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归来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六章 归来

. 这一路下山的道路甚为崎岖,大小姐却似乎闹了脾气,踮起个小脚走的歪歪扭扭,几次都差点摔倒,却愣是一言不发。林晚荣见她都不正眼瞧自己,心道,这小妞,又开始玩高傲了,还真不是一般的倔强啊。 两个人下了山来,却见官兵早已全部撒是,竟是寂静的连个鸟影都没有。 林晚荣在这里完全是个路盲,只能分清东南西北,大小姐见他像个呆头鹅似的站在大道上四处张望的样子,却是噗哧一声,又连忙捂住了小嘴,心道,叫你惹我。 林晚荣见她神情平静,知道她定然是认识这个地方,便苦笑道:“我的大小姐,你就说话吧。” 大小姐轻哼了一声,脸上扬起一片得意的笑容,娇声道:“这里是当涂县。” 这当涂县在安微省境内,距离金陵好几百里的路程,那些贼人也真的是煞费了苦心。大小姐做生意的时候,,来过几回当涂县,路自然是认得。 两个人在镇上休息了会,吃了个早餐换了个衣服顺带洗了个澡,然后雇了一辆马车,直往金陵行去。也幸好林晚荣随身携带了些碎银才能雇的上这马车,那萧玉若是千金大小姐,身上根本就没有带银两的习惯,胭脂水粉倒是带了不少,女人啊,都这么回事,林晚荣心中感叹。 马车滴滴嗒嗒,一路向北驶去。大小姐在车厢里沉默着,林晚荣却是打了个呵欠,他昨晚与肖青璇卿卿我我一夜没睡。现在已经是十分疲累了,靠在车厢上迷迷糊糊正要入睡,却听大小姐道:“林三,那肖小姐是哪里人氏?” 林晚荣道:“大概是京城人氏吧。”肖青璇没有说起自己的身世。林晚荣尊重她,自然也不会问起。 萧玉若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道:“她生得好看极了。这般天仙似的人儿,也不知道怎么会看上了你。定然是你用了什么卑鄙手段骗来的。” 林晚荣心里暗道一声惭傀,若没有那春药助阵,自己与肖青璇之间还真是难说了。不过这大小姐的似乎也太把人看低了点,林晚荣怒道:“我和她是两情相悦,哪有你说地那样龌龊?” 萧玉若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林晚荣将随身的包裹找了出来。将那火枪拿在手里,又好好的把玩了一番。 在这个时代,这火枪可是个稀奇玩意儿,特别是这种双筒的火枪,工艺要求极高。听说是那个老约克专门从西洋带来送给肖青璇地,整个大华。也就只有这一把。从这枪的质量和手感来说,在西方也定然是极为贵重的东西,遑论在这大华朝了。林晚荣也许是这大华朝,唯一拥有火枪的人了。 想起肖青璇,林晚荣心里便暖暖的,他对这丫头的感觉十分独特,有点红颜知己地感觉,她很了解林晚荣。蒙汗药和火枪这些东西,正是最适合于他的宝贝。想到这里,他便有些感谢那个陶东成了,若不是他搞的这些把戏,依着肖青璇的性格,两人怕是终身都没有这机缘了。 他拥有了肖青璇四五成的功夫,又从她那里得到了火枪,却一点吃软饭的自觉都没有。 吃软饭?靠,像肖青璇这样的丫头,要不是依靠老子的男人魅力,怎么能征服她?从心里到生理通通征服,老子靠的是实力。骂我吃软饭,你有本事也去征服一个给我看看?丫地,纯属嫉妒。 “林三,那个陶东成怎么会找来官兵救我们的?”大小姐沉思着突然说道。 救我们?嘿嘿,说得好听。他反问道:“大小姐,你认为他是真的来救我们的么?他父亲虽是苏州制造,只是凭这苏州制造的面子,能搬动江苏都指挥使的兵马来救我们么?” 萧玉若点点头道:“这里面是有些古怪。昨夜陶东成杀上山的时候,我也没有见几个白莲教的匪人。若说他们逃走了,却为何偏偏丢下我?” 林晚荣心里叹了口气,也是这萧大小姐没有着了陶东成地道,才会有和此冷静的头脑,若昨夜自己没有及时出现,被姓陶的得了手,无论如何,大小姐也不会这样冷静的分析问题了。 “大小姐,你想想,那些白莲匪人对你为什么会那么客气?难道仅仅是因为希望夫人拿了金子来赎人?” 这也正是萧玉若疑惑的地方,林晚荣再进一步道:“你昨日稀奇昏迷,待到醒来的时候,身边已无匪人,而陶公子又适时赶到----” 涉及到正事,萧玉若却是个玲珑心思,吃了一惊道:“你是说----陶公子与他们是一伙的?” 林晚荣嘿嘿笑道:“我没说哦,是你自己说的。” 大小姐白他一眼,对他推辞责任十分的不满,她沉思了一会儿,叹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个陶东成有什么理由要和白莲教扯在一起呢?他有身份,有地位,钱财也不少。” 林晚荣心里大概知道点原因,却也不想告诉她,便摇摇头道:“这其中具体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大小姐不说话了,林晚荣想起一事道:“大小姐,我们萧家在京城可有分铺,那里的生意怎么样?” 萧玉若正色道:“那是自然。京城是天子脚下,达官贵人多不胜数,我怎么可能忽略?除了江苏之外,京城便是我萧家最大的生意了。待到今年这边事情了结之后,明年开春我便要到京城去推广。” 林晚荣闻言心喜,他想去京城。就是为了肖青璇,现在听说大小姐明年开春便要到京城,他自然是举双手双脚五肢赞成了。占了金陵占京城。这萧家的家丁也确实当得有些趣味,他都有些爱上这种感觉了,扮猪吃老虎就是爽啊。 “你这么高兴做什么?”萧玉若突然冷冷问道:“是不是因为那肖小姐就在京城,你想去见她?” 这个也没什么好隐瞒地。林晚荣嘿嘿一笑道:“两不耽误,两不耽误。” 萧玉若看他一眼,嘴唇一张,却没说话。车厢里的气氛一时沉默起来。 林晚荣正想靠在车厢上睡觉,却见萧大小姐脸色通红,神态扭捏。不时的往车窗外看去,似乎是有什么急事要办。 林晚荣也扯开帘子一看,却见车正行在一处密集地树林之旁。再想想萧大小姐的扭捏神色,林晚荣心里暗道,她不会是要小解吧?从昨晚被点了穴道直到现在,七八个时辰过去了,有点需求也是很正常的。只是这个大小姐面皮这么薄,这样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车把式。快停车。”林晚荣大叫道:“我要撒尿。” “粗俗!”大小姐面色通红地暗骂了一句,却听他对自己道:“大小姐,那边林子风景不错,林深叶密,挺隐蔽的,你也下去观赏一番吧,咱们歇一会儿再走不迟。” 他说着还向大小姐眨眨眼,大小姐脸庞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心道,这坏人原来都看出来了。她心里有些感激,但是她面皮薄,哪里敢承认,便一声不吭的下了车。却见林三就站在车旁作势要解裤带,似乎是想就地解决问题,她急忙叫道:“林三,你做什么?” 林晚荣嘿嘿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嘛,你认为我要做什么。” 大小姐啊了一声,叫道“无耻”,羞得急忙转身往林子里跑去。 林晚荣摇头笑笑,这小妞,开个玩笑也不行么? 那车把式奇怪的道:“你不尿么?” 林晚荣哈哈笑道:“这块是盐碱地,尿了也不增肥,长不了庄稼,太浪费,留着回家浇园子吧。“车把式也是大笑了起来。 大小姐跑到林子边上,心里却有些害怕,这林子这么密,谁知道有没有蛇虫鼠蚁,闻听后面二人笑声,回头一看,却见那林三根本就没做那龌龊之事,靠在车厢上,正闭目养神呢。小姐心道,原来他是故意骗我的,这人想出这样地主意来吓我,也武可恶了。 她一个人不敢进林子,便轻轻叫道:“林三,林三,你过来----” 林晚荣心道,这倒奇了,你叫我过去做什么,难道是两个人一起来?他心里淫笑几声,走过去道:“大小姐,什么事情?” 萧玉若弱弱的道:“这林子太深,我有些害怕,你在这守着,我去里面看看风景----”她说着后面几个字,脸红的像彩霞。 “了解。”林晚荣装作没听出她地意思道:“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萧玉若轻轻嗯了一声,便往林子里面走去,一直走到林三看不见的地方,心跳才恢复了些,心道,这个人,除了坏点,别的都好。 林晚荣等了一会儿,见大小姐红着脸走出来,知道她面皮薄,便装作没看到,四顾了一眼道:“这地方风景真的不错,下次有机会还要再来。 大小姐轻轻道:“林三,我们走吧。” 两个人上了车,大小姐神态安静,一直没有说话,林晚荣也不去理她,这次总该睡觉了吧。 萧玉若见他神色疲惫的靠在车厢上,心道,这一次的事情也多亏了他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她心里有点感激起来,看着他的眼神也温柔了许多,林晚荣打了个呵欠道:“大小姐,别这样看我,我会害羞的。” “你去死----”大小姐瞬间便怒了,将车厢内的一个枕头狠狠的扔了过来,对他的些许好感转眼又消失殆尽。 林晚荣调戏女孩子,从来都不用准备,信手拈来,虽是妙手偶得,却也效果非同寻常,便像这次,当涂到金陵,几百里的路程,大小姐便再没有和林晚荣说上一句话,像是仇人般黑着脸。反正林晚荣已经习惯了,要是见了大小姐对自己露出笑脸,没准还会以为她另有所图呢。 马车进了金陵城,萧玉若的眼晴便湿润起来,以往哪一次离家也没有这次的感触来地强烈,想想自己差点都回不来了,她便再也抑制不住,泪珠儿叭嗒叭嗒落下来。 林晚荣见她落泪却不肯哭出声,心道,这丫头也着实苦了些。 到了萧府门前,大小姐更是双手捧住面颊,香肩微微颤抖着抽泣起来,竟连车也下不来了。林晚荣自车辕跳下,站在府门前扯起嗓子大喊道:“大小姐回来了----” 府内一片惊慌,等不了片刻功夫,便涌出一大群人来,是在最前面的却是萧夫人。 “玉若,玉若在哪里----”萧夫人慌张喊道,泪珠儿顺着脸颊滴落。 “娘亲----”萧玉若莲步下车,一下子扑倒在母亲的怀里,母女二人相拥痛哭了起来。 真他妈感人啊,林晚荣擦了擦眼角,心中说道。 “林三,你可回来了。”福伯与林晚荣熊抱道。 “福伯,我好想你啊,抱抱----” “哇,常伯,我好想你啊,抱胞----” “咦,王管家,我也想你啊,抱抱----” “夫人,我好想你啊,抱----保重!”林晚荣与众人----拥过,刚想到夫人身上揩油,便被萧夫人凌厉的一眼给瞪了回来。 他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看到表少爷正在对自己挥手,便走过去道:“少爷,怎么了?” “林三,秦小姐走了。”郭无常无比失落的道。 是了么,太好了,林晚荣心里暗自庆幸,要是这小妞还在这,依着她的性格,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虽然秦仙儿对他感情深重,但她那动辄杀人的性子,却让林晚荣很是担心,也许是了是好事吧。 林晚荣当然知道秦仙儿为什么离开,见郭无常难过的样子,还以为他对秦仙儿真有些痴情呢,谁知道表少爷后面却道:“她走了,我还要寻些什么借口去见我的冬梅啊?” 靠,林晚荣大叫了一声竖起中指,老子鄙视你。 见萧大小姐平安归来,萧府上下都十分热闹,只是林晚荣看来看去,人群里好像少了一个身影,玉霜呢,玉霜小宝贝呢? 他急忙拉住表少爷道:“少爷,二小姐呢?” 表少爷叹了口气道:“玉霜表妹她----在栖霞寺!” “栖霞寺----她要出家?”林晚荣大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