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再遇徐渭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五十一章 再遇徐渭

. 林晚荣离她近,眼睛好使,扫了一眼便将那签条的内容看在了眼里。不用说,这定然是一支姻缘签了,只是读了这偈语,便连他这个大忽悠也迷惑了,这签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怎么一下子高深了起来? 大小姐见林三斜眼偷瞄,急忙将那签条藏了起来,脸上一红,道:“你看什么?我去找老禅师解去。” 她话完便去找那老和尚了,林晚荣看得直摇头,女子终究是女子,这姻缘之事对她们影响极大,即使是萧玉若这样的女强人也不能免俗。 这一天便在悠悠荡荡中过去了,只是大小姐请那老和尚解完签之后,脸上的笑容似乎是少了许多,平添了几分疑惑之色,也不知道那老和尚说了些什么,让大小姐变成这样。 林晚荣心道,那老和尚和我一样的忽悠,怕是说不了几句有用的话,都是模棱两可,唯一不同的是,他收你二两银子,本才子却是免费的。 今天出来游玩,这收获也不小,不仅大小姐脸上的笑容多了,还遇到了户部尚书徐渭这等大神,总算是没有白来。 还有那个黄衣老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权贵,魏大叔又是如何认识他的? 管他什么人呢,反正于我无害就是了,想不通的事情便不去想,这是林晚荣的信条。 倒是那萧大小姐有些古怪了,求签之后便心事重重,似乎那姻缘签一直困扰着她,林晚荣不知道那老和尚说了些什么,也只能是爱莫能助了。 回到住处,大小姐言明,明日便让几人自由出行,嘱咐了不要惹事便径自回房去了。 萧峰与小翠却是面上惊喜,估计是要携手出游了,林晚荣嘿嘿直笑,恋情奸热啊。 回到屋里,将《西湖烟雨图》放好,林晚荣忽然想起来,不是要替这画寻个买主么,今日那黄袍老者,不就是一个上好的冤大头么?怎么和他神侃了一通家国,却连这正经事都忘了呢,失败! 第二日一早,大小姐便恢复了她强人的本色,早早出门去拜访杭州有名的太太小姐们去了。 林晚荣却是没个去处,便一个人在这城中瞎逛。杭州城面积不大,东南西北来回极为方便,大大小小的巷子逛了不少,新奇的玩意儿却是不多。 来到城东紧邻苏堤的一处民宅附近,却发现此处香烟袅袅,人群环绕,竟有数百之众。熙熙攘攘中,诸人皆都伏跪在地,口里整齐高呼:“白莲娘娘显灵了。” “白莲娘娘?”林晚荣对白莲二字可不是一般的敏感,闻听便急忙挤上前去。 只见眼前是一个极为空旷的去处,地处甚大,中间却是供着一尊白玉佛像,是一个端庄的女子,慈眉细目,和蔼无比。 说也奇怪,这白玉佛像竟不是寺庙里的任何一尊菩萨,林晚荣也没有听过什么白莲娘娘的名头,更令人惊奇的是,这白莲娘娘竟然还有半截身子是埋在土里的。周围放满了供果香炉,无数的信徒跪在周围,高呼“白莲娘娘”。 一个粗壮的汉子蹬上一个高处,大声呼道:“各位信徒,各位兄弟姐妹们,仁慈的白莲娘娘现身了。” 他这一声吆喝,下面便有无数的信徒随之高呼:“白莲娘娘现身了。” 这人数虽多,林晚荣仔细观察,却见中间夹杂着许多到处观望的“信徒”。 林晚荣看得明白,心里忍不住冷笑,妈的,这都是托啊。 “这数月来,白莲娘娘的法力功德,皆是各位信徒亲眼所见。佛像深埋地底之中,却能每日长一寸,这是为什么?这便是仁慈的白莲娘娘在向我们这些徒众展示法力,她老人家将救助我们这些受苦受难的人。我们白莲法会,便是白莲娘娘坐下的特使,是为大家广积公德的,只要加入了白莲法会,入会者皆兄弟姐妹,人人有衣穿,人人有饭吃,淋浴白莲娘娘恩泽,功德无量。” 那汉子大声鼓动道,当下便有不少的普通百姓向白莲娘娘佛像磕头,加入了这白莲法会。 妈的,什么每天长一寸?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个白莲法会,和白莲教名字这么接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林晚荣正想着,身后却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转过头去一看,一张清瘦矍铄的脸,竟是昨日苏堤赠画的徐渭徐文长。 这老头怎么会在这儿?林晚荣愣了一下,真是人生处处不相逢啊。 徐渭笑着道:“小哥儿,我们又见面了。” 林晚荣笑道:“徐大人----” 徐渭却是嘘的一声止住了他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小哥请跟我来。” 林晚荣跟着徐渭走了过去,二人登上的却是旁边一个酒楼,坐在了靠近窗前的位置,正可以看到那白莲信徒们。 徐渭笑道:“小哥儿,我们当真还是有些缘分呢。” 林晚荣点头道:“徐大人,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徐渭摇头笑道:“小兄弟,我见你昨日也是爽快之人,今天却怎么这般不爽快了?” 林晚荣奇道:“徐大人此言何意?” “我此次来杭,皆是私服,便是不为招摇,你不要当我是朝廷命官,便叫一声徐先生,文长先生皆是可以。像昨日苏堤之上,称一声老先生亦可。若叫上那徐大人,却不是俗气又是什么?”徐渭笑着道。 原来如此,这个徐渭倒是有些豪气,不似是官场中人。林晚荣点头道:“既然徐先生如此说,我自当遵从了。” 徐渭喟然一叹道:“在朝中为官,颇多忌讳之处,谈话论事皆是要处处留意,在这江湖之中,却能逍遥自在。文长昔年也是一介书生,过的也是这般逍遥的日子,只是如今人事已改,说话做事,却多了许多的顾忌,叫人感叹。” 徐渭这个人确实有些气质,这一番话听似推心置腹,仿佛没有把林晚荣当外人。 林晚荣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徐渭这番话明里听着舒服,让人误以为他真挚,细细品味,这话里除了感慨,便什么都没说。这便是说话的艺术。 不过徐渭官居极品,却能对一个小小家丁如此谦和和平易,确实很难得了。 林晚荣对这个徐渭也是几分佩服,笑道:“徐先生这一番话是哪里说来?您才学冠天下,又位极人臣,举凡天下之人,莫不羡慕推崇。那朝中之事与江湖之事,对于您开朗豁达的性格来说,皆是一样的人生历练,又有何不同呢。” 徐渭欣喜地望他一眼,道:“小哥,你这一番话颇有深意啊。官场与江湖,皆是人生历练,好,好,这一句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他见这个林三虽然是一副家丁打扮,却是谈吐从容,与自己这朝廷一品大员坐在一上进心,竟无丝毫扭捏之色,心中也颇多惊奇。昨日苏堤绝对,今日侃侃而谈,这年轻人才学气势皆是不简单啊。 林晚荣笑道:“徐先生,没想到竟会在这小巷中遇到你,说来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 徐渭呵呵乐道:“我也没想到昨日方别,今日又见。不瞒小哥你说,老朽也是个闲不住之人,昔日年轻之时,便喜欢游历天下,对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皆是有些爱好。只是后来入了朝,庙堂之上,公事繁多,脱不开身,才渐渐地耽搁了。此次有机会再来杭州,便是浮生偷了半日闲,出门转转,却没想到遇到这番事情。” 这个徐渭交游广阔,见多识广,经历非凡,对新奇事物有些偏好,也难怪能号称天下第一才学了。 徐渭又道:“与小哥有两面之缘了,却还不知道小哥尊姓大名呢?” 林晚荣笑道:“长者面前哪敢称尊,我叫林三,乃是金陵萧家的一个小小家丁。” “金陵萧家?”徐渭一惊:“可是昔年萧阁老之后?” 萧阁老?林晚荣愣了一下,后来才想起萧家老太爷昔年曾任礼部尚书,比这徐渭还高了一辈,可不就是萧阁老么? “正是,正是。”林晚荣急忙道,若是明日的江浙商会上真的遇到这徐渭,现在提前和他套套近乎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徐渭叹道:“萧阁老昔年乃是大华礼仪之首,为人谨守礼道,乃是世之楷模。只可惜故去多年,再无人能接他人脉。” 说起这些,林晚荣完全是小白一个,什么都不明白,只得尴尬陪笑。 徐渭叹了口气,又道:“郭小姐这些年过得可好?昔日京城一别,已是二十余年没有见到她了,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还真是应了这句老话了。” 郭小姐?林晚荣又愣了一下,旋即便明白过来了,那萧夫人娘家姓郭,郭无常便是她娘家亲侄,她可不就是郭小姐么? 攀起这些渊源,林晚荣还有点头疼,这跟我有屁的关系啊,只是想不到萧夫人竟然认识这朝中高官,却从没听她提起过,看来昔年她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 “哦,我进萧家的时间不长,但见夫人容貌依旧,两位小姐又都极为孝顺,看起来应该是不错吧。”林晚荣谨慎答道。 徐渭道:“昨日在苏堤之上,与你一起的那个女子,便是萧家大小姐么?” 林晚荣点点头,徐渭一叹道:“我见她与郭小姐年轻时候,有六七分想象,不敢贸然相问,未曾想到却真是故人之后。” 徐渭对萧家有这个态度,林晚荣便放心了,即使明日的年会上真的有什么事情,徐渭也必然会出手相助的。 林晚荣不欲与他在这闲事上扯下去,便道:“徐先生,你邀我到这里来,可是要说这白莲法会的事情?” 徐渭哼道:“什么白莲法会,这便是那白莲邪教。” 林晚荣心道,果然如此,我就知道是白莲教的那些杂碎们,换汤不换药的家伙。 徐渭道:“林小哥,这白莲教的事情你知道吗?” 林晚荣笑道:“如何不知?我昔日还被他们虏去过呢。” “哦?”徐渭奇道:“林小哥你竟然还有这么一番际遇?倒叫老朽好生奇怪了。” 林晚荣将自己与大小姐一起俘虏的经过讲了一遍,徐渭乃是成精的人物,又是当今大华皇帝的第一谋臣,当下抚须道:“这事里面有些古怪。据我所知,白莲教虏人钱财,不见金银绝不放人,你与萧大小姐脱身也太容易了些。” 林晚荣自然不会说出肖青璇相救的事情,便道:“是苏州织造陶宇大人的公子陶东成,向那江苏都指挥使程大人借了一营兵马,我们才得以脱身的。” 徐渭神秘一笑,大有深意地道:“如此便也难怪了。那白莲教对萧大小姐的企图,怕不仅仅是虏一次钱财这么简单了。” 这个徐渭话中有话,似乎是知道这其中的曲折,他停了一下,接道:“这白莲教在江苏与山东闹得最大,这两省的大小官吏怕是脱不了干系。” 林晚荣心道,这事还用你说?江苏一省,除了洛敏那个老狐狸,其他的程德、陶宇父子等人,怕是都与这白莲教是一伙的。 徐渭继续道:“江苏总督洛敏,乃是我好友,他的苦处我是知道的,一省首宪,却调不动那都指挥使,确实难了点。” 这官场上的花花路子,徐渭浸淫多年,自然是清楚的,他对林晚荣笑道:“林小哥,以后你若有难事,便去寻那洛敏,只说文长先生所托,他便自然会帮你的。” 要晚荣心道,还用得着你的面子么,我现在收了洛敏的儿子当小弟,那老狐狸对我可恭敬着呢。不过这个徐渭一番好意,林晚荣自然要感谢一番。 徐渭目光落在远处那些膜拜白莲娘娘的信徒身上,叹道:“昔日白莲作乱,乃是饥饿暴动,确实情有可原。可惜的是被有心之人利用,却是越走越远,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便连百姓也甚是厌恶他们。灭这白莲,乃是当务之急啊。” 林晚荣奇道:“徐先生,既然白莲教素有恶名,却为何仍有如此信徒膜拜呢?” 徐渭解释道:“这便是他们的蛊惑之功了。眼下你看到的这些膜拜这什么白莲娘娘的信徒,并不知道这白莲法会就是白莲教,再加上他们妖法惑众,对这些民众颇有诱惑力,所以才有你眼下所见。 林晚荣看了远处一眼,见几个忠诚的信徒,竟然是从遥远的小巷门口,便三叩九拜跪行而来,对这个白莲娘娘的膜拜可谓到了骨子里,他忍不住摇摇头道:“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蛊惑人心。徐先生,你说的什么妖法,却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