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小姐哭了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小姐哭了

. 我日啊,私奔么?这事没干过,也不知道危险不危险。不过老洛是她老爹,小洛是她弟弟,犯得着私奔吗? “这个,洛小姐,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私奔这事,好说不好听啊。”林晚荣很为洛小姐着想的说道。 洛凝的小脸一下子红了,嗔道:“林大哥,你在瞎说些什么啊,什么私奔?” 林晚荣啊了一声道:“那你刚才在与我说什么?” 洛凝又好笑又害羞道:“我是问你,能不能带我去那天山、海南岛?听你讲了这些,我也很是向往呢。你既然去过,能不能与我结个伴?” 靠,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还道这时代的女子怎么都这么开放了呢,弄了半天,却原来是老子自作多情了。 洛凝见他半天不回答,急忙又道:“林大哥,我是真的很想去。” 林晚荣正色道:“洛小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与你不一样,我有许多事情要做,要生儿育女养家活口,这游山玩水之事,恐怕要得等到数十年之后了。” 洛凝却是神色一黯:“林大哥,我知道你是个有抱负的人。你可以等到数十年之后,功成名就,隐身而退,再周游各地。但我是个女子,即算是自负有些才学,却也终逃不过女子的宿命,数十年之后,我怕是已经嫁作冯人之妇,却哪里还生得出这般空闲来。” 洛凝纵是一个开朗无比的女子,面对茫然未知的未来,却也生了些胆怯之心。 她这话说得倒也不假。就算她家老头子再开明,但这洛小姐迟早也是要嫁人的,到那时候她便万事不由己了。林晚荣无奈的笑笑。他现在可没功夫游山玩水,要等他去做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呢。 “洛姐姐----”洛凝正在感怀,却见那个叫做婉盈的小姐走了过来拉住洛凝的手。好奇的打量了林晚荣一眼,道:“林三,你这是画地什么?” 她指的是林晚荣方才在白纸上画的草图。林晚荣对这个婉盈小姐,映象不是很好,便自摇摇头没有说话。 洛凝笑了笑道:“婉盈。你怎么没去看看候公子?他这当儿心情怕是不太好。” 婉盈脸红了一下,恼怒地看了林晚荣一眼道:“你这人说话,怎么恁地不留情面。候公子苦学多年,你这样打击他,不是要害他吗?” 我日啊,这是哪里来的这么个野蛮小妞,按照她的意思,候公子打击我,便是我活该,我打击了他。便是要害他?这是什么狗屁逻辑。林晚荣懒得和这丫头说话,便自闭目养神起来。 那个婉盈看着来气,猛地一拍桌子道:“林三,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林晚荣睁开眼。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道:“婉盈小姐是吧,听说你是在衙门当差的。” 婉盈一瞪眼道:“是啊,怎么了?” 林晚荣玲玲道:“你吃的是公粮,便应该老老实实在衙门做事,此时却推了公务,来到这里厮混,你觉得适当么?” 那婉盈小姐愣了一下道:“要你管?” 林晚荣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道:“就凭你这副态度,端地是浪费了公粮。这朝廷的税收。有我地一份,你吃的公粮里面,也有我的一份,见者都能管,说的不好听一点,我们这些纳税人,便是你的衣食父母,你们这些公人,应该是为我们服务的。不知道你哪来的股子刁蛮气,竟公然在当差时间溜了出来,还对你的衣食父母如此恶劣,我那税收便是白交了么?” “你,你----”婉盈小姐气得说不出括来。 洛凝急忙对林晚荣道:“林大哥,婉盈平时是很认真的,今日只是应了候公子的邀请,才特意过来地。” 林晚荣摇头道:“这与我无关,我只是关心我交的税收,是否用到了该用的地方。” 洛凝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这婉盈是自己朋友,一时之间,夹在中间好不为难。 婉盈哼道:“林三是吧,哼,你要记好了,我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话付出代价的。”她说完,便转身而去。 林晚荣摇头笑道:“这丫头,和那候公子竟是一副德性。” 洛凝笑道:“她家与候家是世交,候公子才学菲浅,乃是她崇拜的对象,你这样看不起候公子,她当然要与你为难了。” 林晚荣嘿嘿笑道:“我才学也不错啊,怎么没见她来崇拜我呢。” 洛凝白他一眼,心道,你与她才认识几个时辰,就算她要来崇拜你,也是来不及啊。被这个婉盈一打岔,洛凝差点忘了自己先前所说的事情,待到眼光落到地图上,她心中幽幽一叹,知道自己那些梦想也许永远都是奢望了,她叹口气道:“林大哥,这图能不能送给我?” “没问题啊。”林晚荣大方笑道,不就是一副草图么,你想要多少,我便给你画多少。 洛凝将那草图收于怀里,贴身放好,看着林晚荣手中的铅笔,笑了笑道:“这便是巧巧说过的铅笔了?果然和我们的毛笔很大不同,你握笔的姿势也很奇怪。” 林晚荣老老实实回答道:“我根本就不会用毛笔啊。” 洛凝掩唇笑道:“若是林大哥你不嫌弃我字体丑陋地话,我倒可以教教你。” 这洛凝今天穿了一件淡粉色的衫子,映得她肌肤胜雪脸腮桃红。她身体高挑,此时与林晚荣离的又近,闻着她身上的淡淡香味,林晚荣心里一阵乱跳。这小妞,没用香水也有这么香,还真是奇了。他对这洛凝没有心思,偏这才女的容貌本就是可与肖青璇、秦仙儿相比,她这一轻笑。便如百花绽放,让人浮想联翩,想不动心也难。 林晚荣嘿嘿笑了几声。这小妞怕不是想借这教字之机占我便宜吧,靠,她歹心一起。我可就危险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萧大小姐却及时的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她今日的收获可不小,香水与香皂,在这些小姐们中间造成的轰动就不用说了。眨眼之间,便收到了大量地订单,就连这林三,现在也成了各位小姐太太们谈论的对象,萧家这次可谓是名利双收啊。 萧大小姐带着林晚荣,在这书院一直待到下午时分,她与洛凝说些话,皆是有些知心的感觉。二人都是交游广阔,一番家常叙下来,感情增进了不少。 林晚荣却是浑身别扭。他被各位小姐拉住了死问,又要面对候跃白愤怒地光芒,心里实在是苦不堪言,尿遁之法用了四次。再用下去,便要被人怀疑肾亏了。 到了傍晚时分,大小姐拉住洛凝的手道:“洛小姐,今日叨扰了一天,我们也该告辞了。” 洛凝大方笑道:“萧姐姐说的哪里客气话,我这也是为姐妹们谋福分。再说了,姐姐这一瓶香水,可是不少银子哦。小妹实在受之有愧啊。” 林晚荣也听洛远说过,这个洛小姐从来不轻易收别人东西的,这次破天荒的收了这香水,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看来香水的魔力真是非同小可。 “林大哥,再过几日,便是我祖母大人的寿辰,到时候请林大哥和萧姐姐一定要光临啊。”临走的时候,洛凝一再嘱咐道。 靠,不说这事还真忘了,上次洛远提过一次地,若不是洛凝提醒,林晚荣还真是忘了。他也早想去拜访洛敏那个老狐狸了,当下爽快答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到的。” 见那洛凝送了好远方才停步,大小姐催着马车赶了一程,忽然从里面掀起帘子,看着骑在黑马上的林晚荣问道:“林三,你和那洛小姐很熟么?” 林晚荣摇头道:“和她不是很熟,倒是和他弟弟要好。” “我看未必吧。”大小姐颇有深意的道:“我们都走的这么远了,她还那般凝望,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呢。” 林晚荣回头看去,果然远远的一个身影,立在石阶之上,很像是洛凝。他可有自知之明,这个洛凝心比天高,断不会因为自己简简单单几句话,便对自己产生感情的。靠,倒也怪了,这小姐上演这出“望夫石”却是给谁看的。 “大小姐,她是望你吧,我见你们二人今日说话可高兴的很,想来洛小姐也是有些留恋你这好友。”林晚荣瞎掰道。说起望夫石,他便想起了巧巧那丫头,自前天去看她之后,昨天忙着做那香皂实验没去酒搂,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按时吃药,病情好了没有? 萧玉若哼了一声,见林三说完话神情有些恍惚,似乎兴致不是很高,她咬了咬牙,道:“林三,你便上车来吧。” 林晚荣惊了一下,道:“这个,不太好吧,我是个正经人唉。” 大小姐又羞又怒,你是个正经人,我便不是了么。她怒瞪了林晚荣一眼,道:“我是见你有些困顿,想你今日为我萧家做了不少贡献,才让你蹬车来,我去骑马,哪像你想的那么不堪?” “我坐丰,你骑马?”林晚荣道。这可奇了,由来只有男子让着女子地,今儿个怎么反过来了,难道是今天拍的马屁起了作用。 “你确定?”林晚荣望着大小姐问道。 萧玉若哼道:“你要来便来,问这么多做什么?” 林晚荣根本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当下刷刷刷,干净利落的翻身下马,却见大小姐拉着长裙,蹦下车来,竟是说到做到了。 一钻进车里,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林晚荣鼻子特灵,闻了一下便知道这是玫瑰香水,看来这大小姐却是喜欢这一口啊。 车内摆着一个小小地茶几,竟是摆上了一盏新泡的香茗,腾腾冒着热气。感动啊,大小姐如此关爱下属,亲自泡茶,舍身让车,实在是很有些英明领导的风范。 林晚荣喝了口茶,满口的芳香,似是上好的龙井,又似是大红袍,反正他对茶道是个外行,将就着喝吧。 掀开帘子,却见大小姐脚蹬马镫,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利落,挥鞭策马,一气呵成,哪像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竟是一个矫健的女骑手,那动作,比林晚荣利索多了。 “大小姐,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啊,实在是让人佩服。”林晚荣赞道。 萧玉若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哼道:“你不是赞我女子能顶半边天吗,我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不是丢了我们女儿家面子。” 果不其然,老子还说这小姐怎么会这么善心呢,原来真的是那马屁神功的功效。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大小姐,我估摸着,你是在这马车里坐的骨头疼了,特意找个借口出去骑马活动一下身子的吧,亏得我还如此感动呢,却原来是上了你的当。” 萧玉若脸色一黑,一拉马缰绳,那黑马狂嘶一声向马车奔了过来。萧玉若手中长鞭一挥,竟是朝着林晚荣头上飞来。 林晚荣却是吓了一跳,靠,这小姐,搞什么飞机,刚才还好好的,一言不合就开打,一个玩笑都开不得么?不过萧玉若这一提马纵身挥鞭,动作却是极为漂亮,配着她优美的身段,极具美感,由此可见,大小姐也不是像想象中的那般弱不禁风,最起码这马上功夫,比三哥强的多了。 林晚荣一闪身躲过她长鞭,怒道:“你做什么?” 萧玉若一声不吭的翻下黑马,望着他,面无表情的道:“下车。” 林晚荣道:“大小姐,我屁股还没坐热呢。” 萧玉若却是一拉长裙,跳上马车,狠狠瞪着他道:“你快给我滚下去。” 靠,我为什么要用滚的,我跳下车不行吗? 林晚荣愤愤不平的跳下马车。倒不是怕了这大小姐,只是见不得大小姐这副神态。 因为,大小姐哭了。 ……………… 三哥这张嘴,唉,真让mm们遭了不少罪。可是三哥没了嘴,靠什么泡妞呢?真是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