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看上你了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看上你了

. 林晚荣哈哈大笑,大小姐却是猛然意识到,哎哟,这不正是应了他那下流言语了,当下急得满面通红,泪珠在眼里打转道:“你这人,我便是生来就让你欺负的么?” 大小姐却是真的生了气,一路之上都不再理会林三,回到店里的时候,却见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大小姐也不顾众人焦虑的眼神,却是一下子扑到张嬷嬷怀里道:“嬷嬷----”便再说不出话儿,大声地哭泣了起来…… 大小姐安然无恙地归来,当然是大家都高兴,只是林三的神色十分古怪,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大小姐的神色却更是离奇,像是含了人生七味,任谁也看不明白。 “禽兽不如”的效果十分的明显,直到第二日奔赴年会之前,大小都没跟林晚荣再说过一句话。 林晚荣倒不是十分在意,调戏小妞这种事又不是头一次干,该怎样就怎样呗。 出门的时候,大小姐早早地钻进了马车里,似是不愿意看见他这下流之人,林晚荣便也乐得清净。 那举办年会的晴雨楼位于苏堤之旁,乃是杭州有名的酒楼。林晚荣随着大小姐进了楼里,看了一眼这里的情形,心里便是冷哼了一声。 原来这晴雨楼的布置格局与食为仙的十分相似,最令林晚荣愤慨的是,挂在食为仙墙面上的各种促销手段,这晴雨楼竟然是原本照抄,一般无二。贴在了最显眼处,看来这晴雨楼定然是派人到金陵的食为仙去实地考察过了。 林晚荣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那些促销手段都已经传到杭州来了,说明食为仙的名声早已是传扬在外,就连这外地的酒楼也是派了人去观摩学习。难过的则是,这时候根本就没什么专利保护,那酒足饭饱楼促销手段也无法保密,别人便都抄了用来,他也没有办法。 不管怎么说,见了这事,难以让人开心起来,林晚荣重重工业哼了一声。 久示与林晚荣说话的大小姐正走在前面,听到他的声音,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道:“待会儿看见的,都是江浙商场上的顶层人物,你可莫要注意好了。” 林晚荣笑道:“大小姐放心吧,在陌生人面前,我可是一本正经的。” 大小姐轻哼一声道:“说你正经,那便是日头打西边出了。昨日那般话儿,你以后可莫要再说了,否则,我便铁定不与你说话儿了。” “晓得,晓得。”林晚荣嘿嘿笑道:“以后不对你讲了就是了。” 大小姐却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机关,哼了一声道:“你那下流话儿,也对青璇小姐讲过了么?” 林晚荣愣了一下,这丫头老是提起青璇干什么,便道:“这事儿乃是私隐,不便向大小姐透露。” 萧玉若咬了咬牙,便不与他说话了。二人上了楼来,却见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头走了上来,对大小姐一抱拳,笑眯眯地道:“萧大小姐大驾光临,老朽有失远迎了。” 大小姐含笑还礼道:“于会长哪里的话,参加这江浙两地商会的年会,乃是晚生后辈的福分,哪里当得起于会长亲自相迎,实在是折杀玉若了。” 这个胖子老头年约四五十,满面红光,皮笑肉不笑,林晚荣扫了一眼,这家伙应该就是杭州商会的会长了。看他那肥肠胖肚,怕是装的都不是什么好主意。 于会长眯着眼笑道:“大小姐快不要客气了,这些时日,江浙两地的同行们,可都在谈论着大小姐的手段呢,都羡慕得紧,待会儿还有许多同行要与你交流交流呢。” 话里有话,大小姐装作没听见,点点头笑道:“开会长太客气了,与各位同行多交流,玉若正是求之不得呢。” 于会长往大小姐身后打量了一眼,奇道:“怎么,大小姐是一个人来的么?” 林晚荣这等小小家丁,在这胖子会长眼里,当然算不了人。林晚荣恨不得一脚踹在这胖子的屁股上,为了不让这大小姐为难,他也只哼了声没有说话。 大小姐道:“我便只带了一人来,其他人等俱不相干,来了也是无用。” 于会长笑了道:“陶公子怎么没有与你一起来?” 陶东成追求萧大小姐的事,江浙两地商会俱都知道,开会长这样说,却是打趣大小姐了。 萧玉若微笑摇头道:“陶公子可能有事晚来吧,我与他只是同僚之谊,这些事,却也不太清楚。” 于会长打了个哈哈,便请大小姐入内了。 在场的来人不在少数,俱是江浙两地有名的富豪商户,大小姐便微笑着与他们相互打招呼,看那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林晚荣跟在大小姐身边,仔细打量这些人的神色,却见他们眼中有羡慕,也有嫉妒,再联想那于胖子的话外音,这些人怕都是觊觎萧家那两门营生的吧。 大小姐寻了一桌落入座,在座的却都是金陵来的商户,彼此之间相互熟悉,大小姐旁边的却是一三十多岁的女子,生得个子高高,粗眉大目,十分的彪悍。 她见了大小姐,便拉着她的手,扯开个大口笑道:“大妹子,快坐到我这来吧。” 她话里带着浓浓的山东口音,“大妹子”三个字让林晚荣听了想笑,却也倍感亲切。 大小姐坐在她身边笑道:“刘姐姐,你早来了?” “可不是么?”刘姐姐大剌剌地说道:“昨儿个行了一天的路,偏那些牲口不争气,半途撩了蹶子拉稀屎,耽搁了行程,后半夜才到。” 这话儿一出,满桌的商户皆是偷笑起来,大小姐脸上染上点红色,笑道:“刘姐姐,你说话还是那般直爽。” 林晚荣却是觉着舒服透顶,这是多么亲切的劳动人民语言啊,这个刘姐姐虽是长得壮了点,说话也粗了点,但脾性直爽,他心里也是佩服万分。 大小姐与刘姐姐叙起话来,原来这刘姐姐叫做刘月娥,原本是山东沛县(注:沛县今属于江苏)人氏,后来却是嫁到了金陵一个普通人家。自小便生得雄壮模样,嫁了人之后,相公却是个老实疙瘩。偏这刘月娥是个巧手,有着一手祖传的打磨玉器翡翠的绝活,慢慢便成了金陵一绝,一来二去,生意越做越大,干脆开起了玉器翡翠的古玩铺子,生意也做到了安徽浙江,现在已是拥有了万贯家财。这刘月娥将店铺平心与丈夫都打理得妥妥贴贴,乃是著名的女强人。 大小姐与她都是女人,又皆是奔波在诸省之间,时常结伴而行,感情不错。 刘月娥道:“大妹子,听说前些时日你被那些挨千刀的白莲妖人掳去,姐姐可是担心死了。幸得你平安无恙归来,真是万幸万幸。” 大小姐指着林晚荣笑道:“幸得我这家人护卫,方才能够脱险。” 刘月娥看了林晚荣一眼,奇道:“这位小哥竟有这么大本事?” 大小姐道:“他能耐的确不小,我倒是怕我家这池水浅了,养不下这条大鱼呢。” 什么大鱼,明明是大龙,靠,这丫头什么眼神?林晚荣愤愤不平地想道。 那个刘月娥顿时道:“能得到妹妹你这样了不起人物的夸奖,那这位小哥也定然是有本事了。小哥,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年纪了?” “我叫林三,今年二十。”林晚荣笑道,这满堂的人物中,也只有这位刘大姐不把他当下人,怎能不让人感激她?虽然长得寒碜了点。 “才二十啊?”刘月娥扯开大嘴笑道:“那就更难得了。林三小哥,有相好的姘头没有?” 这话问的,太粗野了,嘿嘿,林晚荣“腼腆”地道:“还未姘上。” 刘月娥爽朗笑道:“小哥,但凡有相中的姑娘了,便跟我说,你救了我这妹子的命,姐姐便于工作为你介绍些好姑娘,甭管是宜春院的还是妙玉坊的,姐姐都能为你找来。” 大小姐听得捂唇一笑道:“刘姐姐,你莫听林三瞎说,他早已有了心上之人,乃是天仙般的人儿,整个金陵城里,都找不出一个能与之相比了。” 刘月娥奇道:“大妹子,连你都不能比么?在这金陵城里,我还没见过比你好看的人儿呢。小哥,你那相好真的比我这妹子还要好看么?”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大小姐看了他一眼,垂下头去不说话,林晚荣笑道:“桃李芬芳,各有所长。” 大小姐哼了声,却不知道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低下头去道:“尽会说些好听话儿来哄人。” 刘月娥看了一眼神色羞红的大小姐,哦了一声,忽然凑到林晚荣身边道:“林小哥,你便休了你那相好的吧。” 林晚荣愣了一下,还未说话,却听刘月娥继续道:“我这萧家妹子,怕是看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