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巧诗妙对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五章 巧诗妙对

. “当然。”林晚荣笑笑,递给她一块刚切下来的洗衣皂道:“下次给我洗衣服的时候,可别忘了使这肥皂哦。” 萧玉若脸上一红,想起了自己当日三顾茅庐,却被他逼得为他洗衣的事情,心里有些难明的味道。 “这个香皂是怎么用的?”萧玉若摸着光滑的香皂,爱不释手的道。 “这是洗澡----哦,沫浴用的。”林晚荣换了个文雅的词,又上下盯着大小姐看了一眼道:“大小姐,你今天还没沫浴吧,正好,拿回去试试看,这块香皂可是我亲自起锅的,没有任何其他男人碰过,你不用担心。” 大小姐面色通红的看他一眼,没有其他男人碰过,那你碰过了却又算是怎么回事呢?她轻恩了一声,取下一小块,看了林晚荣一眼,轻声道:“你今天也累了,赶紧歇着吧,明天还要去金陵书社呢。” 林晚荣受宠若惊的道:“谢大小姐关心了。不过这香皂如果用的好的话,明天大小姐不妨一起带过去,和那香水一起推销一番。” 大小姐点点头道:“这个我自然省得。若这肥皂真的好用,那和香水一样,这工场费用和经营费用皆由我出,但是那利润如何分成,还须得好好商量一下。”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大小姐,你是个精明人,我也是个老实人。这肥皂由你们负责营销,我也不亏待你,三成利润给你们。” 大小姐哼了一声,没有答话,直接往外走,娇声道:“你早点歇着吧,这香皂,我用过了再说。” 林晚荣这次可是信心满满。这肥皂的加工工艺十分简单,非常适合现在的作坊式生产。那火碱也是天然形成之物,原料供应不用担心。这可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其实做这肥皂林晚荣也是有过深层次考虑的。任何一个有作为的厂家,都不可能只提供一种产品。那香水再好,但那香水的供应受花辫的影响太大,一旦出现点什么天灾之类的意外,就没有别的产品可以弥补过来,单一的供应香水。实在是一件不保险的事情。 现在有了这香皂,两者互补,即使其中一种出现了偏差,也不致于彻底没了辙。在这个花辫渐渐枯萎的春季。肥皂绝对是异军突起。和香水相映生辉。 和福伯好好的讨论了一下肥皂的工艺生产问题,福伯虽然看着这肥皂的诞生,但是对这配方和流程却是所知有限,不用担心泄密问题。肥皂的生产。可比香水容易多了,林晚荣说了几句,福伯便明白了。 第二天一早,福伯便按照他的吩咐准备去了。林晚荣想起大小姐说过的今天要去那金陵书社推销香水和香皂。便早早的来到了府门前。已是寒冬时分,天气十分的冷了,林晚荣穿的厚厚的,才没在寒风中冻成冰棍。 过不了一会儿,便见大小姐自里屋走了出来,今天的萧玉若穿了一件紫色的长裙,脸上带着阵阵的笑意,眉目如花。 林晚荣哼哼笑道:“大小姐。今儿个是得了什么好事啊,如此的高兴?” 萧玉若走到他身边,哼道:“少耍嘴皮子,我们这就出发吧。”她靠得近了,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传来,除了女子的体香之外,还隐隐有些那香皂的味道。 林晚荣心中一喜,道:“大小姐,那香皂,你昨日用了没有?感觉如何啊?” 萧玉若脸上一红,轻声道:“不错。我今日便也带了点,去和那香水一起推销。” 两个人出门向外走去,大小姐蹬车,林晚荣也死皮赖脸的准备上去,大小姐哼了一声道:“林三,我为你准备了一匹骏马,你便骑马,跟在车边吧。” 骑马?林晚荣向旁边看去,果然看见一匹高峻的黑马立在旁边,打着镢子,不断的喘着热气。黑马配上林晚荣那健康颜色的肌肤,还真有些人马一体的感觉。 林晚荣以前也骑过马的,只不过那是在公园,还有饲养员跟在一边,可如今却是独自操作,而这黑马也是体形庞大,一看就知道不是好对付的主儿。 “怎么?没骑过马么?”大小姐见他眉头紧皱,顿时来了兴致,难得看他吃一回瘪。 林晚荣点点头道:“我担心待会儿掉下来,被这黑马骑了。” 大小姐咯咯一笑,心道你倒老实,她知道这林三是个无赖性子,今日到书院去,必定会蹭自己的车,虽然已经被蹭了数次了,她已经麻木了,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这小子如果钻进了马车,那萧大小姐的名声,便彻底的全毁了。所以她才故意出了这么个主意,让他找不到借口,这黑马也是她亲自挑选的,配得上林晚荣的身板了。 大小姐抬了府中驯马的小厮过来,让他对林晚荣进行指导,那小厮名叫小胜,也是认得林晚荣的,便抱拳对林晚荣道:“三哥,这骑马非常简单,你上马之后,双腿夹紧马背,执著僵绳打稳方向,这就可以了。” 他带着林晚荣溜达了几圈,把要诀交给了他。林晚荣现在是有功夫在身的人,对这骑马自然比别人容易上手的多,也不是十分排斥,熟悉了几下,胆子便大了许多,竟遛马小跑了几步。 大小姐看得直皱眉头,心道,你这人方才开始学习,便这般大胆了。她有些不放心,便吩咐了那驯马的小厮,也骑了匹马,跟在林晚荣身边照应着他。 林晚荣坐在黑马上,拍了一下马鬃,笑笑道:“伙计,你是怎么长得这么黑的?竟然超过我了?有什么秘诀吗?我是天天锻炼东奔西跑,再加上晒晒目光浴,才有这样健康的肌肤的。” 大小姐在车里听得暗笑,你倒会扯白,连这畜生也不放过。她偷偷掀开帘子看了一下,只见他面孔方正。体形英伟,一人一马俱都英挺不凡,很有些冲击力。大小姐心里猛跳了一下。心道,这黑马倒还真配了他,他这个人,若是这副姿态,倒还有些耐看。 林晚荣对自己现在这副黑马王子造型,也十分的满意。见大小姐打了帘子望着自己,便笑道:“大小姐,谢谢你了,以后便我骑马。你坐车好了。” 大小姐点点头。嘱咐道:“你慢些来,头一次骑马,莫要逞强摔了。”话完便放下了帘子。林晚荣心中奇道,这小姐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我来了。他哈哈一笑,得意忘形之下,身体在马背上扭了几扭,却是差点摔了下来。 那小厮急忙扶住了他,林晚荣长笑一声,道:“这黑马可烈的很,正对了我的性子,小胜,我们这就去逛一逛吧。”他话音刚落,便一扯马僵绳。在马屁股上拍了一下,那黑马滴嗒滴嗒小跑着往外行去。 小胜却是吓了一跳。急忙跟了上去,三哥现在可是萧家的宝贝人物,若真是摔了,那自己就成了萧家的罪人了。 林晚荣初时还有些忐忑,有几次也差点没把稳方向样了下来,但他此时有功夫在身,灵活性增强了百倍不止,跑了一会儿,技术便越发的纯熟了起来。也幸亏这条出城的路上,行人稀少,这一路纵马小跑,倒也没出什么意外。 小胜见林晚荣竟是越来越熟练,急忙拍马赶上去,对林晚荣竖起大拇指道:“三哥,你其是太厉害了。” 林晚荣哈哈一笑,心道,从今日开始,我也算是又掌程了一门技巧。这个时代,交通工具僵乏,学会骑马十分的必要,没准以后还会派上大用场呢。 萧玉若听见马蹄声,急忙又打开帘子,却见那林三骑着黑马跑得远远的,她心里又恼又怒,还没学会便这般逞能,你要是摔了,可别怪着别人。她心里有些不放心,便急忙催了车伙计,赶上前去。 林晚荣只是听大小姐说过金陵诗}},却不知道这诗社在什么地方。听这名字,也应该是个常设机构吧,应该有固定的办公场所。 马车往城北行去,快到城门之时,便见一个高大的立门,青砖红柱,立门正上,写着四个朱红大字----金陵书社。 大小姐下了马车,一言不发的向前行去,林晚荣急忙将马僵绳丢给了小胜,跟在大小姐身边,刚想开口,却见大小姐脸色难看,也不知道是谁惹了她。这小姐,变脸可真够快的,出发的时候还是那般笑语殷殷,怎么才这么会儿功夫,就变成这副冰冷模样了。 他本来想问问金陵诗社是不是就在这金陵书社之中,但看大小姐的样子,便将问题闷在了心里。 往里走了几步,来来往往的书生便都多了起来,有的拿着几本小来来往往的给念着,有的对湖边沉思,不一会儿便在宣纸上挥笔疾书。有的则是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中间竟有不少的女子。 这点倒颇出林晚荣的意料了,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么?怎么偏偏还有这么多的千金小姐,要来学这诗词? 大小姐见他不断的东张西望,一副土包子进城的样子,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只是见他眼光不断在那些女子身上打转,她便有些来气,哼道:“你莫要这样盯住别人家小姐看,让外人见了,还以为是我萧家教唆你的。” 林晚荣大喊冤枉,我只是对这么多女子喜好诗书感兴趣,对她们本人则是一点兴趣没有。大小姐见他委屈的神色,又哼道:“怎么?莫非是我委屈了你?” 林晚荣摇头苦笑:“大小姐,我只是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女子。对这诗啊词啊什么的感兴趣,那里是盯住别人不放了?要看我也看大小姐啊,大小姐你可比她们好看上百倍。” “贫嘴!”萧玉若脸上一红。声音却小了许多:“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林晚荣见她眼脸低垂,面色娇羞,雪白的颈项映着粉红的面颊。便像三月的桃花般美艳,禁不住呆了一呆,乖乖,这个大小姐温柔起来,也是美的冒泡啊。 大小姐见他呆呆盯住自己,心里羞怒。却也有些莫名的感觉,她咬咬牙,抬起头来,哼了声道:“看什么看?” 林晚荣见她神色转冷,哪还有方才的妩媚模样。不由自主的连连摇头,幻觉,刚才一定是幻觉,大小姐一直就是这副冰山模样,从来都没有变过。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却听前面传来一个女子声音欣喜的道:“那个不是玉若姐姐么?” 林晚荣急忙向前看去。只见两男一女正向这边走来。迎头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脸上带着点点笑意,模样生得也有几分美丽,只是隐隐似有几分难驯的野性。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主。她身后跟着两个男子,前面的一个,虽面朱唇,生得十分的满洒,后面的一个,体态微胖,满脸的富贵。 那个女子跑过来,拉住萧玉若的手道:“玉若姐姐,原来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 萧玉若笑得十分勉强道:“婉盈小姐。你也在这里啊?今儿怎么没到衙门里当值呢?” 婉盈小姐见到大小姐似乎十分的高兴,拉住她的手道:“衙门里也没什么事情,我便到这书院来了。”她说着说着,还看了前面那公子一眼,脸上泛起些淡淡的红晕。 林晚荣看了一眼便明白了,这个小丫头看来是对那个潇洒公子有意思,才特意翘班来的吧。只是大小姐说这丫头在衙门里当值,却是什么意思呢? “玉若姐姐,我来为你介绍一下。”婉盈小姐指着那位稍胖的公子道:“这位是扬州第一才子于文坡。” 于文坡收了扁子,对大小姐作揖道:“原来是萧大小姐,在下扬州于文坡,这厢有才礼了。” 大小姐回了一礼,婉盈小姐又指着最前面那个潇洒男子道:“这位是候越白公子。” “金陵候越白,见过萧大小姐。”那潇洒男子笑道。 原来这便是金陵第一才子候越白?这不就是正在追求洛凝的那个小子?长得还不错,就是面皮太白了些,像个娘们。林晚荣评头论足道。 “原来是金陵第一才子候公子,玉若失礼了。”大小姐回道。 那个婉盈拉住大小姐的手道:“玉若姐姐,当日听说你被白莲教虏走,心里好生着急,我哥却又不许我出城,怕有危险。他是瞎操心,我怎么会怕那贼人?我寻了几日,竟是没有一点踪迹。还好后来都指挥程大人发兵,姐姐无恙归来,我心里才好受了些。姐姐放心,我一定要查出那白莲教的踪迹,为你报仇。”婉盈小姐信誓旦旦的道。 林晚荣听了却是大跌眼镜,这个婉盈小姐,竟然是城中的捕快?真看不出来啊。就是不知道是诗人兼职捕快,还是捕快兼职诗人。 大小姐笑道:“婉盈小姐,好久没见,你这嫉恶如仇的性子还是没变啊。” 婉盈小姐脸上一红,偷偷看了候越白一眼,说道:“玉若姐姐,你今天来这里是为着何事?” 萧玉若将目的简单说了一番,婉盈小姐笑着道:“那香水我也听说过,正准备向姐姐讨些来呢。只是我们这诗社的规矩,却是先诗后礼,姐姐应该知道哦。” 萧玉若淡淡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了。就请婉盈小姐出题吧。” 婉盈小姐看了候越白一眼,道:“还请候公子先来吧。” 候越白点点头,略一沉思,吟道:“将军立城东----” 扬州第一才子于文坡想了一下接道:“壮士会挽弓----” 婉盈小姐按道:“挂旗迎风展----” “大炮轰轰轰----” 大小姐还没回答,却听见旁边有人轻声嘟囔道。回头一看,却是那家丁林三。 原来林晚荣在旁边站着,听他们这接龙诗,甚是有意思,心道这也是诗么?老子也对的上来,保准吓死你们。他一时沉吟间,竟然小声念了出来。 他的声音虽轻,那几个人站得都近,却是都听到了,婉盈小姐咯咯笑着道:“玉若姐姐,这便是你家的家丁么?很有意思哦。” 那个金陵第一才子候越白,不屑的看了林晚荣一眼,见他青衣小褂,穿的厚实,便开口道:“榜蟹浑身甲胄。” 林晚荣一听火了,妈的,你这小子骂我呢,他心里急智上来,嘿嘿笑了声,答道:“蜘蛛满腹经纶。” 这话一出,面前几个人皆是呆了一呆,候越白骂这家丁,却又被他骂了回来,端的是对的妙啊。 大小姐捂住小嘴,望着林三轻轻一笑,你这人啊,还真是有些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