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伟大发明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四章 伟大发明

. 对秦仙儿的话,林晚荣还是很在意的,现在肖青璇已经是他在这世界最亲密的人了,他可不愿意她有什么的危险。 这事可要好好想个办法,实在不行,就趁乱把秦仙儿办了,我就不信,你这小丫头就算神功盖世还能敌得过我两杆金枪?嘿嘿。 回到萧家自己的小窝,他久久不能入睡,肖青璇的影子在他脑海里不断的排徊。现在看来,肖青璇家里定然是非富即贵,要与她之间少些阻力,还要进一步加强自己的实力才行。 武功不错了,加上毒针与火枪,就是遇上东方不败,老子也能拼上一拼了。目行食为仙经营的很好,日进斗金,萧家的内衣与香水生意也格外的顺利,特别是香水生意,那简直就是暴利。 只可惜,碍于产能问题,香水产量暂时还上不来,有白花花的银子却赚不着,看得心急啊。而且,光有香水生意,似乎也显得太单薄了点,应该再找点别的相关生意,将产品线逐步的完善起来,品种丰富了,赚钱的机会就更多了。 其实,从香水诞生之时,他心里有了打算,既然做了香水,那为什么不再做点别的日用品之类的东西呢?有了香水,还可以做肥皂嘛。 肥皂这个东西,原料十分的简单,中学化学课本里都学过,林晚荣当时还做过课堂试验呢,油脂加上火碱,高温加热就搞定了,而且工艺也不复杂,利于批量生产。 肥皂也分为两种,洗衣皂和香皂。洗衣皂工艺粗糙些,可以用动物油脂加上火碱直接提取,为了节省成本,还可以在里面加入一两成的松香。香皂嘛,原理一样。只是相对工艺复杂一点,需要用植物油脂加火碱,再经过净化,加上香精制成。 香精自然不是问题。反正酿造香水,剩下许多花辫残渣,正好可以废物利用。 有了香水的经验,林晚荣信心已经足了许多,这肥皂只要造了出来。便又成了与香水不相上下的暴利产品。光凭一个香水和酒楼还够,再加上这肥皂工业,他便一下子拥有了三只会下蛋的金公鸡,其中两个还是他独家所有,想不发达也难了。 有了这个想法,他便激动了起来,心里顿时痒痒的,老子这两手本事,纯粹是独家发明。要是这个时代有中科院的话,我他妈早就是院长了。 他也很想弄点洗发水洗面奶之类的东西,只可惜他对这些玩意儿不是很了解。更后悔的是,当初没有好好研究一下伟哥的成分,若是有了伟哥的专利在手。***,造他几百颗蓝色小药丸,专卖给皇帝和王公大臣们,我他妈不发死就没天理了。 这一晚上他心里很是骚动,为自己的伟大发明欢呼雀跃,竟是一夜没合眼。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起来,便急急向外行去。 走到院子正中,却见大小姐袅袅婀娜从外面进来,原来她昨日与二小姐一起宿在了栖霞寺,姐妹俩说了一夜的话,今日早晨方才回来。 见林三脸上带着荡笑往外走去,竟连自己都没看上一眼,萧玉若喝住他道:“林三,你这是干什么去?” 林晚荣停住了脚步。看清来人,笑着道:“原来是大小姐啊,我买猪油去。” 萧玉若看了他一眼,奇道:“你又不是厨子,要买那东西做什么?”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天机不可泄漏。” 大小姐见他神神秘秘的样子,心里道,这家伙。怕是又有什么鬼点子了,见识过了那香水的威力,她也对他很是好奇起来,说道:“我早上起来,闲着无事,便和你一起去吧。” 不是吧,大小姐陪我去买猪油?这事好说不好听啊。林晚荣苦脸道:“大小姐,你别折杀我了。你可是大人物,哪能和我一起瞎闹呢哦,那香水推销进展的如何了?” 萧玉若点点头道:“推销的很是不错。对了,后天我们要到金陵诗社去,你便和我一起去吧,多多见识一下大场面,以后说不定会派上用场。” 林晚荣听明白了,这是大小姐在培养我啊,大概是想把我弄成萧家的白领骨干加精英,嘿嘿,有点意思了。 他难得谦虚一次的笑道:“既然是大小姐吩咐了,我自然照办了。但不知道那个金陵诗社,是个什么所在呢?” 大小姐点点头,心道,你要是每天都有这个谦逊态度,我也不会总拿脸色给你看了。 “那金陵诗社,乃是金陵最大的读书之所,里面聚着许多著名的才子才女,若是这香水在她们中间推销成了,那便是一个大大的成功。” 林晚荣点点头,这道理他懂,不就是明星效应嘛,这时代的才女们,就相当于他前世里那些搔首弄姿的出境的女明星们。若是找个美貌才女,来句“洗洗更健康”,要想不红遍大华,那也太难了。 正意淫着,却听大小姐接着道:“这金陵诗社里聚集了金陵最大的人脉,不仅有金陵第一才子候越白,扬州第一才子于文坡,还金陵第一才女洛凝小姐和她手下许多大家闺秀,若是在她们中间寻得了机遇,那咱们这香水在金陵就算是完全的站稳了脚跟。” 大小姐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一改往日的不耐烦,不遗余力的给他介绍着这经营之事,看来是真的想把他培养成这萧家的骨干了。 林晚荣不屑的撇撇嘴,说了半天,原来这金陵诗社是洛凝她们几个在那里撑门面啊。不过大小姐这个上层路线选得十分之好,那里乃是有些才学的官家小姐的聚集之地,应该作为攻关的重点。 大小姐说了这么一会儿,见他神色轻松,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多少,只得暗自哼了一声,挥挥手放他去了。 林晚荣是出了名的喜欢偷懒的主,买猪油这种事情,哪用得着他亲白出马。他现在已经是萧家的高极家丁。是太太小姐们眼前的大大红人,连两位总管都被他比了下去。现在身价飚升,如果不知道利用,他也就不是这萧宅里号称无所不能的林三哥了。 他去挑选了个小伙计。却是那日他与表少爷逛窑子拍少爷马屁得了一两银子赏钱的那个,叫做三德。 “我说三德----”林晚荣开口道。 那小伙计急忙抱拳道:“三哥,您莫要折杀小的了。您是三哥,我哪敢用了您的名讳,从现在起。我便叫四德了。” 日,瞧这马屁拍的,还知道避讳,要不怎么说这小子有前途呢。在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十分的舒爽,他便点头道:“我说四德啊,你快去肉铺给我买四斤猪油回来,顺便去帮我弄些纯一点的烧碱,再把福伯叫回来。就说我与他有事商量。” 有了跑腿的就是爽,一口气派了三件事,林晚荣都只动了动嘴,这四德就办得利利索索的。福伯回来的时候,却看见林晚荣正在指挥四德往灶里生猛火。白花花的猪油在沸水里翻滚着,空气中还弥谩着淡淡约的腥味。 “福伯,你回来的正好。”见又有了劳力加入,林晚荣才不会客气呢,管你老的小的,能办事就成。 他从旁边取过一大块早已准备好的细砂布。有条不紊的指挥道:“福伯,你是老经验了,待会儿四德将这表面的污物去处干净之后,你就用这滤布将那油脂过滤下来,再清洗一下。” 福伯奇怪的道:“林三,你又要做什么了?”要说福伯和常伯二对这个林三还是真的佩服,这小子对花艺和机械虽都只是半吊子水偏还时常有些奇思妙想令两人拍案叫绝。 林晚荣自然不会说破。打了个哈哈道:“福伯,咱俩老交情了,你还不相信我么?” 福伯哼了一声,你小子,一点尊老爱幼的思想也没有,不过他对林三还是很信任,见他不似开玩笑的样子。便按照他的话去做了。 林晚荣拿着他那特制的铅笔,不断的在纸上写写划划,却都是些二人看不懂的符号,良久,他才丢下铅笔,长呼一声:“亲爱的化学老师,我永远爱你。” 他兴致勃勃,让福伯将洗净的那些脂肪,全部倒入锅中,又大火的煮了起来。 火温越来越高,四德遵照林晚荣的指示,不断的搅动着。林晚荣取了那脂肪重量三分之一的火碱,丢入锅里。 继续煮沸大概半个时辰不到的样子,他便让四德往那锅里倒入大量的粗盐,均匀搅拌。学过化学的都知道,这玩意儿术语叫做“盐析”。 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福伯和四德便惊奇的看到,原本煮着猪油正沸腾的大锅中,水面渐渐的浮上了一层淡黄色地药膏一样的东西。 林晚荣心中大喜,这便是肥皂了,老子真是天才啊,亲爱的化学老师,你为我骄傲吧,我会永远牢记你的教导:学好数理化,是遍天下都不怕。 这其实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化学实验,油脂在有碱存在的高温条件下,水解生成高级脂肪酸盐和甘油。脂肪酸盐也就是我们常用的肥皂了,而甘油这东西,加上硝酸,便可以做三硝酸甘油醋,也就是硝氨炸药了。因为肥皂在浓的盐水中不溶解,而甘油在盐水中的溶解度很大,所以可以用加入食盐的办法把肥皂和甘油分开。 林晚荣欣喜了一会儿,便让四德用刮扳把那些淡黄色的膏状物,刮到一个大大的木头箱子里,待到慢慢冷却,便是一大块的肥皂了。 对于甘油这个副产品,林晚荣心里还是痒痒的,有了这玩意儿,造几个炸弹玩玩多好。可是他也深知其中的危险性,这硝氨炸药极不稳造定,稍受震动就容易爆炸。他心里犹豫了良久,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太危险了,还是老子的小命重要啊。 林晚荣看着那大块的肥皂,心里却在盘算着。用这动物油做肥皂,成本是多少呢? 这四斤猪油,大概是八钱银子的成本,制成的这肥皂大概可以做成三四十块小拳头大的肥皂。一块肥皂怎么也得买八钱银子吧,那便是三四十两银子的利润啊,太他妈可观了。而且这猪油还只是试验品。成本偏高,还可以取其他的动物油植物油,进一步降低成本。 等了一个时辰,那肥皂终于冷了下来,让四德取了一盆清水过来将并几日弄脏的衣服丢在盆里泡了一下,又挖下一小块的肥皂,在衣服上轻轻刷了几下,清水一浸,那污渍便去的无影无踪了。 福伯目瞪口呆:“林三,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林晚荣嘿嘿笑道:“福伯,你今天可有眼福了。这东西叫做肥皂。是我亲自发明出来的。” 福伯叹道:“林三,有了这个东西,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可就省劲多了,她们可真得好好感谢你啊。” 林晚荣哈哈大笑:“福伯,瞧你说的,其实我一直都是以造福万千妇女,树立社会新风为己任的。只是每当想到这个目标还远未达成,我就心里有愧啊。” 对他的话,福伯直接无视了。他细细摩擦着那刚成形的香皂,又细又滑,心里很是奇怪,这玩意儿怎么这么神奇? 这肥皂还只是最粗糙的那种洗衣皂。而要造出香皂,跟这个原理完全相同,只不过要将油脂换成植物油,例如椰子油,桐籽油,多净化几道,再加上些颜色和香料,便可以做出香皂了。制造香水残余的花辫碎末,林晚荣一直深觉可惜,这下终于能派上派上大用场了。 他便依着这法,又做了一次实验,这次却是用的桐籽油,多洒了些压榨过的花辫碎末。林晚茶对这香皂更加的重视,便也不让四德操作,自己亲自动手,将那膏状物装入了另一口箱子里。 等到那香皂慢慢冷却,福伯和四德眼晴都直了。只见这香皂粉中带点淡黄,颜色煞是好看,空气中还洒着淡淡的花辫芳香,只闻一下,便让人喜欢上了。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林晚荣心中着振奋,终于忍不住仰天狂笑起来。天下间的美女们,你们就等着事用我林三哥的伟大发明吧,我一定让你们变得更靓更香更漂亮。 这两个实验,做了整整两天,却比当日酿造香水要容易的多,也简单的多了。福伯和四德皆是跟在林晚荣身边,亲眼看着奇迹的诞生。 如果说香水还是林晚荣无意为之的话,那这肥皂,则是他故意而为的。造福天下百姓?林晚荣可没这种想法,很狠的捞银子,这才是真。 香皂乃是新生物品,自然也同样要是上层路线,价格开始也要定得高,利润肯定不比香水低。有了这内衣,香水,肥皂,特别是后两者的垄断地位,这天下的银子还不是滚滚而来?将来再造药皂,老子办成化工产业一条龙,妈的,看谁还敢跟我争。这一刻,他有一种功成名就俯视天下的感觉。 已经是掌灯时分,福伯这两天真是开眼了,他感叹良久,方才道:“林三,你看这东西,是否要让大小姐来看看?” 林晚荣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香水交给萧家经营,一方面是因为萧玉霜的面子,另一方面是因为萧家有着非常完善的营销网络。林晚荣虽然有技术有产品,但是营销却是他最欠缺的,若是让他花精力去重建的话,他没那么多银子,也没那么大精力。让萧家独家代理经营,却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前世这种模式也见得多了。 他想了一想,便对福伯道:“可以让大小姐来看看,唉,我这人做的也太失败了,总是要被她盘剥一番。” 大小姐来临的脚步,比林晚荣想象的要迅速的多,大概在她眼里,福伯是老实人,不会说谎,所以便毫不犹豫的相信了福伯亲眼所见的事实。若是林三去禀告,大小姐十句里能相信一句已经很不错了。 萧玉若进了屋子,见林晚荣正笑嘻嘻的望着自己,她脸上一红,道:“你这人,整天便是这副不正经的样子么?” 林晚荣哈哈笑道:“大小姐,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正经过呢。” 大小姐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目光便落在了他身后的物事上。 这便是那叫做肥皂的东西么?萧玉若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两块大肥皂,做工不是很精细,还带着点粗糙,手上摸起来却是光光滑滑的。尤其是那香皂,淡粉色中还带着点清香味道,让她一见就有几分喜爱。 “林三,这真的都是你做的?”大小姐兴奋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