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同行 - 极品家丁

第一百四十四章 同行

. 林晚荣一拨马头,对着四德和萧峰一挥手,一行人便直接往城外行去。 婉盈看着大小姐的马车,想叫却又不敢叫,脸上很是委屈。林晚荣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忽然对她微微一笑。 婉盈在他手上已是吃足了苦头,见他对自己莫名微笑,顿时吓的跳离他几步远,惊道:“你要干什么?” 林晚荣嘿嘿一笑道:“路过,纯熟路过,大家都看见的。你这么心虚,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婉盈道:“我做了什么亏心事?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她说着话,又急忙退了两步。这个林三很危险,自己数次在他峰上吃了亏,可得离着他远点。 林晚荣笑了一笑,上下打量她一眼,忽然道:“不错,你穿这制服蛮好看的。” 婉盈见他微笑时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也不知道怎的,心中竟然升起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仿佛自己便是一只落在了狼口里的小羊羔。她数次在他手下吃亏,心里不知不觉的产生了种畏惧的感觉,口上却是不肯示弱,又惊又怒的道:“你,你要做什么?” 林晚荣看着这穿制服的“女警”,脸上微微一笑:她竟然姓陶?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越来越有激情了。 婉盈觉得他的目光有如实质,竟似是要将自己看穿,心里越发的惊怕起来,大小姐却在那边叫道:“林三,快些走了。”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婉盈小姐。今天这事很有意思,咱们下次再来过啊。” 他说完拨马便走,婉盈却是又退了几步,今天这事,怕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了,下次还不知道来什么。 林晚荣催马赶上几步,几个人出了城。大小姐催着马车越来越快。林晚荣加了一鞭才跟上她的速度。 旁边的萧峰跟在林晚荣的身边道:“林兄,你方才打架的法儿是跟谁学地,我见着可管用的很那。”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没跟谁学。无师自通的,打多了就熟了。” 马车里面的帘子动了动。萧玉若似是听到了他的话般。林晚荣看了马车一眼,心道,这个大小姐,脾气变化也太快了些。 一行人也不说话,便催着快马一直往前,走了两三个时辰,便到晌午时分,大小姐也没寻个小镇打尖。见路过一个树林,便吩咐了在林中休息,吃了午饭再走。 一口气行了三个时辰,林晚荣骑马也是浑身难受,闻言便迅速的翻身下马。 大小姐下了马车,看见林晚荣和萧峰四德三人坐在远处的树下,她口里哼了一声,却是带着小丫鬟坐在离他们远远地。 林晚荣见大小姐神色不善,问四德道:“大小姐这跟谁生气呢?” 四德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见大小姐一出城就似乎是不高兴地样子。也不知道怎么了?” 书呆子萧峰忽然道:“林兄,怕是大小姐生你的气了。” “生我的气?”林晚荣奇怪了,今天自己可是很给她面子啊,她说停我就停了,干嘛生我地气。不过想想出城以来,大小姐就似乎心情不好,看来的确应该和自己有那么点关系。这个萧峰平时虽然木头疙瘩一个,没到也有开窍地时候啊。 林晚荣天生没皮没脸,起身走到萧玉若身边,笑道:“大小姐,这几个时辰走的太急了些,你要当心身体啊。你是女孩子家,身体可比不得我们这些壮丁。” 大小姐偏过头却对丫鬟道:“小翠,你和萧峰、三德去将车上的吃食拿下来,生火热一下,晌午便在这里用了膳吧。” 支走了那丫头,大小姐却仍是偏过头去,看也不看他。林晚荣这下便确认了萧玉若确实在与自己生气。这丫头最近脾气似乎是越来越古怪了,还真有些摸不透了。 “大小姐,这一去杭州还有好几百里路呢,你总不能不跟我说话吧。”事情到这个份上,谁脸皮厚谁先开口,大小姐今天对自己的一番维护之情,林晚荣还是有些感动的,便厚着脸皮开口道。 大小姐哼了一声,林晚荣接着道:“说起来,还要谢谢大小姐今天帮我解决了那个大麻烦呢。那个婉盈,像匹小烈马驹子,还真不是一般人能驯服的。” “谢我?谢我什么?那麻烦是我替你解决的么?”大小姐冷着脸道:“洛小姐和总督大人早就帮你解决了,你是成竹在心,我萧家孤女寡母,能帮你什么?” 大小姐这话虽有几分怨气,却也说的不错,她心知今日若没有自己阻拦,那个婉盈还不知道要被林三怎样折磨呢。 林晚荣笑道:“我昨日便向大小姐禀报过她啊,我和洛远洛小姐他们是朋友,这事自然能够解决了。” 大小姐哼了声道:“你有了总督大人的公子小姐撑腰,便可以随便轻薄人家小姐么?” 轻薄?我大汗啊,那小马驹子是谁都可以轻薄的吗?便何况老子对她根本就没什么兴趣。林晚荣苦笑道:“大小姐,那丫头是要杀我啊,我被迫自卫还击。再说了,就是那丫头那副凶蛮的样子,我也兴起一点轻薄之心啊。” 大小姐看他一眼,道:“便是自卫,也要你那般羞辱婉盈吗?你那法儿也太过分了些。” 过分?我只不过抓了那小妞玩了个倒拔葱顺便摔了她的小屁股而已,哪里说的上过分?难道非要那小妞杀了我你才高兴?日,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妞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林晚荣郑重道:“大小姐,今天的情形你也看到了。那个婉盈咄咄逼人,若不是我有些本事,怕是今日便已吃了不少苦头了。要是被别人软弱些的遇见了她,怕是早就着了她的害了。我只不过给了她点教训,这样不算过分吧。” “那你也用不着把人家摆成那个姿势,多羞人啊,怕是你故意占别人便宜吧。”大小姐脸色通红,竟是替婉盈辩护起来。 靠,我像是随便占便宜的人么。林晚荣嘿嘿一笑道:“大小姐,你对我这个人还不太了解,我会占女人地便宜,不过却只限于我喜欢地女人。” 大小姐脸上羞红。轻啐一声道:“你这人,没羞没臊。” 林晚荣呵呵一笑道:“我说实话而已。话粗理不粗啊。” 见大小姐面泛红晕不说话,林晚荣轻轻一叹道:“大小姐,其实我很佩服你的。想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便要终日劳碌奔波,这中间也不知道有多少的辛苦劳累,你一个弱女子竟能支撑下来,这便是许多男子也办不到的。” 大小姐轻咬玉唇道:“你道是我想这样么?萧家上上下下几百口,若是没了一个掌舵之人。怕是一天也撑不下去了。” 林晚荣点头道:“大小姐,人的压力太重,就会给自己背上包袱,产生心理抑郁。” “什么心理抑郁?”大小姐问道。 “打个比方说吧,你会不会有很多时候担心萧家地生意失败,而难以入眠?” 大小姐看了他一眼,轻轻道:“你怎么知道地?” 林晚荣正色道:“这很容易想到的,你的担心都表现在脸上呢。其实,你的失眠是心理压力过重的表现,一定要及时地宣泄自己的情绪。” 萧玉若奇道:“如何宣泄?” 林晚荣道:“这个也简单。你要是累了困了倦了,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时里,绑上两具沙包,狠狠的打,怎样使劲怎样打,再狠狠的骂,什么难听就骂什么。反正就你一个人,怎么撒野都无所谓。” “你才撒野呢。”大小姐笑骂道:“我要是想打人,那便首先打你。你这人最喜欢欺负人,我便是打你一百拳也不解气。” 大小姐这一笑,眉头的抑郁一扫而空,粉面樱唇,仿如春天的花枝,好不妖娆。 林晚荣笑道:“对了,就应该是这样子,多笑笑,心情开朗一点,人也变得更好看了。” “你要死啊。”大小姐骂道,脸上却是一片红晕,隐隐带着几分羞意。 林晚荣唉的叹了口气,仰身躺了下来,双手抱头,望着那枯萎的树枝出神道:“大小姐,你地人生有没有什么目标?” 萧玉若与林三说了几句话,心情出奇的好,笑道:“我的目标便是将我们萧家打理好,让每一个人都以萧家为荣。” “很伟大。”林晚荣竖起大拇指赞道。 大小姐也是个豆蔻年华的女子,见林三这副随意率性的样子,只觉得和他说话轻松自在,也漾起了一股久违的少女情怀,轻笑道:“那你呢,林三,你有什么目标吗?” “我的人生目标?”林三嘿嘿一笑道:“金钱与美女!” 大小姐哼了一声道:“庸俗不堪!” “庸俗?”林晚荣笑道:“好,那便高尚点吧,换个说法,事业与爱情,你满意了吧?” 大小姐含笑瞥了他一眼道:“鬼才信你!你这个人没个正经。” 林晚荣苦笑道:“我真的很冤枉,为什么在我最正经的时候,却总是没人相信呢?” 大小姐咯咯的笑道:“因为你这个人从来没正经过。” 两个人叙了几句话,距离仿佛拉近了不少,大小姐也不板着脸了。那个丫鬟小翠却是端了热腾腾的点心,送了过来道:“小姐,这是方才热好地桂花糕,你快尝尝吧。” 大小姐示意她将糕点放下,那小丫鬟便又回去和四德二人帮忙去了。 说到吃,林晚荣的肚子便咕咕的叫了起来,他转身爬起来便要去寻萧峰要些吃的,大小姐却将那小盘端了过来递给他道:“你也尝尝吧。” 林晚荣嘿嘿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我这个人很腼腆的。”说完,他便很“腼腆”的抓起了块桂花糕塞进了嘴里。 大小姐捂唇一笑,轻道:“你这个人便是这般假惺惺,吃便吃了,却倒像是别人欠了你的。” 她也取了一小块,还是有些不习惯当着一个男子的面吃东西,脸红了一下,缓缓将糕点送到嘴里,轻轻撒咬一小块,果然美味异常,她便小口的咀嚼了起来。 林晚荣可不管那么多,三口两口的将大块的桂花糕吞下,长叹了口气道:“巧巧的手艺,果然没得说。” 大小姐愣了一下:“这不是那食为仙的厨子们做的么?你怎么却说是巧巧做的?” 林晚荣道:“若是一般厨子做,便顶多加些蜜饯果糖,巧巧却是知道我的口味,便又加了花生与贵仁,这种味道,也只有她才做的出来。” 大小姐嗯了一声,不说话了,将那没吃完的点心却是放了回去,起身道:“你慢慢吃吧,我去车上等你们。”她说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直接往马车而去。 林晚荣嘴里含着半块点心,心里却是惊讶,这便吃饱了么?她身材挺好的,不用减肥啊?这小妞可真好养啊! 几人重新出发的时候,大小姐低垂着帘子,也看不清在里面做什么。 林晚荣想着她就吃了那小半块桂花糕,便将余下的点心着那小翠送进了马车,不一会儿小翠便将点心又原封不动的送了出来,为难的道:“三哥,小姐说,这点心是适合你的口味的,她吃不习惯。” 大小姐的心境似乎变幻莫测,林晚荣还真弄不明白,也不打算弄明白。他无奈摇头,便一挥马鞭,率先向前奔去。 金陵离着杭州,好几百里的路程。中途到一个大镇上换了马,一行人在大小姐的催促下接着前行,进了杭州城已是半夜时分,人困马乏。 杭州城繁华热闹比那金陵犹有过之,虽是夜色已深,勾栏楼台却灯火通明,许多酒肆也依然喧哗热闹。 林晚荣骑在马上昏昏欲睡,不经意间抬头一瞥,却见旁边那酒楼之上,远远的背对自己,正坐着一个几分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