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暗夜留香 - 极品家丁

第一百四十一章 暗夜留香

. 林晚荣冷汗涔涔,靠,大小姐竟然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这也太巧了些吧。 他正在想着要如何应对,却听外面传来一声召唤道:”玉若,玉霜,你们都在房里吗?“ 听声音正是萧夫人所发,萧玉若急忙披上袍子,叫了声道:“娘亲,我们都在呢。”她便顾不得换衣裳了,急忙去打开了房门。 林晚荣抹了把额头的汗珠,连道侥幸,这萧夫人竟然来救命了。 萧夫人刚刚沐浴过,头发尚未全干,脸上有些热气晕红,进了屋,却见姐妹二人都在里面,她便上前拉住二人道:“你们两个丫头,都 在这里啊。” 大小姐点头道:“娘亲,我明日便要去杭州了,来和玉霜说说话。” 二小姐却是一下扑到母亲怀里道:“娘亲,我也要去杭州。” 萧夫人疼爱的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子道:“胡闹,你姐姐去是为了忙正事,你却是做什么去?萧玉霜轻轻哼了声道:”我也是去做带下啊 ,我要学着做生意,替姐姐和娘亲分担忧愁。“ 夫人和大小姐欣慰一笑,萧玉若笑着道:”你年纪还小,等过一两年,姐姐便教你好不好?再说了,你现在还要礼佛一个呢,这才过去 了几天,哪能这么不诚心呢? 二小姐想想也是,这佛前许下的诺言,是一定要实现的,便嗯了声道:“那我就在这家里等着姐姐回来了。不过,姐姐,我上次和你说 过的事情,你可要记得啊。” 萧夫人奇道:“玉霜,你和玉若说了什么事情?” 大小姐道:“娘亲,玉霜说她想去求学。” 二小姐也急忙接道:“是啊,娘亲。我一个人在家里,什么事情也学不会,我想出去多学点东西,将来也好帮姐姐分担分担。” 萧夫人担忧的道:“你一个女孩子家,独自去外地求学,我怎么能放心。” 萧玉若却是接道:“娘亲放心吧,过完年,我便年北上京城去照顾京里的生意。到时候玉霜和我一起去,有我照应。便在京城学些东西 ,娘亲看如何?” 萧夫人见她姐妹二人和睦相爱,忍不住心怀大慰,轻声道:“有玉若照顾玉霜,我也就放心了。只是你们两个都去了京城,我一个人却 留在金陵,我要是记挂你们,可怎么办啊?” 一句话说的两位小姐眼睛也都红了起来,二小姐哽咽着道:”娘亲,你也和我们一起去京1城吧。“ 夫人慈爱的望了二小姐一眼道:”傻丫头,要都去京城,这金陵的家怎么办?你们便都去吧。娘亲有空就会过去看你们的。“ 林晚荣听她们娘仨在外面叙家常,他一个人躲在屏风后面却难受地很。玉霜那丫头怎么聊起天来,就像忘了我在似的。靠,泡妞以来, 从来没有这么糗过,被人家娘仨堵在了屋里出不去,真是悲哀。 萧夫人叹了口气道:”玉若,过完年你也是双十年纪了,终身之事,也须得考虑一下了。“ 二小姐马上拍着手笑道:”好啊,我们便帮姐姐选一个天下最好的夫婿。“ 萧玉若羞涩道:”娘亲,这事不急,女儿才不担心呢。“ 萧夫人叹了口气道:”玉若,你从十四岁便开始跟在我身边学这生意,这些年头过去了,也真苦了你了,这终身之事。万万不可再耽误 了。“ 大小姐苦涩道:”娘亲,为着萧家发展,即使再耽误些年头,女儿也无怨无悔。“ 箫夫人望了她一眼道:”女儿忙于商事,这些事情都还未有考虑过。“ 萧夫人叹道:“你这年岁也不算小了,此事须得抓紧。我原先见那陶公子品貌不错,本想为你说项说项,现在看来,你对他似乎没有情 份。这金陵城中的公子老爷,我也差不多都认识,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等进京之后,你可要自己留心了,若是遇上中意的公子,万万 莫要错过了。这女人的一生,要找一个中意地男子,是真的不容易呢。” 大小姐脸红道:“娘亲,你不要担心,你看女儿像是嫁不出去的人么?” 夫人叹口气道:“我倒是不担心你嫁出去,就是担心你嫁不好。玉若,听娘亲一句话,万不可为了萧家之事,断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若是那样,娘亲永远心里都不安生。” 萧夫人却是深知女儿心思,大小姐什么都好,就是事业心太重,为了萧家之事,什么都可以牺牲,这股念头支撑着她成为萧家女强人, 夫人却更这种念头会害了她终生。 大小姐轻嗯一声,低下头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夫人双目通红,喟然一叹道:“也是我萧家命苦,竟无一个男丁。若是有一个男人在,哪里还用得着咱们女人出头,玉若你也可以安 安心心的当你的小姐,好好先个夫婿嫁了,哪来这么多烦心事。” 萧夫人守寡多年,独立拉扯两个女儿长大,中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疾苦,这一下竟是苦从心来,眼泪儿便簌簌落了下来。 大小姐见母亲落泪,想起了这些年的心酸,便也抱住母亲轻声哭泣起来。二小姐虽是年轻,却是心疼母亲和姐姐,母女三人竟是抱头痛 哭了起来。 林晚荣在里面听到三个女人嘤嘤哭泣,忍不住摇头,女人真麻烦,追忆一下往事,十个有九个便会痛哭。人,生下来就是为了受苦的, 人生不就是这样么?不想吃苦,找个男人嫁了不就得了? 他感叹了会儿,想想外面三个萧家女子,的确有些可怜。孤女寡母,又要做生意,又要照顾这么大一家子,是真不容易。 到底是萧夫人年纪长些,过了一会儿便停住了哭泣,对两个女儿道:“玉若,玉霜,你们也莫要哭了。让下人看见了笑话。” 说起下人,萧玉霜顿时想起来了。屏风后还躲着一个林三呢,这样说来,自己母女三人抱头痛哭的场景,不全都落入他耳里了?不过他 不算外人,二小姐甜甜想道。 “玉若,最近的生意进展如何?”萧夫人问道。 大小姐点点头道:“这个月,我们布匹地生意,销量和利润进一步下滑。但我们目前经营方向已经慢慢转移了,所以影响不算太大。我 们推出的内衣。目前已在这金陵城地小姐太太们中间推广开了,看样子。销路不错,至于那香水么,更不用说了,早已卖断货,订单已 经接到明年二月份了。前几日刚刚推出的香皂,反响也很好,目前福伯他们正在建立设备式坊,马上就可以开始正式生产了。” 萧夫人点点头道:“那个林三,确实是个人才。” 萧玉霜见娘亲称赞林三,顿时眉开眼笑道:“是啊,是啊,娘亲,我早说过他是个人才的。” 夫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二小姐一眼,叹道:“只可惜是个下人。” 大小姐也道:”这个林三头脑灵活,口才出众,机智勇敢,敢作敢当,确实不简单。我们萧家这次能够起死回生,他居功至伟。“ 林晚荣在屏风里听得暗自舒爽,靠,这是说我么,这小妞怎么一会儿一变啊,那会儿还说我油嘴滑舌,现在却变成了口才出众了。 夫人点头道:”确实如此,这样的人才,我们可千万留住了。别忘了,他可是只和我们家签了一年的契约呢。“ 二小姐咬了咬牙道:”娘亲,如果你们想要林三永远留在我们家,我想他会愿意的。“ 你这小丫头,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什么时候说过愿意永远留在萧家了?靠,我是要把娶回我林家伺候我呢。 萧玉若接着道:”林三有有些才华,不过这人有些太自以为是了,切不可让过于得意了,须得好好敲打敲打。“ 夫人笑道:“玉若,你此次带那林三去杭州,便要好好地教教他了。我萧家难得出这么一个人才,若是教好了,对你也是一大臂助。” 林晚荣听得心里暗叹,我是那么没用的人么?让萧玉若教我?我教她还差不多! 萧夫人又道:“玉若,你和林三可要好好处了,莫要再像以前那样和他斗嘴。” 大小姐脸上一红道:“我哪有和他斗嘴,是他那坏人太让人厌。” 夫人道:“你遇到别人都是个平和性子,怎么碰到这林三就保持不往了呢。我看林三这一点就比你强,见了任何人都是厚皮厚脸,谁也 不怕,我也没见他在谁手下吃过亏。” 林晚荣听了前面的话正得意,听到后面却是暗呸了几声,我这是厚皮厚脸皮么?我这是胸怀,是修养,你们这些女人,真是缺乏见识。 大小姐想林三的面容,却是忍不住笑道:“我看你确实脸皮够厚。他这人,脸皮也不知道怎么长的,胆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豹子借了的 ,这不,今儿个,竟然把那府尹地公子给打了。” 夫人听了一惊道:“有这事?”二小姐也是大吃一惊。 大小姐将今日的事情讲了一遍,萧玉霜长长的出了口气,道:“姐姐,林三说没事,那就没事,他这个人,从来不会拿正事开玩笑的。 没把握地事,他是不会许诺的。” 知己啊,这小丫头,林晚荣听了一晚上,就这句话最对胃口了,真恨不得把这小丫头抱在怀里狠狠的亲上十来口。 大小姐也点点头道:“他这个人,虽然口上坏了些,办事却也没马虎过。我听说他与总督洛大人的公子小姐都有交情,这事自然不会出 岔子。但是我们却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便要借着这个时机,好好管教管教他。” 原来大小姐是打地这个主意,林晚荣算是彻底明白也,那小妞就是找个借口让他收敛的。靠,我嚣张了吗?我怎么没觉得,就是骂了些 该骂地人,打了些该打的架而已。林晚荣很无辜的想道。 夫人笑着道:“那你便好好管管他吧。不过可别过了。他这个人不吃硬的。” 大小姐点头道:“女儿记住了,我会好好教他的。” 林晚荣听得又是恼怒又是好笑,我吃软的么?我怎么从来不觉得。真是有其女便有其母,这夫人和大小姐一样,都是不折不扣的阴谋家 母女三个人又叙了一番话,夫人便牵着大小姐到自己屋里,嘱咐明日到杭州地事情去了。 二小姐嘟着嘴将他拉出来道:“好了,今次我们家的事情,可就全被你听完了。” “哪里,哪里,只听了一半而已。”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 房间里洞天福地残留着一阵馥郁玫瑰香水味道,林晚荣深深嗅了一口,。喜欢这种浓香型的玫瑰香水,是大小姐,还是夫人呢? ”不许将今晚听到的看到的对别人说。“小姐叮嘱道。 ”还有,你一定要好好帮我姐姐,不准欺负我,也不准欺负她。“小丫头霸道的说道。 林晚荣很无辜的道:“那要是她欺负我怎么办,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很容易被别人欺负的唉。” 萧玉霜道:“那你也要任她欺负。我就这么一个姐姐,她对我好,我可以任她欺负,你和我是,是,是那个--反正你也要任她欺负了。 晕了,小女生的理由真奇怪。 二小姐霸道了一阵,忽然又温柔起来,拉着他地手轻轻道:“林三,你在外面,会不会想我?” “我只会在一个时候想起你。”林晚荣笑着道。 二小姐眼圈一红,鼻子一酸,正要发飙,却听他继续道:--呼吸的时候。“ ”讨厌,讨厌死你了。“二小姐的眼泪儿终于还是落了下来,却是欣喜异常:”你这坏人,就会这样戏弄我。“ 她哽咽了几声,忽然轻轻一叹,长长的睫毛上还沾染着泪珠,柔道:”有了你这句话,我便是死了知足了。你这坏人害人不浅,若是我 死了,便是想你想死了。“ 林晚荣有些眩晕了,这个丫头到底看了多少言情小说啊,说出的话让老子如此感动,日了,闹了半天,这小妞才是最大的阴谋家。 与二小姐没说上几句话,玉霜担心姐姐回返,便不得不催促林晚荣离开了。今晚这西厢之狼,却是名不副实,林晚荣深觉遗憾,见二小 姐眉目如画,羞涩难当,便在她小嘴上轻啄了一下。 二小姐又喜又羞,推着将他撵出门外,飞快的锁上房门,心里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只觉得这坏人,竟是无一处不坏,坏到骨子里了。 偷取了这小妮子的初吻,林晚荣心里得意便不用提了,暗倣留香,这滋味可真是美极了。他恋恋不舍的看了那厢房一眼,才鬼鬼崇崇的 溜出了院门。 林晚荣的身影刚消失在门口,大小姐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望着他的背影狠狠一跺脚:”无耻,坏蛋,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