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迷惑了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迷惑了

. 胖老头向打斗的地方张望了一阵,摇摇头,钻入轿子里,喝道:“回府吧。”那小轿便悠悠向外行去。 林晚荣已经得知这人是谁,当下跃出来叫道:“前面的先生请留步。” 他这一叫喊,那围住轿子的几个大汉却是吓了一跳,立即紧张了起来,将小轿团团围住,警惕的看着林晚荣。 那老头打开帘子,看了一眼,见到林晚荣的面孔,愣了一下,脸上现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挥挥手道:“先停下吧。” 老头缓缓跺下身来,对着林晚荣抱拳道:“不知道这位公子唤住老朽,所为何事?” 林晚荣见他神色之间并无多少惊讶,心里更有把握了,你这老头,就装吧。他哈哈一笑道:“今日时间已晚,我到这巷子里游玩,没曾想却意外的见着了老先生,想来这位先生对这里很有兴趣,咱们这也算是缘分吧,所以才冒昧叫住了老先生,还请原谅则个。” 那几个护住轿子的大汉听他瞎掰,心道,游玩个屁,黑灯瞎火,你又是一个小小家丁,拦住轿子,怕是找茬才对吧。 “不知这位公子有何见教?”这老头一笑,脸上的笑容又将眼睛挤成了一道小缝。 “哦,就是无意看见了方才那边的一出好戏,我有些害怕。老先生长得和颜悦色,慈眉善目,想来应是宽厚长者,我见了您,心里便舒坦多了。”林晚荣胡吹道。 “哦。”老头叹了一声道:“我也看见了,没想到出来游玩,却遇到这等煞风景的事。老实说,我心里也有些害怕,这才交代了下人早些离去,倒叫这位小哥儿笑话了。” 你害怕个屁,比我还会装。真是只老狐狸。从前。林晚荣想着利用洛远的总督公子身份,壮大洪兴。而如今这个老头却又利用了洪兴的力量牵制程家父子,说起来。谁也不是省油地灯。只不过这个老头,把自己儿子也投了进来,下的本钱太大了些。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不笑话,不笑话,大家彼此彼此。其实。我方才是看着老先生有些眼熟,才故意跟上来的。” 老头奇道:“哦,不知你觉得我像谁?” 林晚荣笑道“在这江苏的一亩三分地上,谁最大,你便像谁。” 老头哈哈一笑,脸上挤出几丝苦笑:“林公子,你也何必与我打哑谜呢。你精明强干,我早就听说过了,今日见了真人,果然是英明神武。器宇轩昂,比那传言还要厉害上十倍啊。” 拍马屁是官场中人的基本功夫,这个老洛更是深得其中精髓,张口就来。林晚荣一抱拳,恭敬笑道:“在下林晚荣,见过总督大人。” 洛敏急忙道:“林公子千万不要客气。你天资聪颖,才华过人,他日必定出人头地,前途非凡,洛敏可受不得你这一礼。” 什么狗屁天资聪颖才华过人,你这老狐狸连我的面都没见过,就这样忽悠起我来了。论起拍马屁,林晚荣是高手中的高手,洛敏这几句,被他自动过滤掉了。 他好奇地望着洛敏道:“洛大人此言从何说起?在下只是一个小小家丁,不读诗书,不习骑射,既无权又无钱,哪里来地出人头地?” 洛敏嘿嘿一笑道:“读诗书,习骑射,固然有些成就,却终是受人驱使,不提也罢。”言下之意,却是林晚荣就算不学无术,也能做那人上之人。这倒是奇怪了,林晚荣与他从来没有交往过,这个老头怎么会对他有如此信心呢? 林晚荣看了洛敏一眼,试探道:“那日酒楼开业,蒙大人赐金匾,今又派了令公子如此相助,在下实在感激不尽。但在下与大人从未相识,不知怎能当得大人如此器重?” 洛敏望着林晚荣,神秘一笑道:“林公子你才华出众,那日青楼之中三戏花魁,我也听人说过,老朽听得十分向往。你经营有术,学识过人,犬子与你交好,我也十分的赞成。这知人识人,也是我身为江苏首宪地责任,江苏境内有此人才,我焉能不予以关照?虽未相识,我们却也算是神交已久了。” 日,果然是成精之人,根本就不漏半点口风,林晚荣才不信他,笑道:“洛大人这样说,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幸好我最近结识了不少的才子,相信他们听了总督大人地高风亮节定然会十分的感动,总督大人每天的几块金匾怕是跑不了的了。” 洛敏讪讪笑了笑道:“林公子不要说笑了。你助萧家,斗白莲,出手非同凡响,我尽点心意也是应该的。”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我已经卷入了某些争斗?靠,我占占总督大人地便宜也就算了,这些派系的事情还是别找我吧。 洛敏神秘一笑,接着道:“前些时候,听说林公子你勇斗白莲,救出了萧大小姐,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这个老狐狸,林晚荣心中暗骂,那白莲教的事情,说起来,还是你这一省首宪治理不力,你还好意思来说我勇斗什么白莲。 洛敏似是看出来了他的心思,叹道:“白莲教的事情,我虽有心,却也无力。我手中的兵马,皆是些城防,那步兵营都掌握在程大人手里,我即使有限令,却也无法调动。偶尔也缉拿过一次,他们却像早就得了音信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洛敏眼神闪烁,闪过丝丝精光。 这话说的大有深意,老狐狸不是糊涂人啊,子丑寅卯明白着呢,林晚荣心道。只是这是你们当官之间的事情。说与我听有个屁的用?这难倒是你利用洪兴地借口?洪兴办的再好,也是黑社会,是不能和绿营比的。 洛敏知道眼前这个家丁是个不能哄骗的精明人,当下诚挚道:“林公子请放心,我对你绝无恶意,相信公子也能感觉到。我今日到这里,只是有些放心不下小远。这孩子。长这么大,还没跟人打过架呢。”说到洛远。老狐狸眼中闪过一丝亲情,想来对这个儿子很是疼爱。 洛敏没有恶意。这一点林晚荣倒没有怀疑过,从他让洛远多多接近自己就可以看出,这老头是把本钱都压在了自己身上。可越是这样就越是奇怪了,我一个小小家丁,怎么能让洛敏下这么大的本钱呢? “洛大人,十分感激你的厚爱,但我这人是个死脑筋。从来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大人对我的支持,定然是受了他人指使,不知我猜地可对?”既然洛老头不肯说,我便直接点明,看你这老狐狸认不认。 洛敏苦笑道:“我不能说,也不敢说,还请林公子原谅。但请你相信我。你有诸位贵人相佑,飞黄腾达是迟早地事。” 靠,什么贵人保佑?这老头话只说一半,真把人急死。其实洛敏的话,已经给了一个很明确地信号,的确有人在暗中帮助林晚荣。 见老狐狸地神情不像是作假,林晚荣心里却疑惑了,这暗助自己的人到底是谁呢?自己认识的人里面,若要说到富贵,首推肖青璇了,难道那丫头真的是大有来头不成? “是不是青璇?”林晚荣试探问道。 洛敏神色平静,摇头苦笑道:“林大公子,你就不要再逼我了。” 靠,我不逼你逼谁,你这老头滑的跟泥鳅似地,说了一句实话,却还要吞进半句,怎能不让人郁闷?可就算青璇是公主,以一个公主的一句话,就能让这封疆大吏如此卖命?以这洛老狐狸的性格,断然不会如此简单。 头疼啊头疼,也不知道这背后之人是多大个来头,能不能斗得过程德背后的主子?关键时侯站错队,那是要掉脑袋的。 洛敏见他苦苦思索道:“林公子,你不用再猜了,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告诉你的。你只管放心办你的事,好好帮助萧家就是了。” 妈的,怎么又扯上萧家了?难道不是青璇?越问越麻烦了。这老狐狸,在和我打太极拳啊。 虽然有了些收获,却同时产生了更多的问题,林晚荣有点头大,他望着洛敏道:“不管如何,还是谢洛大人这一番提点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只要不是要钱地,你就尽管开口吧。”他到这时候,仍是不忘奸商本色,除了找我要钱,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反正这洛敏也是受别人的指使才来帮我的,老子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洛敏点头笑道:“林公子果然爽快。但不知明天公子有没有空闲,我想请公子随我去一个地方。” 林晚荣嘿嘿道:“是去妙玉坊么?那地方我也好久没去过了,不知那里的姐们儿是否还记得我?” 洛敏贵为一省之首,却也经不住他这般打趣,尴尬笑道:“明日早间,我派人来接你,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和洛敏分别,林晚荣还一直在想着是谁在背后暗自支持自己?想来想去,除了青璇,似乎就找不到别人了。可是洛敏的神态告诉他,这事不会这么简单。 回到萧家,林晚荣心系巧巧,拉住大小姐楼下的一个丫鬟道:“晚间和大小姐说话的那位巧巧小姐,回去了么?” 丫鬟道:“没呢。大小姐约了巧巧小姐促膝长谈,今晚巧巧姑娘就歇在大小姐房里了。” 促膝长谈?林晚荣却是大吃了一惊,这俩小妞,能谈什么?透过大 小姐窗上的灯笼纸,清晰的看见两个娇俏的身影,林晚荣却深深的迷惑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