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求救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三十章 求救

. 萧玉若也不知道怎的,见他用那副神态调笑自己,心里便委屈的很,将他赶下车来,泪珠儿便滚落了下来。见林三灰溜溜的跳下车,大小姐狠狠的将帘子一甩,小脚一蹬,两只绣花鞋便甩了开来。 她又羞又怒,端起桌上一盏香茗抿了一口,忽然想起什么,却是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那茶盏便被她扔在了地上。 林晚荣见自己刚喝过的茶杯被狠狠的扔了下来,心里一叹,这下大小姐算是把自己恨到了骨子里了。 萧玉若又羞又怒又委屈,呆呆看了一眼那剩下的盛茶碗的小碟,再也忍不住,扑在自己香塌上,嘤嘤哭泣了起来。 林晚荣听到里面的轻泣声,也不知如何是好。唉,这大小姐未免太缺乏幽默感了,泪腺也过于发达了些,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她便这样委屈么? 他站在黑马边上,翻身上马,又下马,下马再上马,上马又下马。 那个被大小姐叮嘱远远缀在二人身后的小厮,看着林晚荣奇怪的动作,心道,三哥真是勤劳啊,在路上还刻苦练习马术。 听到里面的大小姐哭声似乎是止不住了,林晚荣有些无奈,女人啊,最擅长把小事做大。他根本就没有非礼勿视的概念,悄悄从马车窗户边掀开帘子往里瞧去,却见大小姐趴在秀塌上,香肩一抖一抖,连那枕帕都湿透了。 不就一个玩笑嘛,至于哭成了长江黄河吗?林晚荣看得大大的无奈,只得轻声叫道:“大小姐,大小姐----” 萧玉若听到那讨厌的人在呼喊自己,声音似乎挺近,她悄悄抬起头来。却见车窗处伸进来一张笑脸,麦色皮肤,贼眉鼠眼,可不就是那个坏人么? “你,你在这里做什么?”大小姐急忙钻了过去,将那帘子往下拉,要遮住那讨厌的脸。林晚荣急忙将帘子往上挑,两个人一下拉一上挑。顿时僵持起来。 大小姐又羞又怒,也顾不得哭泣了,伸出小拳狠狠朝他打了过去:“你这坏人,快松手。”林三哎呀一声,那帘子便被放下了。也再没了林三的声息。 萧玉若怀疑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小手,自己刚才没有碰到他啊,他这是怎么了?又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她轻轻挑开帘子,却见不远处那黑马静静站立着,却哪里看得到林三的人影。 “林三,林三----”大小姐轻轻唤了两声,却仍是没人作答,眼见天色将暮。大小姐心急起来,又急叫了几声。却仍是没人应答。 萧玉若急了。一拉长裙刚要下车找寻,却听远远地那小厮叫道:“三哥,你钻到车轱辘下做什么?” 大小姐一惊,急忙倾身往下看去,却见那个林三正在车轱辘下朝自己眨眼呢。 大小姐的怒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端起小脚,狠狠的往那攀住车辕的两只手掌踩去。 林三急忙松手,大小姐“驾”的一声娇喝,那马车便朝前飞奔了起来。 林晚荣被扔在地上。吃了一嘴的泥灰,心里大愤,日,功败垂成四个字,原来也会落在老子身上啊。 那个坏了林晚荣好事的小厮,急忙策马追了上来,拉起林晚荣道:“三哥,你是怎么了?大小姐那马惊了吗?” 林晚荣心道,马没惊,但是那小妞惊了,他扯起一个笑容道:“没大小姐地马车轱辘有点歪了,我去纠正了一下,碰巧大小姐有点急事,就先走了。” 这小厮得了大小姐的吩咐,隔着二人的距离甚远,根本就不知道二人之间出了什么事情,见三哥如此的舍生忘死为萧家做贡献,当下佩服的竖起大拇指道:“难怪夫人和大小姐如此地信任三哥,您老就是与众不同啊。” 林晚荣灰溜溜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自他有泡妞记录以来,还是首次这样的狼狈,骑在黑马上他还在想,这个大小姐脾气古怪,以后还是离远点好。若是在前世,将这马车换成奔驰,她再来这么一下,老子的小命便都交待了。 林晚荣带着那小厮,骑马快追了一阵,却见大小姐的马车在前面不远处不紧不慢的行着。旁边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匹白马,那白马上的骑士,身体娇小玲珑,远远的看着有些眼熟。 林晚荣急忙策马追了上去,却见那伴着马车而行地,竟是那个叫做婉盈的小姐。看这女子娇娇弱弱,骑马地功夫却很是了得,难怪能做那捕快。 大小姐正打着帘子与婉盈小姐说话,见林晚荣赶了过来,便朝他点点头,脸上却是没有了任何恼怒羞涩,仿佛片刻之前发生地事情她都忘了般。 她面无表情的望着林晚荣道:“林三,天色不早了,我们便行快点吧。” 见她与自己说话,又恢复了那种淡淡的神色,林晚荣心中啧啧称叹,这女人变脸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想起大小姐那变幻无常的态度,他便有些头疼,算了吧,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珍爱生命,远离大小姐。 他打定了主意,便将马头侧拨,离着那马车有着四五米的距离,随那马车默默而行。 婉盈小姐听萧玉若如此说,却是焦急了起来,急忙拉住大小姐的手道:“玉若姐姐,你什么时候得空,可要到我家里玩啊,我哥天天都想着你呢。” 这个婉盈小姐倒是好骑术,一手拉大小姐,一手拉马僵,竟是稳稳当当,半点不曾晃动,看得林晚荣心里感叹,老子的骑术,还要大大的加强啊。 大小姐听了婉盈小姐地话,脸上一红,急忙道:“婉盈小姐,我这些时日实在是得不了空,等过些日子,我一定去府上拜会令尊大人。” 林晚荣不知道这小姐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一眨眼就出现在了大小姐姐车前,如果预料不错的话,她必定是早有准备,专门盯住大小姐的。又听她意思是说,她哥哥对这大小姐有着情意,靠,你哥哥还是个男人么,喜欢人家大小姐,你就自己来啊,派自己妹妹来拉皮条,算是怎么回事? 婉盈小姐有些失望,望着萧玉若道:“玉若姐姐,是不是我哥做错了什么事?以前他每天回来都很高兴的,这些时日却总是板着脸,是不是他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的事?” 萧玉若很有些难堪,不知道怎么回答婉盈的话,求助似的看了林晚荣一眼。 林晚荣不知道这个小姐的哥哥是谁,也不去管他是谁,便装作故意看了看天色道:“大小姐,时候也不早了,夫人出来之前交待过了,说是给你炖了上好的官燕,叫你早些回去补补身子。” 婉盈小姐却是立即叫了起来道:“我家官燕多的是,血燕也不少,玉若姐姐,不如现在先去我家吧,我亲自下厨,一定将你养的白白胖胖。” 我靠,这个小丫头,摆明了和我抢生意么,林晚荣嘿嘿一笑,指着前面道:“咦,那不是候跃白公子么?” 婉盈小姐飞快的扭了扭头,急声叫道:“候公子在哪里?” 林晚荣却是趁机拨转马头,挤进她与大小姐之间,笑道:“候公子在等着你为他熬血燕呢。” 婉盈小姐这才知道上了他的当,她羞怒交加,指着林晚荣道:“林三,你便是偏要与我做对么?” 林晚荣无奈的摇摇头,这小妞,自我感觉太好了些,他不去理她,将大小姐的帘子打了下来,大小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那个婉盈小姐见林三不搭理自己,她哼了一声,拨着白马要去挤林晚荣那黑马。林晚荣这黑马高俊,白马却是相对矮小一些,黑马将马头在那白马脸上摩擦了几下,那白马便乖乖的安静了下来。 婉盈小姐不知道自己爱马是怎么回事,连驱了两下却没有动静,林晚荣呵呵笑道:“婉盈小姐,这异性相吸乃是常理,你莫要生气。” 婉盈不解的道:“什么异性相吸?” 林晚荣道:“我这黑哥们是匹公马,你那小白却是个母货,他俩一见钟情,恋爱了。” “呸!”车内车外两个女子一起啐了一口,那婉盈小脸通红,怒道:“你这下流胚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饶是她脸皮再厚,却也不敢继续留了下来,当下催转白马,飞奔而去了。 大小姐轻叹了一声,这个林三,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任谁在他手里都讨不到便宜。 “林三,你以后莫要再这般随意轻薄人家良家女子。”大小姐在帘子里头道。 林晚荣没去管她的话,只道:“这个婉盈,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生得实在是刁蛮了些。” 萧玉若嗯了一声,轻道:“她姓陶!” 只可惜,此时的林晚荣抱着远离大小姐的原则,已拨转马头离她远远的,竟没听见她的话。 行到萧家门口,林晚荣刚下马,便见远处一个娇俏的身影、正在焦急的徘徊着。那女子一见林晚荣,泪珠便忍不住了,急扑了过来道:“大哥,快,快救救青山----” 大小姐刚跳下马车,眼光一瞥,便瞧见一个异常美丽的女子,跳进了林三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