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情根深种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二章 情根深种

. “什么?”林晚荣大吃了一惊,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消息太意外了,意外的令人难以置信,他深深吸了口气,望着秦仙儿道:“你确信她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泰仙儿神色冷了下来,道:“死了便是死了,难道还会有假的不成?” 林晚荣见她神色认真,不似作假,心里一咯噔,不会吧,那丫头真的死了?日啊,不久之前还在和老子斗嘴,怎么转眼之间竟然死了?忽然想起自己被带走之前,大小姐那一声充满了关怀的惊呼,林晚荣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若是大小姐真的死了,那萧家怎么办,玉霜又怎么办?那小丫头还不哭得死了过去?想想都心疼啊。 林晚荣觉得自己心里很是难受,这么长时间以来,和这个小妞吵吵闹闹,能对上眼的虽没有几次,却已结成了深厚的战斗友谊,怎么忽然之间就没了呢? 想起打她屁股时的情形,想起她骄傲的样子,林晚荣叹了口气,他的心逐渐冷了下来,眼神也深邃了许多,松开了秦仙儿的小手,沉声道:“秦小姐,请你告诉我,大小姐是怎么死的?” 秦仙儿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望着他道:“你真的就这么关心萧大小姐么?” 林晚荣郑重的点点头道:“是的,她是我的朋友,我当然会关心她。她被白莲教虏来,又死在这里,那便与白莲教脱不了干系。我林晚荣在此发誓,不灭了白莲教,我誓不为人。” 秦仙儿听他发誓,鼻子一酸,泪眼婆娑的望着他道:“公子,仙儿也是白莲教中人。你便也要灭了仙儿么?” 林晚荣见她神情楚楚可怜,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滥杀无辜。残害百姓,是死有余辜。” 秦仙儿咯咯一笑,脸色却是惨白,凄道:“公子。你错了,仙儿是白莲教的妖女,杀的人比他们还多,这身上的罪恶,便是十辈子也洗不请了。你若是要诛杀他们,便要连我一起杀了。” 日啊。这丫头怎么这么爱钻牛角尖呢,林晚荣很是无奈,道:“仙儿。你为什么会加入这白莲教呢?” “我师父便是这白莲教主,我不入白莲,谁入白莲?”秦仙儿神色凄惨,轻轻说道。 “你师父她待你好吗?若是不好,我们便反了她。”林晚荣邪恶教唆道。 “我自小便是师父养大,她老人家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么能反她?便是杀了我。我也不能背叛师父。”秦仙儿坚定的道。 林晚荣有些头疼,这事儿还真是不好办了。若是干掉了白莲教,这仙儿便要伤心,若是不干掉白莲教。不仅那玉霜伤心,就连自己也是心里难安。 秦仙儿见他久久不说话,凄然一笑道:“公子,你这是嫌弃仙儿了么?” 林晚荣拉住她手道:“仙儿,你这是说的哪里话,你这样拼了性命的救我,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你呢?” 秦仙儿幽幽叹了口气道:“你只是感激我对你地救命之思,别的却都说不上了,对那大小姐却是情深义重。” 林晚荣觉得头脑有点混乱,这大小姐的死讯,让他脑袋里像是进了浆糊,萧家怎么办,玉霜怎么办,萧家地大小事务怎么办,香水怎么办?日啊,平时没留意到这个小姐的重要性,今日出了这事,方才明白,这大小姐死不得啊。 秦仙儿见他神色痴痴呆呆,心里更是酸苦,叹道:“公子,若是仙儿死了,你也会这样伤心么?” “别说傻话,”林晚荣轻道:“你长得漂亮,又武艺高强,不会死的。” “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是不是也会一样的伤心?”泰仙儿望着他道。 林晚荣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骤然躲听这大小姐地死讯,他哪里还有心思跟这秦仙儿调情,他苦笑了一下,道:“仙儿,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大小姐?” 秦仙儿望着他冷笑道:“你真的想知道么?” 林晚荣点头,秦仙儿脸上浮起一丝奇怪的笑容道:“既然如此,你便看清楚了,杀死大小姐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什么?是你?”林晚荣惊道,这个谐息比大小姐之死,更让他吃惊。 秦仙儿郑重点头道:“没错,是我。” 林晚荣懵了,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枉他自称聪明绝顶,却也没有办法推断眼前的事。秦仙儿杀死了大小姐?这他妈都是哪跟哪儿啊。 林晚荣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一再的告诫自己,冷静,冷静,这事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你为什么要杀大小姐?”林晚荣强迫自己平心静气下来,这个丫头没有杀大小姐地理由。 “你被师兄他们押过来,我没有办法,只好用那调虎离山,给萧大小姐下了毒药。待到她毒发,趁他们过去察毒之际,我便来救你。”秦仙儿平静的道。 林晚荣恶汗,这么说,你这调虎离山之计却是为了救我?他苦笑道:“秦小姐啊,你用什么药不好,为什么偏要用毒药呢,那会死人的。用蒙汗药不行么,这个是行走江湖必备用品吧,连我手里都有些呢。” 秦仙儿哼道:“我是白莲教地妖女,只会杀人,不会救人,手里的也只有毒药,哪会用什么蒙汗药。我手上沾的鲜血多了,再多这一点,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与那大小姐并无丝毫瓜葛,我杀她一命,救你一命,她也值了,怨只能怨她自己命薄了些。” 林晚荣叹道:“你怎么能够随便杀人?你杀了她,救了我。却不是陷我于不义么?唉,与其这样,我这命不要也罢。” 秦仙儿忍住眼泪道:“我是白莲教的妖女。做的邪事多了,也不多这一件,即便是她活过来,我也还是一样要杀她的。” 这还真他娘地是个妖女啊。你这一杀,叫我如何自处,林晚荣心里暗叹、老子本来以为自己很神奇,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却没想到这个妖女仙儿比老子还邪啊。 秦仙儿见他神色。心里的倔劲更上来了,哼道:“我杀她有什么了不起?便是那夜救你的那女子,我也一样要杀。” “你还要杀肖青璇?”林晚荣被她杀的烦了。声音大了些道:“既然如此,你便把我也杀了吧,省着我心烦。” 秦仙儿愣了一下,眼眶里泪珠打转道:“她叫肖青璇?你便这样维护着她,连自己性命也不要了么?” 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整天杀杀杀地,都快成女魔头了,在那妙玉坊的时候,不是挺好一个女孩子么,怎么回到了这白莲,却变得这样野蛮,这白莲教,还真他妈邪门了。 “说不出话来了吧?那肖青璇。我一定要杀。”秦仙儿眼中射过一丝厉芒道。 “杀杀杀杀,杀个没完了。为什么要杀她?是不是吃醋了?”林晚荣大声道。 秦仙儿脸上一红,道:“想杀便杀,哪里和吃醋扯的上关系?” 看她样子,谁还不知道,这丫头啊,醋性未免太大了些,林晚荣叹道:“好了,以后别再随便杀人了。把那解药给我吧。” “什么解药?”泰仙儿道。 “什么解药?这还不明白?大小姐地解药!”林晚荣说道。 “那是烈性毒药,沾之即死,没有解药地。”秦仙儿道,末了却又小声加了句:“就算有解药,我也不会给的。” “既然如此,你把那毒药给我一份吧。”林晚荣道。 “你要毒药干什么?”秦仙儿一惊。 “我吃着试试啊,看看会不会死。”林晚荣无奈的道。 听说他要以身试毒,秦仙儿泪珠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泣道:“为了她,你宁愿不要了性命?” 林晚荣又好气又好笑,这丫头,要说吃醋,也还轮不到你啊。想想自己与这秦仙儿相交的过程,在妙玉坊每日与她相对,却没想到她对自己已经是情根深种了,不仅三番两次的预警,这次又是亲身涉险相救,单就这份情意来说,他感激不尽欣喜不已。只是这小姐的醋性也太大了些,若真是要了她,那家里还不闹翻天了? 唉,被美女倒追,却原来是这么件痛苦的事情啊。他无奈的摇头苦笑,说道:“秦小姐啊,我与这萧大小姐并非你想亲地那样。我和她只是泛泛之交,没什么瓜葛,你也知道,她是萧家大小姐,我是萧家的下人,我能不救她吗?” “当真?”秦仙儿心里好受了些,急忙抬起头道,脸上的泪珠儿还没擦去,有如梨花带雨,好看之极。 林晚荣看得呆了一呆,心道,这丫头,美成这样,说她不是妖女,还真没人信。 “放心吧,我与她之间,除了吵架就是吵架,没有你想象地那样龌龊。”林晚荣笑道。 “你才龌龊呢。”秦仙儿羞涩道。 “那解药拿来吧。”林晚荣伸出手道。 秦仙儿委屈的哼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解药?” 林晚荣听她语气,心中顿时大喜,急忙大方的拉住她的手道:“因为我知道仙儿不会那样随便滥杀无辜的。” 秦仙儿叹口气道:“公子有所不知,仙儿的确是杀人无数,这手上地性命,连我自己都数不清了。” “不管怎么说,你把这解药交给我了,那便说明你没有杀大小姐的心思啊。”得知大小姐没有死,林晚荣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 秦仙儿摇头道:“这药其实不用解药,一个时辰之后,她便会自动醒了过来。” “真的?”林晚荣惊喜道,这丫头,就喜欢故弄玄虚,真是该打。 “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她落到师兄的手里。只怕是连死都不如了,我只愿意救你,可不愿意救她。”秦仙儿嘟着嘴道。林晚荣心里阵阵恶汗。暗道这小妞的心思可真是不可琢磨,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要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秦仙儿又哼了声道:“这次她地命算是公子救的,下次。我还是要杀她的。” 神啊,饶了我吧,这小姐吃醋可不是一般地强啊,最要命的是,她的功夫比老子强上千倍万倍,难道真要找个野蛮女友?可是巧巧怎么办。玉霜怎么办?这两个小丫头都是老子的心肝宝贝,遇上秦仙儿这醋坛子,她要是万一不高兴。喀察咔嚓两下,老子真是要痛苦一辈子地。 见林晚荣愁眉不展的样子,秦仙儿叹了口气道:“公子,你是不是很讨厌仙儿?” 林晚荣实话实说道:“仙儿,你现在这个性格,与你在妙玉坊时相差太大。我确实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秦仙儿道:“自然这个才是真正的我了。在妙玉坊时要人前做戏,没有多大乐趣。” 林晚荣眉头一苦,秦仙儿却是嘿唾一声轻笑道:“公子不必担心,仙儿与你在一起时,是真的开心,绝无虚假。” 你开心了,我却苦了,林晚荣见秦仙儿笑的像个小狐仙似地。心里却是腾的生起一股怒火来,你这丫头,吃醋了便要杀人,要不教训一下你这小姐,老子以后还不知道担多少惊受多少怕呢。若不是眼下暂时没空,老子定要把你弄上床去,管你什么侠女高手,叫上几声哥哥老公,便统统向老子投降,林晚荣龌龊的想到。 他虽不会武术,但是对付秦仙儿这样地女高手,却是大大的有一套,当下便大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道:“仙儿,你若是这样以后胡乱杀人,可就真的没人喜欢你了。” 秦仙儿叹道:“我也不想胡乱杀人,可是没有人管住我,我这个毛病可改不过来。“她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轻声道:“要不然,公子,你让仙儿陪在你身边,管管我这个毛病吧。” “好啊。”林晚荣举五肢赞成,有这样一个武林高手又是一个绝世美女跟在在身边,要多拉风那就有多拉风。 “可是,我是白莲教的妖女。”秦仙儿哀怨道:“跟在你身边,怕是连累了你。”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那你脱离了白莲教便成了。” 这话却是触动了秦仙儿地心事,她深深看了林晚荣一眼,低下头去,神色幽怨间,从那个心狠手辣的妖女,却又变成了一个深闺怨妇。 “公子,等诸事了了之后,仙儿便永远跟在你身边好不好?”秦仙儿忽然抬起头来,充满期冀的道。 林晚荣拉着她的小手,点头道:“嗯,到时候,我们一起笑傲江湖。” 咯咯,听他大言不惭的瞎吹,秦仙儿却是掩住小嘴娇笑了起来,心中却觉得,与他这般的说话特别的快活。 秦仙儿与她说话,已经过了盏茶的功夫,知道自己再不离去的话,便会引起别人的疑心,她咬了咬嘴唇,对林晚荣道:“公子,我要上去了。” 林晚荣轻轻点头,本来还想说什么请她好好照看一下大小姐的话,只是想想这小姐的手腕,还是算了吧。 秦仙儿深深望了他一眼,面含羞涩道:“公子,你在这里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林晚荣见她神色娇羞妩媚,心道,这才温柔嘛,却听她又轻轻道:“肖青璇那狐媚子,我是一定要杀的。” 扑通,林晚荣当场栽倒,都这时候了、这小姐还不忘吃醋,也算是绝了。 萧大小姐的囚室中,华服公子铁青着脸站在原处,他身后立着陆中平二人,俱是禁若寒蝉,不敢说一句话,床上却是躺着昏迷不醒的萧玉若。 “中平,你说换班的巡守看到萧大小姐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了?”华服公子旁边那青年道。 “是的。中间没有发生过任何异常动静,大小姐也一直没塔任何人动过她。二师妹刚才来为大小姐检查过,只是昏迷了过去,一个时辰之后自会醒来。”陆中平道。 “晚了,晚了。”华服公子威叹道:“好一招调虎离山。那林三恐怕此刻早已走的远了。” 华服公子旁边那青年道:“只是此人为何单单劫走林三,却不带走大小姐呢?林三只是一个粗鄙的家丁,他能有什么价值呢?” “莫不是也是为了那秘方?公子,我们近日在金陵城中做了几家大户,皆是遇到了一个神秘的白衣女子阻拦,那日劫走这林三,那女子连命都不要了去救他,莫非就是她所为?”陆中平道。 华服公子吃了一惊道:“若真是这样,此处恐怕已经暴露,已不是久留之地。陆中平,你带着你教里的人先撤。另外通知程德手下人马,计划提前,让他们往这山上冲。那林三,便等日后再收拾吧。” 他又看了身边那华服青年一眼,笑着道:“今日便是你和这萧大小姐洞房花烛了,本王就祝你们百年好合了。” “谢小王爷。”那青年感激的道,三个人一起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