鬟秀荷。 “事情怎么样了?”肖青璇问道。 “那伙人好像是出城去了,我跟了他们一会儿,留下了些记号,这才回来了。”秀荷道。 “只要能找到他们,这便好办。”肖青璇说完,转身便要行去。 “小姐,我们是否要向这江苏调些兵马?”秀荷急忙道。 肖青珊沉给一会儿道:“金陵近日白莲匪患猖撅,未必便与衙门没有瓜葛。那江苏都指挥使程德,我不太相信。何况我手里没有兵符也调他不动。江苏总督洛敏手下却只有些巡防,去也无用。我们此行。先要救人,其他之事,日后再说。” 秀荷恩了一声,便跟在小姐的身后,两个苗条的身影,便消失在暮色之中。 此时地林晚荣却不知道这许多事情。他只觉得郁闷,老子好好一个家丁,你来劫劫萧家也就算了,偏还把老子带上算是怎么回事情。 他被人携着与大小姐并肩而行,大小姐在那个女子的身上望着他。眼神中满是疑惑。大概意思是,我是萧家的主人,他们虏我还情有可原。怎么连你这家丁也要了。 林晚荣心中苦笑,你以为是我想来找他们串门子啊,妈地,这次肯定是让人给阴了。 两个人皆是被人制住了穴道,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大小姐在那贼人面前表现的虽是强硬,但她到底是个女子。心中自然有些害怕,便向那家丁望去,却见他正在向自己微笑。大小姐虽是商场的女强人,但是这样的遭遇却还是头一遭。这关键的时候,有这个讨厌的坏人在身边,她却也安心了许多。 那贼人将二人放在一个马车车厢中,便拍开了二人穴道。贼首大师兄是上前来,盯住大小姐看了半晌,良久才吞了口口水,对萧大小姐笑道:“大小姐,对不住了,不过我相信日后你便会感谢我的,哈哈。” 他对旁边那女子打个眼色。那女子便伸手向大小姐身上摸来,萧玉若惊怒道:“你要做什么,你若是再敢过来,我便死在你面前。” 那师兄虽神色狼琐,但似乎对大小姐颇多顾忌,搜身这些事情也是让旁边那女子做,萧玉若却也是个聪明人,见那女子手势便知道她要搜查自己身体,哼了一声道:“你这女人赃手,若是敢碰我一下,我便死在你面前。” 那女人犹豫了一下,转眼看了一下那大师兄,大师兄嘿嘿一笑道:“萧大小姐莫要误会,我们这也是为了预防不测。只要大小姐答应我不做那寻死之事,我也断不会为难大小姐。” 林晚荣在旁边听得眉头暗皱,看这大师兄对大小姐颇为忌惮,这倒也怪了,若是仅仅为劫财,也用不着这样顾忌大小姐吧。如此这样,那便只有另一个解释,他们对大小姐还有所图谋。 大小姐知道自己性命此时握在人家手里,但她性子刚烈,便冷笑道:“只要你们不伤害我们二人,便是多少钱财,我也给了。” 那贼首笑道:“既是如此,那我便也不为难大小姐了,希望大小姐也莫为难我。” 他手掌一拂,封住二人手脚穴道,让二人动弹不得,此时已在郊外,所行之路有颇为偏远,倒也不怕他们喊叫,他便索性大方一点,连二人哑穴也未闭住。托了大小姐的福,那贼人没搜大小姐的身体,也没去管林晚荣,便转身去了。、 十几个贼人便翻身上马,围在那马车周围,马蹄放开,嘀嘀嗒嗒直往城外急速行去。 大小姐紧张的心情便暂时放松了下来,她看了一眼那林三,却见他正在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小姐心道,都这时候了,这家伙还在是神。 “喂----”大小姐轻轻喊道。这车厢狭窄,两个人都是被困在里面,手脚不能动弹,唯有嘴巴能动。 林晚荣也自醒悟过来,眼下两个人唯一可以动的就是嘴了,从马车的颠簸程度来说,这必定已是荒邦野外,自己二人即使呼救却也无用,而且旁边围着的全是贼人,只一开口求救,侠客还没赶到,自己二人便成肉泥了。 林晚荣可是个聪明人,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的。 他朝大小姐眨眨眼,笑道:“大小姐,这次这马车可不是我自己要上来的,我也是身不由已啊。” 萧玉若脸上一红,上次二人共乘一车,却是他用了强的,她狠狠瞪了他一眼,心中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此为难的环境下,他怎么还有这些心思来轻薄自己。 “我观这贼人,似乎对大小姐不错,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请了大小姐回去当压寨夫人,不过大小姐放心,我便是拼了性命,也要把大小姐抢回去的。”林晚荣笑道。 “你瞎说什么。”萧4玉若恼道,被他这样调笑,心里的害怕却也少了几分。 林晚荣却是没说假话,方才大小姐与那贼人谈条件的时候,却是连自己也包括了进去,这让他心里很是安慰,原来老子在这小姐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再加上她又是那小丫头玉霜的姐姐,照看着她也是应该的。 既然那贼首对二人都有所求,林晚荣心里便有些底了,只要你有求于我,条件还是有的谈,玩阴谋诡计,老子怕过谁来。 想起玉霜那小丫头,林晚荣心里便感动的稀里哗啦,若是有命逃了回去,老子定要抱住那个小丫头亲个够。 大小姐见他神色温柔,与以前那凶恶模样竟似是两个人般,心里跳了一下,心道,他这是想到了什么,竟有如此神色。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大小姐虽是被人所虏,但是有眼前这个诡计多端的家丁陪着自己,心里却少了许多害怕,倒是慢慢的安逸起来。 马车摇摇晃晃,趁着夜色向外赶去,大小姐今夜受了些惊吓,竟然缓缓睡去了。 林晚荣见她睡梦中都是蹩着眉头,似乎有许多烦心之事,再看看她有些苍白的脸颊,心中忍不住一叹。这丫头,压力也是太大了些,不仅要在商场打拼,要管好萧家,还要跟土匪打交道,也确实不容易。他摇头想了一会儿,眼皮也有些打架起来。 妈的,这次被人欺负惨了,如果能够逃出来,老子不惜大价钱,也要买点什么千年人参万年何首乌之类的,来增强一下功力,林晚荣心中衷叹。 在他的印象中,那些武侠小说中的变态牛人,都是靠这玩意儿增强功力,伐劲洗髓,脱胎换骨,金枪不倒,其功用类似于伟哥和印度神油。 神功,神功,欲练神功,老子一定要练神功。这是林晚荣沉睡之前前,心中最大的愿望了。

上一篇   第一零七章 惊变

下一篇   第一零九章 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