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这个妖女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这个妖女

. 陆中平恼怒的走了出去,对华服公子一作揖道:“中平办事不力,还请公子责罚。” 华服公子哼了声道:“陆中平,此事做的确实有欠妥当。那林三乃是故意激怒于你,偏你还沉不住气,竟上了他的当。哼,贵教这些日子在金陵闹的动静也太大了些,恐怕已经引起了上头的注意,你们这次把这事办好了,就先暂时歇息几天吧。” 陆中平垂头丧气的站在了一边,那华服公子又道:“这个林三不简单,我便亲自去看看他吧。” 左边那青年急忙道:“万万不可,公子乃是千金之躯,如何能见得这等卑鄙人物。” 华服公子一摆手道:“无妨,无妨,这个林三是个人才,我倒想亲自见识一番。” 林晚荣在这屋里等了半天,却也没见人出来,他心里却是念头百转,仔细的思考着现在的形势。现在事情已经摆明了,陆中平背后之人对自己是有所求,从这白莲教疯狂敛财来看,他们的目标定然是自己手里的那香水配方。 香水的利润有多大,没有人比林晚荣更清楚了,他暗叹了口气,因财招嫉,古来有之啊。 等了一会儿,却见那个陆中平铁青着脸走回来,对林晚荣恭敬的道:“林先生,我家公子有请。” 林晚荣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被一个男人称作“先生”,实在是大大的不习惯,他习惯性的运起了厚脸皮减压法,拍拍陆中平的肩膀道:“小陆啊,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光有蛮力是不够的,还要多长点脑子。回去弄点猪脑多补补吧。” 反正与这个陆中平已经是誓不两立了,落井下石这样的事情要多干,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何况那也不是林晚荣的性格。 陆中平此时不敢得罪于他,只咬着牙将他带入另一间空屋。这屋中地处宽敞,却是隔了个屏风,屏风那面隐隐透着两个人影。一坐一站,却看不见面容。 “你便是林三么?”屏风那边一人说道。 妈的,你以为你是警察啊,开口就这副德行,尽问些废话,林晚荣将对手大大地鄙视了一把,却也知道眼前这人便是那陆中平的背后倚靠了,也就是说自己的小命,就是握在这个隔着屏风而对的男子身上。 这个男子也不知道使的什么法儿,话音似是时远时近,听得真切,却辨不出真声。但他这一句话,虽只有短短几个字,却是问地极有气势,隐隐带着些威严,一听便知是个为人上者。 林晚荣却不去管他是谁。都到这个地步了,光脚的也不怕穿鞋的,他便往凳子上一坐,懒洋洋笑道:“这句话以后便不要再问了吧。我若回答了,就是弱智,你问了,却是连智障都不如。” “哈哈哈哈----”那男子一声朗笑道:“林三,你这人很有些意思,我也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地事情了。说不得,我要与你多交往交往。” 林晚荣笑道:“你拉了屏风,不露真言真声,便是要与我交往么,这诚意着实差了点。” 那男子微笑道:“这并非恶意,见到了我的面容,对你来说。未必便是好事。” 这倒是一句大实话,林晚荣点头道:“你这话倒也说的有些道理。也罢,我就不见你了吧,省得被你灭了口。不知阁下辛辛苦苦把我请来,却是为了何事?” 那陆中平在旁边听的心里暗骂,妈的,你这小子说的好听,什么把你请来,明明是被我们擒来,却总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怪物,比老子还像土匪。 “林三,你是个聪明人,明人之前不打暗语。我的目地很简单,就是想要你手中的香水配方,你出个价吧。”那男子爽快道。 日啊,果然是这事,林晚荣心里暗自恼怒,脸上却是装出吃惊的神色道:“你们是从哪里知道的?” 那男子道:“我们自然有我们的办法,你不用多问。只要你愿意提供这香水的配方、金银财宝,荣华富贵,随便你挑。” 林晚荣最讨厌听到这些没水准的话,当即哈哈大笑道:“金银财宝,荣华富贵?这位老兄,你未免过于搞笑了,你若是有了这享之不尽的金银财宝,却还能用的着这香水来赚钱么?” 华服公子也是一愣,这个林三反应还真快啊、说惯了的一句话,落在他口里,便处处语病了。 这华服公子非是寻常之人,只一笑道:“果然是快人快语,甚合我心意。既然如此,林三,我也不瞒你,只要你提供了这香水配方,我便可以给予你所需要她一切,豪宅美女,高官厚禄,随便你挑。” 林晚荣心里跳了一下,道:“你这是让我背叛萧家?” 华服公子哈哈大笑道:“忠诚只是一个借口,口口声声忠义,无非是背叛的砝码还不够。说这背叛,那也过了些,因为过不了几日,整个萧家,便都在我们掌握之中。” 林晚荣心道,这小子对人性地认识倒也挺清楚地。只是听他的意思,他的身份却极不简单。林晚荣心中一动,道:“这位老兄,你可是官场中人?” 那华服公子道:“我说过了,你知道了这些事情对你没有好处。” 妈的,拽个屁,你以为老子想知道吗,不是你这孙子把老子请来,鬼才愿意与你搭上关系呢。你若是当官,也是个宦官。他嘿嘿一笑,恶毒的想着。 眼前这事,摆明了没法善了,若是不将这配方交出,对方一定会想尽办法折磨老子,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可是一旦配舌交给了他,那就没有了一点自保的资本,生死便全都在他的手里了。就算是那陆中平,想要弄死自己,也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林晚荣思忖着,他是个现代人,有点骨气,却也还没到生死不能移的地步,眼前这个是关键时刻。也许一步走错,那就满盘皆输了。 见林晚荣沉思,那华服公子脸上浮起一丝微笑,也不逼他,静静坐着,等着他的回答。 “陶东成在这里吗?”林晚荣突然睁眼问道。 华服公子身侧那青年,身体微微一颤,那华服公子对他摇摇头,他便平静下来了。 “陶东成是谁?我不认识。”华服公子平静地说道。 林晚荣没再说话。淡然道:“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华服公子道:“你还有什么要考虑地呢?” 林晚荣冷笑道:“我若是将配方交给了你,我便再没有了与你谈判的资本,到时候是生是死,便全由你做主了。你说我不需要考虑下么?” “妙哉,妙哉。”华服公子拍掌笑道:“与聪明人说话,省了许多功夫啊。” “不过----”他语锋一转道:“你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考虑了,明日辰时,我希望能够听到你的答复,否则,我相信中平会对你很有好感的。”他语气阴森。与先前的明朗截然相反,那陆中平却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 妈的。这小子贼他妈狡猾。林晚荣心中暗骂,他原想借机施个一个两天,就算没人来救助,也有多点时间自救,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似是看透了这一点,只给了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 屏风里地两人也不再与他说话,带着陆中平从另一个门走出屋来。 “公子,若这林三不肯交出配方,我们该当如何?”华服公子旁边那青年道。 公子淡淡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我们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若这林三不肯交出,你便直接----” 他对那青年打了个眼色,眼中的那丝杀艺,却怎么也抹不去,那青年急忙应是。 “对了,那萧大小姐那边,你去放出些消息,就说这林三已经将配方交给我们了,现在正在接受我们的款待呢。”公子脸上露出一丝轻轻的笑意:“记住,是‘不小心’才让大小姐听到哦。” 那青年眼中一亮,急忙抱拳道:“公子高明。” 公子一笑,看了他一眼道:“这个萧大小姐性子刚烈,你若是用强占了她,怕是要引起反弹出些意外。也难为你想出那法儿,既能占了萧家,又能让她死心塌地。那程德的兵马已经在山下了,你随时一声招呼,便可以演上一出好戏了。好好干吧,我不会亏待你地!” 青年急忙道:“属下与家父能有今天,皆是公子府上所赐,为了公子,便是赴汤蹈火,属下也绝不推辞。” 公子微微一笑道:“你父亲跟着我父王有多少年了?” 青年恭敬道:“家父自十岁时候便跟着王爷,如今却也有四十个年头了。” 公子点头道:“你们的忠心,我与父王皆是看的清楚。让令尊在这苏州织造上待了八年,却也委屈了他,但你知道,这苏杭两省乃是天下富庶之首,这苏州织造更是重中之重,一般人去,父王是绝不放心啊。等眼下这事办成了,我便与父王说上一说,在皇上面前保上一本,明年这金陵府尹地缺,便为他留着了。” 青年感激涕零,伏跪在地上道:“谢王爷隆思,谢小王爷隆恩。” 公子微微一笑,还没说话,却见那陆中平匆匆跑了过来,急促道:“公子,大事不好了,那萧大小姐她----” “萧大小姐怎么了?”青年惊道。 陆中平在二人面前轻轻说了几句,二人皆是一惊,急忙向那囚室行去。 林晚荣被困在了这室中,连大小姐那边也回不去了,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他在房里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正苦恼间,却听吧嗒塔一声,房门被人打开了。 他正在烦恼,以为是那人又派人来劝解。连头也没回,不耐烦道:“时辰还没到呢,你又来做什么----” 话还没说完,便闻香风一阵,一个娇俏的身影眨眼便到了自己面前:“公子----” 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仔细一看,丝巾蒙面。却是前夜被劫那晚被陆中平称为师妹的女子。 “你是----”林晚荣疑感道。 那女子拉下蒙面丝巾,林晚荣吃了一惊:“秦小姐,怎么是你?”眼前这人竟然是秦仙儿。 素仙儿拉住他手,急道:“等以后再与公子解释,我这便带你出去。” 日啊,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林晚荣恨不得抱住这秦仙儿亲上一口,屡次预警。又舍命相救,除了以身相许,再也没有更好的报答办法了。林晚荣丝毫不因为自己要被mm所救而感到丢脸,时代不同鸟,男女都一样,他很大方的想道。 素仙儿拉住他地手急急往外走去。感受着掌中小手的细腻与滑嫩,林晚荣地淫心便又上来了,竟伸出手指在那小手掌中轻轻一滑。 秦仙儿脸上一红,看他一眼,轻哼了一声。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不好意思,习惯了。” 将门打开。却见门口一个白莲教徒软软的躺在地上。颈间鲜血横流,竟是被一剑割断了喉咙,再观那秦仙儿竟无丝毫诧异之色。 这应该便是她干地了,林晚荣心道,这小妞,在妙玉坊看着温柔妩媚,没想到手段也不是一般地狠啊。 夜色已黑,林晚荣望着远处萧玉若囚室处,聚集了数人,心里打了个突。这个骄傲的大小姐,别是出事了吧。 他刚想说话,便觉得身体一轻,竟然是被秦仙儿捉起,身形腾空地飞跃起来。这秦仙儿动作温柔体贴,与被那陆中平抓住的感觉好上千倍万倍。林晚荣将身子一倒,竟缓缓靠在了秦小姐身上。 这人,忒地无赖了些。秦仙儿脸色羞红,瞪他一眼,见他一副享受模样,自己这一嗔怒,对他竟然是丝毫没有影响。 这便是诗词歌赋无一不通的那个萧家家丁么?秦仙儿迷惑了。 秦仙儿身影飞快,三下两下便跃到了一处废弃的井中,这井甚深,却是正处在宅地正中。林晚荣愣了一下,怎么不往远处跑,偏要来到这贼窝正中? 秦仙儿见他神色疑惑,轻轻一笑道:“那外围颇多警戒,一时难以脱困,便让他们以为你已被救走,可绝对想不到你还会停在这里。公子稍待,我去去便回。”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日啊,这小姐不是拿老子的性命开玩笑吗?这有些老子玩不起啊,要是再被抓到了,那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林晚荣心里扑嗵扑嗵直跳,急忙拉住她手道:“小姐,别玩我好不好,我有心脏病地。” 秦仙儿掩唇一笑,道:“你方才那般作恶,怎么不说有病?” 林晚荣老脸难得地红了一下,但他是久经考验的厚脸皮,便死皮赖脸的拉住了秦仙儿小手道:“这枯井之下,群狼之中,我们两个坐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看看月亮,私定一下终身,不也美好的很么?干嘛急着走啊!” 秦仙儿心里急跳了一下,对他这种天马行空的思维方式极不习惯,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心道他这人脸皮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这般话儿竟然随口说来,也不知有多少女子上了他的当了。 想到女子,她心里便有些不舒服,那日没杀的了肖青璇一直是她的遗憾,只是看林晚荣这么急切地拉着自己的手,她心里好受了点,便温柔道:“公子知道我地身份吗?” 林晚荣在她小手上轻轻摸了一下,道:“当然知道啊,你不就是秦淮河畔妙玉坊中那美如天仙的小花魁秦仙儿小姐么?我对你很崇拜的。” 他这马屁端地狠毒,被他又摸又捧,秦仙儿脸色通红,有点不敢说话了,良久才道:“那你知道我另一个身份吗?不瞒公子你说,我是这白莲教中人,别人都叫我妖女。” “妖女好啊。”林晚荣大咧咧说道:“我见过什么贞女、荡女、淑女、熟女、却还没见过妖女呢,越妖我越喜欢。” 听了这话,泰仙儿纵是狐媚的妖女,却也忍不住脸上大臊,心道这人坏透了,偏还自己心里透着欢喜,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气了。 “不过白莲教嘛,我不喜欢。”林晚荣眼里闪过一丝怒火,哼了一声,又看了秦仙儿一眼,调笑道:“白莲教的妖女嘛,我却是越看越喜欢。” “公子----”秦仙儿吃不得他这般肉麻无耻的话语,脸色羞红似要滴下水来,轻声道:“我是这白莲教中人,待会儿他们不见了我,便要怀疑我的。” “怀疑就标疑,大不了反出这白莲教,反正这白莲教也不是什么好路数,总有一天我要灭了它的。”有了这妮子,还怕个屁的白莲教,老子没武功,偏要找些武功高的美女护身,气死那些贼子。 “公子快莫要如此说话。”秦仙儿一惊道:“我与白莲教似水相依,若是没了白莲便没了我。” 见她如此惊恐,林晚荣也不忍心再说,大不了以后干白莲教的时候,先把这妮子干得在床上起不来,那样她见不到也就不用为难了。 “那你快去吧。”林晚荣说道。 秦仙儿嗯了一声,却又听他道:“对了,我方才见那边甚是吵闹,是不是大小姐出事了?” 秦仙儿望他一眼道:“你就这么关心这萧大小姐么?” 见林晚荣点头,秦仙儿紧紧握了握小手,眼中却闪过一丝厉芒道:“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