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邀请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一章 邀请

. 林晚荣见洛凝为难的样子,便道:“洛小姐,你觉得我这要求过分么?” 洛凝眉头轻轻一皱,小声道:“林大哥,这些条件,着实为难了些。” 林晚荣神色一正:“洛小姐,这便是为难了么?我看不见得吧。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去找别人拉善款,在你眼里虽是有着千百种理由,在别人眼里却也是让他为难呢?” 洛凝轻咬了下红唇,低头沉思起来。 “拉善款固然有理由,但每个人赚钱都不容易,都是心血。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洛小姐,你可能只看到了他们有钱的一面,却没看到他们背后辛苦的一面,他们赚的每一个铜子儿,都要斤斤计较。即便他们赚的是黑心钱,可是他们也背负了极大的骂名和压力,他们也是付出了的。这善款之事,固然难办,可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得到这些东西,却又不想付出代价,试想,这样的美事,哪里正好能轮到你呢。”林晚荣振振有词说道。 洛凝仔细想了想他的话,忽地噗嗤一笑道:“林大哥,我承认你说的话都很有道理,可是话说回来,你给了我们机会,我们这赛诗会,却也不是了你机会么?正如你所说的,这叫做双赢,你可没吃亏。” 林晚荣哈哈一笑,这丫头的头脑的确很灵活,和她说话不用费太多周折,当下道:“这样说来,洛小姐,你是答应我这些条件了?” 洛凝一笑:“林大哥,你方才的提议,我想是应该能够满足的。只要我们在这花样的设计上做些文章,让人看见你们的标识。记住你们的标识,却又不影响了这赛诗会的艺氛,那便好了。你看怎么样?” 林晚荣点点头,也知道这确实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在这个时代,广告还是个新鲜物事,如果一下子做过了头,说不定会引起反作用。 洛凝忽然悠悠一叹道:“林大哥、你见我这样到处拉善款办这赛诗会,是不是有些看不起我呢?” 林晚荣正色道:“这要看你的目的了。若你就是为了扬名立万,宣扬一下你那金陵第一才女的美名,那我便有些不屑了,不过我相信你不会是这样的人。” 洛凝感激的笑道:“林大哥,谢谢你在我面前说实话。其实,每个人都有些梦想。我也不例外,我自幼喜欢诗词歌赋,将天下间的才子才女都聚集在一起,大家畅谈些趣事,做些诗赋,这便是我的愿望。至于那什么才女之名。却是虚的很,更是负累,我要之有何益处?” 洛凝这个女子,生在富贵之家,有这样的梦想,自然不奇怪。难得的是她能关注那些无人照管的孤儿。从这一点上看,她确实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子。 林晚荣点点头道:“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洛小姐,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是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千万不要过于沉溺于梦想而脱离了现实。” 说完这话,他心里也是一声叹,女孩子都是些梦想主义者,总喜欢将未来描划的多么美好。却哪里知道这世道的艰辛呢。 洛凝感激的道:“林大哥,谢谢你的忠告,我一定会牢记在心的。不过----”她忽然黠一笑:“这赛诗会你提出了这些条件,那我能不能也代表我自己,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呢?” 林晚荣奇道:“你还有要求么?说好了,一千两银子,多一两银子我也不会掏了,我可是铁公鸡,一毛不拔的。” 洛凝咯咯笑道:“林大哥就不要和我开玩笑了。我这个要求和银子无关,是代表我自己提的。” “你自己?”林晚荣嘿嘿一笑:“你自己能提出什么要求?可别有什么非分之想哦,我这个人很有原则的。” 洛凝听他调笑自己,只笑了笑道:“我想邀请林大哥来参加我们这赛诗会。” “我也参加?”林晚荣吓了一跳,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他可有些自知之明,背背小诗还可以,别的可就是真的不行了。那赛诗会乃是应景之作,靠的是真功夫,作不了弊的。 “洛小姐、你这不是故意在出我的丑吗?就我这材料,吟诗作对那些事情,哪是我能干得来的?”林晚荣难得的谦虚了一回。 洛凝摇插头,认真的道:“林大哥此言差矣。你怕是还不知道吧,你在这食为仙四楼之上悬桂的四副千古绝对,不仅是名扬金陵,声名更已远达江苏诸县,每日来这酒楼观赏此千古绝对的才子们络绎不绝,且至个尚无人有工整下联。若你都没资格参加这寨诗会,那这金陵还有几人能有此资格呢?” 唉,多才也是苦恼啊,林晚荣臭美地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能被洛小姐邀请,这可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那,既如此,我就去观摩一番吧。不过事先说好,可别让我做什么诗词啊,我这个人很谦虚的。反正你们吟诗作拜,我就喝喝酒,看看美女、也是件乐事。”他语调一转,笑道:“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啊。” “林大哥担心什么?”洛凝奇道。 “我是担心,一不小心,就抢了这金陵第一才子的名头,那可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牛皮霍霍地说道。 见洛凝吃惊的样子,林晚荣笑道:“那倒数第一的才子,可不就是我了么?” 心凝掩唇一笑:“林大哥你过谦了。若是你是倒数第一,那这金陵怕是再无才子了。” 这小姐对我评价挺高的啊,林晚荣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好在他心里清醒,不会被这迷汤迷倒,便点点头道:“既如此,我就去吃这场花酒吧。” 洛凝听他将这赛诗会比作吃花酒,心里有些恼怒却也有些好笑,叹口气说道:“你若只是想吃些花酒也是可以的,到时候不仅是四乡八里的才子,就连那些闺阁中的千金小姐们,也会莅临现场,大哥你好眼福了。历届赛诗会,都会有些才子佳人的佳话,本届相信也不会让林大哥失望的。” 靠,我就知道,什么狗屁赛诗会啊,最后终究会变成一场集体相亲会,不过,能去看看美女,倒也是件养眼的事。林晚荣心道。 见洛凝神色湛然。对这赛诗会似乎很是期待,他忍不住嘿嘿一笑,说道:“我倒是忘了,洛小姐也是待字闰中,这等佳话,怕是要应在洛小姐身上了。” 洛凝却只是淡淡一笑:“林大哥说这些话儿。却也是与我闹着玩的吧。洛凝虽是一介女子,但这儿女之事,却还未曾考虑过,林大哥你莫要再说笑了。” 看她神色泰然。竟是丝毫没有波动,林晚荣心里也有几分敬佩。这个女子,还真是有些境界啊。 洛凝是洛远的姐姐,抱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他也不去过分地调戏了,只是他早就吃了巧巧那一窝,却是不记得了。 这个洛凝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子,和他谈完话,便匆匆离去了,说赛诗会在即,准备事项繁多,不能久留。林晚荣心道,你要我银子的时候,却没见你说过这话,端的是一个能和老子媲美的精明人物啊。 洛远和董青山却是不久便回来了,两个人见了林晚荣皆是一楞,董青山欣喜地道:“大哥,你可回来了。”洛远跟在他身后,也是满面喜悦之色。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不回来还做什么?难道在那土匪窝里过年啊?” 洛远笑着道:“我和青山得了你回来的消息,便立刻赶到萧家,谁知在客房等了你一个晌午,也没见你回来,全是累得那郭公子,陪我们说了半天话。” 林晚荣当着小舅子面,哪能说自己下午旷工泡妞去了,只得嘿嘿笑了两声道:“下午正好有些急事,萧大小姐派我到栖霞寺去了。” 董青山惊道:“大哥,你真的和萧大小姐搞上了?” 我日,青山怎么还是这么粗俗呢,不过,这一个搞字,着实用的太精妙了,我喜欢。林晚荣忍住笑道:“还没搞上,正在搞中。” 董青山没有读过多少书,说话都是市井粗口,偏就对了林晚荣胃口。那个洛远也不是什么正经的读书公子,极力的忍住笑,对林晚荣道:“大哥,这萧大小姐据说是常年在外奔波,我还没见过她呢。只是听说她生得闭月羞花,国色天香,有机会也替小弟我引荐引荐啊。” 说起这大小姐,林晚荣只能苦笑,两个人根本就不对路子,怎么替你小子引荐。见洛远贼贼的目光,林晚荣笑道:“长得貌美是真,不过那脾气可就差的太远了,比不上你姐姐洛小姐。” “对了,大哥,我姐姐来找你做什么?”洛远方才上来的时候,正者见洛凝离去,连话都没顾上说。 “你姐啊,是给我送请柬来了。”林晚荣呵呵一笑,将洛凝求助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 洛远是知道这个赛诗会的,当下点点头:“大哥,我这个姐姐啊,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过于执着了。这赛诗会的事情,哪是她一个女子来抛头露面的?那个金陵第一才子候跃白,主动承揽这善款之事,却被她拒绝了。” 这个金陵第一才子和金陵第一才女的典故,林晚荣也是知道的,他哈哈一笑道:“我倒是听说,那个小候追你姐姐挺紧地。” 洛远点点头道:“这倒是真。他们同在一个诗社,见面的机会多,那个候跃白便经常借故来找姐姐说些诗词,我见着都烦了,更别说是姐姐了。我相信姐姐不愿意让候跃白帮忙,也是这个道理。” 洛凝确实是一个有骨气的女子,林晚荣想起她说过的话,叹道:“你姐姐是一个勇于追求自己梦想的人。能做到这一点,相当不容易。” 洛远看了林晚荣一眼,忽然笑道:“大哥,我劝你别打我姐姐的主意了。” “噗----”林晚荣正在喝的一口茶水便哗啦全喷了出来。这个小洛,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说话这么直白,老子都有些受不了了,看来选他当小弟,还真是没找错啊。 “小洛啊。既然你这么坦白,我也不妨与你直说了。”林晚荣拍着洛远肩膀道:“我对你姐姐没兴趣,挂着才女名头的,我一向是敬而远之。你回去告诉你姐姐啊。千万别对我感兴趣,我这个人魁力很大的,接触过的都知道。” 青山在旁边不屑的道:“大哥,我看那洛小姐挺好的,长得好看,和我姐姐又是密友。两个人处起来还不会打架,要不你就要了她吧,和我姐姐也做个伴啊。” 我日啊,青山你个牲口。你到底是为我好还是为你姐姐好,这种话也说得出口。当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洛远哈哈大笑道:“大哥,这可不是我小看你了。我姐姐说过,她中意的男子,应当是盖世的奇男子,要有丰富的阅历,宽阔的胸襟,要入得学堂,文采武功。缺一不可。” 林晚荣咦了一声,惊奇道:“怎么我这些优点,都被你姐姐知道了?” 洛远哈络大笑,他与林晚荣相处的日子久了,早已熟悉了他的脾性,要说聪明机智,大哥认了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可是这文采风流却还差了些,上次在妙玉坊,也不知道他从哪里蒙来的小诗,竟骗走了秦仙儿小姐的芳心。文采风流此关便已不过,遑论那杀敌的武功了,所以洛远很认真的劝大哥远离自己姐姐,他实在是见过太多受了打击的例子了。 林晚荣心道,这个丫头眼光还挺高的嘛,什么文采武功,能当饭吃么?老子有绝世神功神枪护体,还不是一样老老实实赚钱养家活口。你们这些小丫头都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做的梦都挺美的。想老子入得厅堂,下得厨房,要不是对你不感兴趣,定要施展泡场地奇术,将你这小丫头死心塌地的勾过来,让你玩高傲。 三个人便都大笑起来,结束了这个禽兽话题。 林晚荣与兄弟二人一顿叙话,将这几日的遭遇讲了讲,洛远恨恨道:“这白莲教的匪人着实猖枉,在我金陵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可惜我爹手下都是些巡防官兵,拿那白莲教毫无办法,数次督办那都指挥使程德派出绿营,却都被那老小子阴奉阳违。叫我说,这老小子和白莲教,说不定真地有些瓜葛。” 自那夜陶东成带着绿营兵马冲上山来,林晚荣便知道这程德、陶东成和白莲教定是有些瓜葛的,而将这数人连在一起的,便是他们背后的那个主子了。可惜当日没有见过那主子的真面貌,连声音也是做了手脚的,他心里着实有些遗憾。 不过,能将这三方势力整合在一起,那主子势力之大可想而知,林晚荣暗道,这小洛的老爹江苏总督洛敏,应该有些眉目吧,什么时候可得抽个时间去拜访一下这个老狐狸。 “对了,小洛,最近洪兴和黑龙会闹得怎么样了?”林晚荣想起这件事情,便问道。 董青山一拍桌子恨恨道:“吴正虎那王入蛋,越搞越不像话,最近城南这边闹事的越来越多,都是那个吴正虎安插的眼线,如果不是洛远一直劝着我,我早就动手了。” “哦?”林晚荣饶有兴致的者了洛远一眼道:“小洛,你怎么看这件事的?” 洛远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让他们再嚣张几天吧。等他们正得意的时候,我们准备充足了,集中力量,断其一爪,让他再也不敢嚣张起来。” 林晚荣嘿嘿一笑,在得知程瑞年在黑龙会背后撑腰之后,洛远的斗志更加昂扬了。那个程瑞年只是为黑龙会撑撑腰而已,洛远却是洪兴的当家之一,便凭洛远这个身份,洪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以洛远的精明和董青山的强干,虽然洪兴实力暂时弱了些,却也大有拼头。 对于洪兴之事,林晚荣不想管的太多,有这两个兄弟,足可以放心的了。这些事恃便交由他们放手去干吧,纵是有些挫折,那也是成长的代价,只会让他们越来越成熟。 “对了,小洛,你入了洪兴的事情,你爹他知不知道?”林晚荣忽然问道。 洛远摇头道:“我不太清楚,爹只是嘱咐我与大哥你多多亲近近,说你是我们洛家的贵人,其他的就算我问了,他也不会说的。” 贵人,贵个头,这个老家伙,是个大大的狐狸,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洛远加入洪兴的事情,洛敏早就知道了。而他之所以没有阻止,一面是因为林晚荣是什么贵人的原因,另一方面、他大概也是想利用洪兴,与那程德支持的黑龙会抗衡。 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放进这局里来了,这老狐狸下的本钱不小啊,他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信心呢?林晚荣想了一会儿,却还是想不通,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就是不管这个老狐狸是自愿还是被迫,他现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这一点跑不了的。 拿准了这一点,林晚荣便没多少担心了,更多的问题,还是等有机会见了那个老狐狸再说吧。 三兄弟叙话了一会儿,林晚荣担心巧巧的病情,便上楼去了,却见那小妮子睡得正香,梦中还露出甜甜的笑容,见了她,林晚荣便感觉心里一片祥和安宁。 他忽然升起一个念头,若是把玉霜、青璇、巧巧三个人放在一起,会是个什么样子?她们会不会打架呢?唉,这个问题真伤脑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