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春色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四章 春色

. “不----是吧?”林晚荣吃惊道。她这话儿也太诡异了些,刚才在井下与她谈起双修的话题,她还那样羞涩不堪又横眉以对,怎么转眼间,却又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呢。难道天上真的会掉馅饼?这个馅饼,也未免太大了点吧。 他声音大了些,连那边的萧玉若也是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肖青璇一眼。她心里很有些疑感,这个林三与这个天仙般的女子如此亲密,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萧大小姐虽然自负美貌,但是在肖青璇面前,却还是差了几分。她心里叹了一声,这个恶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奇怪的事情在瞒着自己呢。 肖青璇脸色潮红,看他一眼,咬了咬牙,一口气带着他们奔走了近一个时辰。虽然是带着两个人,但她的速度之快,那些官军又怎能和她相比?这一番奔跑下来,早已将官兵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三个人走的却是另外一条下山的道路,崎岖不平泥泞不堪,但是在肖青璇眼里,却也算不了什么。急着奔走一番,眼见旁边一处空旷的山谷,半截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肖青璇拉着二人而上,入内一看,地方宽敞,地面干燥,倒是很适合歇脚。 肖青璇脸色艳红,看了一眼萧玉若道:“萧大小姐,你走了这么会功夫也累了吧,先休息一会儿。”她说着话,萧玉若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便已经被她点了穴道昏睡了过去。 林晚荣见肖青璇神色不对劲,急忙道:“青璇,这是怎么回事?” 肖青璇深深望他一眼道:“那些贼人无耻,竟在大小姐房里放了春药,幸亏我发现的早,及时的覆灭了它。加上大小姐又在昏睡中尚未醒来,还没来得及吸进去,才能侥幸躲过。否则。她也难逃毒手。” 春药?奇淫合欢散?我爱一棒槌?林晚荣顿时来了精神道:“这春药可是个好东西啊、哪里有卖的?我去买些来防身。” 肖青璇白他一眼道:“你要那些东西做什么,却是拿来使坏的吧?” 林晚荣厚着脸皮道:“我哪里还用的着那东西,我站在这里,便是最强的春药了。” 这话无耻地没边。肖青璇脸上红的像是要滴出水来,轻道:“我遇上你,也算是倒了雾。从来就没遇到过好事。” 林晚荣想起她刚才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心里痒痒,道:“青璇,你方才和我说地那话儿是些什么意思?” 肖青璇长长一叹道:“我方才说,你和大小姐幸运。逃离了那春药,可是也有人不幸,却中了那春药。”说到春药,她脸上的羞意,似乎是将这石壁也映上了几分红色。 林晚荣心中一惊,道:“青璇,莫非是你----” 肖青璇眼中浮上泪珠儿道:“我离那香火太近,吸入了几口,闭气已是来不及。这春药也不知道是谁配出来的,霸道无比,我纵是有些武艺,却也拿它没法。我这是前世造的冤孽,却让我遇到了你。” 林晚荣愣了愣,这传说中的春药真的有这么厉害?不就是通过药物刺激体内地荷尔蒙分泌。从而让女性产生亢奋的性欲么?不一定要上床解决的,还有另外的解决办法,例如自渎,他很阴暗的想道。 不过这法儿太过于阴损,有我在此还用得着那笨法?直接来多干脆。他挺起胸膛大义凛然的道:“青璇,你是为了救我才中了这什么破毒的,只要能救你,我便是什么也愿意做。” 肖青璇叹了口气一眼道:“你占了这大便宜,却还如此说话,分明是没将我放在眼里了。” 林晚荣见她脸色红润,脸颊儿上沾满了泪珠儿,偏又生得貌似天仙,那委屈的神色,叫人看得又爱又怜,林晚荣叹了口气道:“青璇,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喜欢和你这样说话,我们就这样一辈子说话,好不好?” 肯青碰眼中泪珠簇簇而下,道:“你这是要与我订那白头之约么?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 林晚荣摇头不屑的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女子,是我喜欢的女子,这便够了。就算你就是皇帝老头的女儿,我也要把你抢过来。” 肖青璇轻轻叹了口气,道:“便未必如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是不能靠人力来解决的。” 林晚荣不去理她的话,反问道:“青璇,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肖青璇想了想,羞涩道:“有点坏,有点赖皮,有点本事。” “只是有点么?”林晚荣笑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林晚荣不敢做的事,你要相信我,更要相信你的眼光。” “吹牛皮。”肖青璇心里的清明在渐渐失去,她望着林晚荣,眼神中有着深深的迷离,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遇见了你,明明知道你不能沾惹,却还要每天都与你说话,这便是我的冤孽了。” 她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银牙轻咬,羞涩地望着林晚荣道:“你喜不喜欢看我的样子?” 她的容貌绝美,气质高雅,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华贵,望着林晚荣轻轻一笑,缓缓转动身躯,美绝人寰的身影便像一朵绚烂的牡丹花,盛开在让这天地之间,为这荒谷增加了无尽的春色,直令日月都失去了颜色。 “青璇,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林晚荣看得呆了,喃喃说道。他在前世,风月场所去的也不少,女朋友也有过一打,但是论起容貌与气质,皆是无人能和肖青璇相比。这倒不是说他忘了巧巧和玉霜,那两个丫头也是大大的美人,巧巧温柔贤淑。玉霜娇憨爽直,与这个肖青璇的气质完全不同。肖青璇却是集绝丽容貌与高雅气质于一身,说她最美。并不为过。 “你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儿骗我。”肖青璇眼中满是泪珠,脸上却带着甜甜的笑容嗔道。 她知道今天这一关是躲不过了,面对人生最重要的一次经历,她有些紧张,却更想放纵一下自己。自己与他。也许仅有这一夜的缘分,又何必要约束了自己呢? 她轻轻解开自己高盘地发髻,瀑布似的秀发便如一面光滑的缎子般低垂下来。如墨玉般黑亮,在映入洞中地淡淡月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辉。 林晚荣与她接触这么久,除了第一次误会外,其余的皆是看到她淡然高贵的样子,哪曾见过她妩媚如斯?他轻轻拉住肖青璇的手道:“青璇,能够遇见你。是上苍厚待我林晚荣。你真心待我。我若负了你,便天打雷----” 一只洁白晶莹地小手却覆上他嘴唇,肖青璇摇头道:“不要说,不要发誓,我知道你的心思。”她樱唇微微含笑,高悬的小巧鼻梁有如玉般晶莹,粉腮嫣红,冰肌雪肤,秋水为神,晶玉为骨。虽是羞涩不堪,却依然高贵出尘,就像是谪在了人间地仙子。 林晚荣看得阵阵心跳,他不是未经过人事的鲁男子,只是在这个美貌如仙的女子面前,竟也难免的束手束脚起来。 呸啊,你小子真没出息,没见过女色么?话说回来,他泡妞虽多,却还真没见过这般的绝色,眼前这个女子便是属于自己的么?不管那么多了,这个时候可不能讲客气,先抱了再说。 他一把将青璇揽进怀里,感觉那娇躯还带着微微的颤抖,他心里忍不住地甜蜜爱意,手上加了些劲,便温香软玉结结实实地抱了个满怀。 肖青璇依偎在他怀里,浑身阵阵发热,那春药的威力已经逐步发作,她抬起头来望着他,羞涩的眼神,就像一剂最好的春药,让林晚荣发狂起来。 他紧紧的搂着这柔软如棉的娇躯,将头深深埋藏在她秀丽乌黑的长发之中,品尝着那淡淡的发香。那淡淡的茉莉香水,混杂着一种处子特有的幽兰体香,如同甘醇地美酒,让人未饮先醉,透入心扉。 这肖青璇是林晚荣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出色的女子,并且差点殒命于她手上,想想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刁蛮傲气,没想到有一天竟会与自己这样的亲密。他宛如又回到了那两人初见的一刻,那一幕幕的场景在他脑间回放起来。 “原来你是小妞!”林晚荣在肖青璇耳边轻轻道。 这一声便如润物的春雨,击入了肖青璇的心扉,她心中一荡,甜蜜之中带着些羞涩,脸上浮现一个轻笑,在他耳边道:“你这登徒子----” 听到这温声软语,林晚荣顿时血脉贲张,他是典型的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动物,只觉得这丫头话语似是带着奇异的魔力,他紧紧抱住那娇嫩的身躯,胯下那小兄弟便瞬间勃起到顶峰,又粗又长,硬硬的抵在肖青璇香臀上,一双魔手竟缓缓伸向那臀上。 肖青璇似是被那春药折磨的失了力气,又似是娇羞,竟是倒在他怀里一动不动,待到那魔手带着巨大的热力,抚摸到她肥美的香臀上,她身体一阵筛糠般的轻颤,便软软地倒在他怀里,再也不敢动一下。 她香臀上的滑腻让林晚荣爱不释手,想想她那高贵的气质,林晚荣更是有一种征服的快感,便尽情发挥了禽兽本性,上下其手,揉揉捏捏,威觉就像是在抚摸着天底下最顺滑的缎子销魂蚀骨。这y头,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 肖青璇似乎是回复了一些清明,对着他嫣然一笑,轻道:“相公,我来为你宽衣吧。” 这一声相公入耳,林晚荣就像六月天吃了冰其淋,从头爽到脚。肖青璇娇躯轻轻颤抖,脸上潮红一片,轻轻解开他衣衫,露出他强壮的躯体。 都到这时候了,林晚荣也不与她客气了,揽住她腰肢道:“老婆,我也给你脱衣服吧。” 肖青璇嫣然一笑,神态无比的妩媚,玉臂轻展,娇躯有如飞天的仙女般一跃而起,光洁如玉的两只小腿轻轻一踢,外衫便已如一片轻轻的树----悠醒来,却见林晚荣紧紧搂抱着自己,睡梦兀自酣甜。她心里又是甜蜜又是苦涩,喟然一叹,却再也难以掩饰伤心,在他怀里嘤嘤哭泣了起来。 发泄良久,她才抬起头来,将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挂在他脖子间,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道:“你好生保重自己,莫要再像这次这般着了别人的道。” 她缓缓起身,留恋的看了睡的正香的林晚荣一眼,将凹凸玲珑的玉体缓缓掩在衣裙里,轻叹口气,又从随身携带的小包裹里取出一个长长的小盒,放在他身边,柔声道:“这是我托约克老师弄来赠你的东西,方才自京中送来,最是适合于你,你好好收留了。你虽然有了些功夫,却只能应付一般武林中人,遇上顶尖高手,还是这样东西最适合你。” “我走了之后,你莫要担心。若有缘分,纵是有些困苦,我们也能相聚,若无缘分,那便是天意弄人,也就这样罢了吧。”她说着已是泪如雨下,取过一方白色云锦,拿画眉小笔正要在上面写字,却听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道:“谁要说我与你没有缘分,我就去砍***。” 那声音清越中带着坚定,她抬头起来,却见林晚荣目光炯炯,正坚决望着自己。 “你,你醒了?“她轻声道,心中羞涩难当,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与他已是最亲密的人,另一方面,却是自己这些私房话儿让他听了个遍。 林晚荣拉过她手,将她紧紧拥在怀里道:“你这傻丫头,我要再不醒,老婆跑了都不知道。” 肖青璇靠在他怀里,泪珠沾满脸颊,轻道:“我驻足金陵日久,已是不该,又与你这般,更是犯了过错。你若是真心怜我,便不要逼我,待我好生将事情做完。明年七月初七,你到京城玉佛寺畔寻我。你我若是真有夫妻情份。便自会相见。” 林晚荣知道肖青璇的个性,她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子,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只是听她语气。却说什么天意缘份之类地。林晚荣从来不相信这些玩意儿,他拉住肖青璇的手道:“我是个坏人,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意,只知道握在手里的。便要好好珍惜。你已是我的妻子,这是老天都已无法改变的事实,任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他微微一笑道:“你既然现在有些事情,我自然也不强留你。这样吧,我们便做个游戏。明年七月初七,我们在京城中互相寻找,谁也不能赖皮。若是我先寻到你,我便亲你一百下,你若先寻到我,我就吃点亏,让你亲我一百下。但是谁要敢赖皮,我就打她地小屁股一百下。” 肖青璇又难过又好笑。慎道:“你这人,从来就不说点正经的。” 林晚荣握住她小手,正色道:“我从来就没这么正径过,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也知道,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明年七月初七,我要是见不到你,就在京城挨家挨户去贴广告,画上你地画像。说我老婆和我吵架,老婆气得挺着个大肚子跑了,家中小儿子没奶吃,哭着喊妈妈,要特别注明,我老婆国色天香气质非凡,乃是王公贵族家地千金小姐,请各位大叔大婶帮忙寻找。” 肖青璇羞道:“什么家中儿子没奶----这等话儿也说的出口,羞死人了。”她了解林晚荣的性格,这样厚脸皮的事情,别人不敢做,他却是定能做到地,而且还说不定会有什么更让人难堪的法儿呢。 她心中甜蜜,却又根本拿他这无赖没有办法,只得轻叹口气道:“可是你不知道----” “没有什么可是,”林晚荣直接截断她的话道:“我与我老婆在一起,谁也不能阻拦,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肖青璇见他神情决绝,欢喜和苦恼却同时涌了上来,这坏人,难道是我命中注定的魔星?她依偎在林晚荣怀里想道。 肖青璇本想是不辞而别,却没想到林晚荣根本就没睡着,这下可好,被他抓了个现形,在林晚荣面前她空有绝世地功夫,却怎么也使不出来。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林晚荣说些轻薄话儿,肖青璇纵是淡定功夫再出色,却也听得浑身酸软,幸好林晚荣怜惜她,也没趁机占她多大便宜,就是浑身上下细细摸索一下而已。 肖青璇与他讲了许多修炼功夫的事情,他正在青璇身上上下其手,左耳听入了七分,方右耳却已跑出了六分。肖青璇又羞涩又好笑,心道,他有了我那几成功力,寻常高手也难为不了他,再说又有了那样宝贝护身,也应该没什么危险了,便也不去强求他了。 天色渐渐的亮了,已是晨晓时分,肖青璇才起身、红着脸道:“我要走了。” “再聊一会儿嘛,这天还没黑呢,等天黑了再走好不好?”林晚荣死皮赖脸的道。 肖青璇心道,从昨夜天黑厮混到今日晨时,若是再等到天黑,恐怕我永远也下不了决心离开了。她嗔着看了他一眼,却已分不出是气恼还是欢喜,更不敢回头看他,运起身法一跃而起,直往远处奔去。 林晚荣在她身后大声喊道:“青璇,我会天天想你的。” 她身形顿了一顿,转过头看他一眼,眼中满是泪珠,又恨恨的跺了下脚,你这坏人,便是想赚我眼泪的吧。 见肖青璇的身影走的远了,林晚荣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这妮子,连老公都不要了,还真是有些性格呢。他往山洞走去,却见那些衣服都已收的整整齐齐,想想这些都是肖青璇做地,他又忍不住一阵得意,我这老婆还真是入得厅堂下的厨房啊。 昨夜,肖青璇已将那双修功夫好好与他解说了一番,免得他日后又把双修练成了采补。林晚荣嘿嘿直笑,在肖青璇指导下打出了一拳,竟是将一块石头击得粉碎,比练了三十多年童子功的那位老兄还要牛逼多了。 妈的,这下老子可大发了,什么武林高手,就算打不过,老子还跑不过吗。这双修兼采补还真是一个好东西啊。林晚荣大乐之余,心里暗暗感慨:好功夫,日出来! 肖青璇送给他的那个盒子还放在跟前,昨夜两个人说话,他也忘了问这是什么东西。不过这是肖青璇在人专门从京城带来的,应该是好东西吧。他打开盒子一看,却是一把两连发的火枪。 靠,这可是个好东西啊,林晚荣大喜地将那火枪握在手中,仔细的琢磨着。这火枪乃是精钢打造锻模,枪膛准盘皆有,十分的坚固耐用,握在手里就感觉威风十足。 在这个时代,有了这么个玩意儿,什么狗屁武林高手,还怕他个球,虽然他自己勉强也算得上是半个高手。 将火枪握在手里,林晚荣老怀大乐,老子现在随身携带两杆枪,一杆打男人,一杆专打女人,嘿嘿。 听说这是那个什么约克老师送给肖青璇的,想来应该是舶来品了。 肖青璇担心他安危,又特地找了人从京城八百里快马送来金陵,这份情意可谓深重。 林晚荣心道,青璇,为了报答你,等那七月初七,我便让你先找找到我,让你亲我一百下。 他心里臭美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身上有点不自在,转头看去,却见大小姐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脸色羞红,正恼怒的望着他。 林晚荣笑着道:“大小姐,你醒了。” 大小姐哼了一声,脸上两抹绯红,哼道:“我早就醒了。” 早就醒了?听这意思,我刚才在青璇身上吃豆腐,她都看到了?林晚荣知道她应该没有看到昨晚自己与肖青璇的旖旎之事,只是见到了自己在青璇身上占便宜。他脸皮之厚,无与伦比,脸都没红一下,哈哈一笑道:“大小姐,下次注意了,不要再偷看了。” 萧玉若脸色通红,狠狠瞪他一眼道:“你这无耻之徒!” 见林晚荣面带春光,萧玉若咬了咬牙,又问道:“那个肖小姐,是你什么人?” “是我妻子----”话还没说完,便见大小姐一脚踢飞眼前的一个小石子,怒道:“林三,我们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