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商会之事 - 极品家丁

第一百四十五章 商会之事

. “魏大叔?”林晚荣一惊,顿时睡意消散,对着马车道:“大小姐,我碰到一个熟人,马上就回来。”大小姐急忙掀开帘子,却只看见他翻身下马,飞快的向酒肆奔去。 林晚荣进了酒楼,直往楼上奔去,这三楼之上,地方也甚为宽阔,他找到了方才瞄着的那位置,却见人影空空,哪里有魏大叔的踪影。 这倒是奇了,难道是我眼睛花了?那个瞎子老头明明已经回了老家,怎么会在这杭州出现呢。他心里想着,悻悻下了楼。 那楼上的一间包房里,却是几双眼睛一直注释着他。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中年人,身着一身黄色缎袍,气质雍容,望着林晚荣的身影,淡淡说道:“这便是你说的那个林晚荣吗?” “禀主子,正是此人。”旁边站着的却是一个老头,双目空空,竟是一个瞎子,听到中年人问话,瞎子老头急忙恭敬答道。 中年人饶有兴致的看了林晚荣一眼,点点头道:“这小子倒也机灵,我与你闲坐一会儿,倒叫他给撞见了。最近萧家的那些营生,便都是他的主意么?” “据奴才眼线所查,确实是这林晚荣所为。”瞎子老头道。 中年人笑道:“他倒是有一套,能弄些银子。看他昂首阔步的样子,似乎也不是好惹的人那,与你描述的差不离,这倒有趣了。那马车里的,便是萧家之人么?” “是的,以奴才看来,那应该是萧家大小姐了。”老头毕恭毕敬的道。 “萧大小姐?”中年人脸上闪过一丝怅然,叹口气道:“一晃已是二十年过去了。没想到她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 他脸上仿佛有些追忆的神色,说道:“你这些年在萧家,看郭小姐过的如何?”中年人神色转变极快,说完这话,脸上便没了半丝犹豫,又恢复了古井不波的神色。 “禀主子,以奴才看来,这些年郭小姐过的很苦。萧家老爷少爷相继去世,这萧家一直靠她打拼。着实不容易,直到大小姐长大,她才清闲了些。” 中年人点点头道:“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了?当年我还是太谨慎了些,错过了机缘。” 瞎子老头急忙道:“主子。正是您当年的隐忍,才成就了大事,奴才心里是无限佩服的。” “隐忍?我忍的太多了。”他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又道:“你在萧家这些年,郭小姐知道你的身份么?” “她不知道,我只说是当年萧老太爷旧友的下人,郭小姐便一直很信任我。到我离开萧家,我便又向萧家推荐了这个林晚荣。”老头道。 老头脸上恢复了淡然。说道:“听你提起的那些事,这个林晚荣倒是有些手段,先让他护卫萧家周全吧,其他的事情还待慢慢察看。” 能得到中年人的这一声赞赏可不容易,瞎子老头急忙应了一声,空洞洞的眼神闪着湛然的幽光。 林晚荣回到了大小姐马车前,萧玉若看他一眼道:“你这是做什么去了,这么莽撞?” 林晚荣没寻着魏老头,心情不算好,点点头道:“是见到了一个旧友。哦,就是魏大叔,大小姐你应该知道的吧?” “魏伯?”大小姐凝眉道:“我当然知道他,他是我祖父大人昔日挚友的门下,在我们萧家待了好些年头,前几个月才离去。你和他认识么?” 原来是老太爷的旧友门下,难怪这个老魏什么都不用做,可以在萧家养老呢。林晚荣将自己与老魏的渊源说了一遍,大小姐点点头道:“原来你是魏伯推荐进来的,这便难怪了,魏伯的眼光一向很准,娘亲一直很敬重他。” 林晚荣哈哈笑道:“大小姐的眼光也不差啊。” “你这人脸皮倒厚。”大小姐轻声道。 萧家在杭州的分铺,宅院规模甚大,而且正对着西湖边,在杭州城里也算是黄金宝地。那掌柜的却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精干的妇女。 “大小姐,你可算来了。”掌柜的拉住大小姐的手笑道。 “张嬷嬷,多日没见,你身体可好?”大小姐对这个掌柜似乎很是亲切。 张嬷嬷笑着道:“好,好的很,托了夫人和小姐的福了。” “这位是我小时候的乳娘。”大小姐对林晚荣介绍道。 原来是奶妈啊,难怪如此亲切,林晚荣对着张嬷嬷行了个礼道:“张嬷嬷,你好啊,看你慈眉善目的样子,便知是一个善心肠之人,我叫林三,以后嬷嬷可要多多照顾我啊。” 张嬷嬷笑开了花道:“你就是林三啊,听宅子里面好多人提起过了,不错,果然好相貌。既然来了杭州,你和大小姐在这里放心住,凡事都有我照顾着。” “嬷嬷----”大小姐脸色通红急叫了一声,大概是听出了这话里有些歧义。 大小姐太敏感了,我都还没想到那方面去呢,林晚荣嘿嘿一笑,大小姐脸上又是一红,瞪了他一眼。 萧家老字号果然名不虚传,这杭州分号不仅所处位置极好,就靠在西湖边上,而且占地面积大,大大小小的院落好几个。 大小姐似乎是看穿了林晚荣的心思,傲然道:“这处宅院,也是我萧家的祖产。” 这萧家还真是个大地主啊,在金陵中拥有了几处大宅不说,在这杭州城的黄金地段也是拥有豪宅,实在是令人叹服。 张嬷嬷引着一行人进了宅子,大小姐为诸人安排了房间,然后问张嬷嬷道:“嬷嬷,那杭州商会的请柬写的是什么时候?” 张嬷嬷道:“是安排在大后日,在苏堤之上的晴雨楼。杭州商会的于会长早已经将请柬送来了。” 那就是说在这之前至少还有两天的时间。萧玉若点点头道:“既如此,我们便在这杭州先待上两天吧。正好可以先将那香皂和香水推广一番。” 张嬷嬷惊喜道:“大小姐,那香水现在能供货了么?好多人家的官太太小姐们都来询问呢。我已经一推再推了。” 大小姐笑道:“既然都等了这么长时间,那就不妨在等等吧,这杭州可是只有一百瓶的限量,你让这些小姐太太们先登记造册,到货了再通知她们不迟。” 张嬷嬷应了声是。大小姐见这香水如此畅销,心里很是高兴,看了林晚荣一眼,又对张嬷嬷道:“我前几日给你送来的香皂效果如何?”原来林晚荣做完实验的第二天,大小姐便差了快马,带着那香皂到了杭州,先试探一下各方反应。 张嬷嬷道:“大小姐送来的东西哪还有差的,除了香水之外,那香皂是最受欢迎的了,可惜量太小,也只给几个相熟的太太小姐试用了。反响很好。价格也很适中。” 大小姐微微一笑道:“这香皂,半月之内便能供货上来,嬷嬷你不用担心了。” 和张嬷嬷叙了几句话,大小姐甚是兴奋,竟连疲惫也减了不少,见大家都是困顿的样子,便道:“今日大家赶了一天的路,也都累了吧。明天歇上一天,那西湖十景,天下闻名。我们便去西湖逛逛吧。” 她说着这话,却是有意无意看了林晚荣一眼。 前世的时候,这杭州林晚荣也来过数趟,对西湖虽说不上十分熟悉,却也说不上陌生,他哈哈一笑道:“既如此,那我没明日便跟着大小姐吧,也免得误了事。” 这香水香皂在杭州受欢迎,大小姐心情不错,便也笑着道:“那敢情好,你们明日便都跟着我去吧。我来了这杭州数趟,却也没功夫去逛逛西湖,正好明天得了空。” 大小姐兴致如此之高,又是公费旅游,傻子才不去呢。林晚荣回到自己房中,刚打了个哈欠,正要睡觉,却听外面敲门声响起,丫鬟小翠的声音传来道:“三哥,大小姐请你过去叙话。” 搞什么,都这么晚了也不让人休息一下,这丫头工作起来还真是拼命啊。 大小姐房间隔着院子与林晚荣房间正对,进了她的房门,却见她方才梳洗过一番,巧笑嫣然,明眸善睐,正微笑望着他。 闻着大小姐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林晚荣心里有点痒痒的,这小妞温柔起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风韵。 萧玉若看了他一眼道:“林三,你坐下说话吧。” 也许是因为夜了的缘故,大小姐说话和声细语,难得的温柔起来:“今天赶了一天的路,你也累了吧。咱们说完话,你便早点回去歇着吧。” 林晚荣笑着道:“大小姐你一个女子都能撑下来,我还有什么累的。” 萧玉若苦涩笑道:“我这样行路早已习惯了。今日我找你来,是想和你说说这杭州商会年会的事情。过两日,我便带你去参加这年会,机会难得,你要好好观摩,好好学习。” 林晚荣奇怪的道:“大小姐,这个杭州商会是干什么的?” 大小姐点头道:“杭州商会,简单点说,就是杭州大商户的一个联盟,他们在各行都是龙头翘楚,掌控着浙江一省的经营之事,势力十分庞大。” 大小姐一说,林晚荣便明白了,问道:“那金陵是不是也有商会?” “当然有。”大小姐点头道:“金陵商会的实力不输于杭州商会。前些年,我们萧家便是金陵商会的龙头,后来我们家道中落,会长也让给了别人。江南丰硕,天下充足,江浙二省,掌握了天下经济的命脉,金陵商会可是说是全国势力最大的商会了,两者之间的来往十分密切,每年的年会都会互相邀请。去年的年会便是在金陵举行,今年这年会轮到了杭州。” 这种商业组织之间的互相交流十分正常,林晚荣也能理解,道:“那这年会上都要做些什么呢?” 大小姐道:“无非是讨论一下江浙二省一年以来的经营形势,以及新兴起的行业与商家。两地商会都拥有很大的实力,所以江浙两地的商户们,皆以参加年会为荣。” 林晚荣想了一下道:“大小姐,你深夜找我来,是不是这年会有什么为难之事?” 大小姐赞赏的看了他一眼道:“林三,若是往年参加这年会,我也没什么担心的。但是今年不一样,我们最近的经营方向出现了很大变化,这些定然都已经落在有心人眼里。那香水和香皂其中的利润十分巨大,这年会之上怕是要起些波澜。” 林晚荣明白大小姐的意思了,人怕出名猪怕壮,萧家这几年虽然做着布匹生意,却是每况愈下难以为继,忽然之间却寻到了两门收益巨大的营生,定然会引起别人的妒忌。这年会乃是江浙富商的顶级盛会,不来又不行,来了又要遭诘难,这倒是个麻烦。 林晚荣想了想道:“大小姐,既然咱们萧家是属于金陵行会的,那金陵商会的会长总也应该维护你吧。” 大小姐苦笑道:“若是往年,倒也还有些可能,今年却怕是不成了。” 林晚荣奇道:“为什么?” 萧玉若看他一眼道:“你把人家都得罪完了。还要别人如何维护我?” 林晚荣惊奇的道:“那金陵商会的会长是陶东成?” 大小姐白了他一眼:“总算你还没笨到家。我们萧家中落之后,陶东成取而代之,成了这金陵商会的龙头。” 林晚荣忽然想起一件事,道:“那个陶婉盈便是陶东成的妹妹吧?” 大小姐点头,林晚荣嘿嘿一笑,果然不出所料,看那小妞的野性,就知道不是什么老实的主。林晚荣接着道:“大小姐,我还有一事请教一下,这苏杭商会在全国都有如此重要的地位,那京城是否也有人会来参加这年会呢?” 大小姐惊奇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倒着实有些眼光,苏杭商会地位特殊,每年的年会,皇上都会派了代表亲来,今年却不知道派的谁来。” 果然不出所料,这江南粮仓,皇帝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苏杭商会的年会必然有重要人物到场。 林晚荣苦苦思索着,大小姐轻叹口气道:“我与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你早些做好准备,不要到时候手足无措。” 林晚荣见大小姐愁眉紧锁心事重重的样子便笑道:“大小姐,万事都有解决之道,现在不要想的太多。难道忘了今日我与你说过的话了么?要学会放松,学会发泄。” 大小姐微微一笑,道:“我便是听了你的话,才回去游那西湖的,若是照了我往常的性子,却哪里抽的出空来。” 林晚荣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他心里还在想着那商会的事。人的食欲是无穷的,如果真像大小姐所言,现在人人都盯着萧家,那情形对萧家可就有些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