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书院扬威(1)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六章 书院扬威(1)

. 那个婉盈小姐对候跃白有些情意,见他吃瘪,尤其是被一个家丁讥讽了,她心里也不服气,当下便道:“候公子这题出的很有意境,你这对的却是粗俗不堪。” 我日,你出螃蟹,我对蜘蛛,大哥见了二哥,都是一样的不堪,怎么偏偏那个什么狗屁第一才子就说得,老子就变成了粗俗呢。听说这个婉盈还是个什么捕快,林晚荣大是看她不起,就她那小样,估计也就是个依仗点权势,狐假虎威的主。 “林大哥,这个可不能算哦。”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林晚荣听着耳熟,回过头去,便看见金陵第一才女洛凝缓缓走了过来。林晚荣这才想起,这里是她的地盘啊,方才那几个家伙又是接龙诗又是讽刺对的,这小妞估计正躲在一旁偷笑吧。 洛凝含笑望了一眼林晚荣,说道:“林大哥,你这一句蜘蛛经纶,岂不是连我们也骂了?我便也算了,但萧大小姐当年可也是有名的才女哦,你这样不是连她也绕进去了?”她说完话,脸上偷笑,似乎是想看大小姐和林晚荣怎么回答。 “见过洛小姐。”萧玉若盈盈一礼道,看样子,这两个女子也见过面,只是不熟的样子。 洛凝笑道:“萧姐姐哪里这般客气,倒是姐姐手下能有这般人才,小妹很是佩服呢。” 大小姐听洛凝如此说,又见她称呼林晚荣为林大哥,似乎是认识这林三的样子,她便也好奇的看了林晚荣一眼。这个林三,交游倒也广阔,与总督的公子小姐俱都认识,关系似还不浅,也不知道他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金陵第一才子候跃白。是洛凝的忠实追求者,见洛小姐对这个林三很是相熟的样子,加上刚才又受了林三的反讽,深怕自己在洛小姐心里落下了坏映象,便急忙道:“洛小姐,这个下人也没什么才学,不知道从哪里学的口舌功夫,洛小姐不必与他计较。” 你姥姥地,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林晚荣素来对什么才子才女没什么好感。就连那个美的没话说的才女洛凝都激不起他的兴趣,又怎会怕这狗屁第一才子。 只是洛凝方才那一句却是说得不错,蜘蛛暗指女子,那一句虽是绝对,却连在场的女子都包了进去,连大小姐都不能例外。这个洛凝还真是个玲珑心思,轻巧巧一句话,便让他进退两难。 林晚荣心里自有计较,看了大小姐一眼,很卖她面子的道:“既如此,我便对‘凤凰遍体文章’吧,也算是给在场诸位美丽的小姐一个交待了。” 候跃白出的这个上联,本身便有侮辱之嫌。林晚荣对的第一个下联,以骂对骂,虽是绝妙,却也谈不上高雅,倒是这句,凤凰遍体文章,,却是既工整,又有意境,将这对联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下联一出。便让场中诸人再也不敢轻视这个家丁了,就连那处处维护候跃白地婉盈小姐也是暗自点头,这个家丁,倒还真有些才学。 候跃白就更不用说了。感觉就像吃了两只苍蝇,本来是想显摆一才学地,谁知道自己一句出口,人家便两句回来,自己骂也挨了,还在洛凝小姐面前丢了丑,为这下人做了嫁衣裳,偏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他心里着实郁闷。 林晚荣语不惊人死不休。心里也很是得意,这几句都是他急智得来,而且一下来俩,一俗一雅,真可谓风头尽现,舒爽无比啊。 洛凝看了林晚荣一眼,心道,以前还是有些轻视他了,只道他是一个大大的奸商,那对联也是学自别处,没想到他还真的有些本事。单这两句对子,片刻之间对上,意境却完全不同,这人的机智不可小觑。 大小姐惊喜的看了他一眼,笑着道:“林三,眼前的都是咱们金陵数的着的才子才女,可不要再失礼了。” 话虽这样说,可她脸上的笑容却是遮也遮不住,她经商多年,与这些官场的千金小姐们虽是见过几面,但一直都融不到这个圈子里去,归根结底,还是经商地地位低。今天这个林三一上来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确实为萧家涨了面子,她怎能不欣喜。 这对对子之事,对林晚荣来说纯属胡扯淡,倒是之前那句接龙诗,却是他最得意的。“大炮轰轰轰”,这句多有气势啊,只可惜这些才子才女对他那毫无对仗文法的狗尾,实在是看不太起。 洛凝对林晚荣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又对萧大小姐道:“萧姐姐,你昔年也是咱们这书院的常客,可自从接手了萧家的生意之后,来的可少了。今日我便替姐妹们罚你吟上一首,算作小小的惩戒吧。顺便说一句哦,书院里地很多姐妹都在等着你呢,她们都很想知道,那个神妙莫测的香水,到底怎么个神奇法。” 这个洛凝又是威逼,又是利诱,很有些手腕,果然不愧为金陵第一才女。 大小姐也是才女出身,只是这些年忙于商事,才忽略了这些,当下轻轻笑道:“既是洛小姐相邀,玉若怎敢不从。” 她沉吟一会儿,缓缓吟道:“徒倚无聊夜卧迟,绿杨风静鸟栖枝。难将心事和人诉,说与青天明月知。” 靠,太有才了。林晚荣满脸崇拜的看着大小姐,没想到啊,这小姐也会吟诗,可谓深藏不露啊。只是这诗里,隐隐有些幽怨,叹的是知音难求,这大小姐还真是有些心思。 萧玉若见他紧紧盯着自己,脸上一红,瞪了他一眼,却是低下了头。 洛凝入这书社之时,大小姐已经执掌了萧家,两人没有多少接触,今日听大小姐吟诗,知道她确实有些才学。心里也有几分佩服,便拉住大小姐手道:“小妹愚钝,却也愿与姐姐做这心事倾诉之益友。” 见这个洛小姐作风爽朗,大小姐虽是商场女强人,却也毕竟是个花样年华的女子,又没什么朋友,一时之间对这洛凝也颇多好感,当下也拉住她地手道:“洛小姐折煞我了,能与你说句知心话,却也是玉若心中所求呢。” “还有我。还有我。”那个叫婉盈的女捕快假诗人,赶紧走了上来,拉住二女的手道:“两位姐姐,小妹好崇拜你们地,以后你们可要多多照看于我。” 萧玉若点头微笑,对林晚荣挥挥手,林晚荣便送上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包裹。 大小姐从里面取出两个小瓶,一个送给婉盈道:“婉盈小姐,这瓶是我萧家出产的玫瑰香水,正适合你这种开朗活泼地性格。” 婉盈接过。放在鼻尖闻了闻,脸上一阵陶醉神色,大喜的道:“玉若姐姐,这便是香水么?哎呀,我早就听说了,可惜数量太少,我一直都没有买到。” 萧玉若又拿出一个小瓶。送给洛凝道:“洛小姐,这是我们新出产的兰花香水,正适合你这种温婉淡然的性子,你试试看。” 洛凝揭开瓶盖,一阵淡淡的兰花香轻飘而来。淡而不腻,洛凝微笑点头道:“谢谢姐姐了。”她说着,却看了林晚荣一眼。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 林晚荣便是这香水制造者的事,一直是极为保密的,主要是怕招惹不必要地麻烦,像上次被白莲教掳走,就是因为这个惹祸上身。而洛凝似乎知道这香水是他所制,才会特意看了他一眼。 林晚荣想了一下,便明白了,一定是巧巧那个妮子告诉她的。玫瑰香水,刚制出来便送给了巧巧一瓶,洛凝和巧巧是闺中好友。定然是见过那香水了。 大小姐拿这两瓶香水去贿赂洛凝和婉盈,林晚荣在一边看得肉疼,这两瓶,可就是二百两银子啊,巧巧在酒楼里辛辛苦苦半天,也才这么点利润。不过他也明白大小姐的用心,这叫做公关费,是必须要花地。 那金陵第一才子候跃白,见几个女子在一边叽叽喳喳,那个叫林三的家丁在一边看得怡然自乐,似乎没自己什么事了。他紧追洛凝已久,方才又有些丢了面子,深怕洛凝忽略了自己,急忙道:“洛小姐,那我们便到诗院中去吧。” 婉盈小姐急忙赞同道:“正是,正是,玉若姐姐,上面还有好多姐妹等着我们呢。” 几个女子便相携踏台阶而上,二才子便跟在三女身后,只有家丁林三哥,一个人扛着包裹,跟在几人之后。和女孩子谈话他插不上嘴,和才子谈话也是对牛弹琴,干脆一个人跟在后面,落得自在。 上到台阶之上,远远看见一个园子,园子旁边是一间精舍,入了进去,顿时叫林晚荣吃了一惊。原来这精舍之中,聚集着数十个女子,看那穿戴模样,俱是富贵之家,想来都是些官家的千金小姐。一时之间,莺莺燕燕,欢声笑语,络绎不绝。 这些女子都是些诗词爱好者,个个都认得两位才子,不断的向他们打招呼,其中也不乏一些胆子大者,偷偷的向两位才子暗送秋波,看得林晚荣浑身的鸡皮疙瘩往下掉。 洛凝微微一点头,对屋内的女子们笑道:“姐妹们,今天我们的聚会,主要有两个内容。第一个,便是请候跃白候公子,为我们讲讲他游历诸地的感受。” 候跃白微微一笑,走上前台,对着诸人潇洒的行了个礼道:“谢洛小姐厚爱。跃白一介书生,幼习师训,深知行千里路,破万卷书地箴言,因此十分喜欢四处游历。这大华诸地,我也周游了数省,西通黄山,北达泰山,南到武夷,东接崇明岛。这一路走来,看遍了我大华风景,端地是如此多娇……” 候跃白不愧是金陵第一才子,将这一路见闻细细讲来,如何行路,如何登山,中间还间插着在山顶吟的几首小诗,一时之间,厅中的女子便听得津津有味,那个婉盈更是美目涟涟沉醉其中,就连大小姐和洛疑也是频频点头,眼中生出几分向往。 这个时代交通不便,这些千金小姐们更是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曾有过这般遭遇,听得入迷那是自然。 林晚荣却是暗自好笑,这个候跃白说是游历诸省,却只是在江苏附近几省打转,黄山在安徽,泰山在山东,武夷山在福建,离这江苏皆是数省之境,不会超过千里路程,他也敢说游遍大华?实在搞笑了些。说他是个旅游爱好者还差不多。 这候跃白洋洋洒洒讲了一大通,却是描绘所到的名山大川的风景,之乎者也一大篇,女子们听得津津有味,林晚荣却是昏昏入睡。 洛凝见林晚荣不屑的样子,眼珠一转,等到候跃白在欢呼中结束宣讲,她便起身微笑道:“今天,除了候公子之外,还有一位贵客,就是我们书院姐妹们早已闻名地萧大小姐了。在萧姐姐介绍香水之前,能不能也请她也介绍一下她周游诸地的感受呢?据我所知,萧姐姐去的地方可也不少呢。” 萧玉若今天是来推销产品的,根本就没准备讲什么游记,何况她去的地方虽多,却都是去做生意地,连走马观花都谈不上,遑论说起风景了。这洛凝却是故意出了个难题啊。 “林三,怎么办?”大小姐咬着牙道。眼下只有他们两个是自己人,患难与共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林晚荣抬头看了洛凝一眼,见她脸上满是捉黠的笑容,便知道这丫头是想好好为难自己一番了。 靠,演讲是吧,你三哥我天生就是靠嘴混饭吃地,嘴上功夫,还真没怕过谁呢。他慢慢起身,对大小姐微微一笑,便向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