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共游 - 极品家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共游

. 一夜好睡。次日清晨醒来发现时候已经不早了,大小姐竟然破天荒的让他睡了个懒觉,大概是考虑着昨日赶了一天路大家都疲乏的缘故吧。 梳洗完毕推门而出,却见大小姐也是方才出门,眼中还带着点点血丝,显然昨夜睡的不安稳。 林晚荣知道她是担心商会之事,心里暗叹一声,急也没办法啊,便道:“大小姐,早啊,昨日睡的可好么?” 大小姐点头道:“这些年来,还是头一次起得这么晚,都是你那什么鬼主意,把人也变得慵懒了。”口上虽是责备,脸上却是带着笑意。 吃过早餐,诸人便都出门而去,目标直指西湖。林晚荣伴着大小姐在前而行,四德萧峰小翠三人远远的缀在后面。 不紧不慢走了几步,便见西湖之上,水光粼粼,碧波如镜,桥影照水,鸟语啾啾,桃李相迎,湖山胜景如画图般展开,千般风情,任人领略。其间仕子穿梭,游人如织,情景十分的热闹。 苏堤南起南屏山麓,北到栖霞岭下,全长有五六里之多,沿堤两旁栽植杨柳、碧桃多不胜数,堤上六座单孔石拱桥相连,便是有名的苏堤六桥了。 林晚荣和大小姐漫步苏堤之上,阳光照射在湖面,泛出淡淡的金波,微风习来,清爽中带着丝丝的凉意,端的十分舒爽。 大小姐心里有事,兴致似乎不是很高。林晚荣道:“大小姐,这里为什么叫苏堤?” 萧玉若笑道:“你不知道这苏堤的来历么?我还道你是天下第一聪明人呢?” 见她眉头散开,笑容点点。比这西湖还要美上三分,林晚荣笑着答道:“我是大事聪明,小事糊涂,这些事情哪里会记得这么清楚。” 大小姐笑着看了他一眼。就你这人最会诡辩,同时解释道:“这苏堤乃是前代诗人苏西坡先生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利用浚挖的淤泥构筑,并历经后世演变而形成的。为了缅怀他治理西湖地功绩,便把它命名为“苏堤”。苏堤春晓被列为西湖十景之首,又称之为“六桥烟柳”,列入钱塘十景,乃是杭州最为知名的风景之一。” 大小姐走了几步,望着清澈见底的湖水。缓缓吟道:“柳暗花明春正好,重湖雾散分林鸟。何处黄鹂破瞑烟,一声啼过苏堤晓。” 林晚荣竖起大拇指道:“大小姐果然好学识。好见识,好文采。” 大小姐嫣然一笑道:“你无端的说些好听话做什么,我可不信你。这诗乃是别人所作,我只不过顺口吟来,偏你这人不学诗话。竟不知这诗地出处。” 林晚荣哈哈笑道:“诗话还要学么,吟诗么,我张口就来。飞虹千尺挂湖西。犹是苏公旧日堤。莫道沧桑今古异,风流曾记昔年题。” 大小姐掩唇一笑道:“这诗是你所作么?我却是不信了,定然是你抄袭别人的,你这人,连几个字都不会写,却还来吟诗,说去谁信?” 林晚荣额头大汗,大小姐还真是把我看的清楚啊,他打了个哈哈道:“我虽然不喜欢看书识字。但这吟诗么,却也讲究个天份。我这才学便是天生的,别人想学也学不来。” 大小姐对他可清楚的很,知道这人又在吹牛皮,偏就是这种轻松气氛让她有些不舍,当下笑着嗔他一眼道:“我若是信了你,那日头便打西边出来了。” 说了几句话,大小姐心情渐好,都是这林三闹的,大小姐羞喜交加,竟是撒开小脚向前面跑去,似是回到了十六七岁的少女年纪。 虽是上午时分,这苏堤之上却已是人声鼎沸,赶集的,卖艺的,做生意的,早早地汇集一堂,将这苏堤掩映的热闹非凡。 大小姐似是恢复了孩童般的性子,竟是丢开了林三,边走边看。这大堤之上,卖艺地甚多,走索骠骑,飞钱抛球,踢木撒沙,吞刀吐火,跃圈斤斗,看的人心惊胆战却又忍不住高声叫好。 大小姐羡慕的道:“这些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这般武艺的?” 林晚荣嘻嘻笑道:“这些都是假把式,真要打起来,一刀下来,也就什么都结束了。” 大小姐哼了一声,还未说话,却是惊叫一声,吓的躲在了林三背后。 林晚荣循声望去,却原来是个耍蛇地,也不知道从哪里弈来头巨蟒缠在身上,正四处叫人摸索讨钱呢。 女子天生怕蛇,大小姐也不例外,林晚荣打起架来虽是天不怕地不怕,对这蛇虫却也是敬而远之。他拉住大小姐的手,急走了几步,才长出口气笑道:“这些耍蛇的弄这么大一条吓唬人干什么,弄些个头小点地,什么竹叶青啊眼镜王啊,那才够劲。” 大小姐虽是怕蛇,却也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剧毒蛇虫,忍不住轻瞪他一眼道:“你这人就是坏。还不快点放开我?” “放开你,放开什么?”林晚荣疑惑不解的道。 “放开我手啊。”大小姐羞怒交加的道。 “哦,”林晚荣急忙一下甩开她手,讪讪道:“误会,纯熟误会。” 大小姐哼了声道:“就没见过你这么坏的人。”她脸上红了一下,却是抛开他继续前行。风.语小说网。这次她学乖了,专找些适合女子的地方驻足,什么买卖赶集,香茶细果,酒中所需,彩妆傀儡,莲船战马,炀笙和鼓,琐碎戏具,多不胜数。 大小姐幼年便学习商事,对这些玩意儿已经疏远多年,今日能有功夫重温儿时梦想,兴奋的小脸通红。竟像个贪玩的孩童般东看看西看看,对每一样东西都那么好奇,那么亲切。 林晚荣好不容易撵上她的时候,却见大小姐正在对着一串串通红地冰糖葫芦发呆。洁白的牙齿紧紧咬住鲜红的下唇,似乎很是犹豫。 这丫头嘴馋了,林晚荣暗自好笑,走上前去对那卖糖葫芦的老头道,“老板,这糖葫芦怎么卖?” “五文钱两串。” “太贵了,十文钱三串你卖不卖。” 卖糖葫芦地愣了一下,急忙扯下三根道:“小哥,这是您要的三串糖葫芦,您拿好了。” 林晚荣付过了钱,拉了大小姐便走。将糖葫芦递了两串给大小姐道:“我请客,吃吧。” 大小姐脸上红了一下,羞道:“我只是想看看。没想过吃的。” 这些千金大小姐,死要面子活受罪,林晚荣却不去理她,咬了个冰果到嘴里,嚼了几口道:“真甜。味道不错,你快尝尝吧。” 大小姐难耐诱惑,便也轻轻咬了一口。只觉一股久违的芳香甜蜜溢满口唇,竟真的是好吃之极,不知不觉便将那小串吃完。 林晚荣望着她神秘一笑道:“好吃吧。” 大小姐脸上一红,哼道:“要你管。”口气却是虚弱无比。 见他脸上捉黠的笑意,大小姐知道自己方才的神态俱被他在了眼里,她心里恼怒,忽然道:“林三,你方才砍价,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那是当然。”林晚荣嘿嘿一笑。正要吹嘘,忽然猛地一拍脑袋,哎哟,老子今天怎么变成猪了,日啊,这脸可丢得大了,终日打雁的却叫雁啄瞎了眼。 大小姐咯咯娇笑起来,越笑越厉害,竟是扶着腰都站不稳了。往日只有这林三占别人便宜,今日却被人占了便宜,真是难得。 方才只图着占口舌便宜,一时脑袋短路,一世的英名毁于一旦,林晚荣暗自懊恼,只得讪讪笑道:“无妨无妨,本人今日发扬风格,难得糊涂,吃亏是福。” 听这家伙说吃亏是福,便如听他讲我是一个好人般,令人发笑,大小姐找回了点面子,笑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欺负别人。” 经历了这一番小小插曲,大小姐也放开了些矜持,再看见些什么小吃,大小姐便主动掏钱买了下来,请这林三尝一尝。林晚荣来者不拒,反正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一路前行而去,前面苏堤正中,却见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正在临湖作画,已是接近尾声。那画上西湖烟波浩渺,烟雨蒙蒙,画风朴实自然,无丝毫扭捏造作之处,竟是一副《西湖烟雨图。 林晚荣勉强称得上是半个画家加上一个评论家,对这西湖烟雨图,他却挑不出什么刺来,这画恬淡自然,不像那个候跃白画什么江山,这画地就是最简单的烟雨,并无丝毫画外之音,却也正是这种简单自然最见功力。 那老者画完之后,似乎意犹未尽,又在那烟雨图上刷刷写下七个字:“长长长长长长长” 噗,林晚荣差点笑出声来,这老头还来玩字谜啊,真有点意思。大小姐眉头紧皱,轻道:“这七个字,莫非是一副上联?” 这老者作画之时,周围早已数人围观,瞧那样子,都是些斯文读书人。这些斯文仕学下田干活不行,看书画可都是行家,这一副〈西湖烟雨图,飘然淡定,隐有出尘之意,不仅笔法精湛无比,就这意境已经是让人艳羡了。能有如此笔法意境,那定然是名家,只是不知道这位老者是何人。 老者写完七个字,便将那小毫一扔,脸上尽是笑意。他似乎早就知道周围有人围观,转过身来见如此多的仕子,却也无丝毫惊讶,微笑着道:“诸位才子学士,这七字乃是一副上联,若有人能对得上这下联,老朽便把这新作地〈西湖烟雨图赠送于他。” 闻听此话,众人皆是一惊,这《西湖烟雨图乃是近世难见的佳作,价值不菲,这老者定然是当代名家,只不过他尚未留下印鉴,不知道这人是谁。而更让众人意外的是,那七个“长”字竟然是一副上联,这就更让人纳闷了。西湖多才子佳人,见了这七个字,却都是一筹莫展。 大小姐沉思良久,轻叹道:“我才疏学浅,与这〈西湖烟雨图怕是没缘份了。” 林晚荣奇怪道:“大小姐,这《西湖烟雨图画的虽好,却也用不着这样抬举吧。” 大小姐道:“看这老先生笔法风度,定是当世名家,这《西湖烟雨图,在不识字画的人眼里一钱不值,在爱画之人眼中,却是千金不让啊。” “真地能价值千金?”林晚荣顿时来了精神,他虽料到这字画很是珍贵,却没想到能值这么些银子。他不爱书画,对名家之类的倒不是很在意,只是这银子么倒是个大大的诱惑。 “千金不换!”大小姐坚定说道。 林晚荣笑道:“既如此,大小姐,那我便想个法儿得了这书画吧,卖了再折合银子,咱们对半分。” 大小姐好笑地道:“人家爱画之人,若听到你这般言论,定要将你轰出去。”忽然又惊奇的道:“你的意思是,你能对得上这联子?”她知道这个林三对诗词之类的东西看不惯,但是林三的机智她是亲眼见过的,莫非他真的有什么法子不成。 林晚荣轻笑道:“字谜而已,怎么能难倒才华横溢无所不能的本才子呢?首先说好,大小姐,这可不是我故意出风头。” 大小姐心里好奇,笑道:“你放心吧,这样的事情,若是风头,我便希望你出地越多越好。”这为萧家争光的事情,又怎能与林三怒殴候公子那样的事情相提并论呢。 林晚荣笑了一下,便自怀里掏出铅笔,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走上前去,在旁边那白纸上,刷刷刷刷的写下了七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