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二训才女(1)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二训才女(1)

. 林晚荣心里惊奇,这洛老头,搞什么鬼,我是来见你的,可不是来见你女儿的,你就算要拉皮条也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啊,本公子可是正经人。 “原来洛小姐也在这里啊。”林晚荣笑着道:“不是洛大人叫我来的么?可怎么没见着人呢?” 洛凝点点头道:“爹方才到大堤下查探去了,还请林大哥稍待片刻。” 林晚荣点点头,向四处望了一眼。原来洛敏约他来的这地方,竟然是下关江堤。此时已到冬季,正是长江的枯水季节,江水退下去了许多,但两岸的黄土与稀泥,依稀可见洪水肆虐的痕迹。 数千名平民百姓,捋起袖子,卷着裤腿,穿过淤泥,朝岸上搬运着泥沙。另有数千人,手执各样挖掘工具,向大堤填土,将大堤加固加宽。 这情景让林晚荣一下子就想到了前世经常看到的修水利。他是生长在汉江边的,对这水利的重要性有着清醒的认识。望着眼前的情景,他心里突然涌起一种亲切的感觉。这些普通的老百姓,他们穿的朴素,吃的糟糠,可在林晚荣眼里,这才是亲人,他们比那些什么狗屁才子才女亲切了无数倍。 只是眼下大提上人数虽不少,但是工具落后,效率低下,若要将这堤坝再加高,还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时日呢。林晚荣看地也有些心焦。 这个洛老头。叫我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呢?不是要我捐银子吧?妈的,这老头倒是奸猾的很,看准了老子脉门。 见洛凝还在旁边站着,林晚荣道:“洛小姐,你知道洛大人他叫我来做什么吗?” 洛凝神秘一笑道:“待会儿爹爹就会和你谈了。” 林晚荣见她笑得十分神秘,便知她定然知情。不过看她那得意的样子,问了也白问,这小妞定然不会说的。 他叹了口气,也不去与洛凝说话了,径自走上大堤。凝重的土地传来的厚实感觉让他心怀有些激动起来。我是长江边地孩子啊,他眼眶有些湿润起来。 洛凝见他神色激动,急忙轻轻问道:“林大哥,你没事吧?” 林晚荣吸了下鼻子。笑道:“没事,就是风大了,有点难受。对了,洛小姐,你又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和书社的同仁们一起来的。”洛凝指了指远处的高坡上,那里摆着长长的一排桌子,桌上摆着一整张长长地宣纸。金陵书社的才子才女们正在挥毫泼墨,看那样子,似乎在绘一副整体画卷。 搬运泥沙的壮丁便从这书几边不断走过,这群公子小姐,竟是视而未见。 那人群之中。有一女子看起来甚是惹眼,穿着一套暗红色的公服,显得娇俏玲珑,正是那个婉盈小姐。这小娘们,又在办公时间偷跑出来了,真是浪费了老子地粮食。不过她穿上火红的捕快服,还真有几分说不出的野性。林晚荣暗自品评道。 他也看见了候跃白和于文坡两人。他二人正运笔如飞,周围传来一阵叫好声,那个婉盈站在候跃白身旁,不断的鼓掌。眼中满是崇拜之色。 妈的,老百姓挥汗如雨为这堤防出人出力,护卫的是你们这些富贵官家的利益,你们却还有这闲情逸致到这里作画为乐,真他娘地白吃了粮食。林晚荣重重的哼了声,骨子里的那种平民情节让他实在看不得如此场面,脚步轻迈,便要离去。 洛凝却似是知道他心事般,急忙叫道:“林大哥,你莫要误会,我们并不是来游玩的。” 林晚荣笑了笑道:“洛小姐,你们做什么,与我有干系么?” 洛凝道:“林大哥,还记得那日你对我说过的慈善拍卖会吗,效果十分之好,大家兴致也很高。近几日这河防之银将要用尽,爹爹愁眉不展,我便想起你说地法儿,若是将我们书社的人一起拉来,做一副整体河防画卷,然后卖了出去,岂不是也能为这河防之事出力?” 平心而论,这个洛凝不娇气,有志向,在这个时代的女子中算是十分难得了。只是做事太理想化,大概也是因为她从来没有体会过平民生活吧。 洛凝见林晚荣不说话,以为他不相信自己的话,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林大哥,你跟我过去一看便知。” 林晚荣笑道:“我信与不信,却也没什么关系了。” 洛凝却是来了倔脾气,竟拉着他袖子,直接往书社而去。与这洛凝认识有些日子了,却还没见过她如此失态的时候,想来这次林晚荣的态度确实深深的刺激了她。 见这丫头性格倔强,林晚荣心里也是忍不住的好笑,便道:“洛小姐,你这样拉住我,莫要叫人误会了。” 洛凝倔道:“我与你清清白白,问心无愧,怕什么误会?”既然你不怕,我就更不怕了,当下便任她拉住自己袖子,往那书社走去。 众人见洛凝拉了林晚荣过来,神色却是不同。候跃白脸色不好看,那个叫婉盈的女子却是怒火冲冲,问道:“你这人来做什么?” 林晚荣心里十分的恼火,妈地,你以为我想往你们这儿凑啊,若不是被人强拉过来,老子哪里有功夫鸟你?见这个小妞语气不善,他嘿嘿道:“这是哪里来的公人,巡逻怎么都上了这堤防了,实在是叫人佩服。咦,对了,婉盈小姐,你那白马呢?” 婉盈道:“你寻我白马做什么?” 林晚荣道:“也没什么。就是我家小黑有点想她了。” 这话似是哑谜,便只有她二人听得明白,婉盈小姐又羞又怒,知道与他说话,自己占不了便宜,便哼了一声,不去理他了。 林晚荣深深地吸了口气。站在这群“高雅”的人中间,,他觉得十分的不自在,老子好好的做个家丁,怎么会和这群人搞在一起?还真是莫名其妙了。 候跃白昨日受了林晚荣的气。方才又远远的见着了洛凝的动作,心里更是难平,他当然不会在美女面前丢了风度,便对洛凝道:“洛小姐。你看看我这副江山远眺图如何?” 那图上远远望去,青山巍峨,淡淡如墨,若隐若现。待到近处,一湾深潭,碧波荡漾,松柏翠绿。层峰环绕,袅袅烟雾,缓缓升腾,确实很有些景象。这个候跃白不愧是金陵第一才子,笔法用墨皆是老到。 洛凝点头赞道:“候公子笔法犀利。用墨独到,这远眺图确实非凡。” 候跃白有些得意地望了林晚荣一眼,谦道:“洛小姐谬赞了。” 洛凝却是没有理他,对林晚荣道:“林大哥,你以为如何?” 林晚荣那独特的铅笔她是亲眼见过的,听说那便是专为画画准备的,她自然知道林晚荣是此中行家了。 林晚荣见那个候跃白趾高气昂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道:“山是好山,河是好河。”他说了八个字。却是住口不说了。 婉盈小姐是候跃白的忠实崇拜者,闻言立即道:“林三,你这是什么意思?” 候跃白傲道:“林三,你莫不是以为这画有什么问题不成?” 洛凝见林晚荣不愿意回答,只得道:“林大哥,还请你指教一番。” “只见笔墨,未见山河。”林晚荣淡淡答道。 洛凝美目一亮,醒悟过来道:“林大哥,我明白了。你是说候公子作画时过于注重技巧,反而忽视了这山河的本质纯朴自然,对吗?” 候跃白脸色铁青,他自己知道自己事,为了画这河山图,他极尽技巧之能事,笔法绚丽,手法用了无数,却被这个林三一语中的。偏这话却是洛凝说出,他不敢反驳,只得狠狠瞪了林晚荣一眼,轻道:“唯口舌耳。” 妈地,本来还想给你小子留点面子,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林晚荣嘿嘿一笑道:“洛小姐,你只说对了一半。这山河之风,比拼的是人的气质与阅历。若无览尽天下之雄心,又哪能领略到这山河的壮美与辽阔?画山画水,难画河山,古往今来,流传下来的河山图又有几副?便是这个道理了。” 这候跃白也真够倒霉的,本来用尽全身上下本事画这河山图,却是想讨洛凝欢心,哪里知道遇到了林三这个克星,这几句话,句句是理,说起来人人都明白,他根本就没有反驳的机会。 倒是那个婉盈哼了一声道:“你说得好听,这山河图自然难画,候公子能画到这个程度,已经是天下少有地了。” 洛凝对林晚荣的话深有感悟,,心里一动,拉住他走到另一幅画前,对林晚荣道:“林大哥,你再看看这副如何?” 这张画的是这江堤之上,修建水利的情形。画中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肩上扛着泥袋,正要往下填去,眼神却是注视着滚滚地江水,眼中闪过浓浓的忧心之色。 这画像笔法细腻,惟妙惟肖,人物的神情动作皆是十分逼真,特别是这老者对江水泛滥的忧虑之情,更是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从诸人的眼光可以看出,大家对这画像皆是十分的推崇,从人物的神情、动作以及所包含的寓意,皆是十分深刻,可以说是一副上佳之作。 洛凝紧张的看着林晚荣,等待着他的答复。 林晚荣看着那画像微微一笑,他地意见简单而又直接,只说了两个字:“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