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才学之士 - 极品家丁

第一百四十八章 才学之士

. 靠,这老头走的挺潇洒啊。林晚荣看着他的背影心道,便又凝神往那烟雨图看去,那上面笔墨未干,竟是山阴徐渭四个小字。 山阴这个地方他倒是知道,也就是后来的绍兴,只是这个徐渭是什么人呢?不仅画画的好,对对子也是超一流高手。林晚荣心里有点惋惜,本来可以收两副《西湖烟雨图》的,只是这老头的确有些本事,竟将那对子对了上来,可惜了一副烟雨图啊。 林晚荣看着那山阴徐渭四个字没什么感觉,旁边的仕子们却是惊叫起来:山阴徐渭?他是文长先生,文华殿大学士徐大人。 大小姐急忙走了过来,看了那缀着的小楷,欣喜的道:真的是徐大人文长先生? 林晚荣弄糊涂了,问道:大小姐,你说的这什么徐大人,文长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大小姐白了他一眼道:你方才与人吟诗作对,还以为你真有才学呢,却没想到连文长先生都不识得。这山阴徐渭,字文长---- 徐文长?林晚荣兴奋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日,这个名字可太熟了,小时候看动画片,不就有《聪明的徐文长》还有什么《文长斗严嵩》,说的不就是这个大才子么? 兴奋了一阵,林晚荣便冷静了下来,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自楚汉以来历史便彻底的改变,没有什么唐宋元明清,也没有严嵩这个奸相,前世那个徐文长虽是才华横溢,却是终生抑郁不得志,根本就没做过什么大官,而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徐文长,却是大华朝的文华殿大学士。官居极品。 所以,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唯一相同的,也许就是他们都叫徐渭。都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才学吧。历史的长河虽然流向不同了,但偶尔也会泛起两朵同样绚丽地浪花,这徐渭便是其中之一。 你认识徐大人?大小姐听林晚荣的语气,犹豫了一下问道。 大小姐又取笑我了。我哪里会认识这等大人物呢?林晚荣笑道,此文长非彼文长也。但在他心里也是个绝对的名人,就冲这徐文长三个字,林晚荣就对他有着绝对的好感。 大小姐想想也是,他们两个人方才谈诗论道地说了半天,也没见认识的样子。便继续道:文长先生,乃是天下第一才学之士。昔年皇上尚未登基时,他便是府中第一谋士,如今更是受封文华殿首席大学士。兼领户部尚书冲。他的字画,素来不署名,所以民间只有从他的笔迹画风上来判断真伪。如今这《西湖烟雨图》,却是他破天荒地落下了印鉴,乃是天下唯一一副,便是千金也难得一求了,没想到你却有如此运道,遇上了这贵人。 这《西湖烟雨图》是徐渭签名过的唯一一副画卷?靠。那不是值钱死了?林晚荣心中大笑,忽又想到这个徐渭执掌户部,那不就是专管钱粮地?也难怪对商业有如此见识呢。 他想了一下,忽然道:大小姐,既然这徐大人执掌户部,那他应该是在京中才是啊,却又怎么出现在这西湖畔呢?又怎么会有这闲情逸致跑来画西湖烟雨呢? 大小姐也是机敏之人,闻言惊道:林三,你的意思是,这徐大人是来参加江浙商会的年会的? 林晚荣点头道:大小姐你也说过了,这江浙乃是全国商户之首,地位无与伦比,每年年会都京中都会有大人物到场,今年自然也不会例外。现在这徐大人又这么凑巧的出现在这西子湖畔,除此之外,我很难想象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劳动他大驾? 大小姐欣喜道:如果是真地话,林三,凭着徐大人对你的赏识,我们萧家定然可以少受些诘难。 林晚荣道:大小姐,你莫要高兴过早,现在都是我们的猜测,这徐大人来杭州到底为什么事,我们仍不知道呢。 大小姐坚定的道:这一次应该没错地,他一定是为着两地商会的事情来的。你与他交好,那可真是大大的好事一件。 交好?林晚荣笑道:我的大小姐,我与他只是说了几句话,对了个对子而已,何来交好之说。他听了我要卖他的画,没有气得吹胡子瞪眼,我已经是念阿弥陀佛了。 不会的。大小姐笑道:你是不了解徐大人的为人。他平日对人极其严厉,更不会轻易赞人,今日如此夸许于你,那便是对你青眼有加了,在这年会之上,他断不会为难我们地。这下,我看那画卷你还卖不卖了? 卖,当然卖。林晚荣说道:越好的画卷给我,那就越不值钱,与其糟蹋了好东西,倒不如卖给那些懂行的人,这样才能发挥最大价值嘛。大小姐点点头,这林三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没想到啊没想到,游个西湖却引来户部尚书徐渭这尊大神来,还稀里糊涂对了他的对子拿了他的画,这趟也算赚了,林晚荣笑着对大小姐道:多多出来逛逛,也不一定是件坏事啊,看看,今天我们就赚了吧。 大小姐微笑看了他一眼道:今天算你有理了,今日那庙里的香火钱,我便多出些。 你把香火钱给菩萨?林晚荣惊道:那还不如给我呢,我可是活菩萨啊。 大小姐踮起小脚往前跑去,忽然转过头来道:你是活见鬼还差不多。说完便轻轻掩住小嘴笑了起来。 苏堤虽长,两个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却也走的甚快,快到尽头时,大小姐想起一事,扭过头道:林三,你与徐大人对那对子,还没与我说清楚呢。 林晚荣奇道:大小姐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还会不明白呢? 大小姐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抄来这些词话,生僻的很。我哪能个个都知道。 林晚荣长哦了一声,大小姐脸上发红,急道:快说与我听听。 林晚荣笑道:这个对子,说穿了也是一钱不值。上联是: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潮落。下联对:浮云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大小姐想了一会儿。叹道:文长先生,天下第一才学。确实名副其实。 喂,大小姐,你能不能也夸一下我啊?林晚荣不满的道:我不仅对下了天下第一学士的对子,还出了个对子为难他,让他差点也答不上来。这第一学士也对我赞不绝口呢。你既然封了徐先生天下第一,那天下第二,你能不能就封给我啊? 哦?大小姐奇道:原来你就想得个天下第二啊?我还准备封你与文长先生并列天下第一呢,咯咯。她说完便手拉长裙。咯咯笑着向前跑去。 我日,这小妞调戏我,林晚荣看着大小姐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背影,忽然有种感觉,大小姐似乎慢慢的变了。如果说以前像是个三十岁的怨妇地话,现在则越发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了。 已是秋冬季节,西湖十景却只能看到几处,平湖秋月。断桥残雪现在俱是看不到的,南屏晚钟也还不到时辰,剩下的去处便只有灵隐寺了。 灵隐寺地由来,据说是昔年有域外僧人来到杭州,看到这里山峰奇秀,认为是仙灵所隐,所以就在这里建寺,取名灵隐。 灵隐寺有九楼、十八阁、七十二殿堂,僧徒达三千余众。前朝有人品第江南诸寺,气象恢宏的灵隐寺被列为禪院五山之首,名扬天下。 大小姐带着几人来到灵隐寺之时,正是香火旺盛之际,香客来来往往,目不暇接。 林晚荣看了一眼这闻名天下的古刹,这灵隐寺确实深得隐字的意趣,整座雄伟寺宇就深隐在西湖群峰密林清泉地一片浓绿之中。 寺前的飞来峰上,在青林洞、玉乳洞以及沿溪涧地悬崖峭壁上,有历朝历代的石刻造像数百余尊。最为雄伟的,要数那喜笑颜开、袒腹露胸的弥勒佛了。 大小姐虽是多次来杭州,但这灵隐寺还是第一次来,见寺院如此规模雄伟、香火鼎盛,也是心生向往,叹道:江南第一寺,果然名不虚传啊。 林晚荣对烧香拜佛的事情素来不是很热心,但见大小姐如此兴致,便道:既如此,大小姐便快些进去吧,多施舍些香火钱,求几根好签才是。 大小姐却是听出额他话里地意思,道:你不随我们进去么? 林晚荣笑着道:我先去这灵隐寺周围转一转,待会儿再进去找你们。大小姐点点头,便再未言语,领着三人进寺了。 林晚荣在这寺外溜达了一圈,闲着无聊,偷看些上香的女施主,却也没什么意思,正要进寺庙去,却见远处一片清幽的竹林处立着一人,那人缓缓吟道: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扪萝登塔远,刳木取泉遥。 霜薄花更发,冰轻----闲。 出门还带这么多保镖,定然是非富即贵,林晚荣心道,正要折返回去,却听那人叫道:这位小兄弟,可否上前一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