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和二小姐有个约会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和二小姐有个约会

. 林晚荣这次说话的声音大了些,大家便都听见了,萧玉若心里一急,也急忙拉住萧夫人的手道:“娘亲,妹妹在哪里?” 萧大人叹口气道:“玉霜那孩子,也太痴了些。自从你们出事之后,玉霜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说这事情怨她,整天躲在屋里,谁也不肯见。那几天我又没有想到办法怎么营救你,也没功夫管她。谁知第二天,那丫头竟偷偷一个人跑到栖霞寺去了,说是要斋戒沫浴,每日为你们祈福,谁也不肯见,这傻孩子----”萧夫人说着说着,也是垂下两行珠泪,似乎是想起了这几天灰暗的日子。 林晚荣也一下子反应过来,日啊,老子怎么糊涂了,和尚才去庙里剃度呢,二小姐应该走去庵子里啊,呸呸,胡说些什么呢,那么可爱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想不开呢,她只是去为我们祈福的,不是出家。饶是这样,他也是吓了一跳,心道,这丫头,可真是心疼死老子了。 他知道萧玉霜必定是因为那日夜间她的一声叫喊暴露了林晚荣的身份,才深深内疚,把责任都推到了她自己身上。林晚荣轻轻感慨,这小丫头啊,也太痴了些,不过,我喜欢! 萧府中人正欢呼高兴着,却听见远处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上天保佑,贤妹你可平安归来了。” 林晚荣转身一看。却见陶东成从远处急匆匆奔来了,腿脚上还有些不利索,似乎是从马背上摔下来地后遗症。 萧夫人对大小姐道:“玉若,这次你们出事情,多亏陶公子上下打点,都指挥使程大人才会答应出兵相救,要不然----,” “如此一来,多谢陶公子了。”萧玉若对刚刚赶到身边的陶东成淡淡道。 陶东成喘了几口气,急忙回道:“大小姐哪里的话。东成愿为大小姐做任何的事情。昨日我带兵冲上山,见大小姐被人劫走,我来晚一步,心中正自懊悔。方才有人来报,得知大小姐已无恙归来,我便匆匆赶来,现在看见贤妹一切都好。我也总算心安了。” 林晚荣在一旁听得暗骂。你妈妈的,老子的脸皮已经够厚了,却想不到你这王八的脸皮却也不薄。什么事儿到了你嘴里,都说得跟花儿似的。 他与这个陶东成己经扯破了脸皮。现在又有了神功护体神枪护身,对这个姓陶的也没什么好惧怕地,当下笑道:“别人没有瞧着,我却是亲见的。昨日陶公子骑白马跨银枪,那姿势,那神态,可真是潇洒的很那。” 大小姐瞪了他一眼,却是忍不住暗自好笑,昨日林三击马陶东成坠鞍,俱是她亲眼所见。她心道,那陶东成虽坏,你却比他还坏上无数倍。 陶东成暗自将这个林三骂死了无数遍,偏还嘴上不能承认,只得嘿嘿干笑了几声,不作回答。 大小姐道:“娘亲,既然我们已经安全回返,我这便去把玉霜接了回来吧。” 萧夫人道:“今日天色已晚,玉霜那孩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了解,她在菩萨面前发过的誓言,任谁也阻止不了。经此一事,我见她似乎长大了不少,那斋戒一月之期,便依了她吧。我们萧家近日多事,也算她替我们还了愿吧。你明日一早便去看她,好让她有个心安。” 林晚荣暗自长出了口气,心道还好还好,只是去祈福,要是谁敢让小玉霜出家,老子说不得只有拆了那些和尚庙尼姑庵了。 母女二人进屋一番详谈,萧夫人知道女儿没吃什么亏,心里才是大定。 大小姐又将林三大大的夸奖了一番,沉着镇定老顽童,机灵勇敢小家丁,被大小姐一番叙来,连林晚荣自己都有些飘飘欲仙,原来老子还有这么多优点没有挖掘出来,这大小姐还真是眼光独到慧眼识金啊。 萧夫人沉吟一会儿道:“林三,你此次忠勇护主,又对萧家的发展提供了宝贵地建议,我便破例一次,将你直接提拔为萧府地高级家丁,月俸由二两增加到二十两。我萧家数十年基业,像你如此年纪便能到高级家丁的人才,尚未有过,你可不要令我失望啊。” 这却是萧夫人打的好算盘,这个林三又有才学又有忠心,却是千万不能跑了。她一心想要拉拢这个下人好好为萧家做贡献,却没想到林三压根就没想过要跑。 他现在的想法有了很大的转变,当初老魏逼他来地时候,他还老大不愿意,可是这些日子下来,做这个家丁,感觉却是越来越顺手了。 种种花,养养草,搞搞实业,逛逛窑子,勾引勾引小姐,有事萧家在前面顶着,有钱我赚着,何其乐哉?这天下还有比这更美的差事吗,干嘛要跑?何况他还要等着明年与大小姐一起去攻占京城市场,寻找青璇呢,有这萧家做幌子,那不是顺利的多了。 林晚荣抱拳笑道:“谢夫人厚爱,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不己,爱我大华,爱我萧家,为萧家的发展略尽微薄之力。” 虽然从二两到二十两,这些小钱林晚荣也不太在乎,但大财不拒,小财不拦,这是做生意的规矩,对林晚荣这种奸商来说,钱是不会嫌多的。既然夫人给他涨了工资,说几句场面话也是应该的,花花轿子人人抬,就是这个理儿。 在大厅里好好吃了一顿酒席,算是为大小姐压惊,林晚荣这个新晋的高级家丁,更是萧家现在炙手可热权势通天的人物了,自然引来一顿狂轰滥炸。就连福伯也感叹,这小子现在的风头,大大地盖过了我当年啊。 回到了自己小院,已经略有些醉意,林晚荣习惯性的首先向屋里张望,却没见着那个熟悉的影子,这才穆然省悟,肖青璇已经走了。 他心里有些失落,每日晚间与这肖青璇说话。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乍然没了,却有些不适应。 他将肖青璇挂在自己颈间的那方玉佩取了下来,见那玉石流光溢彩气势非凡,心道,这丫头出手的都非凡品:现在虽然做了我老婆。却连家住哪里老丈人是谁都没有告诉我。下次见到了非打她屁股不可。 想着想着,却又想到了那秦仙儿。秦仙儿与肖青璇是对头,在妙玉坊的时候。每天请了他去说些歌赋,两个人倒也相处的愉快。只是手段辣了些。如果改一改,也是不错的。 他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一躺在床上,顿时觉得浑身疲累,不到一会儿便已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先到香水工场去转了转,这可是这次倒霉地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命根子,说什么也不能荒废的了。 福伯和常伯早已在那里了,现在这两个老头对这工场也有着很深的感情。能在这么大年纪还能为萧家做一番事业,他们当然振奋不已。 林晚荣被抓的这几天,香水工场生产有些停滞不前,一方面固然是林晚荣不在的原因,另一方面却是寒冬将至,花辫供应紧张所致。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只能按照每个月五百瓶生产了。 林晚荣今天地主要心思不在于此,他一直在想着玉霜那个小丫头,也不知道栖霞寺在哪个地方。他对佛啊道啊什么地一向不关心,自然对和尚庙也没什么兴趣,要说,也只是对尼姑庵有些爱好。 找福伯问明了栖霞寺的方位,那地方离这可不近,他便找了辆马车,往栖霞寺而去。现在在萧家有了她位,出门要打车,要不然岂不是丢了萧家的面子,嘿嘿。这车费让萧峰记在萧家地开支账上就行了,公费旅游,公费报销嘛,这套路林晚荣熟的不能再熟了。 栖霞寺位于金陵以东,年代久远,香火鼎盛,颇负盛名。 林晚荣在里面瞎逛了一下,本来也想趁着心情好去烧柱香,问了一下,一柱香便要一两银子,解次签却要二两银子,顿时将他吓了一跳,靠,当我是凯子么这么狠宰?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他拉住一个小沙弥问道:“这位小师父,请问有没有女施主----” “阿弥陀佛----”小和尚急忙宣了声佛号道:“我佛门清净之地,哪能有那龌龊之事,施主若有心思,便往秦淮河边寻去吧----” 林晚荣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这小和尚把老子当作嫖妓的了,靠,什么眼神,有到和尚庙来买春的么,去庵堂还差不多。 当下不动声色的取了半两碎银塞到小和尚手里,道:“小师父,请问有没有一位女施主----” 小和尚神色立变眉开眼笑的道:“有的,有的,别说是一位,便是十位也有,你从此处走,前面有间君再来客栈,里面服务周到,保证施主满意而归。” 林晚荣浑身恶汗,赶忙道:“这位小师父,我是想问一下萧家二小姐在此处吃斋礼佛,却也不知道是在哪个厢房?” 小和尚立即脸色严肃的打了个佛号,指着外围一个房间道:萧二小姐是么,她便在那间掸房礼佛。”他脸色转变之快,竟连丝毫破绽也没露出,连林晚荣也是自叹不如。 林晚荣急忙赶到那间厢房之外,通过窗户往里看去,一个娇俏的背影便展露在自己面前。长长的青丝未曾扎结,直垂到双肩,消瘦的身体披着一袭淡灰色地素袍,躬身跪在佛龛前,双手合十,正在轻轻的祷告:“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请保佑林三与姐姐平安返回。弟子萧玉霜,愿以性命,换他二人平安。求两位菩萨成全弟子。”她说完,便恭恭敬敬的磕头。 几天不见,这个小丫头似乎越发的瘦弱了,也越发的惹人怜悯了,林晚荣心里暗叹,这小丫头改了刁蛮性格之后,简直让老子怜到了骨子里了。 见萧玉霜虔诚的样子,林晚荣心里一动,便自怀里取出自制的铅笔,又取出一张白纸,刷刷刷写了几个字,绑了个小石子,便将那纸条扔了进去。 萧玉霜正在淡念佛经,却听旁边一声轻响,一个小纸条落在了身边。她淡淡的看了一眼,神色一片平静,就像是没看到那纸条般,又偏过头去,闭眼念经。 林晚荣又好气又感动,这丫头还真的是虔诚啊,似乎除了祈福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漠不关心了。他又拣起一个小石子,扔了进去,他手头极准,这一下拿捏正好,正砸在刚才那纸条边上。 萧玉霜心里有些薄怒,她来此吃斋念佛,便凭的是诚心,这是谁一再捣乱,绕她心境,若是得罪了菩萨,那还怎么得了? 她向菩萨告了个罪,缓缓起身,奇怪的四周看了一眼,却没见任何动静。又见那纸条摆在地上,隐见字迹,便俯身将那纸条给起,轻念了起来“树色随关迥,河声入海遥。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 “林三----”萧玉霜一下子惊的跳了起来,脸上有些迷茫,眼神中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欣喜的泪珠儿都落了下来,她在屋里四处巡戈一圈,带着哭腔急叫道:“林三,是不是你回来了,你在哪里,你这个坏人,你快出来----” 她喊了几声都没人应,心道,莫不是我礼佛心太诚眼花了吧,泪珠儿又簌簌落了下来,将那纸条拿过来继续看下去,却见下面写着几个小字:“栖霞寺外,垂柳池畔,我与二小姐有个约会,不见不散!” 这字迹字形独特,遒劲有力,不是林三还是谁来? 不是假的!二小姐又哭又笑,你这坏人,什么不见不散,见了也不能散。 她急忙在佛龛前闭上双眼双手合十恭敬道:“感谢佛祖显灵,弟子这就去了。” 她欣喜的起身,泪珠儿长长的甩出一串,小手一扯长袍,便飞一般的向寺门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