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冤家路窄 - 极品家丁

第一百四十二章 冤家路窄

. 第二日凌晨天还没亮,林晚荣睡的正香,却听到一个女子在门外叫道:“林三,快起了。” 林晚荣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听着似乎是是大小姐声音,心里便纳闷了,这丫头,起这么早干嘛,不怕生熊猫眼么? “林三,快起来,我们要出发了。”大小姐声音又从外面传来。林晚荣只得无可奈何的穿起衣衫,走过去开门,却见天上星光闪烁,启明星正亮,离天亮都还有一个多时辰呢? 大小姐早已穿戴严实,披一件长长披风,小脸在寒风里冻得有几分发红,立在门外瞥他一眼道:“就知道你还在睡觉。快些醒了,我们这就出发了。”林晚打呵欠道:“大小姐,这才几更时分啊,用的着这么急吗?” 萧玉若哼了一声道:“此去杭州,好几百里的路程,若不早些行路,哪里赶得及你这人懒便懒了,这么多借口,却还我这下次条寻个锣鼓地你耳边敲敲,看你如何还稚偷懒。” 林晚荣心道,来了来了,这便是她找理由来管教我了,嘿嘿,这小妞,太小看我了。用冷水胡乱洗了把脸,天气渐渐寒了,又带几件衣裳,便跟大小姐出门去了。 大小姐见他动作麻利干净。脸色稍微好了点,道:“以后可莫这样了,哪有我来催你的?”林晚荣心道,你不来正好,老子一觉睡天亮。 到门口。一看那阵势,林晚荣却是有些惭愧了。不仅萧夫人立在那里,连萧玉霜也是小脸红扑扑的,显然等有段时间了。二小姐见他到来,甜甜一笑,让林晚荣心里生一把暖暖的火。 老子大概是这时代最会偷懒的家丁了,林晚荣嘿嘿暗笑几声。走上前去道:“夫人,二小姐,早啊。” 夫人点头笑道:“林三。昨夜睡好么?今日要不是行早路,也不会这样早叫醒你。” 夫人说地话真是温暖心窝啊,林晚荣却清楚的知道,这是夫人笼络自己的一种手段。反正说些好听,又不花银子。 “谢夫人关怀,一夜睡得安好。”林晚荣装作感激的道。 夫人点点头微笑道:“玉若是女子,孤身不便。路去杭州,你可多多费心了。” “哪里,哪里,有了大小姐英明领导,这一路必然畅通无阴。顺利平安。”林晚荣打了个马虎眼道。 二小姐含笑看着他,红唇轻咬,似是想说什么话儿,却又碍于母亲与姐姐在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大小姐见人马都准备地差不多了,便对夫人道:“娘亲,你和玉霜回去歇着吧,我们这便出发了。”萧玉霜急忙走上几步,拉住大小姐手道:“姐,你一路小心啊。” 萧玉若微笑点头。二小姐又转头看了林晚荣一眼,轻轻道:“林三,你----小心了。” “多谢二小姐。”林晚荣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几步,正要去抓二小姐的小手,却见大小姐横身挡妹妹身前道:“林三,你东西都准备好么?”见这大小姐闪过一丝狡黠神色,林晚荣心里恼火,你这丫头,便是故意坏我好事的,靠,总有一天,我也要坏你好事。 “哦,都准备好了,对了,二小姐,你现在念的华经好看么?那杭州西湖边灵隐寺,听说是出名地大庙,要不我去给你寻两本上好佛经回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插图版的。” 二小姐捂住小嘴偷偷轻笑,这坏人啊,那佛经哪里还不都是一样,哪有什么好坏之分?你以为你画的那小报么,还有插图版的。这分明是找碴与我说话。 见大小姐有些怒色,萧玉霜急忙道:“不用了,你此去好好照看着姐姐就行了,还有,你自己也要照应周全了,莫要惹事,莫生祸端,早点回来。”说到后面,声音却已是轻不可闻。 萧夫人站着远,尚未听见,大小姐和林晚荣却是离得极近,见林三眉开眼笑,大小姐暗哼一声道:“既如此,那我们便出发吧。” 她言罢便转身蹬车,二小姐借着扶姐姐上车机会,却是轻轻丢给林三小纸团。林晚荣急忙一把抓在手里。二小姐小脸,悄悄看了他一眼,便迅速退开了。林晚荣心里痒痒地,玉霜这丫头,连丢小纸条这样的私密动作都学会了,越来越撩人。 大小姐车里掀帘子,对着母亲和妹妹挥手道:“娘亲,玉霜,你们快回去歇着吧,用不了几日,我们便回来了。”萧夫人点头,二小姐却是鼻子有点发酸,朝那马车连连挥手,隐隐看见那个坏人正微笑对自己招手,她眼圈有点红,心里又是害羞又是惦念,趴在母亲怀里,泪珠儿湿双睛。 林晚荣翻身跨上黑马,此次跟随大小姐去杭州的,除了林晚荣外,还有家丁和一个丫头,那个丫头自然随大小姐坐车了。剩余两个家丁,都是些熟人,一个那机灵四德,另一个却是老实人萧峰。 香水作坊由于花瓣供应问题,每月只能产出五百多瓶,萧峰做个师爷,却也有些空闲功夫。那个四德,是随着福伯几人去建立香皂作坊的,对林三也不陌生。这两个家丁皆是大小姐亲自挑选地,想着林晚荣对他们两个有些熟悉。用顺手,也算能干,便带着他们去了。 萧玉若见他们三人上了马,便从帘子里面探出头来道:“林三,此去杭州。除我之外,你便头领,可要带好他们,莫要惹是生非,鼞负与娘亲厚望。” 这小妞挺狡猾啊,故意让人管两个人,唤我责任感。倒算得上着一着妙棋。 林晚荣一笑道:“萧兄,四德,你们两个好好跟着我啊。可莫走丢了。” “是,三哥。”两个人同时恭恭敬敬说道。林晚荣现在高级家丁,比他们两个级别高了不少,在萧家地位更是如日中天。怕是连那王管家见他,也要尊称一声三哥了。 这个坏人倒也还有尊严,大小姐暗自点头,说道:“既如此,你倒互相照应着吧。” 三人分作两拨,林晚荣与萧峰并辔骑行在马车左边,四德护卫在马车右边。一行人等便向城外行去。 林晚荣现在骑术渐熟,借萧峰身体,挡住大小姐目光,轻轻拆开二小姐丢过来小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娟秀字:“速去速归,等你!” 林晚荣点头微笑,言微短情却长,玉霜这妮子,越来越乖巧了。 一行车马经过食为仙地时候,林晚荣远远瞧见巧巧房里灯光已经亮了,这丫头竟然这么早起床了,他心里升起一股暖流,正要想个法儿向大小姐行罪去看看巧巧,却峥食为仙楼下立一个娇俏身影,凝神看去,竟是巧巧妮子。 “大哥----”巧巧瞧见林晚荣,便飞一般奔了过来。 林晚荣大吃一惊,急忙翻身下马道:“巧巧,怎么在这里?”天气渐渐凉了,巧巧穿一个小红的花袄,小脸红彤彤地,紧紧拉住林晚荣手道:“大哥,我可等到你了。”轻轻拨去巧巧头发上挂着霜棱,林晚荣拉住她小手道:“傻丫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巧巧羞涩笑道:“大小姐昨日夜间托人带话儿给我,说今日你要和他去杭州,让我为你们准备吃食。”正说着,萧太若却从马车探出头道:“巧巧,可真谢谢你了。” 巧巧甜甜笑:“大小姐,怎么这么见外了?” 巧巧一挥手,便有食为仙地两个伙计,抬了些吃食放在马车上,小妮子取过一个竹蓝,对林晚荣道:“大哥,这里面都是最喜欢吃的,生火热一下,就可以用了。” 林晚荣握住她冻得冰凉小手道:“巧巧,以后可不要熬夜,对你身体不好,以后可不许。听大哥话,现在回去歇着吧。” 巧巧嗯了声,低下头:“大哥,此去杭州,路途远,可保重身体。” 林晚荣在她小脸上轻轻抚下道:“傻丫头,快莫要哭泣了,大哥过不了几日便回来。这杭州嘛,近着,大哥骑着马,一个尽量夜便打来回。” 巧巧抹把眼泪,急忙止住他道:“大哥,可莫累着了,行远路可不比在空里,一定慢行慎走,切莫要就着急了。” 大小姐看见二人卿卿我我,似乎有些不耐,便道:“这些吃食,大小姐付过银子没有?” 巧巧破涕为笑,道:“大哥,哪有你这么算计?真……” 见林晚荣面含微笑,这才明了,原来大哥逗自己开心呢,小妮又喜又羞,与大哥这般说话也不是第一遭,偏就每次都新鲜感,大哥也不知道哪里来魔力。 送了依依不舍地巧巧,林晚荣见大小姐神情之间似乎有些不愉,他便也不说话。现在看来,这一切大小姐故意安排的,特意使人提前知会巧巧,要那吃食假。却是故意让巧巧送行,也算卖林晚荣一面子。这样便感恩戴德了吗?这丫头打的贼精啊。 一行人行一阵,城墙在望,马上就要出城了,远远却看见几个公人。举着高高地火鬼怪,正在往墙上看出于,远远却看见几个公人。举着高高地火把,正在墙上贴什么东西,那样子,似乎告示。 林晚荣打四德眼色,这小子真够机灵,便跨上马跑上前去,过不一会儿便回来了。 大小姐看出情形。便道:“是什么告示?” 四德恭敬道:“禀小姐,禀三哥,那是总督大人出通文。” “哦?”大小姐倒是奇怪。这个总督洛大众一向很少出告示。今个儿却是怎么了莫非出大事了。 一行人便急着赶了上去,林晚荣睁大眼睛费力看着那竖排繁体小字,眼睛看花了。瞅几眼,他也懒得看了,便问旁边萧峰道:“我昨夜没睡好,眼睛睁不开,你快跟我说说,这总督大人出的是什么告示?” 萧峰道:“是新征税种公告。总督大众说。为了筹集善款,修建河防,造福江苏百姓,本着有钱出钱,有力的原则,特对秦淮河边青楼,征收治理和行业税。交了这税收,这些青楼便可以到衙门领签状登记造册,正式挂牌,以后便凭此签状正大光明营运了。” 妙啊。这个老洛有一套,只给他出了增加税种地主意,他却更进一步,将这增税种与发放营运牌照巧妙结合在一起,如此一来,便把官娼明娼明码标价了。这些青楼,本来就是半明半暗性质,进行既没有允许没有禁止的行业,便相当于领到衙门发放通行证,青楼也变成公开合法的了。如此一来,在暴利驱使之下,即使税额再高,那些老板们也交得心甘情愿了。 老洛这一手着实漂亮,林晚荣心里感叹,却听着萧峰继续道:“洛大人还说,他已向江苏都指挥程大人下令,着步营骑军士立即开上堤,修缮长江河防,还号召全省民众,踊跃损献钱财,为河防出力。关键时刻,保卫家园,谁若不遵从号令,那便是毁我鑫陵,毁我江苏,便是千古罪人。” 虽然程德与洛敏不和,但是洛敏是江苏一省名义上最高军政升官,程德也要受他节制,他这一手是先造论,把皮球踢给程德,正是昨日教给他地方法。 那青楼营生让大小姐不齿,但他也是做生意的,在商言商言,这开征新税对商人没有好处,她叹声道:“这做生意的都不容易,开征新锐却只凭官老爷一句话。是狗头师爷出主意。” 林晚荣额头大汗,那狗头师爷可不就是我么,这冤枉名声可背不得,他急忙辩解道:“像青楼这种营生,其中地暴利当然不用我说。但这营生,却沾满女子血泪,而落在那些苦命女子手里银子,却十成中不到一成。这暴利又到哪里去了呢?” 大小姐露出沉思之色,林晚荣继续道:“这青楼存在,自然有着它理由,说白了,就是有需要,它才能生存。堵不如疏,既然有这需求,倒不如索性挑明,将其规范化,对其中暴利课以重税,这样限制他发展,又有税收来源,一举两得,何光不为呢?” 什么限制发展,这完全欺骗人的鬼话,有需求便有市场,这是永恒不变真理,对这青楼来收重税,其实对那些吸血鬼老板不会有多大影响,这重负直会嫁到嫖客身上,林晚荣自然知道其中门道。如此一来,那些青楼姐儿们身份便飞涨了,逛窑子要多花钱了,唉,这可怨不得我,这看着,猪肉涨价了,何况窑姐儿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让男人都好这一口,为河防做贡献,也就认吧。 大小姐看了他一眼道:“林三,你这样为洛大人辩护,莫非生意便是你出地不成?” “哪能的,如此天才主电,我怎么可能想出来,估计洛大人是请第一聪明人,才能想个精采绝伦主意。”林晚荣笑着主意笑着说道。 大小姐哼一声没有说道。几个人威风凛凛,“各位大哥,这里贴完么?” 婉盈似乎有些号召力,那些差官连连点头道:“贴完了。” 婉盈略一点头,转身正要离去,却看见那告示前立着一匹黑马,马上坐着那人,贼眉鼠眼望着自己微笑,可不就是那个人殴人的林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