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老狐狸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三十一章 老狐狸

. “巧巧,慢点说,青山他怎么了?”林晚荣吃了一惊。这么晚了,巧巧等在这里,莫不是青山真的出事了?不会啊,不是有小洛看着的吗?就算青山鲁莽,那小洛却是个机灵人,不应该出事的。 “大哥,昨日夜里,我见青山、北斗他们准备了好多刀枪棍棒放在里,到着今天傍晚时分,却全都不见了,连他们两个人影也不见了。山一定是找人打架去了,他以前虽也打架,却从来都是靠拳头的。这次又是刀又是枪的,定然不是小事,大哥,你一定要救救青山啊。要是他伤到了,我爹怕就活不成了。”巧巧焦急的哽咽着说道。 董青山建立黑帮的事情,连巧巧也瞒着,这妮子善良无比,哪里知道自己小弟已经在大哥的教唆下,彻彻底底的演变成了一个帮派老大。她见青山准备了刀枪,知道定然去找别人打架了,却不知道青山现在也是大有实力的人了。 林晚荣听说不是青山被人绑了,心里便放了大半,他拍拍小妮子的肩膀道:“巧巧,你别急,青山不会有事的,你相信大哥。” 巧巧紧紧拉住他衣袖、轻泣道:“大哥,我下午不见了青山,心里慌了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到这萧家来找你,他们却说你和大小姐出去了,我,我,呜呜,我担心,大哥----” 巧巧在这里待了一个时辰了,又担心又害怕,此时见了主心骨,哪里还不失声痛哭。 林晚荣紧紧抱住她,安慰道:“巧巧,别怕,有大哥呢,放心,青山是我小舅子,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巧巧脸色羞红。却是牢牢的抱住了他,她找到了精神寄托,香肩却仍是微微的颤抖,不见到青山安全归来,这丫头是不会彻底放心的。林晚荣知道她心中所想,扳住她身子道:“巧巧,那洛远呢?他没跟在青山身边么?” 巧巧抹干了眼泪儿道:“他昨日与青山在房里谈了好久。似乎商量着什么,后来便离去了,今日也没见他。” 青山昨日便备好了武器,说明他是早有准备的了,并非无的放矢,再加上有小洛在一边参谋,他们吃不了亏。巧巧不明白青山现在的实力,还以为他和以前一样。是个瞎打乱打的混混,所谓关心则乱,才急匆匆的跑来找林晚荣。 林晚荣三两下便把这事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如果意料不错地话,小洛和青山定然是看好了时机,准备给那个吴正虎一棒子了。 这俩糙小子,挺有种啊。虽然他们没有禀报林晚荣,林晚荣心里却是十分的高兴。他上次已经明确表过态了,洪兴的事情任那俩小子随便去弄,他不插手,这种放手的姿态,就是为了锻炼小洛和青山的能力。今天他们敢于动手,说明他们确实有把握了。如果这一仗打赢了。那对小洛和青山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林晚荣心里有了计较,便微微一笑道:“巧巧,你不要急。青山不会有事的,大哥向你保证。你有没有听说他们去哪里了?” 巧巧见了林晚荣脸上地笑容,知道他是真的有把握,心里便也安定了许多,乖巧的道:“我听他和北斗说话,好像是要去城南拐马巷。” 那个地方林晚荣知道,地势高低起伏,是个适合打埋伏的地方,听她这么一说,林晚荣更有把握了。 巧巧大病初愈。又在这里等了一个多时辰,早已没了力气,现在吃了定心丸,便似脱了力般软软的靠在林晚荣怀里。 林晚荣看得心疼之极,对那门口的一个家丁道:“这位小姐是来找我的,你为何不请她进去?” 他现在是萧家的红人,在府里个个人都要巴结他,那家丁怎么敢说个不字,只得委屈道:“三哥,我们劝了这位小姐无数次,可她就是不愿意去客房吃茶。” 巧巧急忙道:“大哥,你不要怪他们,是我自己愿意在这里等地。这萧家宅大业大,你在里面当差,我可不能给你添麻烦。” 林晚荣哼了一声道:“巧巧,以后这萧家你要来便来,可不要客气,哪个敢怠慢你,你便对我说,我去收拾他,你便把这萧家当了你自己的家吧。” 他这话嚣张之极,也无耻之极,巧巧听得不明白,呆呆道:“大哥,这萧家是萧家,怎么能当作自己家?” 林晚荣哈哈一笑,这话确实说得满了点,他老脸红了一下,紧紧抱住巧巧道:“傻丫头,我是怕你受气么。我现在在萧家的地位不一样了,谁也不能欺负我地巧巧。” 他说了几句话,巧巧却还是担心青山,林晚荣心道,我便去看看那两个小子在搞些什么名堂吧,也好解了巧巧的担心。 他刚想送巧巧回去,却听那久未出声的大小姐说话了:“林三,你这是要到哪里去?” 靠,说了半天话,把这位正主给忘了,巧巧拉拉他的衣袖,看了萧玉若一眼,幽幽道:“大哥,这便是萧大小姐么?果然生得好看极了。” 林晚荣见这丫头有点小吃醋,他嘿嘿一笑道:“任她再好看,也比不上我的乖乖巧巧啊。”巧巧嗯了一声,又羞又喜,便没了半点埋怨。 林晚荣感叹了一声,最好哄的女子,还是巧巧啊,不娶她做老婆,天理不容。 萧玉若见林三只顾着与那女子说话,却连自己的问题都没回答,忍不住哼了一声道:“林三,我与你说话呢,你没有听到么?” 林晚荣抬头笑了笑道:“大小姐,我朋友有些事情,我要去看看。” 萧玉若眉头一皱道:“我今日晚间,还要与你商量一下那香水和香皂的推广之事----” 靠,你这小妞什么时候与我商量过这事了,偏要找今天?他笑了声道:“大小姐,今日我不得空,待改日我们再好好研讨一番吧。” 巧巧见他这般与大小姐说话。急忙拉了拉他衣袖道:“大哥,可莫要耽误了你的正事才好----” 林晚荣止住她道:“巧巧,只有你的事才是正事,其他都是扯淡。”虽是粗话,偏就说到了巧巧心里,小妮子嗯了一声,便羞得不敢说话了。 萧玉若见她二人聊得火热。忍不住皱眉道:“请问这位小姐是----” 巧巧见大小姐问到了自己,急忙答道:“萧大小姐,我是城中老董家地,前几年给府上做过衣服的。” 大小姐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老董家的,听娘亲提起过,我仿佛记得,你闺名叫做香香还是巧巧什么的。也不知记错没有。” 巧巧脸一红道:“大小姐真好记性,我叫巧巧。” 林晚荣却是听得来气、什么香香。那么俗气地名字,我的宝贝叫巧巧,比你那什么萧玉若好听一百倍。不过这大小姐从未见过巧巧,仅仅听过名字,便能记个八九不离十,倒也确实有些记性。 大小姐脸上浮起一丝奇怪地笑容,她看了一眼巧巧,眼中似乎是有些得意,又瞧了林晚荣一眼道:“林三,你既然有事。那便快去吧,我今天与巧巧妹子好好叙叙话。” 叙话?你与我的巧巧又不认识,有什么话可叙的?这大小姐怎么一下子转了性子,变得这么大方起来了。林晚荣心里奇怪。那萧玉若却转过脸向巧巧道:“也不知道巧巧妹子,愿不愿意赏这个脸啊?” 巧巧方才是因为青山的事情乱了心绪,此时却是有些恢复过来了,闻言羞涩笑道:“大小姐笑话了,只要大小姐不嫌巧巧驽钝,巧巧当然愿意与大小姐说话儿了。” 林晚荣见大小姐笑容诡异,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当下拉住巧巧的小手道:“宝贝,我送你回去吧,与这丫头说话。我担心她教坏了你。” 巧巧羞道:“大哥,你在萧家当差,我便陪大小姐说说话,以后来找你,也是少了些阻碍啊。” 林晚荣听得心花怒放,原来我的小宝贝是打地这个主意,还真是个玲珑心肝啊。他拉住巧巧地手笑道:“既然这样,那你便在这里与她说说话吧。不过这丫头的性子十分古怪,我与她对不上路子,若是她说我坏话,你可千万不要信,只要反过来听便好了。她越说我坏,你便想我好,她说我花心,那我便是一顶一的专心了。” 董巧巧抿嘴笑道:“大哥,你是什么样的人物,我比大小姐清楚的多,你就放心吧。” 这话听着舒服,只是似乎话里有话,汗,这些丫头一个赛一个的精明,林晚荣无奈摇头,翻身上马,却见大小姐已经拉住了巧巧的小手,脸上地笑容像是五月的鲜花。 林晚荣不去管这两个女子聊些什么,他倒的确是想看看青山和小洛这一仗打地怎么样了,便一提僵绳直往南门而去。此时夜了,又是远离闹市,路上人烟稀少,一路纵马狂奔,还未到拐马巷,便听见阵阵的砍杀声。 日啊,真的干起来了,林晚荣大是兴奋、他翻身下马,跃上一处高坡,远远的向下望去。 只见坡下火把高举,数百人混战在一起。一派人杂色衣衫,人仰马翻,早已被砍倒在地,劣势十分的明显。另一派人数众多,皆是黑衣黑裤,左臂之上缠了红色布条,林晚荣一眼便看见了董青山。那小子壮的像个犊子似的,穿了一身黑衣衫,左臂缠了一根红色布条,手中举着一根重重的木棍,猛的一棒,向一个小个子对手砸去。 林晚荣长长的出了口气,果然是伏击战啊,这洪兴地近日苦训终于派上了用场,这二百来号人的战力,明显比对方强了一个档次,又有着人数优势,转眼便将对方阵形击溃。 最意外的是,林晚荣竟在攻击的队伍里看到了小洛,他正被最能打地青山、李北斗和另外一个人护在中间。这小洛手里拿着一根木棒,脸色兴奋的通红,见人就砸。 本来以为小洛这种文弱书生会怕见鲜血,却没看出上了阵来,他却比谁都打的带劲。不能小看了人性啊,林晚荣感慨道。 那护住小洛的另外一人,紧跟在洛远身边,出手干净利落,绝无多余动作,林晚荣看得暗自心惊,洪兴什么时候找到这样的打架高手了。 林晚荣来的晚了些,这架已经打完了,洪兴一方大获全胜,董青山洛远李北斗三人兴奋的抱在一起哇哇大叫,那护住小洛的高人,却趁人不备,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有古怪!林晚荣心里一动,便悄然跟在了那人身后。那人三拐两拐,已经到了一条深巷之中,回头左右看了一眼,便钻了进去。 林晚荣根本不知道什么“逢巷莫追、逢林莫入”的禁忌,他悄悄跟进去,抬头一看,却见那巷中停着一扁小轿,左方两边各立着几个青衣大汉。 那帮了洛远之人在轿前一躬身道:“禀老爷,事情办完了。” 轿中传来一个声音道:“小远他们有没有发现你?” 那人道:“公子未曾见过属下,自然不会认识。不过依属下看,公子对这打架之事似乎十分有兴趣。” 轿中人笑道:“这小子,枉读了诗书,却喜欢打架。” 他自轿子中探出身来,却是一个胖乎乎地老头,挺着个大肚子,面泛红光,脸上的笑容将眼晴挤成了一道缝,像是一尊弥勒佛。给人的第一眼感觉,这是一个标准的贪官。 丫的,这老头是不是整过容了?要不然以他这模样,哪能生出洛凝那么标致的丫头?真他娘歹竹出好笋了。林晚荣暗自笑了几声,你这只老狐狸,我可逮着你了。 ……………… 声明一下,黑社会不是重点,只是引子,俺会一笔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