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年会 - 极品家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年会

. 萧家妹子?林晚荣迷糊了一下,才猛地惊醒,她说的是萧玉若。 林晚荣回看去,却见萧大小姐秀拳紧捏,柳眉倒竖,脸色苍白,望着刘月娥恼怒地道:“刘姐姐你胡说些什么?” 刘月娥天生大嗓门,虽已是压低了声音,奈何大小姐坐得极近,便将这话儿一五一十地听在耳中,当下脸上便变色了。 看上我个屁啊,见了大小姐那发怒的样子,林晚荣心里说道,没见这小妞母老虎的样子吗?老子泡妞无数,哪个见了我不是温温柔柔乖乖顺顺的,何曾见过这样霸道的小妞?就算是她看上了我,我也不甩她。 刘月娥是个直性子,见大小姐动了真怒,也觉得自己这话大是不妥,急忙道:“大妹子莫怪,姐姐信口胡说的玩笑话儿,切莫当了真。你也知道姐姐这张嘴,就是这个性子了。林三兄弟,你也别往心里去啊。” 林晚荣哈哈笑道:“我们大小姐美丽大方、才华非凡,她配的郎君当然要冠绝天下了,哪里是我们这种凡夫俗子可以企及的?刘大姐莫要开玩笑了。” 大小姐看了他一眼,哼道:“你便是故意说这些话儿来气我的吧,懒得与你说了。” 刘月娥见大小姐气仍未消,便急忙赔了不是,与她说些好话。刘月娥这人心直口快,大小姐是知道的,两人昔日同行又是结下了友谊,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大小姐自然不会跟她当真,不一会儿便又和她说笑起来,只是看着林晚荣的眼神,却又多了些奇怪的东西。 林晚荣正等得无聊,却听那于会长叫道:“陶公子,你可算来了。” 闻声望去,却见陶东成面含微笑走了进来,旁边却还跟着个女子,身材娇小玲珑,一身火红的衣衫,像秋天地里成熟的小辣椒。 这小妞,又翘班出来玩耍,妈妈的,纳税人的钱都养了蛀虫。林晚荣看着那小妞,鄙夷地想道,那个女子却是被他修理过的陶婉盈小姐,只是今天换下了么服,看着火辣辣的。 大小姐却似是没看到那陶家兄妹二人般,继续与那刘月娥说话。 陶婉盈仔细搜寻,终于找到了萧玉若,顿时高兴起来。她急忙大喊了一声“玉若姐姐”,正要跑过来,却见她旁边立着的那个家丁林三,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 陶婉盈心中一打颤,步子顿住了。那日当着众人面前被他羞辱的情景又涌上心头。 她心里羞恼交加,却又有些害怕他,犹豫了良久,终于走了过来,对着大小姐切切叫了声:“玉若姐姐,你早来了?” 说话的时候,却拿眼光去瞪林三,似乎是想为自己壮胆。 林晚荣嘿嘿一笑,目光在她身上从上到下地巡视一圈,陶婉盈似想起了什么事情,便急忙双手捂在了小臀上,脸色涨得通红。 大小姐见她神色,想起这便是林三作的怪,好气又好笑,瞪了林三一眼,对婉盈笑道:“婉盈小姐,你怎么也来了。” 陶婉盈见萧玉若似乎没有怪罪自己的样子,急忙道:“玉若姐姐,我今日是特意向你道歉来的。那日早间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给你赔个不是了,你千万不要见怪。” 萧玉若淡淡地道:“婉盈小姐,我那日已和你说的明白了,只要你不再责难我们萧家之人,我与你便仍是朋友。” 陶婉盈嗯了一声,道:“姐姐说的是。只要你家这个林三,莫要再欺负别人,我决计不会为难他。” 靠,我长得很像暴徒么,要你这样警告我。林晚荣听得不爽,大小姐也是眉头紧皱,对陶婉盈道:“陶小姐,林三的脾性我是清楚的,虽然性子不见得好,却也不会主动去欺负别人的。那日之事,候公子却是有错在先,你当时也在场,相信心里也很是清楚。话说回来,即便是他真欺负了别人,那也是公堂之上说理去,却用不得别人来说三道四。” 林晚荣嘿嘿一笑,大小姐这话听得舒服啊,对婉盈这种小妞,就该用强的,绝对姑息不得。否则她便登鼻子上脸了。 陶婉盈理亏,又不敢得罪大小姐,便不说话了,正巧陶东成与那于会长谈完话,婉盈急忙挥手叫道:“大哥,大哥,玉若姐姐在这里。” 陶东成看见萧玉若,笑着走了过来道:“贤妹,我前日到府中去拜访,本欲邀你同行,却是没有遇见,后来听婉盈说遇到了你,我才知道,你竟是提早到了杭州。这几日在杭州过得可还安好?” 萧玉若不冷不淡地道:“托陶公子的福了,尚还算好。” 陶婉盈急忙拉住陶东成道:“大哥,我们便坐在这里吧,与萧姐姐同桌。” 这商家年会,规矩不是甚严,男女皆可混坐,陶婉盈才会有此一说。 大小姐见陶东成要坐在自己身边,忍不住宅区眉头一皱,却是想不出好的理由推拒,不由自主地望了望林三。 林晚荣却是理解了大小姐的求助之意,婉盈将陶东成推到大小姐旁边凳上刚要坐下,却听林三道:“对不住了,陶公子,这座你不能坐下。” 陶东成当日与林三一番谈话下来,却是至今没摸清他的底细,此时闻听他言,看了他一眼,哼道:“为何?” 林晚荣笑道:“我家小姐最近诚心向佛,虔诚得很。昨日方才到灵隐寺前拜了五百尊菩萨,许下了心愿,求了上上之签。那灵隐寺的大和尚告诫说,这上上之签非同小可,要想签卦灵验,这几日除了萧家之人与女子外,便勿要接近生人。所以这地方,陶公子你可坐不得,佛祖要怪罪的。” 大小姐听他信口胡诌,竟是真真假假,忍不住心里暗笑,那灵隐寺我是去过了,签条也求了,前半句时真,后半句是假。这么说话,便是假话,也是有鼻子有眼,让人难以分辨真伪。 陶东成恼怒地看了他一眼,却不知道该怎样说话。这应签之语,便是假来,那也要当真。那陶婉盈却是强道:“尽会胡说八道。” 林晚荣凶神恶煞地瞪她一眼道:“谁胡说八道?” 这话却是激起了群愤,向佛之心,人皆有之,特别是这些做生意的商户们,满桌之人皆怒瞪陶婉盈。亵渎佛祖,实在是罪不可恕。 陶东成急忙拉了拉她袖子,向众人抱拳道:“诸位同僚,舍妹年幼不懂事,还请各位不要见怪。” 陶婉盈也意识到自己话里的不妥,看了林晚荣一眼,却见他正无所谓地站在边微笑,便知道自己又上了这恶人的当。 她知道自己不管是动口还是动手,都不是那个林三的对手,便拉住萧玉若道:“玉若姐姐,那日我路上拦住了你,回家之后哥哥便将我臭骂一通,拉我到这杭州来向你赔罪。他想你念你,对你这心思,怕是谁也及不上了。我昔日犯了过错皆是我自己任性胡来的,你千万莫要误会哥哥啊。” 日,这样肉麻的话这小妞竟也能说得出来。牙没酸倒?林晚荣感叹,这个陶婉盈脾性差得不能再差,只是为了撮合大小姐与陶东成,竟然从金陵撵到杭州,这副痴缠劲,不服也不行啊。 陶婉盈已经将话说的这么直白了,又是当着如此多人的面,萧玉若脸上发烫,对这丫头着实有些恼火,看来今日不将这话说明白是不行的了。 大小姐一笑道:“谢谢陶公子和婉盈小姐如此关心玉若。只是玉若福薄,与陶公子也仅是同僚之谊,其他诸事,从未考虑过。还请二位莫要误会了。” 在场诸人皆是知道陶公子在苦追萧大小姐,却未曾想到这年会还未开始,那个陶家小姐便在大庭广众之下,替哥哥来了个凤求凰。更未想到的是,萧家大小姐却是这样直接地拒绝了,着实出人意料。 林晚荣倒是赞赏地看了大小姐一眼,这事情处理起来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还是很有一套的。只是今日这年会,无数人在觊觎着萧家最赚钱的两门营生,偏在此时又得罪了金陵商会的会长,这年会之上,怕是不好过啊。 大小姐又何尝不知这危难处境,但她性子刚烈,不愿再在此事上多加纠缠,回绝之后便不说话了。只是瞧见林三微微一笑,似是满不在乎的神色,她又忍不住哼了一声,赌气似地不去看他,对陶东成兄妹道:“年会将要开始,贤兄妹还是快快请回吧。” 陶婉盈面色焦急还要再说,却见坐在大小姐旁边的刘月娥起身道:“这不是婉盈妹子么,好久不见你来我们店里选首饰了。近日可还好啊?” 婉盈被打断了,却也不得不回话道:“是刘姐姐啊,这几日不得空呢,有功夫了我便过去,唉----”她话还没说完,竟是陶东成直接拉走了。 陶东成贵为金陵商会会长,今日被萧玉若这般直接拒绝,面子上实在挂不住,脸色铁青地拉住婉盈的手,便直接往于会长那桌走去。 刘月娥看了大小姐一眼道:“妹子,你得罪了陶公子,却怎么办是好?” 大小姐心道,有人早就得罪过了,也不缺今天这一回了,想着却是又看了林三一眼。 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后,胖胖的于会长站在前台,一抱拳朝诸人道:“江浙两地的各位同僚,老朽于振谦,这厢有礼了。” 噼里啪啦的掌声响起,这江浙两地的商业年会也正式开始了。杭州商会果然极大的面子,请来了杭州府台大人致辞,给于胖子脸上增了不少光辉。 接下来便是江浙两地的商会会长致辞,陶东城上台的时候,却是洋洋洒洒一番,似乎江苏商户的发展,便是他居功至伟的模样,看得林晚荣大大的不爽。 那个陶婉盈见着哥哥大出风头,却是高兴之极,拿着眼光不时地往大小姐这边瞅来,寓意不言自明。 于胖子上台之后,却是又将陶东成大大地夸奖了一番,英俊潇洒,年少有为,实在是诸地客商之楷模。林晚荣哼了一声,楷模个屁,要不是他老爹那点特权,这小子狗屎都算不上。 接下来则是一年之总结了,于胖子大书特书,其大意则是两地商会这一年的经营事业取得了长足进步,截至目前营业额多少,新兴产业多少等等。这些数据也不知道这个于胖子是怎么弄来的,不知道有没有注水分,弄什么虚假繁荣。 下面的便是推行两地的代表发言了。这些经商地,俱都精于嘴皮子功夫,上去说几句话,实在是小菜一碟。在一个浙江商户代表发言之后,江苏商会推选的代表是刘月娥。这个刘姐姐,模样大剌剌,讲话却是有条有理,这一年她玉器翡翠的生意扩展极大,让人羡慕,林晚荣也忍不住点头,这位姐姐倒是一位粗中有细的主。 待到两位代表发言完毕,于会长对众人一点头,道:“除了以上两位同仁之外,各位同僚也知道,今年金陵商界却是出了几件大大的好消息。举凡诸位家里有女子亲人爱妻小妾的,怕都是有所耳闻,如今金陵杭州两地,却是流传着两样宝贝,是老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便连那名字也取得甚是写意,叫做香水、香皂。这两样东西可不得了,风靡了杭州金陵,不几日怕是连京城也要轰动了。下面便请来自金陵的萧玉若大小姐,就这香水香皂,与诸位同僚好好交流一番。”