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巧巧病了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一十九章 巧巧病了

. 二小姐回头一见那人,吓的立即跳了起来,脸色羞红的看了林晚荣一眼,心里又羞又臊,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大小姐走过来,将妹妹拉在身后,狠狠的道:“林三,你这是在做什么?” 靠,太大意了,又遇到这个母老虎,林晚荣心中暗骂。 偷吃人家妹子被抓,他一点没有悔改的意思,大言不惭的道:“没有做什么啊,我和二小姐只是在进行一项研究工作,看一下两个人都屏住呼吸的情况下,谁能坚持的时间更长。” 大小姐愤怒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人,从来就没有实话,我哪能信你?”她转身对二小姐道:“玉霜,别怕,快和姐姐说,这坏人有没有欺负你?我替你收给他。” 萧玉霜脸色羞红,抬起头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又低下头道:“姐姐,他没有欺负我,我刚才在和他说话来着。” 萧玉若无奈的看了妹妹一眼,轻轻点点她的额头道:“你这个小丫头啊,就是心太软,别到时候吃了亏都不知道。” 萧玉霜倒在姐姐怀里嗯了声,却偷偷的对林晚荣做了个鬼脸,林晚荣也朝她一笑,心里还是痒痒的。 大小姐见逼问不出什么来,也不好继续发作下去,便拉着玉霜的手道:“妹妹,我与林三已经平安无事归来,你这就跟我回去吧。” 萧玉霜坚定的摇头道:“姐姐,我在菩萨面前许下的愿,吃斋礼佛一个月,你总不能让我在菩萨面前违了誓言吧。” “鬼丫头。”大小姐在妹妹鼻子上怜爱的点了一下,二小姐抱住姐姐咯咯笑了几声,姐妹俩闹成一团。 林晚荣在旁边却是郁闷。这个大小姐怎么对别人都挺好,对我却总是扳着脸,像是我欠了她几千两银子似的?说起欠银子,还真是不假,林晚荣在这个世界赚的第一桶金,可不就是占了这大小姐的便宜么。 大小姐今日见了妹妹,心情很是不错,姐妹俩拉住手在禅房里聊天。大小姐吩咐了林晚荣,今日要在这栖霞寺陪妹妹斋戒,让他去准备些素斋。 林晚荣对吃素一点兴趣都没有。看着姐妹俩小口小口慢咽,心道这般寡淡无味地东西,也就你们这两个小女生喜欢吃吧。 他在寺中待到下午,本是想等大小姐走了之后,与玉霜再叙衷情的,可是大小姐却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不让他接近玉霜,把林三哥郁闷的像走进了蒸笼的螃蟹。横着走,竖着走,都是不行。 日啊,你这小妞防着老子,老子就和你扛上了,偏要偷偷的偷了我的小玉霜。叫你个小妞防不胜防。 他在栖霞寺里瞎转悠,遇到来上香的女施主,便装作香客一般跟在人家身后,瞧几眼那身材脸蛋。这倒不是他起了什么歹心。而纯属无聊之余的无事找抽。只是他那鬼鬼祟祟的样子,若是再套上一袭袈裟。剃个光头点上六个香眼,那就是一正宗的花和尚。他很臭美的给自己的行动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尾行之狼。 可惜的是,大小姐委实精明,竟没有留给林晚荣一点接近二小姐的空隙。见今日好事难成,林晚荣也不耽搁了,干脆偷偷的溜了出来。 “妹妹,你以后可得离着这个林三远点,他这个人坏的很。”大小姐望着林晚荣的背影说道。 “为什么啊,姐姐?林三他人很好的。又有本事,对我又好,再说了,这次你和他一起被贼人抓去,不也多亏了他照顾你吗?”二小姐奇怪的道。 萧玉若想起那日在山洞里看到的他与肖青璇之间的一幕,顿时小脸飞霞道:“总之,他这个人就是坏了,是专门欺负我们女子的。” “专门欺负女子?为什么?”二小姐好奇的道:“我与他在一起,也没见他欺负过我啊。” 她说着这话,脸上却是红了一红,要说这个坏人没有欺负自己,那是假话,别的不说,单单打自己屁股那回,可不就是欺负了么?不过那次好像是自己欺负他在前,他报复在后,这样说来,还真有些分不清了。 大小姐心道,他没欺负你,可欺负我了,见妹妹对这个林三很有好感,她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林三就这么大的魔力,欺负了玉霜却还要玉霜为他说好话?又想起了肖青璇那般出色的女子,却不也是他的红颜知己么?她仔细想了想,这个林三,除了鬼主意多一点,就是看不出来哪里好,却怎么都像是女子命中的魔星。 林晚荣与二小姐好事未成,心里十分的恼怒。他倒不是想现在就与二小姐成就好事,毕竟她才只有十六岁,过早地沉溺于男女之事,也不是什么好事,让她水到渠成,自然发展,那才是上策,套用句时髦的话,叫做养肥了再杀。 只是两个人既然两情相悦了,那么卿卿我我抓抓摸摸,促进一下二小姐的身体某部分更快的发育,这些事情总该不过分吧。无数的实践证明,好身材,摸出来,林晚荣对自己摸抓神功十分的自信。 就是萧玉若那妮子太过分了,将二小姐看得紧紧的,像防贼一样防着我,让老子得不了手。嘿嘿,你特意看住她,我便偏要偷偷一亲芳泽,这样一偷一防,或许更刺激哦。 他心里意淫了一会儿,便往食为仙行去。那日萧家闹匪人,动静那么大,全城都知道了,也不晓得酒楼那边怎样了,巧巧肯定担心坏了。 想到巧巧,他便心里一暖,青璇芳踪杳杳,二小姐又被母老虎看住,只有巧巧这个小可爱一直在身边,让他怎能不怜惜。 到了酒楼。已是暮色时分,见这酒楼里流光溢彩,来宾如云,生意很是不错,林晚荣暗自欣喜,银子啊,这都是我的银子啊。 他从一楼上到二楼,却是没看到巧巧的影子,连董家父子俩也没看到。现在食为仙的规模大了,楼下聘请地都是些跑堂的伙计。到了三楼,终于看到了老董。 他正在一笔一笔的记帐,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写,林晚荣都替他心烦,正在想着要不要将这阿拉伯数字教给老董他们,老董抬起头却看见了林晚荣,手里的毛笔惊的掉在了地上,道:“小林,你回来了。” 林晚荣点点头道:“董大叔,我回来了。巧巧呢,怎么没看见她的人?” 老董眼眶一红道:“巧巧她,她----” 林晚荣心里升起不妙的感觉,急忙道:“大叔,巧巧她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是谁,我去一枪崩了他。” 老董摇摇头道:“不是的,巧巧她病了----” “病了?她现在在哪里?要不要紧?有没有看郎中----”林晚荣一串连珠炮道。玉霜那丫头已经让老子心疼死了,巧巧可别让我再伤心一次啊。 老董指了指楼上。林晚荣便明白了。五楼之上的富贵才华,根本就没有人上去过,巧巧整日在酒楼里忙,那五楼之上,便成了她的临时闺房。 林晚荣咚咚咚咚的往上爬楼,进了五楼,却听见一个女子声音轻轻道:“青山,是你回来了么?你动作慢点,你姐姐睡着了。” 这女子声音听着有点耳熟,却不是巧巧地声音。林晚荣急忙掀了帘子进去,正碰见那女子出来,两个人身子差点撞到了一起。 “洛小姐?”林晚荣吃惊道,这女子赫然是那个金陵第一才女洛凝。 “林大哥?你回来了?太好了,这下巧巧有救了。”洛凝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道。 顾不得想这洛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林晚荣急急道:“巧巧呢,巧巧在哪里?” 洛凝青葱似的玉指急忙竖到嘴唇边,轻声道:“吁----她刚睡着。” 林晚荣进了房间里面,却见巧巧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额头上搭着一块湿毛巾,已经睡了过去。几天没见,她原本丰润的小脸,已经消瘦了下去。 林晚荣心里一疼,急忙走上前去坐在床边拉住她的小手,轻轻的道:“巧巧,大哥来迟了----” 巧巧在睡梦中似乎听见了他的话,轻嗯了一声,叫了声“大哥”,眉头皱了皱,眼泪儿落了下来。 林晚荣知道她必然是做梦梦见了自己,心里顿时一阵自责,昨晚回来之后,就应该来看巧巧,她为自己吃了这么多苦,自己无论如何也报答不了她的厚爱了。 他便紧紧拉住巧巧地小手,一言不发的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心里前所未有的宁静,升不起任何一丝亵渎的念头。 沉默了好久,林晚荣才转过头对洛凝道:“谢谢你了,洛小姐。” 洛凝摇头道:“林大哥,你谢我做什么?巧巧是我的好朋友,她病了,我来看她也是应该的。何况,我也是有事来找她的。对了,林大哥,你是怎么从贼人手里逃出来的?这几天可把大家都担心坏了,尤其是巧巧。” 萧家在金陵城中也是上的了台面的人物,她家遭了贼人,早已传遍了金陵城,巧巧这样关注林晚荣地人,当然会得到消息了。 林晚荣轻轻摩挲着巧巧美丽的脸颊,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洛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巧巧是怎么病的?” 洛凝点头道:“那天萧家出事了,巧巧得知消息之后,当场就晕倒了过去,可把青山和董大叔他们吓坏了。后来巧巧醒了过来,她说不希望你回来之后,看到酒楼生意跌落,便强打着精神打理铺子,直到昨天上午还没有你的消息,她便再也坚持不住,就这样病倒了,还不断的说着胡话。” 这个傻丫头,林晚荣将她的小手贴在自己脸颊上轻轻摩擦着。巧巧是他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个钟情的女子,也是第一个对他那样关心的女子,这让林晚荣对她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宁可负天下人,也不能负巧巧,这是林晚荣心中的誓言。 巧巧睡了一会儿,便自悠然醒转,看见眼前的林晚荣,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晴,两行珠泪自颊边滴落道:“大哥,大哥,是你么?我不是做梦么?” 林晚荣将额头抵住她额头,又在她滚烫地小嘴上轻轻吻了一下道:“傻丫头,你看这是做梦么?” “大哥----”巧巧便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了起来。 林晚荣心里也不好受,急忙拍着她的肩道:“巧巧,大哥没事,你看,大哥这不是回来了么?” 越说话,巧巧却哭得越是厉害,林晚荣知道她这几日受了不少的惊恐,便自紧紧的抱住她,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拍着,安慰着她。 巧巧好不容易止住哭泣,呆呆的望着他道:“大哥,你是怎么回来的?那些贼人有没有为难你?” 林晚荣恬着脸皮道:“巧巧,你也知道的,大哥天资聪颖,智计百出,那几个小小毛贼算得了什么,大哥出马,轻松搞定。” 巧巧又哭又笑道:“大哥,你就会变着法儿的哄我。” 林晚荣捏着她的小鼻子道:“我就只会哄我的巧巧啊。” 这话说完,他自己都把自己鄙视了一番,对着玉霜这样说,对着青璇也是这样说,老子这一招百试百灵啊。 巧巧果然停止了哭泣,嗔叫了声“大哥----”,便再也不好意思说出话来。 林晚荣见巧巧面色通红,羞赧不已,如春睡的海棠,心里也十分的欢喜,正要再说点轻薄话,却见那边洛凝端着碗汤药走了过来道:“巧巧,快趁热把药喝了吧。” 董巧巧却是一惊道:“凝姐姐,我如何当得起你的服侍,青山呢?” 洛凝道:“我来时,青山和小远已经知道了林大哥回来的消息,想是去萧家寻了吧。”林晚荣点点头,心道,我今天在栖霞寺那边鬼混了一天,估计和这两个小子是岔了路。 他心中有愧,接过洛凝手里的汤药道:“谢谢你了,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