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袒护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三十九章 袒护

. “哦,原来是这个事啊,没想到大小姐都知道了。”林晚荣说道,他心里有些奇怪,这事传的也太快了吧,连大小姐都知道了。 大小姐哼了一声道:“你做了这样的坏事,还不能让别人知道么?”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大小姐,也许在你看来,我做的是坏事,但是在我看来,这是非做不可,做人,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看到那样的场景,我还无动于衷的话,我都要怀疑我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了。” 大小姐见他神色郑重,便瞪他一眼道:“人家又怎么招惹你了,要你这样去作贱?” 林晚荣将那经过讲了一遍,说到候跃白骂那老头“泥腿子贱民”的时候,大小姐深深的叹了口气。 林晚荣道:“毁人画卷,予以赔偿,这事本来也无可厚非。但那候公子打人不说,还那样作贱别人,辱骂众生,我要是不收拾他,我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大小姐沉默良久没有说话,她知道,在那些富贵公子的眼里,除了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之外,其他人等,都是卑贱的。 大小姐虽然是商场的女强人,却也难以融入那上层公子小姐之中。当下慨然一叹道:“农与商,是最为人看不起的。我萧家又何尝不是呢?” 农与商,乃是国家的命脉,却偏偏社会地位最低,反而是那些吟几首破诗地才子们,以为自己才是国家的栋梁,这种反差让林晚荣很不舒服,却又没办法改变。 大小姐感慨一阵。看他一眼道:“你与人打架,有没有伤着自己?” 林晚荣哈哈笑道:“谢大小姐关心了,我打架从来没有吃亏过。” 大小姐哼声道:“你莫要得意,你在外面如此跋扈,岂是我萧家纵容地你?这次打了金陵府尹的公子,这祸事可是不小。” 见大小姐脸上深深的忧色,林晚荣心道,那金陵府尹只是一个市长,那老洛可是省长,有省长撑腰,你还怕什么。 他微微一笑道:“大小姐莫要担心。我行事都是极有分寸的,此次定然不会连累萧家,你忘了,我与那洛大人地公子小姐都有交情的。” 大小姐恼怒的瞪他一眼道:“我是怕你连累萧家么?你既然为我萧家做事,惹出来地祸事,我便一力为你担了,哪里还要你来说项?” 听闻大小姐的袒护之意,林晚荣心里感动的稀里哗啦,这个小妞。虽然平时对我厉害了点,但是关键时候还是讲义气的,也没有枉费我对萧家尽心尽力]。 萧玉若说着却又气愤了起来:“你这人,走到哪里都是刺头,此次这祸事皆是因你而起,我若不惩罚于你,这府中怕是无人能服。” “罚我扣俸一个月好了。”林晚荣主动道。让他服软可真是难得,因为这次大小姐够仗义,怎么说也要卖她个面子吧。 “你想的美!”大小姐见这家伙舍重就轻,又是好笑又是恼怒,道:“罚俸三月,外加五十大板!” 靠,又要打板子,这小妞是不是因为我打了她屁股,一直怀恨在心,故意来整我啊。 挨打的事情,林晚荣是绝对不会干的,当下大声道:“好了,我再退一步,罚俸半年好了,那板子就算抵过了吧。” 半年俸禄也是一百多两银子啊,又可以揍那个候公子两次了,林晚荣心疼的想到。 大小姐也知道要想打这坏人的板子,那是绝不可能的,当下哼道:“那便罚俸半年吧。不过有个条件你可得答应我。” “说吧。”难得大小姐这次这么通情达理,林晚荣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语气柔和了些道。 “以后,你须得收敛自己,莫要再那般轻狂,小心为自己惹来祸事。”大小姐苦口婆心地嘱咐道。 “好吧。”林晚荣点头道:“只要别人不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去招惹别人的。” 大小姐点点头,能让这坏人安安静静的听自己说几句话,可真不容易啊。 林晚荣见她面有忧色,知道她还在为自己的事情担心,见她如此仗义,心里也是有些小感动,便笑着道:“大小姐,你放心,这事连总督大人也会帮我解决的----” 大小姐恼怒的瞪他一眼道:“你当我不知道么?你今日打架这事,便是洛小姐谴了人来告诉我的。虽然她让我放心,但你今日这祸事也太大了点,她一个女子家,哪里照应地周全?” 林晚荣恍然大悟,原来是洛凝派人来通知大小姐,这小妞想的挺周全地,若是让大小姐自己听到这个消息,那还不怒火三丈啊,如今由洛凝来说则缓和多了。大小姐担心的是,即便洛凝贵为总督千金,可这事事关府尹公子,她一个女子也不一定能解决的了,哪里知道林晚荣早就搭上了洛凝她爹,安逸着呢。 萧玉若沉吟半晌,才道:“林三,我明日要去杭州,你便跟我一起去吧。” “去杭州?去杭州做什么?”林晚荣奇道。 “杭州商会邀请我去参加年会,这也正好是一个开拓眼界的好机会,你去好好学习一番。”大小姐正色道。这样重要的会议带着林晚荣去,看来是铁了心要把他当作骨干来培养了。 林晚荣却还知道她话里的另一层意思,这几天金陵城的风头紧,你跟我去杭州避避风头。 本来林晚荣是丝毫不担心这事的,洛敏那老狐狸要连这点事都摆不平。这江苏总督也白干了。何况他背后,还有那几个所谓的贵人呢。 但是见大小姐如此安培缜密。真不人心拂她意思,反正是公费出差兼旅游,去杭州玩玩也不错,当下点点头道:“那就谢大小姐了。” 萧玉若恩了一声道:“既然如此。你便早点歇着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动身。” 她说完正要离去。却听林晚荣道:“大小姐,我还有一事。” 萧玉若问道:“何事?” 林晚荣道:“二小姐一个人在那栖霞寺中吃斋念佛,不方便又不安全,我想是不是应该接她回来。反正这府中院子这么大,给她建一个小佛堂,供上佛祖菩萨,遂了她地心愿就成了。” 大小姐白了他一眼道:“还用你教?我今日日间已经接她回来了。” “真的?”林晚荣大喜,真是想哪出就来哪出啊。 “林三,我郑重警告你,你不许打玉霜的注意。”萧玉若严厉的道。连她自己都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与他说这事了,可是效果却似乎越来越差。 林晚荣听这话,耳朵里都已快长出茧子来了,他呵呵笑了两声,忽然道:“大小姐,你昨夜与巧巧都说了些什么事啊。” 大小姐脸上红了一下道:“说些女子私房话儿,哪要你管?” “你们说些女子体己话儿。我当然不会管,但是要有人说了我的坏话,嘿嘿,我不管也得管了。”林晚荣笑了两声道。 大小姐昂然不惧的道:“你哄骗了巧巧这么多事情,我便要让她知道你地真面目,省得你以为我们女子都是好欺负的。” “那你知道我的真面目了吗[”林晚荣嘿嘿道。 “你便是那专门作弄女子地坏人,我早已将你看得明白了。”大小姐哼了一声,也不理他,转身径自离去:“明日一早,我们便动身。” 得知了二小姐回到了府里,林晚荣心里便有些痒痒了,那日与二小姐私会,正到关键时候却被大小姐抓了个现形,今儿个回到了府里,再不去看看那小玉霜,又怎么对得起她的一片深情呢? 想到这里,便拉住一个路过的丫鬟道:“这位姐姐,二小姐今日回来了,现在住在哪里?” 那丫鬟道:“三哥,二小姐住在夫人院子里。” 大小姐和二小姐的绣楼,林晚荣倒是知道,萧夫人住的院子他却很少去,场地不是很熟,拐了好半天功夫,才找到地处。 这是一处僻静的独院,由于是夫人的居所,这院里使唤的都是些丫鬟,连门口守着的,也是个丫头,家丁与公狗,是绝对禁止入内的。 论起窃玉偷香,林晚荣经验十足,他自怀里摸出一块碎银,啪地一声,轻轻仍在那个丫鬟身前两三米的地方。 那丫鬟闻到一声轻响,忙一低头,便看见离自己不远处,躺着一块白花花的银子,她眼睛一亮,左右看着无人,便飞快的小跑了几步,将那银子拣在了怀里。林晚荣便趁这个功夫,偷偷摸摸的进了宅门。 进了院子里,便见院落东西两厢房皆有灯光,不断的有丫鬟来往。 林晚荣靠在一棵树后,心脏扑通扑通乱跳,我日,这是进了女儿国了,要是被人发现了,怕是会立即被放恶狗咬死了。 两边皆有灯光,走东还是走西呢?林晚荣心里稍一犹豫,古往今来,都是以东为首,那便先去东边吧。 他偷偷走了两步,便在一处树丛前矮下身来,只见几个丫鬟,不断的提着热气腾腾地水桶,往一间小屋里走去。 顺着那虚掩的门缝,林晚荣抬头一看,便如被施了定身法儿般,呆呆地立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