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高手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二章 高手

. 从酒楼出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本来按照林晚荣的意思,今晚想好好陪着巧巧,要不就在巧巧房里凑活凑活得了,却被老董毫不留情地撵了出来。看来老董的思想还要再进一步解放,最好能和青山看齐。 今天连续看见了玉霜和巧巧两个小美人,虽然心里舒爽,却也有些遗憾,玉霜要在和尚庙里吃斋念佛,巧巧又是生病,兼之又被巧巧他爹赶了出来,林晚荣也觉得有些遗憾。 他无奈的摇摇头,行了些路,却觉得周围情况有些不对劲。 平时这条小路也走了无数次了,虽然也很幽静,却从没像今天一样,一个人影都见不着。 林晚荣现在已是六识敏捷,正疑惑着,耳中听到几缕风声,回头看去,便见两条黑影快若流星,向自己面前奔来。 得了肖青璇一半功力以后,他反应变得更加灵敏,目力也好了许多,远远的望见那两个人步伐快捷有力,分明是有功夫在身,再看看周围一片寂静,他哪里还不明白,这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 与此同时,两条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背后,与前面两个人一起,将他紧紧的包围在了圈中。 林晚荣放眼望去,见这四人皆是膀大腰圆,胳膊比得上大腿,一看就是狠角色,站在那威风凛凛的。 妈地,这么嚣张,不就是几个打手吗,你还以为自己是城管那?林晚荣心里暗骂一声,嘴上却是笑道:“各位兄台深夜拦住在下,不知道是为了何事?” 四人中一个带头模样的汉子大声道:“林三,我们公子请你去一趟。”他说话瓮声瓮气,中气十足,显然是个练家子。 “公子?是哪个公子?”林晚荣问道,心里却飞快的转着念头。 这四个人气势汹汹的样子。那个什么公子必然是与他有着仇怨的。金陵城中,那个程瑞年还没和他发生过正面冲突,也只有陶东成算得上是和他有仇,这莫不是陶东成派来的? “我和你们陶公子非亲非故,他这么晚来请我做什么?”林晚荣探道。 “废括少说,快跟我们走。”四个汉子中似是老大的那人大声说道。伸手就过来拉人。 眼前这四人显然都是有功夫的,那人一伸手,动作极快,眨眼已到林晚荣身前,落在外人眼里。也是眼花缭乱。 林晚荣初时也是吓了一跳。可仔细一看,那人的动作却似乎变慢了,他心里一喜。心道,老子也是高手了,怕他个球。他深明打架的要诀,说百句不如打一拳,便一声不吭,看淮那人的脉腕,狠狠砸了过去。 林晚荣得了肖青璇一半的功力,眼力和反应都已超出之前百倍,力气更是无穷,差的也就是招术。可天下的招术都是拿来打人的。纵是千变万化,目的却也只角一个----伤人。他不喜欢练武,偷懒却是行家,心道,老子不会招术也不打紧,只抱住一个思想,见招拆招,不让这小子打住我就行了。 他此时力气与眼力都是上上之选,向那偷袭之的人打去这一拳,正截住他手腕,却也虎虎生风,竟比那人还强了不少,颇有些无招胜有招的意思 那汉子也是一惊,心道,这小子好大的力气,不敢硬拦他,急忙换了拳,向他踢出一脚。旁边那三人还以为是自己大哥让着他,心里顿时有些不耐烦,叫道:“大哥,快把这小子拿下了。” 话音一落,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原来这个叫林三的小子不仅拦下了大哥这一脚,还顺势朝他胸前出打出一拳,将老大逼退了两步。 “点子扎手,并肩子上。”那三人一起喊道,便挥舞拳脚一起冲了上来。 这切口,还只是在电视里听过,林晚荣不惊反喜,心道,这句充分地说明了,老子的功夫已经得到了敌人的肯定,这切口听着真他妈舒服啊。 肖青璇年纪虽轻,却是因着师门机遇,早已是江湖上最顶尖的高手了,林晚荣只得她一半功力,却已经是非同小可,即便是遇上武林一流的人物,也是有着自保能力的。 他心里正得意着呢,却觉得背上一疼,竟然挨了后面偷袭的一下。本来凭着他现在的功夫,纵然是招式上差了些,却也不致于被这几个三流人物占了便宜,刚才这一下,完全是打斗经验不足再加上过于得意才会着了道的。 他此时已是皮糙肉厚,挨这一下也算不了什么、但却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妈的,老子可是高手,连你们四个瘪三都打不过,还混个屁啊。 他大叫了一声冲了上去,与这四人斗了一会儿,又挨了一两下,打架的经验却越来越丰富,功力运用也赶来越纯熟。 渐渐的,在他眼里,这四人的动作越来越慢,处处都是破绽,他终于体会到了些高手的滋味。 十招过后,虽是在四人的围攻之下,林晚荣却是凭借着高绝的眼力左腾右闪,再没有挨上一下,不仅如此,他脚下步伐越来越快,出掌也越来越狠,拳拳生风,式式不离要害。 四个大汉却叫苦不迭,这个林三,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式“黑虎掏心”,“仙人偷桃”,动作非常***不正规,全无套路可言,可却处处制着自己,合四人之力竟然接他不下,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乱拳打死老师傅。 林晚荣却是越斗越来劲,越斗越轻松。他深信一点,实践出真知,打架中得来的招术才是最实用的,管你什么罗汉拳少林长拳,能打赢架才是硬道理。他得了肖青璇的功力之后,一直没有机会打上一架,眼前这么难得的练手机会,又是以一敌四,哪能就如此错过? 有了充沛的体力做后盾。林晚荣生猛的就像吃了十颗伟哥,若不是有意拿这四人练练手,恐怕早就结束战斗了。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做高手的感觉,这滋味真他妈爽啊。 “四虎,皆都住手吧。”一个声音从那围攻的几人身后传来,四虎急忙跳到一边。住手不动了。 他们停了,林晚荣却没停,脚下动作加快,抨抨抨抨,连出四拳。砸在四虎的胸膛上。将四个大汉击得退了数步,个个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不讲江湖规矩?”那四虎之中的老大吐出一口鲜血怒道。 你们四个人打我一个,现在却跑来跟老子讲规矩?林晚荣冷冷一笑道:“四虎是吧,你相不相信我让你们变成死虎?” 这四人愤愤瞪了林晚荣一眼,却是不敢说话了。 林晚荣看了一眼出声阻止的那人,却见他稳稳坐在白马上,浓眉大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妈的,一天不骑白马你会死啊? 他心中大大的鄙夷。脸上笑道:“陶公子,这么晚了,你也出来散步啊?” 陶东成看了自己手下四虎一眼,心道,当日见你们也有些本事,打败了不少好汉,才极力拉拢你们。今日竟然连人家家里的一个奴才都打不过,却也丢了我的人。他看了林晚荣一眼,道:“林三,我今日派人请你,却也是只想请教几个问题,你莫要误会了。” 林晚荣笑道:“误会?陶公子是有什么书信要在下转交大小姐么?叫个下人送来不就得了,哪用得着派出四头老虎啊?” 陶东成恼怒的看了四虎一眼,这气也只有生生的受了,又转向林晚荣道:“林三,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只想知道,你为何三番两次破坏我与玉若的感情?” “你和大小姐有感情?”林晚荣装作惊道:“这可没看出来。再说,我又什么时候破坏过你们好事了?那事我可不太擅长。” 陶东成哼道:“那日紫金山上之事,暂且不提,但我辛辛苦苦求了程大人带上兵马去当涂解救虽玉与你,你不念我的好便也罢了,为何还要击我下马?又为何要带走玉若?你是何居心?”陶东成说到后来,神色已是凌厉起来。 倒打一耙是吧,玩这个老子可比你强多了,林晚荣啧啧惊道:“原来当日来解救我们的竟然是陶公子,哎呀,这可是冤枉了好人啊。那日我与小姐在山上被困了三天,早已害怕万分,见有兵马冲上来,哪里认得出是敌是友?见了刀枪我们都害怕,只好跑得远远地了,没曾想叫陶公子受罪了,在下实在是羞愧万分啊。” 陶东成见他油腔滑调,顿时怒道:“林三,你是把我当作小孩子了么?那些贼人为何对萧家如此熟悉?又为何偏偏带走你?你见我带了官军上来为何还要逃走?若我猜测不差,你定然是与那白莲教的匪人一伙,来坑骗萧家,亏的萧大小姐还对你如此信任。” 这个陶东成是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林晚荣却也是个不折不和的真小人,他嘿嘿一笑道:“陶公子,你这猜测很有道理啊,不过这话你应该和大小姐讲去、却来和我说什么?” 陶东成无语,林晚荣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叹道:“你这点心眼,和你那主子相比,确实差的远了。” 陶东成一惊道:“你说什么,什么主子奴才的?” 妈的,你就装吧,林晚荣也不理他,冷笑道:“当夜你与你那主子在一起,却有没有想过,我是如何从你们手下逃走的?又是谁派人来救我?” 陶东成铁青着脸,不发一言。 林晚荣知道自己说中了他的心思,那日自己如何逃走的,又是如何破坏他们计划的,只有寥寥数人知道,陶东城和他的主子心里定然疑惑得很。 既然与这陶东成已经彻底的撕破了脸皮,那就来点狠的,林晚荣背手走了几步,突然笑道:“回去告诉你那主子,做人安分点,他可不是天下第一的。” “你,你----”陶东成终于忍不住脸色大变、却是被他这一句话惊住了。 “能从白莲教的手里将我救走,又能视白莲教和你那主子若无物,这天下还能有几个人。”林晚莹嘿嘿笑道。 “你,你究竞是什么人?”陶东成呆道。 这事正说中了他的心思,面对这个看起来一文不值的萧家家丁,他竟然有一种者不透的感觉。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只想劝劝你,做人还是老实点好。”林晚荣冷道。 打蛇打七寸,这番话虚虚实实连哄带骗,却是林晚荣的心理战猛药。 陶东成的主子和白莲教勾结,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背后定然有着大大的阴谋,同时也说明,他也一定有着极为忌惮的人。既然能使得动江苏都指挥使程德,那他定然和江苏总督洛敏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而我现在却和洛敏的公子打的火热,他们肯定摸不请自己的虚实,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便让他们好好的猜猜去吧。 陶东成思来想去,却是越来赶害怕,以这个林三和洛远的关系来看,他定然也是那一系的。想起主子的交待,眼下万万不能轻易得罪洛敏,那不是也动不得这个林三?他恨恨地咬了咬牙,翻身上马,对四虎一挥手道:“我们走。” 我日,这就走了?林晚荣对那四虎道:“要不你们几个先留下。我们接着打。” 那四虎眼神愤怒,却又有些惊恐,显然对林晚荣的战力有些惧怕了。林晚荣哈哈一笑,做个高手,真他妈爽啊,我还有两杆枪没用呢。 那陶东成再也忍不住了,骑在马上怒道:“林三,你不要欺人在甚!” 老子就是看不惯你了,怎么着?林晚荣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骑白马装王子的,有本事像老子一样真刀真枪的干。看这小子这么拽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姐姐妹妹的,若是有的话,老子定然泡上了再甩,甩了再泡,叫你痛不欲生死去活来。他很肮脏的想道。 一人一马四虎走的远了,林晚荣回头正要离去,却听见一声幽幽的长叹,转身一盾,一个娇俏的身影站在远处屋檐下,正幽怨的望着自己。 林晚荣呆了一呆,良久才道:“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