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戳穿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戳穿

. 徐渭道:“这妖法我也说不清楚。只是听人说,一个月之前,有这白莲法会的人说,白莲娘娘佛法无边,将每日从地下长出一寸,向众人宣扬大法。于是,便有信徒日夜厮守在这佛像面前。说也奇怪,无任何人碰这佛像,也未见任何异常,这佛像原本是埋在地下,偏就每日长出一寸。小哥你也知道,名山大寺里的菩萨,皆是不会动的。但这白莲娘娘不同,竟然破土而出,每日长上一寸,这不是妖法是什么?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附近的百姓却都知道了这事情,亲眼所见之后,膜拜者便越来越多。这人心一旦被蛊惑,便再难收回来了,怕是过不了多久,便成为这白莲教的信徒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林晚荣心里冷笑,在你爷爷面前玩这套,算是你们倒霉了。 徐渭叹道:“枉我自认学识不薄,却也不知道这菩萨怎么会每日长上一寸,看来天下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啊。” 那是因为你没有当过我这样的平头老百姓,林晚荣呵呵一笑道:“那徐大人,你准备怎么应对这些被愚弄的普通百姓呢?” 徐渭看了他一眼道:“林小哥,既然你问到了,我也不瞒你了。这白莲祸乱,乃是扰我大华之根基,非除不可。” 林晚荣一惊道:“那这些百姓----” 徐渭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道:“不悔悟,则除之。不瞒小哥说,这浙江的兵马已经调动起来,怕是过不了一刻功夫。便要将这里重重包围,在场的信徒,无一漏网。斩草要除根,为了大华的安定。多杀几个人算不得什么。” 此时地徐渭,神情与昨日那个苏堤上画江南烟雨的和蔼可亲的老头已是完全不同,眼中闪过的寒光,叫人心生惧怕。 徐渭身为当年皇帝潜邸地第一谋士,为当今皇帝的登基殚精竭虑,使过的手段杀着,数也数不清,经历的事情远非林晚荣可以想象,对这些事情已经见惯了。 林晚荣吸了一口凉气,照这徐渭的意思。若是这些人不悔悟,那便要统统杀尽了,妈的。人命还是人命吗? 徐渭见他神色不忍,叹道:“林小哥,你认为我这样做不对么?” 枉林晚荣口才再好,却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说他不对么?站在他的角度却是正确之极,维护大华稳定。牺牲小部分人算得了什么? 说他对么?可老子也是这普通百姓中的一员,今日他可以这样对待这些百姓,天又会知道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就轮到我了? 徐渭道:“杀百人。却可以少一场祸乱,救了千人万人,这恶人,我徐渭便要做了。” 林晚荣长长的吁了口气道:“徐先生,你今日杀了这百人,却仍未消除祸根,他日白莲教再借这妖法惑众,你便仍要杀人么?” 徐渭叹了口气,道:“我苦思良久。在那佛像周围徘徊,却找不出丝毫破绽,仍不知道如何破解这妖法。这样越是耽误,便祸害的人越多。眼下不是杀与不杀地问题,却是杀多少的问题了。” 林晚荣忽然笑道:“徐先生,若是我有了方法破这妖术,你便会放了这些百姓么?” 徐渭惊喜道:“林小哥,你说的这话当真?” 林晚荣点头道:“应该错不了。” 徐渭道:“如此,我便代这些百姓谢过林小哥了。” 林晚荣苦笑道:“谢我什么?我便是这普通百姓中地一员,你杀了他们,便如杀我般,救他们便是救我自己。” 徐渭露出不解之意,林晚荣叹道:“他们在这件事上,可能有些愚昧,可是我没有权利鄙视他们。对这个茫然未知的世界,我的愚昧不比他们少,我们不知道天空有多大,不知道苹果为什么会掉落下来,不知道父与子为什么会血脉相连,了解的越多便越无知,我与他们,只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了解的越多便越无知----”徐渭感慨叹道:“林小哥,你这话便说到我心坎里去了,真乃知音之人也。” 徐渭才学天下第一,天文地理医术韵律皆有涉猎,研究地越深便越感觉到自己的浅薄无知,也只有真正钻研的人,才能懂得这其中地含义。 秉着快乐生活,快乐做人的原则,林晚荣再不去想这些事情,笑道:“徐先生,我也不扯远了,你观察过这佛像,他们是否每日都在这佛像周围浇水?” 徐渭惊道:“林小哥,你如何知道的?据眼线来报,他们每日浇水,早晚各一次,从不耽误。只是,这与佛像日出一寸有什么关系呢?” 这便是了,林晚荣微微一笑道:“徐先生,我给你讲一个儿童故事吧。” “儿童故事?”徐渭疑惑道。 林晚荣却已笑着讲开了:“春天的时候,有一颗种子,被埋在了地里。一块大石头压在了种子之上。石头说,小小种子,我要把你永远压在身下。这种子却从不说话,它接受春雨滋润,默默长大,默默发芽,终究一天,将那石头推倒了。” 这故事极其幼稚,上小学的时候只当儿歌读过,“春雨来了,我要开花,我要发芽”,幼稚的童声仿佛依然回响在耳边,今天却要对这天下第一学士、一个年已花甲的老人讲起,林晚荣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 徐渭乃是绝顶聪明之人,闻言倏地立起,欣喜道:“种子?林小哥,你说那下面埋了种子?” 林晚荣笑着点头道:“若我猜测不差,那地上定然埋了大量种子,这个时节,应该是黄豆种子吧。黄豆受水膨帐,力量极大,温度适中,还会发芽,那力道拱出这佛像,应该不成问题。” “来人----”徐渭大喝道,眼中神光暴闪,从楼下匆匆跑来一个浑身盔甲的将领,道:“杭州将军见过徐大人。” 林晚荣向下望了一眼,却见数千盔甲鲜亮地兵士,已将那些信徒们团团包围,人群中骚乱异常。他叹了口气,若是我今日没来这里,那便有不少人头要落地了,无意中竟然做了回救世主,还真他妈讽刺。 “着你立即到杭州城中的菜市场中,去寻十个种菜养菜的匠人,带到这里来。”徐渭大声吩咐道。 待那杭州将军下去之后,徐渭对着林晚荣一抱拳道:“林小哥,这才学之上,我徐渭毕生只佩服过两个人,你便是其中之一。今日之功,我必定向皇上禀报。” 林晚荣笑道:“那倒不必了,我只对金银财宝感兴趣,若是有些银钱赏赐,我倒是会欢喜的很。” 徐渭哈哈笑道:“林小哥是真本色,老朽佩服不已。” 林晚荣想起他刚才的话,奇怪道:“徐先生,你方才说,在这才学之上,你只佩服两个人。那另一个又是谁呢?” 徐渭呵呵笑道:“除你之外,便只有我家那丫头,最是让我佩服了。” “令千金?”林晚荣却是大大的吃了一惊,这个徐老头已是如此有才了,听他的意思,他女儿竟然比他还厉害?以这个徐老头的年纪,他女儿怕也是有三十来岁的年纪了吧。我日还真是邪门了 “林小兄,日后到了京里,我便替你们引荐,相信芷儿见到你这般才学的少年郎,也会十分的高兴的,你们可以好好比试一番。”徐渭欣然笑道。 徐文长的女儿?比徐文长还有才?这个可有点意思了,林晚荣哈哈一笑道:“一定一定,他日到了京城,小子一定登门拜访。” 那个杭州将军的速度倒也十分之快,过不了一会儿功夫,便果真带了数十个种菜的匠人来到,其中有几个还是手上沾着泥巴。 徐渭叫道:“林小兄,你在这里稍待片刻,老朽去去就来,不瞒小兄说,听你这一番指点,老朽今日着实兴奋,仿佛忆起了昔日小登科的情景呢。” 小登科?靠,这个老不修,兴奋成这样了。 徐渭急忙跑了下去,势子极快,下楼的时候竟是差点摔了一跤。林晚荣看的一笑,这徐文长,确实有点意思。 众带甲兵丁,将那人群团团围住,那几个白莲教徒正在其中,那个带头的汉子被钢刀架住了脖子动弹不得。徐渭一挥手,便将这几个人带了下去。 他围绕着那白莲娘娘走了几步,观察仔细,又着些兵士将那佛像用力搬开,这一看去,顿时大喜。只见一层厚厚的黄豆种子埋在土中,大部都已膨帐生芽,竟真的是凭这种子之力,将那佛像拱出。 徐渭对着远远立在楼上的林晚荣兴奋的一挥手,斑白的头发在风中飞舞,林晚荣摇摇头一笑,这个徐老头,还真有点可爱啊。 接下来向民众揭穿这妖术的事情,便教给徐渭和那几个种菜的匠人了,此事已与林晚荣无关,他便悄然退去,回到店中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除了大小姐外,众人却都是在店里坐着。 见他回来,那张嬷嬷急忙拉住他手,焦急道:“林三,你见着大小姐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