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约会被抓了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八章约会被抓了

. 出了寺门,便看见远处一汪浅浅的池塘,在冬阳的照耀下:闪着银色的光芒。此时已是冬日,池边垂柳早已枯萎,几片孤寂的落叶漂浮在水面上,显得十分的萧条。 萧玉霜左右看了一眼,却是没有看见林三的影子,心里便禁不住有些疑惑了:他明明被贼人抓走了,怎么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想到这里,又把那字条抓在手里看了看,林三那独特的笔迹风格,任何人也模仿不了,这的确是他所写,可是他又在哪里呢?这个坏人! 她正在等得焦急,却见枯柳树后转出一人,手里拿着一朵黄色的野菊花,正笑吟吟的望着自己,不是那坏人是谁? 二小姐看了一眼,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轻轻唤道:“你这坏人----”便哽咽着说不出话儿来了。 林晚荣见她一身素袍,虽是形色憔悴,却依然容貌艳丽,落个泪珠儿如梨花带雨,暗道乖乖不得了,几天不见,这丫头像是又长大了些,勾得老子魂都没了。 他朗笑几声,走上前去,将采来的野菊花递到萧玉霜手里,笑道:“美丽的小姐,送给你,愿你永远像这鲜花一样艳丽。” “我才不要。”二小姐脸上一红,嘴上如此说,却是飞快的将那小花握在了手里,脸上的笑容比鲜花还要好看。 这是十足地一个怀春少女啊。老子的魅力太大了些,以后可要收敛点,要不然这金陵城的美女都傍上我,我却也没那么多银子去养活啊。林晚荣臭美的想着。 萧玉霜将那菊花轻轻戴在耳边,羞涩道:“林三,好看么?” 她羞赧中带着点点妩媚,配着娇俏的小脸,竟然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林晚荣看得呆了呆,道:“不是好看,是太好看了。” 萧玉霜又喜又羞的道:“就你最会贫嘴。”她此时神态容貌,俱都是一个怀春的少女,再也找不到小孩子地感觉了。 林晚荣拉着她坐下。问道:“二小姐,你怎么想到要跑到这栖霞寺来了,这可是和尚庙啊,你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到这儿来,多危险啊。” 萧玉霜轻轻抽泣起来。道:“林三,你还怪我吗?” “怪你,怪你什么?”林晚荣奇怪说道。 “那天要不是我,你就不会被抓了----”二小姐哽咽道。 汗啊,林晚荣又好笑又感动。这丫头怎么这么喜欢钻牛角尖,只是她这一句话出口。却让老子感动的想哭,这么好的小丫头,我到哪里去找啊。 “傻丫头,”林晚荣轻声道:“这个跟你没关系,他们是故意找我来的。那天要是没有你,我就死在他们剑下了。” 这话却是宽小丫头地心了,当日没有这萧玉霜,那个秦仙儿也决计不会看着陆中平杀了他的,但萧二小姐却不知道这么回事情,她轻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看着那些贼人要杀你,我就觉得心里难受,要是你死了,我也活的没有趣味了。后来我见你那样不要命的挡在我身前,我就觉得,我便是死了,也是值了。” 日啊,感动死老子了,林晚荣激动的拉住二小姐地手道:“以后不准再这样了,咱们都不死,开开心心的活着,这多好。” 小丫头嗯了一声,羞涩道:“你不死,我就不死。”那意思却是你要是死了,我也不在这个世界上活了。 林晚荣觉得再和这小丫头说上几句话,自己的心都要被这小丫头挖空了,这不是情话的情话,偏还是小丫头无意中说出来的,竟然让林晚荣产生了无与伦比地感动。这小丫头,也着实强悍了些。 二小姐见他神色恍惚,急忙道:“林三,你怎么了?” “我?哦,没什么,就是见了你,心里太高兴。”林晚荣道。 “我也是,林三,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梦见你,这几天我害怕极了,要是没有了你,我怎么办啊?我害怕----”小丫头哭道。 林晚荣觉得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这个小丫头的柔情攻势太厉害了,饶是林三哥久经杀场,却也受不了这样地糖衣炮弹,何况对象还是这样的一个清纯小美人,实在是要了人命啊。 “对了,二小姐,大小姐也回来了,待会儿说不定也要来看你呢。”林晚荣抹了把汗珠,转移话题道。 “真的?”萧玉霜还有些小孩子脾性,闻言立即跳了起来道:“姐姐是不是和你一起回来的?那些贼人有没有害她?” 林晚荣道:“那些贼人怎么可能伤害她?也不看看她和谁在一起?” 萧玉霜嗯了一声,拉住他的手道:“林三,我就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本事的人。” 被人崇拜的感觉十分之好,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便将这几日的遭遇拣些能讲的告诉了她。 当然,陶东成和他背后那些人的阴谋是不能讲地,秦仙儿的事也不能讲,肖青璇则被说成了他的一个朋友。 饶是如此,这一番经历却是十分的曲折,林晚荣更是讲故事吹牛皮调动情绪的高高手,直听得二小姐提心吊胆心惊胆战,只觉比那三侠五义还要精彩百倍。 二小姐听完激动了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道:“林三,你觉得我是不是很没有用?” 林晚荣吃了一惊道:“二小姐,你怎么会这样想?” 萧玉霜幽幽道:“我们家里的每个人都能为我家出力,娘亲就不用说了,这整个萧家就是她最先撑起来的,姐姐掌管萧家,将生意打点的也十分之好,林三你就更不用说了,看姐姐的样子,就知道她很欣赏你了。 欣赏?林晚荣苦笑,如果给她一把刀,她恐怕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将我干掉。 二小姐继续道:“家里就剩我最没用了,以有我闲着无聊,就拿威武将军和镇远将军去吓唬下人们,现在我长大了,可是什么都不会,我帮不了娘亲也帮不了姐姐,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林晚荣摇头笑道:“这话是从何说起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处。便说大小姐吧,她的长处是经营,不过你也有自己的长处啊,譬如说识人。你想想,我这么优秀的人才,不也是你慧眼识金挑出来的么,你这可是为萧家做了一个大大的贡献。” 小丫头听他自吹自擂,忍不住噗哧一声笑道:“你这人,脸皮也太厚了些。”她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当日第一次见你拿着姐姐画像赚钱,我就觉得你这人太坏,贼心眼特别多。后来,见那报名的花名册里有你的名字,我心中别提多高兴了,可那天你却又偏偏迟到,我只好告诉庞副管家不要为难你。谁知你却----”她想起当日之事,掩住小嘴笑道:“连个三字经也写不了几句,咯咯----” 林晚荣老脸一红,这确实不是件光彩的事,但他却振振有词的道:“这世界上,会写了三字经的人多了去了,可谁有我这等本事呢?” 萧虽霜轻嗔道:“吹牛皮。我那时候就想把你弄进我萧家,我好拿威武将军好好的对付你,谁知你却那般凶恶,我简直恨死你了。” 萧玉霜说完,却又是轻轻一叹道:“现在看来,也幸亏你来了,要不然还不知道我们家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呢。这些天,我也一直在考虑,我不能拖累娘亲和姐姐,我也要做个有用的人。林三,我想去求学,你说行不行?” “求学?”林晚荣吃了一惊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到哪里去求学?” 二小姐轻声道:“现在还没想好,但是这样困在家里什么也不会,我很难受的。” 这一点林晚荣倒是可以理解,妇女追求解放,在哪个时代都会有,萧玉霜有这种上进的思想,那自然是好的。 林晚荣点头道:“二小姐,我会支持你的。” “真的?”萧玉霜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高兴的道,见他点头,她甜甜一笑道:“林三,谢谢你了。” “谢什么?”林晚荣色迷迷的道:“咱俩谁跟谁啊?” 二小姐脸上红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缓缓将身子向他靠了过来。 林晚荣见她脸色羞红,神态妩媚,心里早已急的像猫抓似的,当下轻轻往她小蛮腰上一搂,将那个柔若无骨的身子抱了过来。 萧玉霜才是十七岁不到的年纪,身子骨刚刚长开,楼在怀里,有一种甜甜嫩嫩的感觉,林晚荣轻轻抚摸着她的细腰,在她耳边轻轻道:“二小姐----” 他的声音似乎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让萧玉霜心里又羞又痒,鼻子里嗯了一声,脸上似火般滚烫。 望着萧玉霜那鲜艳欲滴的小樱唇,林晚荣再也难以忍受,将她身体往怀里一搂,便往她唇上吻去。萧玉霜嘤咛一声,将头埋进他怀里,莲口轻吐,等待着羞涩而又甜蜜的初吻。 “你们干什么----”二人双唇将及未及之际,一声惊天的怒吼,打断了二人的美梦。 林晚荣回头一看,心里顿时凉到了底儿,我日啊,佛祖菩萨,你们玩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