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戏才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章 戏才

. 洛凝轻轻一笑道:“林大哥说的哪里客气话,巧巧可是我的姐妹哦。再说了,我今天也是另有事情,这才过来的。” 林晚荣点点头,这就对了,他还没自恋到以为洛小姐是特意为他来的。他虽然自诩为金陵第一帅,但也知道自己这点魅力,对这个洛凝不起作用。洛凝开朗大方,待人真诚,她这样的女子,会有很多的朋友,但若要她钟情于一个男子,却是难上加难了。 林晚荣不管她什么目的,反正她照顾了巧巧,就应该感激她,当下点头道:“洛小姐,这样吧,待会儿你把事情说说,我代表我家巧巧先表个态,能帮上忙的,我们一定帮。” 巧巧又羞又喜,看了眼林晚荣,却没有出言反对。 林晚荣将药碗送到巧巧嘴边道:“巧巧,乖,趁热把这药喝了,大哥给你买糖吃。” 洛凝在后面忍住笑,心道,他这人哄人的方法倒也奇特。 巧巧心里像吃了蜜糖,只是闻到那药味,却是苦涩不堪,忍不住眉头一皱道:“苦----” 林晚荣大咧咧的道:“要不大哥尝一口,然后送到你嘴里?” 洛凝在后面听得浑身不自在,暗道,这人果然不是一般的无耻,这般占便宜的话,信口说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巧巧却是听得浑身一软,便在大哥的监督下,一仰美丽地脖子。将那汤药一饮而尽。 见巧巧的神色恢复了许多,嘴角也挂上了笑容,林晚荣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道,老子被人抓是不要紧,可是连累了我的玉霜和巧巧,却是大大的罪过。这样的蠢事以后可不能再干了。他现在既有神功又有手枪,要再被人抓走一次,还真是不容易。 巧巧神色还有些疲惫,吃完药,便在林晚荣的目光注视中。安祥入睡了。 林晚荣对洛凝打了个手势,洛凝跟了他走出来,两个人来到房外。林晚荣笑道:“洛小姐,你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忙,就请直说吧。” 他边说边动作,将屋内地窗户打开,玄武湖上的冷风一吹,他心里便畅快了点。这五搂本就装修的富丽典雅,远远望去,那湖水在一片时明时暗的灯光里。波光点点,分外艳丽。竟让他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洛凝却是和他差不多感觉,见了窗外地湖色风光,也忍不住一笑道:“林大哥,你桃选这里,眼光可真是独到啊。” 林晚荣点头道:“不是我眼光独到,而是我明白人的心理。” “哦,林大哥这话是什么意思?”洛凝奇怪的道。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每个人都是希望自己高高在上的,俯瞰众生,这种感觉能让人产生更大的成就感。就像我们两个人站在这里。任何人都要对我们仰视,所以,感觉很好。”林晚荣臭显摆了一番心理论。 洛凝想了想,点头道:“林大哥,你这话很有道理。自古君王将相,大概都有这种感觉吧。” 林晚荣嘿嘿笑道:“这个和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无关,你先说说你想要我们帮什么忙吧。” 洛凝一笑,心道,这个心理论的话题明明是你扯上的,现在又变成和话题无关了,你这思维跳跃,还真非常人能比。 “其实这次我来找巧巧,是有些为难的事情想要她帮忙的。”说到这事,洛凝忍不住低下头去,看来这次的事情还真是很难出口,要不然以她这样大方的人儿,断不会显得这样的不好意思。 林晚荣见她神色扭捏,心道,这丫头是怎么了,莫不是思春了,要让巧巧给她介绍男朋友吧? 他嘿嘿一笑道:“洛小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洛远是我兄弟,你是他姐姐,咱们是一家人,还有什么客气的呢。” 洛凝沉默良久,才道:“我这次来找巧巧,其实有两个目的,但说穿了,都是一个问题,我是想找她拉些善款的。” 拉善款?林晚荣一下就明白了,日啊,什么善款,说穿了,就是赞助啊,没想到她在这个时代都已经有了这种头脑,这个洛凝果然是金陵第一才女,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出来。这小妞要是来做生意,也定然和我一样,是个大大的奸商。 “哦,善款?善款是个什么东西?”林晚荣故作不解的道。 洛凝既然开了口,索性一口气说到底:“善款乃是向城中大户募集一些银两,专门用作慈善用途的。我和几个朋友组织了一家慈善堂,专门救助一些孤寡儿。” 靠,不就是红十字会吗,这个洛凝的理念挺超前的,不过她是江苏总督地千金,又生得如此美丽可人,挥挥手,别人还不是金银财宝滚滚送来?哪里还轮得着这样来筹集善款? 洛凝似乎是看穿了他的疑问,正色道:“林大哥,我爹虽是江苏总督,但他为人清廉,决不允许我们随便收人家的东西。我虽是一介女子,却也知晓这个道理,那些不义的钱财,我是断断不会收来的。” 林晚荣笑了笑,没想到这个丫头还是这样贞烈的性格,她这才女倒也有些意思。 “前些年我们还能拉到些善款,但是近段日子以来,能够找到的富豪大户,我们都找过了,他们赞助的年头已久,对这些事情也失去了兴趣,所以这善款之事越来越难办了。”洛凝叹了口气接着道。 林晚荣心道,那是自然,你第一年找来。人家看你是总督小姐的面子,怎么也得照应照应,可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你老是找上人家,你老爹又没给别人什么好处,别人自然不会那么热心了。善人是有。却也不是这样做的。 林晚荣是个大大的奸荷,自然也不是什么善主,他想了一下道:“你们收养的那些小孩子有多少人?大概多少年纪了?” 洛凝点头道:“有十几个孩子,大的有十一二岁了,小的有三四岁。” 林晚荣沉默了一下道:“洛小姐。这个善款的事情,我可以出----” “啊,真的?太谢谢你了。林大哥,我替那些孩子谢谢你了----”洛凝还没听完他的话,却以为他已经答应了,一下子高兴的跳了起来。 林晚荣苦笑道:“洛小姐,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要出银子----” 洛凝啊的一声,脸上满是失望之色,林晚荣心道。你这丫头,以为银子是那么容易赚的么。这些都是巧巧她的血汗钱,哪能让你这样不劳而获。 “不过呢,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林晚荣接着道。 洛凝情绪不是很高,她为这善款的事情,已经跑了许多地方了,却都是结果一样,怎能不失望。 林晚荣叹了口气,心道,你这大小姐光想着去做好事,却没想想你做的这好事都是占了别人的光。又怎能长久。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洛小姐,你不是金陵第一才女吗?你地朋友也是才子才女吧,那你们的书画功夫自然不错了,你何不将你们的墨宝收集起来,定期召集些喜欢字画的大户,举行些慈善拍卖会。”林晚荣道。 “慈善拍卖会?拍卖会是什么?”洛凝惊道。 林晚荣将拍卖会的概念与她讲了一遍,洛凝沉吟了一会儿,心道,这个方法确实不错,不仅提高了才子才女们的知名度,也获取了银钱来源,确实很有道理。 她点点头道:“林大哥,你说的这个拍卖会我从没见过,也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但是我可以去试试。只是,真的有人愿意花大价钱买我们地字画吗?” 林晚荣点点头道:“那是自然了,你们是才子才女嘛,未来的书画大家就会从你们中间诞生,那些有眼光的人,一定会掏钱的。另外你也可以适当给他们一些甜头,例如,在那字画中加入一些这购买之人的名讳,再将他们的善举登记造册立字树碑,这样他们又有了名誉,又购入了喜欢的字画,两全其美,何乐不为呢?” 洛凝咬牙道:“好,我回去就发动他们试试。” 林晚荣微微一笑道:“你尽管去试吧,我保证你满意,如果到时候你们的字画卖的太好,可要记得给我留上几幅哦。” 洛凝咯咯一笑,没有说话。 林晚荣又道:“这样吧,既然如此有爱心,我也来尽点心意。不过这银钱之事却是要慎重,那些小孩子若是只给他们些银子,也许现在能够养活他们,但是将来怎么办?你不能养活他们一辈子吧。授人以鱼,莫若授人以渔。你们收养的那些上了十岁的孩子,便都送到这酒楼里来吧,我们负责培养,让他们学些大厨啊,跑堂的啊,每月管吃管喝管住,月俸上面呢,因为他们还是学徒工,就暂时少点,每月五钱银子,你看怎么样?” 洛凝感激道:“林大哥,还是你考虑的周到,我只想着要怎么养活他们,却没想到要让他们学些自立的本事,真太谢谢你了,林大哥。” 谢谢我?嘿嘿,林晚荣心中好笑,老子现在可是雇用童工,放在自己那个世界是要被抓去坐牢的,到了这里却变成受人感激了。他是做生意的,赔本的买卖是绝对不会干的。反正现在酒楼也缺人手,这些小家伙现在一个月也花不了些银两,加以培养,将来定会成为酒楼的骨干,这叫做人才储备,眼光长远。 “对了,你不是有两件事情吗?这是第一件,也算是解决了,你且说说第二件吧。”林晚荣笑着道。 话刚说完,洛凝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林晚荣一看那架势,顿时明白了,得,这件事跑不了,又是冲银子来的。 “林大哥,我们金陵每年都有赛诗会,今年已经是第十届了。”洛凝轻轻说道。 赛诗会?我靠。这玩意儿有点意思啊,不过这赛诗会和我却是八杆子打不着,都是你们这些才子才女上去弄一下风骚,最后演变成集体的相亲会,与我有何干系? “是不是还短银子啊?”能让一向开朗大方的洛凝为难成这样的。也只有银钱之事了。 洛凝头儿越发的低了,不好意思的说道:“还短一千两银子。” 林晚荣吓了一跳,日啊。这么多?办一个什么拘屁赛诗会竟然要浪费这么多银子,妈的,这些公子小姐们烧钱玩呢。这个洛凝定然是看我这酒楼每天赚钱多,专门跑我这儿化缘来了。可这一千两银子,也是酒楼两三天才能赚到,你以为就那么容易拿出来啊。 他无奈地摇摇头,小洛,你为人挺实在的。但是你这个才女姐姐,就有点不厚道了。怎么说也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她却专找软柿子捏,是不是以为巧巧不懂拒绝啊?靠,巧巧是我老婆,她一切都得听我的。 林晚荣正愤愤不平的想着,却听洛凝道:“其实我也不好意思和巧巧张口,但是眼下时日紧迫,金陵城的那些大户们,我们前几届已经找过了,很难再筹集到银子。” 千两银子可不是小数,在这金陵城中。能够一次拿出千两银子赞助这个什么拘屁赛诗会的大户也是屈指可数,他们定然是在别处碰了钉子,而洛凝又不愿意依仗她老爹的权势,所以才会走投无路的来找巧巧。 “你们这个赛诗会,不是会员制的么?为什么不找他们收银子,例如报名费啊之类的。”林晚荣问道。 洛凝摇头道:“这个赛诗会的宗旨,就是要发掘更多的人才,若收了银子,这里面可就有些不清不楚了。” 林晚荣点了点头,他前世见识过的什么模特大赛、选秀大赛多了去了,哪个背后没有点黑金交易,权色交易?洛凝能意识到这些,还真是难得。 “你们这个赛诗会,都邀请些什么人啊?”林晚荣沉思了一会儿,问道。 洛凝见他语气中有些松动的意思,急忙道:“这个赛诗会的名气很大,来的都是江苏省境内五里八乡的才子,而且到时候江苏学政大人还会亲自到场,可谓景象万千,热闹非凡。” 学政大人亲临现场,对那些才子们来说,自然是趋之若鹜了,林晚荣点点头道:“洛小姐,这一千两银子,我出了,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林大哥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来。”洛凝本已有些绝望的心立即又活了过来。 “我的条件很简单。”林晚荣笑道。“其一,这赛诗会之前要冠上我食为仙的名字,叫做食为仙独家赞助,金陵赛诗会。” “这----”洛凝迟疑了一会儿,她一下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心道,这还真是个奸商,任何机会都不肯放过。但是这样的先例从来都没有过,她一时也有些为难。 林晚荣笑道:“洛小姐,这个对你们没有任何损失,又对我食为仙有利,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洛凝犹豫了一会儿,咬牙道:“好,我便答应了你。” 林晚荣淡淡一笑道:“这叫做双赢,洛小姐,没有必要这样为难的。除此之外,我要你们所有用品上,什么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官船花船,灯笼丝绸,厕纸面巾上,都印有我食为仙标志。” 榨我钱财,老子就要打广告,让我食为仙无处不在,寿与天齐,将那失去的银子,十倍百倍的赚回来。林晚荣狠狠想道。 洛凝心里又气又恼,哪有你这样提条件的,前几届赞助的虽也奸猾,却没一个赶得上林晚荣脸皮的十分之一厚。 她叹了口气,如此一来,一场本来十分高雅的赛诗会,却被弄得铜臭味十足,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怎么会想到这些苛刻条件的。 林晚荣才不会管他什么铜臭味,这叫做各取所需,商业为王,靠,让你们这些狗屁才子才女们玩阳春白雪,老子就喜欢下里巴人。 “洛小姐,你不要担心,为了体现出诚意,我食为仙还将特意为此次赛诗会提供一些高雅赠品。”林晚荣笑道。 “什么赠品?”洛凝奇怪的道。 “凡是与会的才子佳人,我们食为仙将免费赠送油纸伞一把。”林晚荣嘿嘿笑道。 “怕是还要印上你食为仙的标志吧。”洛凝恼道。 林晚荣哈哈一笑:“各取所需,各取所需而已。” 试想某天金陵雨天,大街之上油纸伞一片,俱都印着食为仙三个大字,这食为仙要想不红,真太他妈难了。 洛凝彻底的服了眼前这个男子,以前觉得他挺有学问的,为人处事也很特别,没想到这种特别很快就让自己吃尽了苦头。 她叹了口气,心道,也不知道他哪里想的这些鬼主意,这样下来,这个赛诗会简直就成了他的独家广告发布会了。 洛凝有种小羊入了狼窝的感觉,真是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