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要和你双修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要和你双修

. 林晚荣在井下枯坐无聊,心里还是很有些担心那萧大小姐,只是眼下他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有等待二字。 反正枯坐无聊,不如找点什么东西来玩一玩。他在怀里搜了一下,除了几两碎银之外,便只有那本春宫画册了。 他将那春宫画册拿了出来,借着淡淡的月光仔细斟酌起来、越看越是心痒痒,这小册上的人物在月光下身影淡淡,偏就神态活灵活现,惹人遐思。 妈的,花样可真多啊,估计画这小册的人便是在床上边干边画的,太他妈逼真了,以后要和巧巧好好的试试,他脸上泛起一丝淫笑,别人都是借月光读圣书,他却是借月看黄书,也真有些淫的境界了。 正看的高兴,却听一阵香风吹过,一个白色身影落下井来,含笑站在自己面前。 “肖小姐,是你?”林晚荣一喜,刚走一个高手,又来了一个高手,老子今天想被抓都难了。他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肖青璇笑道:“那个秦仙儿对你不赖,拼了命的救你,你可要好好报答她啊。” 林晚荣道:“你都看到了?” 肖青璇点头道:“我来的有些时候了,见你被困在那房间,便想去看看你,却没曾想被人抢先了一步。” 林晚荣知道她说的是秦仙儿,便点点头笑道:“秦小姐待我不错,肖小姐却也不差。我总觉得我长得太帅,这是个大麻烦。” 肖青璇与他在一起的日子不少了,早已习惯了他的自吹自擂,当下当作没听到般道:“我却不是专门为了你来的,这白莲教的妖人作恶多端,人人见而诛之。” “我知道。你是顺便,顺便而已。”林晚荣嘿嘿一笑道。 肖青璇脸上有些发热,见他手里的画册,急忙转移话题道:“你拿的是什么东西,看的这么专心?” 原来那画册他还拿在手里,林晚荣见也躲不过,索性大大方方笑道:“我在做些研究。” “研究?什么研究?”肖青璇知道他地古怪玩意儿多,还道他又是在研究那香水类似的东西呢,便好奇的道:“能不能先给我看看?” 林晚荣面色古怪的道:“给你看看可以,但你待会儿可别怪我。” 肖青璇奇怪的道:“你既是做些研究。我又怪你干什么。” 她自林晚荣手中接过小册,只瞥了一眼,便已脸色羞红,轻啐道:“你这人----恁地坏了些,竟看这些东西,还骗我说在做什么研究?”林晚荣嘿嘿一笑道:“这夫妻之事,却是天道,我研究些天道,能有什么错?” 明明是件流氓之事,却被他说地义正严词,肖青璇虽害羞,却也不禁莞尔,心道。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他敢这样大言不惭的说出来了。 目光无意识的又落在了那小册之上,肖青璇神色先是害羞,接着好奇,最后竟是郑重无比。 林晚荣见她看那小册看的津津有味。心里很是有些奇怪。她怎么也对这小册感兴趣,还在我面前旁若无人的看了起来?莫非是找到知音了?还是女知音?这月下看黄书,还是一男一女、日啊,想不发生点什么都难啊。 肖青璇神情郑重地道:“你这画册是从哪儿来的?” 林晚荣心道,怎么,要刨根问底啊,当下答道:“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 肖青璇叹了口气道:“你身有如此宝物,却偏不自知,真是被你这人气死了?” “宝物?这不就是一本黄----一本画册。能是什么宝物?”林晚荣奇怪的道。 肖青璇又好气又好笑,只觉得他平时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事儿上就犯傻了呢。她望着他微笑道:“这是一门神秘的双修法门,不分年纪皆可修炼。” 双修?日啊,这个名词可熟的很,貌似魏老头也曾经说过一次,但那时他也没在意,此时在这肖青璇口中说来,自然意义非常了。 见肖青璇在这月光之下,神色温柔,貌美如花,林晚荣心里急跳,妈的,管你什么魔女侠女,该调戏的一个也不能少,当下厚着脸皮装糊涂道:“双修?双修是什么?肯小姐可否为我详细解释一番?” 肖青璇见他眉间奸笑,便知道这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脸上一红,恼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老实,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没点正经。” 林晚荣嘿嘿道:“我只和你这样,对别人我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 这话儿听得心里欢喜,肖青璇心里跳了两下,哼了声道:“你怕是与那秦仙儿也是如此说话吧。” 林晚荣心道,老子这是美男计兼甜言蜜语攻势,两者夹攻之下,任你是石女,也要乖乖的开花。他装作正色道:“这双修之术有个什么用途吗?” 肖青璇望了他一眼道:“这双修之术,正适合你这种没有内力基础的人了,不用下苦功,来的又快,最是适合你这种喜欢偷懒地人。” 林晚荣苦笑,我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么,见肖青璇脸上含笑,知道她是在报复自己方才对她的调戏,便也微微一笑看着她。 “只要你寻到了武功高强的女子与你双修,对你两人都会大有好处。”肖青璇接着说道。 林晚荣哦了一声道:“有多大好处呢,能不能像你这般高来高去,随便杀人?” 肖青璇白他一眼道:“我也没试过,又如何知道?总之对你是大有好处就是了。” “你也没试过?”林晚荣大惊道:“我也没试过哎,这样吧,趁着今晚夜黑风高,我们大家又都有空,不如一起做个研究好不好。” 肖青璇怒瞪了他一眼道:“你胡说些什么。当我是好欺负的么?” 林晚荣心里暗叹一声,妈地,你们都是不好欺负地,就只有我是好欺负的,这双修功也不知道有多大神奇,能不能让我变成不好欺负的。 他想到了这些事,便没了调笑的心思,淡淡叹了口气道:“我只是与你开个玩笑,我一向喜欢与你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 这泡妞的甜言蜜语大法。林晚荣深得其中三味,被他用来竟是无处不在。肖青璇想想,与他交往以来,被他占便宜地次数多不胜数,也不在乎这一次了,又见他默默不语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便道:“你不要对我说些轻薄话,我们两个好好说话。” 林万荣嘿嘿笑道:“不与你说些轻薄话。我去对别人说好了。” “是秦仙儿么?”肖青璇咬咬牙问道。林晚荣哈哈一笑,却没有说话。 肖青璇轻叹一声道:“秦仙儿对你情深义重,你可要好好照应她。” 林晚荣心里很有些感慨,那个妖女秦仙儿口口声声说着要杀肖青璇。肖青璇却还处处为她说话。回想与肖青璇相识以来,除了第一次见面被她杀个半死之外,其他的时候,这丫头却还是有些温柔的。 肖青璇叹了口气道:“我们在这井下说了些话儿,那白莲教的贼人也应该退地差不多了。我们这便出去了吧?” 林晚荣疑感道:“白莲教跑了?” 肖青璇点点头道:“你被人救走了。他们以为这个地方已经暴露,岂有不走之理?” 林晚荣一惊道:“那大小姐呢?” “不太清楚,应该也被白莲教带走了吧。”肖青璇淡淡道。 被白莲教带走了?那可麻烦大了,之前两个人在一起,还能有个互相的照应和安慰,现在她被白莲教带走了。以后再到哪里去寻她呢。 肖青璇见他神色低落,忍不住笑道:“你对这个萧大小姐倒也不薄。放心吧,她没有被带走,留下来了,山下来了大批的官兵,他们好像是准备演一出什么好戏呢。” “官兵?”林晚荣道:“他们是来救大小姐地么?” 肖青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但这些官兵都是江苏都指挥使程德手下的绿营。” 程德?萧大小姐地面子这么大,能请的动都指挥使大人?这里面透着古怪! 林晚荣摇摇头道:“这里面恐怕有些蹊跷,肖小姐,大小姐还在那囚房里吗?” 肖青璇点头道:“放心吧,你那个大小姐,还在里面呢。白莲教在金陵作恶多时了,程德一直没有动作,偏偏这萧大小姐有难的时候,他便出现了,而且动作如此迅速,我到这里都花费了一番手脚,他又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白莲教的巢穴的?” 听她这一番话,林晚荣更肯定这里面有问题,也更担心萧大小姐。二人急匆匆出了废井,却见院子里空空,白莲教的那些人连带着那华服公子,全部都不见了。 “这倒是怪了,秦仙儿怎么也跑了呢?”林晚荣问道。 肖青璇白他一眼道:“被她那些师兄师妹看着,她就是想来找你也不行啊。” 林晚荣心里着急,拉住肖青璇,急急向大小姐那囚室行去,走不了几步,便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踏进了囚室,看那身影,似乎是陆中平。 林晚荣心里一咯噔,妈的,别是这家伙垂涎大小姐,要对她动手了吧,日,老子来地可正是时候啊。二人脚步匆匆,距那囚室还有一半的路程的时候,却见陆中平又出来,整个过程不过数十秒的功夫。他行色匆匆,往囚室望了一眼,嘴角却浮起一丝得意地冷笑。 正在此时,山下却传来一阵厮杀声,火把熊熊中,数千兵马旗帜鲜亮的杀上山来。 “白莲匪徒,速速放下萧大小姐束手就擒,饶你不死。”那兵马中一个公子模样的人高声喊道。距离隔着太远,看不清楚面目。 妈的,这样没营养的话你也说地出来,被你这样一喊,那匪徒不跑才是怪事呢。那肖青璇却是冷哼了一声道:“一丘之貉。” 两个人这一耽搁间,却见那陆中平已经走得远了。林晚荣担心大小姐,急忙闯进囚室,肖青璇动作更快,先他之前进入石室。 室中空旷,林晚荣一眼便看见那萧大小姐神态安详地躺在床上。除了没有苏醒之外,却未见任何异常。他心里舒了口气,总算大小姐没事,一个时辰过了,她也应该马上就要醒了。 肖青璇靠身处却是一个香炉,炉中点着一炷香,似是刚刚燃上,袅袅香烟方才升起,还没来得及蔓延。肖青璇离得最近。轻嗅了几口,只觉香火中有一种妖异地香味,撩拨的她心神难宁。 “卑鄙----”她急忙长袖轻掩,将那香火熄灭。脸上却泛起两抹妖异的红色。 “怎么了?”林晚荣急忙问道,他此时正站在大小姐床边,那香火离二人还有一段距离,又被肖青璇迅速的扑灭了,林晚荣没有闻到那味道。故没有感觉。 肖青璇道:“这里不安全。我们快些离开。”虽然山脚下已经有官军冲来,但是林晚荣和肖青璇都知道,这里面必然有着奸诈,二人自然不敢怠慢,林晚荣拉起大小姐,便往自己身上扛去。 正在此时,大小姐嘤咛一声,竟是缓缓睁眼开来,显然是那药效已过,秦仙儿那丫头还真没骗人。 大小姐蒙蒙然看了一眼。见立在眼前的人青衣小帽,笑得那么讨厌,可不就正是那个讨厌的林三么?她欣喜的道:“林三,你回来了?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我没事,他们请我去吃茶来着。大小姐你没什么事吧?”林晚荣轻松道。 大小姐摇了摇头,看见一个美丽高雅如仙子般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前,不由得吃了一惊道:“林三,她,她是谁?” “她是我一个朋友,我请来帮忙的。那些贼人已经被打跑了,我们这就走吧。”林晚荣道。 大小姐看了肖青璇一眼,还没说话,便听见传来一阵马嘶声,一个高亢地声音叫道:“玉若贤妹,你不要担心,愚兄这就来救你了。” 萧大小姐听这声音,吃了一惊、道:“这好像是陶东成地声音,他怎么会来这里?” 林晚荣心中冷笑,望着大小姐正色道:“大小姐,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那陶东成?” 大小姐脸上红了一下,道:“你这人虽然不老实,又喜欢到处占便宜,但对我萧家总算还有几分忠心,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了。” 林晚荣无奈苦笑,这小姐啊,夸我之前不忘先损我一通,还真成习惯了。那肖青璇的脸色却是有些红,对着林晚荣急道:“程德的兵马马上就要冲上来了,我们快走吧。” 林晚荣点点头,拉着大小姐的袖子就往外走,出了门口,就见远处一匹白马风驰电掣般驶来,骑在白马上的,正是那个陶东成。 “玉若,我来救你了。”陶东成边策马,边高声呼喊着,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是来救人的。 那个陶东成离自己还有四五十米远的距离,林晚荣见脚边有一块巴掌大的石头,便顺手捡拾了起来,萧玉若奇怪的道:“林三,你要干什么?” 林晚荣嘿嘿道:“没什么,我最讨厌这种唐僧了。”他小时候扔石头是把好手,见那个陶东成威风凛凛冲在最前,距离自己几人已经不过二十米距离,他便瞄准那马头,使劲将石头扔了出去,正中那马头。 “嘶----”那白马一声惊叫,前蹄跃起,几乎与地面垂直了,陶东成便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让你骑白马,在老子面靠装王子。林晚荣打了个胜利的手势,对肖青璇道:“官兵杀来了,我们快跑吧。” “林三,这陶东成像是来救我们的,真奇怪了。”萧玉若对林晚荣道。 林晚荣看她一眼,叹道:“大小姐,你相信我吗?” 萧玉若见他神色前所未有地正经,便点点头道:“我自然是相信了。” 林晚荣心道,这小妞总算没有浪费我那一番担心,正要说话,却觉得身体一轻,竟是肖青璇拉住了他与萧玉若的手,身形腾空向远处而去。 陶东成爬起来,看着林晚荣三人的背影,狠狠的踢了一脚。妈的,又是这个林三坏了老子好事。只是这小子不是已经逃走了吗,怎么又在这关键时候跑了出来?那便宜岂不是让他白白得了? 本来一切都是算计好地,他知道这大小姐性子刚烈,若是用强,即便得了手,那萧玉若也必定会寻死,也得不到萧家,这才精心设计了这一幕。大小姐何时醒来,香炉何时发挥作用,自己如何在适当地时机赶到,“杀退贼人,救了小姐”,又趁着大小姐“需要”,与她成就好事。这样萧玉若心里没有那么多反感,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其自然了。可是千算万算,却没料到这个已经“逃跑”的林三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还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 他眼睛通红,也顾不上大小姐了,对着跟在身后的兵士挥道:“放箭----” 箭雨又疾又快,向着林晚荣三人飞去,只是三人去势比箭更快,箭支纷纷落了空。 林晚荣握住肖青璇的小手,感觉她身上越来越烫,急忙转头看去,却见她额头汗珠涔涔,脸色通红,竟似是得了病般。 “青璇,你怎么了?”林晚荣急忙道。他对这个肖青璇一向是称作肖小姐,但此时见她受苦,也不知怎么,青璇两个字便轻易的出了口。 肖青璇眼中闪过一丝安慰,脸上却是火般滚烫,忍住羞涩紧紧贴在他耳边道:“快寻个地方,我要与你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